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第 11 章
    熄灭掉火焰,两人又要继续上路了。

    程鸢兰不由自主地想到前世看到过的一个动漫,两个少女在末世中不停地前进,一刻无法停留,因为停留就意味着没有食物,就意味着死亡。

    她觉得他们现在的状态跟那很像。

    第一次吃到熟食,虽然对火这种东西还有些惧怕,但要将之熄灭离开,孩子还是有些不舍,甚至想要将一块烧红的金属块带在身上,但是刚拿起来,他的手就很快被烫伤了。他龇着牙却不肯将之放下。

    程鸢兰赶紧将滚烫的金属块从他手中扔掉,然后把他的手按进了潮湿的泥土中。

    这么过了一会,孩子把手□□,被烫伤的地方红了一大片,最厉害的部位起了一个水泡,他不在意地按了按水泡,感觉不到疼似地。

    程鸢兰看得一阵牙酸,她是发现了,这孩子的痛觉似乎比常人要迟钝一些,如是普通孩子受那么多的伤,就算不死,也一定会疼的止不住颤抖,然而他竟然还能毫不在意地按在自己伤处。

    把他的手拿了下来,程鸢兰道:“不需要带着,下次找到食物的时候我再生火。”

    孩子瞬间转头看向她,就真的不再去碰那烧红的金属了。

    程鸢兰轻轻捏住他嘴角扯了扯:“也不知道你叫什么,我给你取个名字吧,以后你跟着我,就跟我姓,叫程竹好了,希望你能像竹子一样坚韧不拔快快长大,也希望你能事事成竹在胸。”

    当然程竹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只是将她的手从自己脸上拍掉,往后退了一步,但他的动作很轻,没有伤害到她的意思。

    “程竹叫程竹,记住你的名字。”程鸢兰道。

    程竹眨眼,依旧没有回应。

    程鸢兰放弃,背着他在这片被烧毁的垃圾山上继续上路。

    他们这次走的很慢,程鸢兰想要看看垃圾山下是不是有一条河。于是走一段时间他们就停下来,将耳朵贴在垃圾堆上静静倾听下面的声音。

    程竹以为她是在寻找还有没有蟑螂,见她趴下来,也跟着趴在地上,趴了一会什么都没有听见,他就去拉程鸢兰的胳膊表示下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偶尔听到下面有蟑螂钻动的声音,程竹就立即去往下扒,可是不是成窝的蟑螂,在听到上面的响动之后,就很快窜走了,他自然什么收获都没有。

    但是露出来的地面却越来越潮湿,泥土仿佛就是浸泡在水中一样。

    这么走走停停,一天也没有走多远。第三天的时候,程鸢兰突然听到了水声,她跟程竹一起再次往下挖,挖到最下面时,看到了黑色的泥土和黑色的水。

    水中全都是黑色的燃烧灰烬,这片地方哪怕是有水源有无法饮用。

    但孩子竟然什么都不管,看到有水就捧起往嘴里送,程鸢兰赶紧把他拎了起来,这才避免了他闹肚子的下场。

    之后两人不再特地寻找水源,因为这下面确实有条很宽大的河,不管白天黑夜,都能听到水流撞击晃动的声音。

    蟑螂生活在潮湿的地方却不会生活在水里,距离上次饱餐了一次之后,程竹又是五六天没有再吃过任何东西。程鸢兰也不敢让他喝这些污水,他的嘴唇因为缺水都开始干裂了。

    但是脸上最大的那块疤快要掉了,结疤的时候有点痒,他时不时地抓一下身上挠一下脸。

    程鸢兰只好抓着他的手不让他乱动。

    程竹没有一直被她背在背包中。白天赶路时都是两人一同前进,哪怕她全速奔跑程竹也能追得上,但程竹没穿鞋,程鸢兰的速度不敢太快,就一直保持着匀速前进。

    这速度对程竹来说不算什么,他又闲不住了,就猛地加快速度往前跑一段,站在原地等程鸢兰追上后再加速离开等她追上来,有时候他就单纯等着,有时候会翻一下脚下的东西。身上都变得黑糊糊的。但是底下的水源也黑糊糊的,就只能任由他这么脏下去了。

    程竹的嘴唇干裂的有点严重,他不时舔一下,都被他添出血来了。

    程鸢兰停下脚步,觉得这么下去不行,想了一会,想起来一些东西。

    两人再次合力一起往下挖,这些垃圾似乎是堆进了一个巨大的河里,而他们越往前,河水就越深。这次没有挖多深,就很快出水了。

    她将下挖的洞扩大了一些,因为大量黑色浮沫的存在,水里一片漆黑,完全看不出下面有多深。程鸢兰从背包里拿出来一块布。这是路上捡到的,布摸起来很结实,这么久也没有腐坏,但是不大,做不了衣服,她就当做毛巾存着了。

    把布搓成条,她拿出了水杯和医药盒,用水杯舀起满满一杯水,然后把布条放进去,另一端则放在了医药盒里。

    程竹好奇地看着她的动作。

    这是野外生存时过滤净水的一个办法,只是速度很慢,一个小时也就过滤出了半杯子。

    程鸢兰将盒子里瞧着干净很多的水递到程竹面前,他瞪大了眼睛,看看水杯又又看看手里的水,仰头喝了下去。

    之后就这么又过滤了好多次,直到程竹摆手喝不下才停止。

    但此时天也已经黑了。

    杯子放在下面继续过滤,两人爬到顶上就地躺下。

    程鸢兰将背包放在胸前,程竹就躺在背包上,头枕着背包,两人叠在一起睡。

    身边多了一个人之后,似乎时间都过得快了很多。

    隔天两人带着一杯水继续上路,路上程鸢兰一直注意四周,收集了不少烧过的木棍,她小心翼翼地将上面的木炭粉给刮下来,又自制了一个瓶子专门装这些木炭粉。

    从前荒野求生节目比较火的那段时间她也看过几眼,学到了不少知识,但是都市人看这些也只是图个乐呵,没地方实践,看过就忘了,她也是突然想起可以用虹吸法得到净水后,又想起来的另外一种取水方法。

    另一种稍微麻烦一点,但是比虹吸法取水的速度要快很多。同样需要用到棉布,木炭粉还有细沙,浑浊的水在经过碳粉细沙和棉布的过滤后,能去除大部分杂质,水要更干净一些。

    程竹身体看着很好,一直没出现什么问题,但是他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不管是老鼠还是蟑螂体内都可能含有大量细菌。鼠疫的病毒载体就是老鼠,甚至可以通过空气传播,致死率百分之百,发病速度只有短短的几天。谁也想不到哪一天吃到的哪一只老鼠就是携带病毒的。

    程鸢兰不敢赌,将程竹带在身边后她就要对他的生命负责。

    越向前,空气中的味道就越是奇怪,原本走一步都浮起一片的黑色灰尘到这里全都趴在地上飘不起来了,地下水流动的声音不用特地去听,都会清晰地传入耳中。

    又走了将近两天,终于,视线的前方出现了一片流动的黑色液体,那是飘满了黑色燃烧物的大河,河面相当宽广,前方的垃圾山全都被河水掩埋掉了。

    黑色的河流看起来有些可怕,好似下面随时会有什么东西跑出来一样。

    程鸢兰没有再继续向前,她现在身体可不是完全密封的,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防水,万一能源石或是脑部接触到水之后坏掉了该怎么办。

    她到这里也只是想看看这个河究竟能有多大,并没有别的目的,看完了之后,她就带着程竹沿着河岸向前走去。

    程竹见过一路上经过的那些水潭,但他还从没有跳下去过,他一脸新奇又跃跃欲试地想跳进去试试。

    微风吹皱了水面,太阳的光芒让黑色水面也泛起了一阵波光。

    虽然可怕,但也是难得一见的风景。

    程鸢兰牵着程竹慢慢走着,没想到程竹就在此时突然挣脱了她的手,然后一个纵身直接跳了进去。

    扑通一声,水花微微扬起,涟漪一圈圈荡开,然后又慢慢地恢复平静。

    程鸢兰有些慌了,她喊了几声程竹的名字。

    但她的声音实在是太小了,稍微离远一些就听不见了。

    侧耳仔细听着下面的动静,水下一直有水流声传来,似乎与先前没什么不同,分辨不出来程竹在哪里。

    程鸢兰耐心等着,普通人最多闭气一两分钟,而经过训练的人可以闭气长达五分钟,甚至是十分钟。但是程竹只是一个小孩子,还是很少生活在水下的孩子,哪怕他一直表现得很特殊,也不可能在水中长时间闭气。

    然而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程竹依旧没有现身,他就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就这么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程鸢兰目光死死地注视着水面,再等五分钟,最后五分钟,如果程竹依旧没有上来,她就亲自下去。

    心里默默开始倒数,就在她倒数到最后一个数时,平静多时的水面突然窜出来一个人。

    程竹黑乎乎的脸和身体被水清洗干净,又露出了白净的皮肤,而他的手中,则抱着一只比他手臂还粗的长条形动物,那动物还在不停地挣扎扭动,发出嘶嘶声。

    程鸢兰默默后退两步,看着程竹将一条比手臂还粗的水蛇给抱了上来。

    她真是多虑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