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章礼物
    薛业戴自己的拳套不是一次两次了, 总偷着试,小偷小摸的。

    他对雄性力量的向往是印刻在骨头里的,可他的血型摆在这, 祝杰不会让他有半分打架的机会, 更别提学拳。

    不会打,还这么能打呢, 薛业要是学会了不知道要狂成什么样。大概是捶遍九州吧。

    “干什么呢?”祝杰跪上了沙发床, 侧着身, 看薛业只穿拳套。

    好看死了。

    薛业用牙咬开扎绳,粗暴地抖开“我试试, 因为从前……没戴过。”

    “没戴过?”祝杰拉起被子,“你再说一次?”

    “啊?”薛业动了动腿, 膝盖被杰哥的腿夹过去, 身体猛然一歪“真的啊,我都不会戴, 这怎么弄啊……不小心戴上的。”

    祝杰懒得拆穿他, 自己的拳套被动过没有, 自己能不知道?每回收好扎绳都要系两次,薛业没有这个观察能力, 只系一次,匆忙地放回原位, 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高一、高二、高三……直到现在他也没观察出来。全身所有神经供给了智商和运动。高三薛业跟着自己在9班, 他要是去了1班, 高考肯定能上600分。

    很聪明, 学什么都特别认真。其他方面就……

    沙发床很矮,和地板只有20厘米的距离,如同一张床垫直接摆在地板上。祝杰和薛业枕同一个枕头,谁都不愿意去用第二个。

    “你腰好了么?压一字马挺能耐。”祝杰把被子拉过他们的肩。

    “绷紧了小腹,帮助分摊后腰的承受力。”薛业叹息,“杰哥,我不是练跳舞的,但压腿耗腿这些不敢放下。你看陶文昌和孔玉,在宿舍压,上操场也压,你不是也压嘛。”

    “我没压成t字吧?”祝杰歪着头看手机,张蓉微信,照例的生日快乐,还有明早过来。

    还有一条微信是奶奶发的。祝杰的心猛地柔软了一刹,奶奶明年84岁,身体很不乐观。耳背,为自己下载的微信。

    祝杰动了动手指,告诉奶奶春节之后去看她,带着朋友去。再点开张权,收了今天的分红钱。

    转账额度有限,明天和后天再收几笔,薛业下个月的教练费出来了。不少,有人在自己身上压钱?

    “杰哥。”薛业也歪着头,凑过来问,“你头像是不是一中的操场啊,眼熟。”

    “嗯。”祝杰把微信列表关掉,动作很快。

    不让自己看了?薛业有点反应不过来,杰哥发微信从来没躲过自己。突然不让看了?

    “哦。”薛业想不明白,只好接着刚才的话题往下问,“为什么是一中啊?”

    祝杰直接把手机关了。“因为一中的操场好。”

    手机也关了?杰哥和什么人联系,不让自己知道?薛业安静片刻,被子里扭来扭去。“我觉得……一般,跑道都裂了,早该换了。”

    “因为有个傻逼每天在操场等着,地方也不知道换换。”祝杰说,指着薛业自己想明白是不可能了,“你说一中的操场好不好?”

    话送到耳边薛业才听懂,声音小了下去“我啊?”

    “废话。”祝杰瞪过来。

    操,杰哥喜欢一中的操场,是因为自己每天买好早点等着他,是吗?是吧!

    “这样,我……谢谢杰哥。”薛业小臂上的汗毛都兴奋起来了,手心出着汗,“好,一中操场坠好。”

    “你他妈被祝墨传染了吧?”祝杰挑了下眉毛,“薛业,我礼物呢?”

    蛋糕吃了,蜡烛吹了,礼物盒子还没看。

    “那个,那个!”薛业爬起来,套着拳套的手把近前的大盒子提起来,“杰哥,你先答应我。”

    “好。”祝杰接过来,他要拆礼物。

    “买的有点急,不知道合不合适,我也不懂行情。”

    祝杰拆得很快,首次光明正大拆薛业的礼“我先看看。”

    “只有这一个颜色,原本想买黑的,没有,我不知道这些要订,再从国外拿货。”薛业喉结缓缓滚动,“也不知道这个分重量。老板说了,不合适别拆原装盒,可以拿回去换。”

    下一秒,原装的纸盒被祝杰徒手撕开。

    “杰哥,等将来我打比赛有奖金了,给你买坠牛逼的。”薛业蜷在祝杰旁边,像个没骨头的人,叼着扎绳的一端。

    还真是不会戴,系上怎么拆啊?

    “不错。”祝杰从质地坚硬的盒里取出一双崭新的拳套。红金配色,grant真皮手工缝制。

    这种货的现货很少,卖不出去是因为贵。

    “挺鲜艳的。”他迫不及待地试了试,“合适,哪家买的?”

    薛业摸了下杰哥隆起的臂肌,鼻息一乱。“就、就高二你带着我去过的那一家私营店,有你的购买记录,所以号码重量和旧的一样。”

    “那家?”祝杰惊讶,自己带薛业去过一次他竟然记住了,“那家出了名的黑,他卖你多少钱?”

    黑?薛业腕口的扎绳系紧了,箍住他,杰哥不给他脱,扭腕搓手无济于事。

    “不到……一万块?”薛业被压在粗糙的床单上,“我献血的钱。”

    “薛业你丫是傻逼么?”祝杰踩住了他的脚背,“你卖血的钱!”

    “反正已经是了,再傻逼一次也无所谓。”薛业抬高了下巴,“杰哥,我以前送你礼物都是硬塞,连蛋糕都是偷着送。第一次名正言顺地送,颜色不对,我知道你只喜欢黑的。”

    祝杰撑在他上面,暴怒的情绪过后无奈地笑了,打拳有后遗症,现在易怒。

    “红的也不错,先手拳手更适合。”

    “是吧?红的也不错……谢谢杰哥。”薛业热死了,伸手过去,“杰哥你帮我拆一下吧,栓太紧了,我摘不下来。”

    “我也不会摘啊。”祝杰只摘自己的,左手、右手,珍爱地放回盒子里,绝不会戴着它们上场。鲜红的颜色像薛业被抽出来的血,珍贵,独一无二,世间稀有。

    “还有礼物么?”祝杰问,笑得有点坏。

    薛业愣了愣,脖子像被掐住那样红上来,两只手还套着拳套,潮乎乎的手心里攥着扎线。腕上有一圈金属,烙印两排小字。还有一根很细的银链子。

    “没了,就买这些了。”薛业有点心虚,“要不,杰哥你给我留个吻痕?”

    祝杰压着他的嘴,笑了笑。他们一起听,听睡在卧室里的祝墨是不是真的睡着了,会不会突然醒了冲出来找哥哥。

    十分钟后,薛业疼得龇牙咧嘴,被咬了十七八个齿印。“嘶……杰哥你别咬我脖子,有大血管,悠着点悠着点。”

    “吸不着血管。”祝杰把他的上半身咬花了,“做过准备。”

    “准备?那杰哥你……生物学的不错,不愧是你。”薛业向他靠近,“我也想给你留一个,行吗?”

    “不行。”祝杰压低了声音。他还得打拳,不能带着一身的吻痕。

    不让看手机,也不让吸吻痕?薛业说不上话来,心里不太舒服。突然压着腰了,他下意识地缩了下肩。

    “还是不行吧?”祝杰瞬间把手收了回来。

    整脊是精密到毫米的工程,凭借人体自身的修复能力缓慢地复原。初期很容易前功尽弃。

    是真的不行,腰上落满针灸留下的痕迹。

    薛业靠向枕头,不想说不行。“行。”

    “算了。万一给撞回去……”祝杰笑了笑,“今年上不了比赛,你得哭。”

    “我不哭,我他妈很少哭的,杰哥你见过我哭吗?没见过吧!”薛业追问。

    “还真是没见过。”祝杰想了一下,弯下腰,“试试,干点别的。”

    一居室不大,随便哪个角落有点什么动静,卧室里听得千真万确。祝杰关了地板上的台灯,和薛业同步隐入黑暗。

    他久久地看着黑暗里的薛业不说话,不急着干什么,而是替他理头发,像他们在水下隐秘的小动作。薛业还没长大就被人欺负过,怕女人,不愿意叫人碰,唯独自己,可以在他身上为所欲为,开疆破土。

    他们一起出汗,像每一次训练结束,张开双臂摊开身体,单纯地拥抱着对方。原来他们的拥抱来得那么早,只不过借着休息的名义,勾肩搭背占住了对方的便宜。

    不一会儿热得不行,他们又同时掀开了被子,热得傻笑。

    “杰哥……”薛业的脸被密密地亲着,拳套又甩不下去,“帮我解了吧,我抱不着你,难受。”

    “你自己戴的,我不会解。”祝杰拆了他左手的,却不解右手,再将刚自由的左手塞进右拳套。

    “我操?”薛业的双手困在一只拳套里挣扎。

    扎绳松松地搭下来,从他的腕□□缠到小臂。黑拳打多了,跑步运动员的气形被血性压下去,祝杰比从前凶狠。

    “小业,我礼物呢?”

    “什么?”薛业没脾气了,吞了吞唾液,乖乖地张开了口腔,“哦……杰哥,生日快乐。”

    祝杰堵上了薛业的嘴。

    这个生日,祝杰过得非常快乐。薛业最后真哭了,他舔着他的眼泪,笑着告诉他,挺咸的。

    祝墨醒来的时候家里好安静,天都亮了。她一直是自己睡,到了时间,自己上床躺好,起床自己刷牙,可是不管自己再怎么乖,爸爸还是不喜欢。

    爸爸可怕,爸爸打哥哥,哥哥过得不好。祝墨现在不喜欢爸爸了,也不想回家,只是有时候会想妈妈。

    哥哥说,春节带自己回家看妈妈。祝墨赤脚踩着地毯,跑出去找他们。

    哇,地板上好多瓶矿泉水啊。祝墨数了数,6瓶。原来哥哥们夜里渴了,在偷偷喝水。除了矿泉水瓶,地上还有拳击手套,红色的是昨天买的,黑色的,哥哥用了好久。

    她把自己的拳头塞进去试了试,像试了巨人用的手套。

    哥哥们夜里打拳了吗?祝墨好奇地往床边走,天都亮了,还不起床,昌子哥哥说他每天和太阳一起醒。

    “哥哥,我饿了。”祝墨来到床边。

    哇,哥哥们夜里可能真的打架,床单掉了,直接睡在床垫上。身上还留下了伤口,青一块、红一块。

    “哥哥……”她蹲下,仔细看着他们的姿势。看来打完架两个人又和好啦,连睡觉都要手拉手。

    哥哥是不是把薛业哥哥打哭了?地上好多纸巾,一团一团的,看样子哭了好多泪水出来。

    肯定是,薛业哥哥肩膀上流血啦。

    “哥哥你是大坏蛋。”祝墨扬手一个小巴掌,打在了哥哥的肩膀上。

    祝杰知道她过来了只是懒得起,这点力气和蚊子区别不大。他继续装睡,祝墨又打一下,这次祝杰睁开了右眼“找我给你挂墙上吧?”

    祝墨可怜巴巴地说“不挂墙上,哥哥欺负哥哥。”

    “不是欺负,是生日礼物。”祝杰又闭上眼,手指肆意穿插在薛业半潮湿的头发里。

    顾忌着腰伤,生日礼物没有吃完,但是也吃得差不多了。

    很好吃。

    祝墨没有自己的小睡衣,穿黑色大t恤,蹲下不走。“我饿了,昌子哥哥说,他和太阳一起醒。”

    “不起。”祝杰拒绝,“陶文昌的话不用信,他没女朋友。”

    “起来,起来了。”祝墨开始推搡,“哥哥坠好。”

    祝杰不吭声,对妹妹的打扰不予理会,没多会儿怀里有动静,薛业眉头动了动,睁开眼角微红的睡眼。

    “咳……杰哥。”声音很哑很低,“早。”

    薛舔舔你没脸见人了,哭成那副鬼德行,运动员流血不流泪的精神呢?

    再一扭脸,祝墨!薛业不安地挪动双腿,试着从杰哥的身体压制下脱离。

    “别动,接着睡。”祝杰把被子往上拽,门锁响了。

    谁啊?三个人同时抬脸。

    张蓉拎着新年礼物和生日礼物踢开了门,三个孩子齐聚客厅,两个缠绵依偎在被窝里,满地狼藉。

    “小杰!”这出乎张蓉的意料,“当着妹妹的面,收敛点!”

    薛业狼狈地钻回去,1米84的身体恨不得缩成10厘米。

    “我怎么不收敛了?你开门前敢先敲门么?”祝杰很坦然,把脸朝上的薛业剥出来,“我过生日呢。”

    “没完没了是吧?”张蓉敲打他,“赶紧起来吃饭,凉了不好吃。”

    “不饿,不吃,困。”祝杰很没规矩地躺回去,单手搂着不敢吱声的薛业,“张蓉。”

    薛业很惊讶,原来杰哥在张蓉面前……会耍小脾气。

    “说。”张蓉往桌上摆早饭,皮蛋瘦肉粥,叉烧包,水晶烧麦,凤尾虾饺,萝卜糕……每一样都是5份。小杰小时候最喜欢吃港式早茶,训练完就闹着要吃。

    初中练上跑步就再也不吃了,觉得自己是个大人。

    “说啊?”张蓉又问。桌上有半个蛋糕,她又放了一个新的,再拿出一盒热腾腾的小蛋饺。

    祝杰斜看着她,把脸转到一边沉默片刻,不经意间泄露出一点点的得意和骄傲。

    “我赚钱了。”

    “能耐,19岁确实不一般啊。”张蓉猜他很准,装出惊讶的样子。不管是游泳、拳击、篮球还是跑步,每次有突破都要告诉自己,显摆他的厉害。

    薛业在被子里轻轻应和“杰哥牛逼。”

    “杰哥……”祝墨学着,“牛……牛……”

    “嗯?”薛业蹿出来,迅速捂住祝墨的小嘴,“啊啊啊!这个不能学,这个你不能说。”

    张蓉笑着看三个孩子鸡飞狗跳,看到薛业的上半身……笑不出来了。

    小杰是属狗的吗?

    “别闹了,起来吃饭。”她又催促一次,扔过去三个礼物盒子,“生日快乐啊,一人一个。”

    礼物?薛业放开祝墨,披着被子拆礼物。祝墨也跟着拆,两人闷头不说话。

    “礼貌呢?”祝杰突然说。

    “谢谢张蓉。”“谢谢阿姨。”薛业和祝墨同时说,说完继续拆。不一会儿,祝墨捧着一双橘红色的跑鞋满地转圈。

    “谢谢阿姨。”祝墨自己试鞋,晃着藕一样的小腿,“阿姨坠好,以后……哥哥天天过生日吧。”

    天天过生日?薛业打了个哆嗦,别啊,天天过生日,自己怕是要精血枯竭了。

    天天过生日?祝杰闭上了眼睛,可以。

    生日,真快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