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chapter 062
    没有人敢这么对王晴凤, 章知稚是第一个,所以她从一开始的呆滞,到中间的惊讶, 再到最后就是无比的愤怒, 她拍着桌子说“你疯了吧?!”

    “我看你才疯了,傻逼。”

    “你自己找死!”王晴凤话音刚落, 门就从外面被踹开了。

    屋里的七八个人齐齐看向门口, 为首的男人高大挺拔, 眉眼英挺,眼神冷漠扫视全场, 他身后跟了一群人,你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 反正目之所及都是人, 不等他们反映过来,男人身后的人就迅速跨进来, 把他们这些人给三下五除二的按倒在地。

    章知稚听到动静睁开眼, 看到从天而降的陈寒之后一脸惊讶。

    靠?

    我何德何能, 一个女配竟然也配男主从天而降?!

    这是什么玛丽苏剧情!

    章知稚看到陈寒之瞬间就想掉泪了,不是因为陈寒之这个人, 而是一想到自己的脸保住了,激动的流了泪。

    情绪如此激动的情况下, 章知稚分外想骂脏话!

    但旁人不知道她具体是为什么流泪, 都以为是看到陈寒之流泪, 想到刚刚的事情吓哭了。

    王晴凤目光短浅, 并不知道陈寒之是谁,看到她的人被控制了,仍然梗着脖子虚张声势。

    “你谁?你想干什么?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你知不知道我家里是做什么的?我爸爸是王伟雄!”

    这种无名小卒,在陈家这种世家豪族面前根本不值一提,陈寒之都懒得搭理她,而是走到章知稚面前,亲自给她擦眼泪,嘴角忍不住笑着说“刚刚不是挺厉害的吗?怎么这会儿掉起眼泪了?”刚刚像个发怒的小豹子,现在又想一只等着别人揉脑袋的小猫咪,怎么看怎么可爱。

    章知稚接过陈寒之手里的纸巾,抹着眼泪说“看到你我太开心了,呜呜呜呜。”说到这里,眼泪流的更汹涌了。

    陈寒之听到这句话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有我在,不用怕。”

    王晴凤还在叫嚣,一点都不害怕,章知稚觉得她脑袋缺根弦,属于一涉及到自己老公,人就跟疯了一样。

    这可能就是书中人物吧。

    在某些事情上,非常偏执,俗称脑残。

    章知稚掉了会眼泪,立即就收住了,不理会王晴凤,但陈寒之却对她说“她交给你,你随便处置。”

    王晴凤立即跳脚道“你敢!”

    章知稚本来不想搭理王晴凤,想赶紧走人,但是看到王晴凤的嘴脸,立即就想起来上一世的原主是怎么走到无法回头的那一步,又想到自己和她无冤无仇,她老公自己贴过来,管她鸟事,却被她记恨上,立即冷下脸,对王晴凤说“我有什么不敢的?你搞别人就没想过被别人搞吗?”简单粗暴,意外的让人觉得听上去很爽,没有拐弯抹角。

    说完,不等王晴凤有所反应,章知稚大步走过去,左右开弓,来了两巴掌。

    “仗势欺人?现在我就让你知道被仗势欺人是什么滋味!爽吗?!”

    王晴凤从小都没挨过打,章讳虽然爱偷腥,但在她面前也很收敛,谁碰过她?今天竟然被一个她不放在眼里的小明星打了,她立即就尖叫大骂起来。

    “你死定了,你等我回到家,我就叫我家里人弄死你!弄的你身败名裂!被人唾弃!”然后看向陈寒之说,“还有你!你也死定了!等着吧!”

    章知稚又左右开弓打了王晴凤两巴掌。

    “垃圾!”还在哔哔,知道今天你惹了谁吗?惹了本世界最大的大佬!别说你了,你全家都玩了!

    比起王晴凤对原主以及对现在的她做的事情,章知稚觉得扇了四个巴掌给王晴凤,已经是非常仁慈的行为了。

    好人和坏人的区别就在于,好人最大的愤怒不过是发泄两下,坏人是要赶尽杀绝,不择手段的搞垮你。

    陈寒之看章知稚觉得手疼的晃着手腕,对她说“走吧,免得你的同事看你这么久不回去,担心你。”

    章知稚立即问道“我的助理呢?”话音刚落,助理在门外探出头。

    助理怯怯地说“知知姐,我在这里。”

    章知稚走过去拉着她跟陈寒之说谢谢。

    “太谢谢你了,有空请你吃饭,我们得回去了,实在是谢谢你!”

    陈寒之对她说“她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我来处理,你好好拍戏就可以了。”

    章知稚跟个小动物一样点着头。

    “谢谢!”

    “那顿饭,我记下了。”

    章知稚紧绷的情绪因为陈寒之调侃的语气而松懈下来,笑着说“我也记下了!一定还!”

    然后拉着助理坐上了陈寒之安排好的车往剧组赶。

    因为离开的时间并不长,所以两人回去的时候,并没有惊动太多人,只是苏成渝看章知稚和助理都有些眼圈泛红的样子,多问了两句,章知稚不想牵连太多人,何况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含糊的找了借口就去看台词了。

    章知稚晚上躺在床上还觉得太可怕了,好几次起来看自己的房门有没有关好,还在上面卡了一个酒杯。

    今天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她毫无防备,虽然陈寒之出现的及时,可章知稚还是心有余悸,睡得特别不踏实。

    这种不踏实的感觉直到听说王家破产了,王家好多都急匆匆的搬离了帝都,章讳也去了其他地方做生意,才变得踏实。

    章知稚在这个世界,最害怕的就是这对夫妻,现在被陈寒之轻而易举的解决了,自己也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想想都忍不住要好好拜拜陈寒之。

    暗暗下决心,回去一定要去个特别高档的地方请陈寒之好好搓一顿,不,搓个十顿都行!

    大佬就是大佬,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解决了心头大患,章知稚这几天瘦下去的脸蛋又慢慢长回去了。

    可谓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年底举办的电影节,她和苏成渝还有王昭然以及男主一同入场,靠着《聊斋》获得了三个大奖!

    第一个是新人导演奖,属于苏成渝,这是对他的肯定,第二个是本年度最佳影片,另外一个就是女配角奖,这个女配角奖属于她。

    点到她的名字后,大屏幕上出现了她饰演这个角色的一段十五秒片段,她含着泪,为王昭然挡住道士的长剑。

    道士是丞相派来的,要以王昭然被妖怪附身而弄死她,她为了保护梁二娘,冲了过去。

    道士是真的道士,只是学艺不精,这次出来也不过是拿钱办事,何况他要杀的是人,而不是妖,而妖怪是真的妖怪,但妖术一般,被刺也没办法施展厉害的妖术保护自己。

    梁二娘抱着含着泪,一身是血的柳玉儿,嚎啕大哭。

    柳玉儿贴着梁二娘的耳朵告诉梁二娘孩子被她藏在什么地方。

    “你去……我拖住他……快去……”说完这句话,柳玉儿推了一把痛哭的梁二娘。

    画面到这里停止,全场鼓掌,章知稚在苏成渝的引导下站起来,只身一人走上领奖台。

    灯光自上而下打在她的身上,她是全场的焦点,粉丝挥舞着灯牌,为她欢呼,颁奖人和主持人都含笑看着她,把奖杯放到她的手里。

    章知稚有些晕乎,走到话筒面前,说了很多感谢的话,她的心情远比此时此刻表现出来的还要激动。

    旁边主持人打趣她说“可别把妆哭花了。”

    章知稚立即配合地用奖杯的反光处看自己的脸,仿佛很担心自己的装花了一样,引得大家都跟着哈哈笑。

    颁奖典礼结束,就是采访环节,章知稚坐在后台的采访区域,很多记者都在询问她,七嘴八舌的。

    其中一个记者是这么问的。

    “请问章知稚你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我们都知道你现在在苏导的新电影里担任女一,你对新电影有信心吗?拍完这部,有什么其他工作行程?”

    章知稚看一眼那个年轻的记者,笑着说“你应该问我对导演有没有信心,不过,如果我没信心,也不会接下这部剧,至于拍完这部电影我会做什么,准备休息。”

    正在事业上升期,忽然说要休息,全场惊呆,拍摄的声音也变得频繁了起来。

    “休息?休息多久?是准备息影一段时间吗?”

    “公司知道你的计划啊?”

    “不知道你能否说一下你的感情问题,单身还是恋爱中?听说你和周行舟谈过?真的假的?”

    章知稚挑了几个问题回答了,然后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离开后台,去宴会厅用餐。

    本来准备去找自己的剧组所在的餐桌,但是忽然周行舟从旁边走过来,示意章知稚去旁边的露台说话,露台有帘子,走进去,除非花园有人抬头看,不然是个很适合说话聊天的地方。

    章知稚看他神情严肃,想了想,点点头,跟着走了过去。

    到了露台,让其余人走远一些,周行舟看着章知稚,对她说“恭喜了。”

    章知稚礼貌地点头说“谢谢。”

    “你就没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吗?”周行舟眉眼含怒。

    章知稚斜视看向周行舟,转过脸看着夜空说“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有事说事,没事我还要去见见几个朋友。”

    周行舟压低声音凑近章知稚说“你结婚了!”语气里都是快要压抑不住的失望和愤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