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骤然生变3
    然而陆以箫一口拒绝,“不要!我现在动了就会暴露身形。”

    芦花鸡闻言悲怆哀嚎,“你是如此冷酷无情!人家好不容易出来玩一回,才不要被遣返回去!”

    陆以箫扫了眼他鲜红的鸡冠子,确定这只娘娘腔的鸡是公鸡,毫不温柔喝令,“给我闭嘴!”

    遣返这词说明芦花鸡是没有取得许可,私自偷渡进入人类社会。有几种情况,一是被中洲列为黑名单,反政府反人类,本身具有一定危险的妖怪;二是没有通过妖界和人界规定的常识考试,取得准入资格证;三则是本身在妖界具有一定地位,为了保证它的安全,所以不能轻易出去。

    这鸡的修为勉强相当于人类筑基初期,再加上这蠢样,陆以箫肯定对方一定不是第一条。

    芦花鸡生无可恋双腿一伸,声音闷在自己丰满的翅膀里,“喂,你叫什么名字。”

    陆以箫没工夫在这时候跟它发展友谊,全部注意力外扩,探查着战斗的距离。

    1000米、500米……

    一声闷响宛如平地惊雷,连地面都震动了下,魔修放了大招,第一次参加实战的年轻修士再也支撑不住,阵型稍微出现一点破绽,魔修抓紧空隙狠狠打伤对方!

    “砰!”

    一道人影忽然被从天际打落,重重砸到巨塔后面,顺着惯性滑出去一大截,烟尘四起,年轻修士咳着血,狼狈地半趴在地上,距离陆以箫不到五十米。

    大公鸡僵硬如尸体,陆以箫本来狂跳的心脏却在这种危急时刻,静的诡异。

    跟发现或被遣返的芦花鸡不同,她背负的是杀人的罪名,如果被抓,仙管局自有诸多手段查证出她的真实身份。

    绝对不能被抓!

    “我没事、咳咳,队长你们不用管我!”年轻的男声在灰尘中嘶哑响起,正在和上方的人通讯。

    芦花鸡悲愤地望了眼陆以箫,眼含热泪,鸡嘴一张就要打鸣--

    谁都别想跑!

    陆以箫:哔了狗了!

    烟尘渐渐散开,执法队那人一抬头就能立即看到芦花鸡,陆以箫当机立断显出身形,一把揪住对方狠狠塞进纳戒,不退反进,朝着修士扑过去,带着哭腔,“大哥哥!”

    “咳咳”韩曵抹了把脸上的血尘,就看到一个扎着两颗丸子头的小姑娘跑过来扶起他,身为执法者的敏感,下意识问,“你怎么待在防护建筑外?”

    女孩红着眼眶,鼻音绵软,却是从纳戒里拿了伤药,飞快帮他处理伤势,没有解释反而问道,“你没事吧?”

    剧痛的伤口一下得到缓解,年轻修士缓了口气,失血过多苍白的脸色恢复了些,“谢谢你了。”

    他从对方拿出的丹药上看出,用的都是市售便宜货,小姑娘经济也拮据,便轻轻推开女孩的手,“别浪费了,我有的。”自己摸出执法队标配的回春丸吞了两粒,伤势肉眼可见的在痊愈中。

    小姑娘蹲在他面前看他动作,认认真真解释,“我在外面逛街,突然看到警报,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一时没反应过来。等想躲的时候,建筑都已经沉下去了,我没法,看到避雷塔,只好躲这儿来了。结果你们还跟着打过来了!”

    女孩绵软的声音带着几分委屈控诉,听的人好笑,韩曵望了眼天空,那里战斗已经接近尾声,出言安慰,“没事,马上就结束了。你身份码我扫一下。”

    看着他伸出戴着终端的左手,陆以箫心一沉,该说不亏是执法队的人么,就算是初出茅庐的实习生,应有的职业素养一点不会少。

    “大哥哥”

    耳边软糯的嗓音像是一把棉花糖,沙软到了心里,一双墨黑的瞳如浩瀚星空,光芒流转,“诺,你扫吧。不过我不要你还,那几颗丹药值不得多少钱。你们是保护我们的军人,为了我们能安稳的生活和修炼,付出那么多。我感激都来不及,这也是我的一点心意。”

    男人眼中立刻出现陆以箫的所有真实信息。但此刻若是周围还有人的话,就会发现屈腿坐在地上的男人和面前半蹲着的小姑娘彼此目光交汇,一眨不眨地对视着,本该以全息投影出现在他面前的身份信息,其实并没有出现。

    陆以箫眼中的灵力疯狂旋转,如旋涡般吸引了对方所有注意。这是一种神识交流的幻术,她把自己的信息直接投送到对方的神识上,时间太紧她没法做假,是以给对方看的都是真的。

    这其中自然风险很大,她赌的就是对方又不是户籍科的人,不会之后再去二次查证。

    一扫而过后,男人收回手,听着陆以箫的话露出一丝赧意,“咳、不算什么。”还是执意要还钱给她。

    查证了身份之后,他明显不再怀疑陆以箫了。

    神识透支的陆以箫此刻头疼的很,便不再推脱,直接接收了对方给的一颗下品晶石,其实她那几颗丹药根本值不了这么多。

    男人浑身的伤此刻也好了大半,他站起来掐了个净尘诀,一身便恢复干净,“等防御阵法结束,早点回家吧。”

    他打了个呼哨,纵身一跃上了半空悬浮的飞剑,朝着队伍疾驰而去。此刻魔修的身体已被小队长杀死,魂魄敛于转生壶中,留待交给地府。

    众人盘旋在空中,默念《往生咒》,送对方最后一程。

    真是杀神手段,菩萨心肠。

    陆以箫不无讥讽地想,慢慢退回塔根下,还能听到上空这年轻修士和小队长的对话。

    “查验过了?”

    “没问题。”

    小队长点点头,点开终端发布通讯。很快,之前播报警报的系统声音响彻天地,“解除警报、解除警报。”

    一栋栋高矮不一的建筑伴随着轰隆声,同时拔地而起,逐渐恢复成了平日里的模样。执法队保持阵型御剑而去,陆以箫扶着墙壁起来,一步步往网咖赶。

    街道又恢复平日空旷模样,有修士从店铺中走出来,还在议论刚才发生的事。

    “吓我一跳,好久没遇到a级防御了。”

    “我有点好奇,若是没进建筑里留在外面观望,那……”

    “你可别,之前也有人干过这种事,凑热闹还直播,结果被执法队当做跟通缉犯一伙的,带回去折腾惨了。”

    “那是太造孽了。”

    “所以说瓜不是好吃的,特别是执法队的瓜。”

    ……

    陆以箫算是知道那些摊贩行人为什么溜的这么快了。经此一役,她觉得自己必须要加快赚钱的步伐了。

    早点弄到身份码,免得再遇到这种坑爹的倒霉事。

    走到半路,她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纳戒里活动,蓦地才想起那只芦花鸡,找了小巷子把人给放出来。

    芦花鸡从纳戒里探出只脑袋,四处张望了下,“安全了?”

    “嗯。”

    这才拍着翅膀飞出来,单脚立在围墙上,居高临下看着陆以箫,不可思议,“你怎么做到的?他没有查验身份?”

    陆以箫不想跟他多说,“你走吧。”

    若是平时救了这路人,她保准要敲诈对方一笔。可惜现在头疼的厉害,不想被这家伙看出自己虚弱。

    “哎你别走啊,”芦花鸡扑腾着翅膀追在她身后,拿尖嘴琢她头发,“你告诉我啊,是怎么做到的。我好好奇啊。”

    这个全民修真的社会性质决定了,许多过去习以为常的法规有了很大的变化。政府没有那么多人手耗费巨大精力去监视整个社会,修士对自己的隐私权极其重视,总会想方设法隐藏自己的信息。两方斗智斗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折腾半天终于达成一致。即为了维护稳定的社会治安,只有公务机构在执法过程中才可以查验修士身份。

    他们配备的终端是目前最先进的执法者系统,根本没法造假。

    眼见着陆以箫都要走出小巷了,芦花鸡急了,“我告诉你,我可不是什么小人物。你要是告诉我的话,我可以--”他暗搓搓地想着若是对方教会了他蒙蔽检验的方法,那他就可以横着走天涯了。在人间流落不到十来天,他已经心酸地深刻感受到了没有身份码的举步维艰了。

    然而话没说完,一直没搭理他的少女忽然停步,转身面对他,慢慢抬起头,厚重的齐眉刘海下,是一双血色氤氲的眼。

    芦花鸡一瞬间毛都炸了起来,身为顶级妖兽对危险更加敏感,他直觉不好想逃,心中懊悔的暗骂自己是个蠢货,怎么会觉得她不是坏人。

    就那双满含杀气的眼睛,一瞧就是见过血的。

    扑棱着翅膀才退开半步,就见一只又细又白的手朝他伸来,明明看上去动作很慢,却仿佛有无形的黏力把他吸附在掌中,他无法动弹躯体僵硬在半空,眼睁睁看着那只手,以温柔的力道准确无误地捏住了他的鸡脖子。

    “好奇心害死鸡,出来浪之前你家里人没告诉你吗,”陆以箫十分惋惜似的,语调幽幽轻的像叹息,“本来想放过你的。”

    两人萍水相逢,对方也不知她底细,难得起了好心想算了,偏对方聒噪个没完提醒他自己的存在感,所以想一想为了免除后顾之忧,还是做了他比较好。

    大公鸡只觉捏住脖子的手骤然用力,意识到对方真的想杀他,他浑身一抖,拼命扑扇着翅膀拍打陆以箫的手,挣扎着用最后半口气声嘶力竭叫出来,“妖族不会放过你--”

    眼前一黑,脖子一歪,芦花鸡软软失去了知觉。

    陆以箫把芦花鸡收进纳戒,揉了下眉心,眼中戾色退去,脸上重新挂上笑容,轻快地走出寂静无人的小巷。

    一出去没几步,就撞上了带着忧色的杨不修。

    “萧萧!”杨不修神识扫过,脸色一沉,“你被那些人打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