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妖精抱人
    这种情况,要是换个寻常的女孩子,早就吓的尖叫了,但是萝萝根本没有害怕这种情绪,被壁咚在墙上,一脸的迷茫。

    “你叫什么名字?”齐少今晚看了这个小白兔一晚上,实在是心痒痒的厉害,夺人所爱这种事儿,确实是挺没品的,但是他们这些圈里玩得开的,根本就没有有品没品这种说法,兴头上来了,换伴儿也不稀奇。

    就算他今天对这个小白兔下手,殷少也不会因为这件事就跟他撕破脸,毕竟东化市很小,各家生意盘根错节,牵一发搞不好动全身,都讲究共赢,没理由被个女人影响了。

    所以他态度肆无忌惮,伸手轻浮的挑了下萝萝的下巴,调笑道,“你刚才张开双臂,是在吸收日月精华吗?你难道是山上下来的妖精吗?”

    男人声音暧昧,靠的更近一些,“让我来猜猜,你是偷心的狐狸精对吗?要不然我的心怎么会看你一眼就丢了……”

    萝萝上哪听过土味情话,压根没听懂,更不知道面前这人现在的行为,就已经是耍流氓,她不认识面前这个人,没有耐心和他说话,手已经举到的齐少的后脑,分分钟劈昏他,结果他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萝萝的动作一顿。

    “我不是狐狸精,你知道吸收月华?那你又是什么东西?”萝萝以为面前这也是什么妖,伸手掐住他的后脖子,运转灵力,黑暗中眼睛幽绿的光芒闪烁,看了一下面前男人的本体,结果从上到下看了两遍……发现这就是个普通人。

    对面齐少却被萝萝这个举动吓傻了,他先是被捏住了命运的后颈皮,接着看到小白兔露出了杀气四溢的表情,再后来看到了那双勾他魂儿的黑眼睛,冒出了幽幽绿光他被这双眼睛看着,却有种被利刃穿透的感觉。

    萝萝看出齐少只是凡人,疑惑的松开手,正想问他为什么知道吸收月精华的事情,结果上一秒还一副老练风流相的二世祖,“鬼啊”一声嚎叫,绕开萝萝,跌跌撞撞的跑了。

    萝萝从拐角出来,看着齐少慌乱的背影,自言自语道,“难道是个修士?”否则怎么知道她在吸收月精华。

    可是要说是个修士,资质也太差了点,五脏六腑都因为酗酒有不同程度的损伤,长此以往必然是短命相,而且肾也不好,虚的很,这和修士与天争寿的宗旨大相径庭……

    萝萝也朝屋子的方向走,说好了就出来透透气,她还得进去等着恩人,殷成说今晚恩人一定会特别注意她,兴许还会接受她留在身边!

    结果她走到门口,手才抓上门,就被人从身后捂着嘴拖到了对面一处黑暗的拐角。

    萝萝只在最开始抬了下手,很快放松了所有力度,配合着朝后倒腾腿,让来人顺利的拖动她。

    这次不光被人按在墙上,还被人不客气的扼住了脖子,连腿都被抵住了,脸上还有一把小巧精致的桃木剑抵着她娇嫩的脸蛋,来人气势很猛,恶声恶气,“你个女鬼,竟然敢纠缠我的朋友,刚才又害了谁?!说!”

    说着,那把小手指大小的桃木剑,朝着她的脸上戳了下,把她的脸蛋压塌下一小块,很有威胁力的样子。

    “我已经说过了!你再敢纠缠,就收了你!”说着,小匕首又压下了一点点,正在在萝萝的侧脸压出了一个酒窝,好听的声音又压低了几分,“这可是大师开光的,我一剑下去,你就灰飞烟灭了!”

    舒兰声激动的两只眼睛通红,他是鼓了一晚上的勇气,才敢带着在大师那里买的家伙出来对付女鬼的。

    女鬼这些天没有去找他,舒兰声本来以为玉佩生效了,却没想到她竟然缠上了自己的朋友!

    舒兰声觉得一定是自己和殷成接触,才让女鬼转移了目标,他不能害了朋友!

    酝酿了好久,壮着胆子来问罪,没想到正碰到女鬼在“害人”,刚才失魂落魄从黑暗中跑出来,撞在门上的那个齐少,肯定被女鬼吓的。

    不过和大师拍胸脯保证的有些不太一样,桃木剑似乎并没有对女鬼造成什么伤害……舒兰声一时冲动积蓄的勇气基本用完,害怕的手慢慢开始哆嗦,最重要的是下意识的想起两次被强迫着吃的那甜香的枯树枝,继而想起那个不堪回首的夜,然后就……鸡儿发麻。

    他先是手抖,尽力压制着,保持着凶相,但是压住了上面,管不住下面,他的腿也开始抖,频率还越来越大……

    反观萝萝,丝毫没有刚才面对齐少的不耐和凶狠,整个人被按在墙上,脸蛋儿被戳了,也根本不躲,软绵绵的微微低下了头,调整到些天一直在训练的那种脆弱的角度,修长脆弱的脖颈露出来,自下而上看向舒兰声。

    这是萝萝能做出来最讨好的姿态,但萝萝忘了掩盖自己眼中的幽光,四下乌漆墨黑的,舒兰声被这双幽绿幽绿的眼睛盯着,头盖骨都冒凉气儿,睫毛乱闪,整个人就在强撑,还哪敢去看萝萝脆弱的小脖子,更没办法从她幽绿的眼睛中去分辨出讨好的情绪。

    他想跑……

    而舒兰声一通威胁之后,萝萝一句话都没说,老老实实的配合被威胁,让舒兰声过度抖动的身体,带的也同频共振起来。

    半晌没人说话,舒兰声有点扛不住了,把按住萝萝肩膀的手拿下来,悄悄默默的后退一步,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强迫自己稳住身形,自我催眠这是小场面。

    “我警,警告你,不许再缠着我的朋友!”舒兰声说,“否则我……”

    “兰声,”萝萝轻轻地叫了他一声,叫的舒兰声整个人猛的一哆嗦。

    萝萝向前一步,使劲了这几天临时学的“似水柔情”伸手圈住舒兰声的腰,讨好的低头在他下巴蹭了蹭,仰着一张小脸问他:“我能留在你身边吗?”

    舒兰声整个人僵成一根电线杆子。

    萝萝为了讨好他,把自己的根须都剪的乱七八糟,变成了短发,虽然只要她想,随时都能长出来,可是那些剪掉的根须,都是她身体的一部分,是她灵力的来源。

    她顶着据说是舒兰声喜欢的短发,蹭舒兰声的下巴,这是她300年前经常会做的动作,每次她这样蹭恩人的时候,无论她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恩人都会答应她。

    可这一世的舒兰声,已经把前尘往事忘得干干净净,萝萝这样蹭他,直接把他蹭的血液逆流。

    他垂头看着萝萝近在咫尺的脸,看到她浅淡的嘴唇,又抽风一样想起了那个吻,想起了那个不堪回首的夜……

    他张了张嘴,伸手托住自己的脑袋,因为他见鬼的发现自己竟然想要点。

    “你在对我使用法术!”舒兰声后退两步,低吼道,“休想操控我点头!再敢缠着我!再敢缠着我的朋友!我一定让大师收了你——”

    “我没有用法术啊……”萝萝说着向前一步,又要伸手抱人。

    舒兰声瞪大眼睛,“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可就出剑了!”

    萝萝看着舒兰声脖子上袖珍的小桃木剑,抿了抿嘴唇,说出了事实,“那个东西对我没用的。”

    舒兰声有一点崩溃,他也发现了这东西对这个女鬼没用,大师割头保证,说只要是恶鬼碰到,都会被烧灼逃跑,可是他刚才那么用力的贴在女鬼的脸上,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

    不过他虽然害怕,但是敢找来警告萝萝的原因,不光仗着一把桃木剑,还是因为他有杀手锏,据说是大师的传家宝,他花了好大一笔钱,软磨硬泡才搞来的。

    舒兰声伸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吊坠,重新找回了勇气,靠在墙上,突然轻笑了一一声,用眼尾睥睨着萝萝,邪气四溢。

    很少有人把邪气和英俊能融合的这么好,如果不是腿还在不受控制的小幅度颤抖,这一笑,简直就是无数小说中,炫酷狂霸拽总裁的官方范本。

    舒兰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邪魅狂狷道,“看在几次没有害人的份上,现在就走吧,我把这个宝贝拿出来,你一定会灰飞烟灭——”

    萝萝低着头,好一会的都没说话,本来一头齐耳的短发肆意疯长,转眼就过了腰。

    舒兰声被这种场景吓的眼睛都要瞪脱眶,慌忙把玉佩掏出来对着萝萝,大师说,这玉佩,是祖传的灵物,门派的镇派之宝,就算是再厉害的恶鬼,见了也要饶路走。

    但是下一刻,舒兰声眼睁睁的看着萝萝伸手一把抓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