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七十五只小虫虫
    蓝泽坐在燃初床上,低头看着自己穿的粉色短裤和蓝色背心, 这两样颜色都是马卡龙色系, 他平时绝对不会穿。

    燃初刚刚那句‘长大的雄虫都是小妖精不亚于一道天雷, 劈的他目瞪口呆,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你相信我,我绝对没有勾引你的意思!”

    蓝泽极力自证清白,他的眼神万分诚恳, 但是看见燃初的的腹肌和人鱼线时, 他又忍不住瞄了两眼。

    这身材可真他雌的好啊!

    察觉到蓝泽那狗狗祟祟的目光,燃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刚刚长大的幼崽光着两条大长腿, 粉色的短裤堪堪遮住大腿根, 身上那件浅蓝色的背心很短, 露出一截令虫遐想的腰线。

    这个穿着四舍五入就是什么也没穿。

    深更半夜, 夜深虫静,孤雄寡雌, 共处一室

    他刚从浴室里出来,就靠两条浴巾蔽体,而那只心大的小雄虫还坐在雌虫的床上,只穿着小背心和小短裤, 这简直是送上门来的肥肉。

    燃初心底那个特别具有煽动性和蛊惑力的声音又开始叫嚣

    “现在你还等什么, 赶紧撕碎他的衣服, 绑住他的手腕!”

    这个龌龊的想法一出现, 燃初鬓角再次渗出了细密的汗水, 他极力压制着心里的不良想法, 立马拿着毯子将床上那只偷瞄他腹肌的蝴蝶裹了个严严实实。

    冷不防被裹成一个粽子,蓝泽从毯子里努力的伸着脖子看着燃初,挣扎道“你又在抽什么邪风?”

    燃初一语不发,猛地把蓝泽抗在肩上,大步流星的走向蓝泽的卧室,一把将蓝泽按在了床上,整只虫也压了过来。

    蓝泽有点懵逼的看着燃初那张近在咫尺的脸“你为什”

    在看到燃初额头上滴落的汗水后,他的话语戛然而止。

    都是老司机,蓝泽自然明白当一个男人露出这种隐忍的表情是怎么一回事。

    燃初的双眼已经赤红一片,除了如岩浆的血红眼珠,他的眼底已经布满了红色的血丝,呼吸也急促起来。

    一滴汗水顺着燃初的鬓角滑落到锁骨上,在锁骨的边缘处摇摇欲坠。

    蓝泽眼睛发直的看着那滴摇摇欲坠的汗水,一时心跳如鼓,口感舌燥,眼冒金星,头皮发麻。

    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干燥的嘴唇,一抬眸正对上燃初凶兽般的眼神,然而那张邪肆俊美的脸却是克制又隐忍的,满脸汗水的样子看起来性感的要命。

    一滴汗砸下来,落到了蓝泽的眉心上。

    这滴汗带着滚烫的温度,烫的蓝泽心尖一抖,然后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起了反应。

    卧槽,难受!

    这时候矜持什么的都不需要了,爽才是最重要的。

    享乐主义者蓝泽费劲巴拉的挣脱了裹在身上的毯子,一把抱住了燃初的脖子,扯掉了披在燃初身上的浴巾

    千钧一发之时,燃初一把推开了他,身形一闪撞碎玻璃,从那个拱形窗户跳下去了。

    蓝泽“”

    他躺在床上看着一地的玻璃渣,愣了两秒后捂住眼睛,发出了发自肺腑的哀嚎“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就算要找只虫滚床单,也不能找燃初啊!

    褚燃就是被他抓走的,他要是跟燃初睡了跟叛国有什么区别。

    蓝泽难受的抱着被子滚了一圈,跑到客厅独自解决了。

    第二天清晨,蓝泽顶着两个黑眼圈在衣柜里挑衣服,他把目光从那些鲜艳娇嫩的颜色上移开,挑了一套浅米色的运动装,把全身上下遮了个严严实实。

    那扇被燃初撞碎的窗户还在呼呼漏风,蓝泽独自一虫飞上屋顶,坐在风口处思考虫生。

    今天燃初很早就出去了,他有意躲避蓝泽,蓝泽也在极力避免跟他碰面。

    太尴尬了,实在是太尴尬了!

    一想起自己搂住燃初脖子往他身上蹭的画面,蓝泽就忍不住捂脸,如果真的发生了点什么他反而会释然,但就是这种暧昧的感觉让他受不了。

    一连三天,燃初都没有回来。

    这三天里,蓝泽努力让自己清心寡欲,但他还是低估了虫族的生理需求有多么可怕。

    每天晚上他都浑身燥热的在被窝里醒来,然后又是大半夜的哼哼唧唧,就算想克制一下冲个冷水澡也不管用,冷了之后还会再热,整只虫都要焦了。

    难受,难受,非常难受。

    蓝泽像只死鱼一样瘫在床上,身旁是钩沉暗星的资料图,他看着光屏,有气无力的说道“切换到雌雄两性论坛,搜索雄虫长大后身体难受该怎么办”。

    机械的电子音响起“检索完毕。”

    光屏瞬间变成了一个充满粉色气息的论坛界面,界面的主题是[刚刚长大的小雄虫在线求助,身体的变化让我崩溃的想要跳楼,我该怎么办?]

    蓝泽精神一振,朝着帖子点了进去。

    [我是一只雄虫,蜕变后身体发生了很可耻的变化,每天否感觉自己的身体特别燥热,总有一种想要发泄的冲动,哪怕是看见自己的兔子枕头都会有感觉,夜里也总是睡不着觉,骨头缝里又痒又疼,连续一星期下来我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我哭了好几次,实在是太难受了,有和我一样的雄虫吗?]

    1楼我也是,这种感觉真的好难受啊,身上就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我在被窝里哭了三次,眼睛都哭肿了,现在就是很崩溃很崩溃,我的两只呆地很担心我,还跟我说隔壁的虫哥哥喜欢我好久了。

    2楼举手手,我是前天蜕变的,蜕变后就发现这种情况,我隔壁叔叔家有一只很帅气的雌虫,以前我都是一直把他当哥哥的,但是现在看他就特别想挂在他身上,特别想跟他撒娇发点小脾气神马的,跟他在一起后就好多了啦,现在能努力克制呢。

    3楼我跟2楼一样,看见隔壁的雌虫哥哥就身体发软,特别想黏在他身上,关键是隔壁哥哥特别纵容我,让我很不好意思。

    浏览了一圈,没看到有价值的东西,那些投入青梅竹马怀抱里的雄虫倒是完美的解决了这一问题,过上了夜夜笙歌的生活。

    但问题是,蓝泽他单身啊

    又过了三天,生理性的问题把蓝泽折磨的痛不欲生。

    在一个不眠的夜晚,蓝泽被那种感觉折磨到崩溃,生理性的泪水哗啦啦从眼里往外流。

    他擦了一把眼泪,在泪水氤氲中想起了燃初的八块腹肌和堪比天神的脸,于是昏头胀脑的朝着燃初的房间摸了过去。

    燃初已经在制冷室里待了五天,在极度的严寒中平息着心中的邪念,低温使他那极度俊美的脸庞挂着一层淡淡的冰霜,像一座冰封的雕像。

    忽然间,他的耳朵动了动,挂着霜雪的眼睫睁开,露出一双赤红如血的眼睛。

    他的房间,只有蓝泽才能进来。

    燃初心里一颤。

    当他从制冷室里带着满身的霜雪走出来时,蓝泽正好跌跌撞撞眼神迷离的推开他的房门,一头撞进了他的怀里。

    蓝泽的脸颊和眼尾潮红一片,蓝金色的眼睛积蓄了一汪水荡来荡去,身上全是滚烫的汗水,此时贴在浑身冰冷的燃初身上,他舒服的闭上了眼睛,眼里那汪荡来荡去的眼泪立即落了下来,跟雨点似的噼里啪啦砸在燃初身上。

    很少见到自己一手带大的幼崽这样狼狈,看见他的眼泪,燃初心都要碎了。

    他查阅过资料,知道这段时间是雄虫最难熬的时候,连这只小作精也抗不过去了。

    心底的那些邪念被痛惜的情绪压了下去,他用冰冷的手掌抚摸着蓝泽潮红的脸,痛心的擦去蓝泽的汗水。

    “呼,好凉快”,蓝泽闭着眼睛,脸庞紧紧贴着燃初的胸膛,四肢跟八爪鱼一样拼命缠了上去。

    低温唤醒了他的理智,他半睁着眼睛,嘴里像是喊了一块热乎乎的麦芽糖,让他的声音变得甜腻又含混。

    “我好难受啊,不忍了,为什么要忍,我要八块腹肌,我要人鱼线,都是我的,我的”

    他的脸在燃初的身上蹭来蹭去,眼睛已经舒服的眯了起来。

    “虫生苦短,及时行乐”

    他撕破了燃初的外套,眯着眼睛的咯咯咯笑着,酡红的脸颊凑过去,对着燃初结着一层细细冰霜的脸一口咬了过去。

    燃初脑中那根弦,断了。

    说不清了折腾了多久,反正他们一滴都不剩了。

    第二天清晨,蓝泽枕着燃初的胳膊,一睁眼就看见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岩浆似的的眼珠看着他,脸上没什么表情。

    两只虫相对无言。

    “身体难受吗?”,燃初低哑着声音开口问他。

    蓝泽躺在的手臂上摇摇头,他刚想开口说话发现自己嗓子疼得要命,八成是昨天晚上喊劈了。

    雄虫很雌虫的体力差距果然很大,哪怕他是上面那个,全身也跟被碾过一样,反观燃初,就跟个没事虫似的。

    蓝泽哑着嗓子艰难吐字“水”

    “我去给你倒水”,燃初起身,蓝泽看见了他腹肌上密密麻麻的牙印,估计全是自己的杰作。

    蓝泽捂脸。

    他看着燃初的背影,不仅回想起昨晚那一夜。

    那可真是相当热情狂放的一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