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0章第 80 章
    沈舒恬愣愣地抬眸, 两个人此时贴得极近,近到可以数清他睫毛。

    他亲昵地蹭了蹭她的鼻尖,带着似有若无的暧昧与挑逗, 然后才缓缓地拉开一段距离。

    沈舒恬的危机感猛然升起, 她抓着他身前的衣服,结结巴巴说“我, 我……”

    可是她完全不知道该辩解点什么, 毕竟她确实和他打赌了, 并且似乎确实输了。

    好吧,是真的输了。

    但是, 但是,她现在实在是太慌了。

    左斯楠身上的温度有些高, 她的掌心贴着他的胸膛, 也能感受到他加快的心跳。

    他平日里特别地宠爱她,只要她表现出不喜欢他就很少会勉强, 但是这次他的语气特别地残忍, “说好的愿赌服输呢?”

    沈舒恬微张着红唇, 哑然,想要说点什么却又脑子空白一片, 茫茫然地想不到任何推脱的词。

    左斯楠低笑,他其实忍得很难受, 他甚至想就在这车里……

    沈舒恬都能感觉到他身体的紧绷, 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想要逃离又偏偏又想贴近。

    沈舒恬又被左斯楠放回了座位。

    沈舒恬咬着下唇, 任由着左斯楠将安全带扣好,又撩起她滑落在脸颊旁的头发,在她的脸颊上轻轻落下了一吻。

    温柔里又带着风雨欲来的意味。

    沈舒恬小手紧紧地抓着安全带,指节都微微泛了红,心跳在加快,一声一声地似乎快要跳出胸腔。

    外面还在淅淅沥沥下着雨,砸在窗户上,然后快速地滑落。

    狭小的空间里,沈舒恬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在无限放大,她可以肯定,她的脸颊肯定红透了。

    她用手背贴了贴脸颊,果然温度挺高,是羞的。

    车子飞速前进,经过水潭时溅起了水花。

    沈舒恬忍了忍,没忍住,横了他一眼,小小地骂了一声,“你就不能开慢点?”

    左斯楠偏头看了她一眼,她完全不知道她此时的眼眸里含羞带怯,又娇又苏,这般媚色,让他的喉线上下滚了滚。

    左斯楠微勾着唇,声音低沉性感,但是说出来的话恨不得把人气死了,“我嫌慢。”

    沈舒恬抿紧红唇,白皙的脸颊微微鼓着,瞪他,又羞又气。

    她娇娇地哼了一声,偏开头朝窗户外看去,手指慢慢下滑,指甲抠在车椅上,似乎都要将那皮质的垫子都弄破了。

    明明两个人已经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但是沈舒恬还是会紧张与羞涩。

    每次都是一副慌乱茫然的模样,眼睛水汪汪湿漉漉地看着他。

    又会因为害羞而躲开他的视线,有时又会强装镇定,红了娇嫩的脸蛋挺着小胸脯瞅着他,可萌可娇了。

    像只惹人怜爱的小猫咪。

    可惜她不懂,每当那个时候,他眼眸里只会越发暗沉,只会越想欺负她,恶劣因子可见一斑,不过他从来不会让她发现就是了。

    车子飞快地行驶,这段距离不远不近,但是沈舒恬从来没有觉得时间竟然这样的飞快。

    左斯楠下了车,长腿一迈,绕过车子前面走到了副驾驶座。

    沈舒恬紧紧地抓着车门,还想继续挣扎。

    她现在头皮发麻,觉得自己快要死定了,可是左斯楠直接伸手进去,轻松地将车门打开,俯身将她拉了出来。

    他解安全带的时候,声音已经嘶哑,没有任何实际作用的安抚,“乖,到家了。”

    乖个鬼,她一点也不想回家。

    可惜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以及心里头的那一点点心甘情愿,只有一点点!

    沈舒恬还是跟着左斯楠走到了电梯里。

    沈舒恬看着电梯上的数字一点一点的增加,身体似乎都有点不受控制了。

    沈舒恬仰着白嫩的小脸,偏头看了旁边的男人一眼,他微微紧绷着脸,侧脸的线条流畅优美,神色平静。

    完全不像是想要做坏事的人,反差非常大。

    沈舒恬不知道为什么,本来紧张的心情突然有点放松下来,甚至觉得有些好笑。

    相扣的手沈舒恬稍稍握紧了一些,左斯楠似有所感,垂眸看了她一眼。

    左斯楠淡定地拉着沈舒恬往前走,打开了房门,将她扣在门上,吻落了下来。

    沈舒恬沈舒恬偏开了头,鼓足了勇气,只是声音还有点颤,是羞的。

    “等等,不是说好了?我愿赌服输。”

    左斯楠顿住了,他抬眸眼神炽热地看着她,他其实就算是那样说,其实也从来没想过勉强她,毕竟他实在是了解她的性子。

    这绝对是意外之喜,可惜沈舒恬依旧不知道,她本以为他的要求只是或早或晚,还不如自己主动来,起码看着还算占了上峰。

    沈舒恬忍住心里的羞涩,贴近他的耳边,“先洗澡。”

    左斯楠的唇线微微绷直,沈舒恬推开他,尽量保持淡定地往浴室跑了过去,只是那加快的脚步还是将她的情绪泄露了出来。

    沈舒恬换上了白色浴袍,沐浴过后她香喷喷的,带着牛奶的香气。

    左斯楠比她还快,此时就坐在床头,还煞有其事地拿着一本书看。

    可惜此时就算左斯楠再好看,她也觉得不过是道貌岸然,衣冠禽兽,就想着怎么将她拆吃入腹。

    不过现在,她亦然,便也不分彼此。

    沈舒恬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朝他走了过去,左斯楠听到声音,随手将书丢到一边。

    沈舒恬舔了舔下唇,爬了上去,主动坐在他腿上。

    他双手撑在身后,垂眸懒懒地看着她,眼里有了兴味盎然,甚至还有一丝挑衅。

    沈舒恬双手软绵绵地他的肩膀上,凑近了,润泽的红唇亲上那微勾的薄唇。

    亲了一下,抬眼又看了他一眼,又继续亲。

    左斯楠想加深这吻,却被她躲开了。

    明明那吻清纯得不行,却把他的欲火勾得不要不要的,活脱脱就是一只妖精。

    沈舒恬的红唇下滑,贝齿落在那性感地喉结上,咬了一下,果然感觉到他的身体在瞬间就绷紧。

    然后她离开,坏坏地看着他,漂亮的眼眸里分明就是嬉戏。

    这还没完,她柔软的小手手搭在他的衬衫上,慢条斯理地只解开了中间一颗,小心探了进去,指腹与腹肌相触,他的身体微颤。

    只是浅浅的触碰,坏心转了一个圈,却没继续。

    左斯楠的嗓音已经暗哑,他轻喘,“这是奖励还是惩罚?嗯?”

    他蓦然揽住她的腰身,下一刻,天旋地转,沈舒恬就被左斯楠压在了床上。

    沈舒恬睁大了眼,他的薄唇急急地落了下来,“这次算了,奖品下次我再要。”

    一夜荒唐。

    ~

    沈舒恬已经不想再说自己是多么的后悔了,身体酸痛的厉害,说好的奖品左斯楠甚至在她脑子昏昏的的时候被迫答应下次一定兑现!

    沈舒恬坐在桌子前,手里拿了一片面包,狠狠地咬了一口。

    一边咬还看了对面的人一眼,只当这块面包就是对面那个可恶的人,只可惜对面那人显然心情极好。

    左斯楠喝了一口牛奶,掀开眼眸朝她看了过来。

    他的下巴懒懒地搭在手背上,弯眸朝她漫不经心地笑,“吃慢点。”

    沈舒恬不想理会他,她气呼呼地扭过头,微仰着下颌。

    左斯楠伸手过去,食指戳了戳她的脸颊,戳了一下,又戳了一下。

    沈舒恬气恼了,转回来凶巴巴地瞪他。

    左斯楠笑。

    沈舒恬一点都不愿意笑,但是对面的人实在是笑得太好看,黑眸里晕染着动人的笑意,似乎就只能装进她一个人。

    此时太阳已大,从阳台上照射下来,光线落下他身上,反射在眸子里,缀满了星星点点的光亮。

    沈舒恬将手里的面包放下,手臂搭在桌子上,身体微微向前倾,然后抬手,食指朝他勾了勾。

    左斯楠不明所以,他微挑漂亮的眉峰,还是乖顺地像她一样靠近了几分。

    两人靠近,沈舒恬出其不意,在他的薄唇上啄了一下,然后身体往后仰,淡定地拿起了盘子里的面包,镇定自若地咬了一口。

    左斯楠还愣在原地,他微眯着狭长的桃花眼,定定地看着沈舒恬。

    女孩乖乖地咬了一口面包,因为咀嚼,双颊鼓鼓的,睁着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眸瞅着他,眼里还有一丝小得意。

    特别的可爱。

    他缓缓的起身,胸膛微微起伏,薄唇溢出动人低沉的笑声。

    沈舒恬啃面包的动作一顿,眨了眨绵长的睫毛,撇了撇嘴,继续吃嘴里的面包。

    哼,她懒得理他。

    吃过了早餐,沈舒恬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她朝书房里看了一眼,书房的门只是半掩着,能看到左斯楠坐在书桌前。

    他前面摆放着一台电脑,低眸看着电脑,侧脸的轮廓凌冽,神色有些冷漠,但是这样却很是让她感觉到安心。

    沈舒恬百无聊赖地往沙发上靠,她的脑袋后面放了一个软软的抱枕,长发有些凌乱,现在便有些乱糟糟又毛茸茸的和谐感。

    将军就蹲在沙发背上,它的身体胖乎乎肥嘟嘟的,躺在沙发背上的时候,身体比那沙发背的还要宽几分。

    它的小脑袋凑了过来,停在沈舒恬的上面,天蓝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她。

    沈舒恬的嘴角弯起,笑意盈盈,两只魔爪伸了过来,一左一右捏住了将军的脸颊,像两边扯了扯,将军本来就圆的脸蛋瞬间成了一个大饼脸。

    沈舒恬松开了手,将军赶紧将脑袋缩了回去,将肥屁屁对着她。

    沈舒恬嘴角带笑,心里轻快又愉悦。

    手机闹钟铃声响了,沈舒恬拿起手机按掉。

    沈舒恬汲上拖鞋来到柜子前,将将军的猫绳拿了出来,之前去医院给将军检查的时候,医生掂了掂将军的身体,然后一眼严肃地告诉沈舒恬。

    将军应该要减肥了。

    尽管沈舒恬私心里觉得将军现在还不错,胖乎乎的很可爱,而且手感特别的好。

    但是她同样明白将军减肥之行势在必得,好在将军并不排斥出去。

    沈舒恬拿着绳子来到将军面前,将军瞅了一眼,双爪搭在前面,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还打了一个哈欠,就乖乖地任由沈舒恬给它带上了猫绳。

    沈舒恬朝书房里又看了一眼,左斯楠此时带上了黑色的耳机,薄唇一张一合,应该是在视频。

    沈舒恬想着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拉上猫绳就带着将军出了门。

    沈舒恬站在电梯前,将军就蹲在她的旁边。

    沈舒恬朝屏幕上看了一眼,又百无聊赖地朝身边的将军看了过去。

    突然将军就炸了起来,身体朝左边一转,然后沈舒恬就看见它的爪子一扬,朝前面攻击而去。

    沈舒恬眼前一花,没看清是怎么回事,但还是本能地想要把将军抱起来。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这是一只小花猫,还挺瘦弱的。

    在将军颇为强悍的攻击下,节节败退。

    “三宝,三宝。”声音带了几分的急切。

    略显熟悉的声音传来,沈舒恬看了过去,发现是昨天见到的那个母亲。

    她赶紧拉住了小花的猫绳,大概是太急了,两猫之间的纠缠还颇为难舍难分,她动作一快赶紧把这只叫做三宝的猫咪给拎了起来。

    沈舒恬也赶紧抓紧机会把将军给抱了起来。

    沈舒恬看着她,又看了一眼她怀里的小花猫,歉意道“不好意思,我家将军比较凶。”

    赵青摇了摇头,“是三宝冲上去的。”

    赵青刚才刚拉着三宝出来,她刚要关上了门口,三宝突然就往前窜,她预料不及,绳子也没抓稳,就这样看着三宝朝电梯的方向冲了过去。

    然后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偏偏三宝作为那只主动攻击人家的,还被人家按着打。

    赵青都感觉到十分的茫然,因为平时三宝性格十分的不错,家里的小孩无论怎么闹腾它都丝毫不介意,脾气好得不行。

    今天还上前主动挑衅人家,还惨遭暴打还是第一次。

    电梯已经来了,沈舒恬和赵青抱着各自的猫走了进去。

    赵青看着沈舒恬笑道“我们也算有缘分,我叫赵青,你呢?”

    沈舒恬弯起了眼眸,“我叫沈舒恬。”她轻轻抬了抬怀里的将军,“这是我家的猫咪,叫将军。”

    “这名字可真是霸气。”赵青友好地笑笑,“看着你比我小不少,我就叫你舒恬吧,你便叫我赵姐就行。”

    沈舒恬歪了歪头,点了点头,声音甜软,“好啊。”

    赵姐抱着三宝也凑近了两分,“这是我家的,叫做三宝。因为它是三花猫。”她的表情带着些许苦恼,“平日里性格很不错的,今天不知道怎么了。”

    将军懒懒地窝在沈舒恬的怀里,懒洋洋地舔着自己的毛爪子,轻蔑地瞅了三宝一眼,又偏开了头,一副不愿于它为伍的模样。

    倒是三宝,这距离一靠近,就忍不住伸爪子过来,倒是没想着攻击,甚至带着讨好的意思,不过还是被将军毫不留情地拍掉了。

    讨好?沈舒恬脑海里突然有了模糊的印象,她愣了愣,转头看了赵青一眼,问她是不是带三宝去过相同的宠物医院。

    “你怎么知道?”赵青讶异说。

    沈舒恬好笑,时间已经过了那么久了,不想三宝竟然一直对将军念念不忘。

    沈舒恬摸了摸将军的白毛,笑着将那次的事情说了出来。

    连赵青都感觉到十分的无奈。

    三宝和将军很多方面差距很大,但是有一个相同的竟然是都挺喜欢出去散步的。

    沈舒恬和赵青一同来到了学校的小花园里,两只猫也被放了下来。

    本来她们还担心两猫会继续打架,都已经做好了要是不和就赶紧分开的准备,不想竟然还挺和谐。

    也不能这么说,将军完全是对三宝视而不见,只要三宝不来惹它,它就自己做自己的事情。

    该刨坑刨坑,该爬树爬树,该晒太阳的晒太阳,除了身边多了一只跟屁虫。

    沈舒恬觉得好笑的不行,还拍下了照片,兴致勃勃打算回去给左斯楠看看。

    只是刚拍完,突然就接到了左祺的电话,她微愣了好一会,才犹豫地接下了这个电话。

    沈舒恬手机存了左祺的电话好久了,但是几乎没怎么联系过,除了节假日礼貌而公式化地问候一声。

    是以突然看到他打过来还没怎么反应过来。

    而且因为尤婧跟沈舒恬提过一些,沈舒恬也隐隐约约能感觉到左祺的态度,那态度让她感觉十分得不舒服。

    沈舒恬朝赵青看了一眼,示意她要接一个电话,走到一旁的树下。

    “喂,左伯伯?”

    左祺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小恬啊,左伯伯有事想要单独跟你谈一下。就这几天吧,我就过去了。”

    沈舒恬突然发现自己实在难得那么讨厌一个人的声音。

    沈舒恬抿了抿唇,话里带着拒绝,“有什么事在电话里说就行了。”

    左祺明显愣了好一会,显然没有预料到沈舒恬竟然会拒绝,他微皱着眉,声音有些不悦,“电话里说不清楚。”

    他万万没想到,左斯楠反抗他也就罢了,这个想来当他儿媳妇的女人竟然也这么大胆,她是搞不清楚他是左斯楠的父亲?还是看不上这个他?

    这么一想他越发恼火起来。

    “你不是和我儿子在一起了么?我要是不同意你们在一起呢?

    沈舒恬能感觉到左祺语气里的不满,她其实也很好奇左祺会找她说些什么,但是她知道要是她单独去了左斯楠肯定会担心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不想他不开心。他不开心这件事跟好奇心一比就显得无足轻重。

    但是沈舒恬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忐忑的,她犹豫了一会,还是没有说话。

    左祺又说了几句,沈舒恬还是一副油盐不进的反应,他气得挂了电话。

    沈舒恬挂上了电话,手指紧紧地抓着手机,缓和了一下情绪,又重新朝赵青走了过去。

    此时将军就睡在小垫子上,四只爪子往上仰躺着,尾巴背后一甩一甩的,好不惬意。

    三宝就趴在将军的身边,凑得非常近,但是身体完全没有靠近垫子的一丝一毫。

    沈舒恬的心情不自觉地轻松了许多。

    沈舒恬带着将军在楼下玩了一个小时,就和赵青回家了。

    走出电梯,沈舒恬的门口比较近,将军施施然走了进去,三宝就想跟进来,然后被将军给踢了出去。

    沈舒恬无语了,但是看着将军蹲在门口处紧紧地盯着想要闯进来的三宝,完全就是捍卫领地的意思。

    沈舒恬朝赵青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关上了大门。

    将军满意了,抬着高傲的头颅,开开心心地往里走。

    沈舒恬给将军解开了猫绳,绳子一脱开,将军就朝猫咪饮水机跑了过去。

    沈舒恬将猫绳放好,然后朝书房走过去,手搭在门把上,小脑袋探了进去。

    左斯楠现在正在休息,沈舒恬回来他已经知道了,现在看着她小老鼠一样往里瞅。

    他朝她招了招手,沈舒恬一顿,然后乐颠颠地跑了过去,乖乖地坐在他怀里。

    左斯楠抱着怀里的温香软玉,只觉得分外地满足。

    左斯楠笑笑,声音低沉,“刚才去溜将军了?”

    沈舒恬乖乖巧巧地点头,然后还绘声绘色地把刚才将军和三宝的说说给他听,甜软的声音轻松愉快。

    左斯楠靠在座椅上,手微微撑着额头,疏懒地看着她笑,然后还甚是贴心地给她递上了水。

    沈舒恬捧着杯子咕噜咕噜喝了小半杯,双手抓着杯子,犹豫了一会,还是将刚才和左祺通电话的事说了出来。

    她说出口的时候,还小心翼翼地瞧他的眼神。

    左斯楠神色颇为平静,情绪似乎也没什么波动,甚至笑了笑,“他还说了什么?”

    沈舒恬看到左斯楠这个模样便安心了不少,便将所有的事都说了出来。

    左斯楠听完似乎也没怎么在意,又和她聊了一会其他的。

    他揉了揉她的脑袋,轻笑,“乖,我有事要和爷爷视频,你先出去玩。”

    这肯定是有正事了,沈舒恬乖乖地点了点头,从他怀里出来,走了出去,然后还贴心地帮他关上了房门。

    左斯楠听到门口扣上的声音,黑眸的暖意瞬间就散去,墨色沉沉。

    他拿起桌面上的黑色手机,长捷敛下,电话打了出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