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第十五章
    如果可以的话,一期一振发誓他绝对不会接杰诺斯那个电话,也不会轻易的答应杰诺斯的邀请,更不会撇下了相泽消太,一个人提早多时赶过来……

    “啊啊啊啊啊!这次绝对是我的胜利!”埼玉疯狂的操纵着手中的游戏手柄,屏幕中庞大体型的格斗人物也打出了一整套连击,将king的小萝莉角色逼到了墙角。

    埼玉自动开始了嘲讽阶段,面目总算是有了点情绪,“king,你这次就给我好好的认输吧,看我的超级无敌……”

    “啊,结束了。”king淡定的放下了手中的游戏手柄,轻飘飘的说道。

    屏幕中的小萝莉踩在巨人的身上正开心的一蹦一跳的,king仅仅用了不到十秒的时间,成功的反败为胜,毫无悬念的在游戏上又一次的赢过了埼玉。

    “真是可惜啊,这次又是我赢啊。”king挠了挠头,眼睁睁看着满头青筋暴起的埼玉捏碎了那个手柄,“……埼玉,虽然我是有很多游戏手柄没有错,但是你也不能输一把就毁一个啊。”

    “大不了我下次让让你?”king试探性的问道。

    “再一把……!”埼玉磨着牙说道,“这次绝对不会再放水了!”

    king甚是无奈的又拿出一个新的手柄递给埼玉,“要不你和一期一振来一把?总不能一直晾着人家吧。”

    埼玉这才意识到被他徒弟一个电话叫过来的一期一振,已经当了快几个钟头的背景板了。

    察觉到埼玉和king同时投过来的目光,一期一振拿着茶杯的手抖了抖,艰难地露出笑容,“你们玩就好了,我就不参与了吧?”

    对于一个连手机都还没有熟练运用的老年刀,一期一振表示拒绝这个欺负人的游戏,绝不!

    所以我到底是为什么要来这里呀!一期一振回想着,好像是杰诺斯打了个电话在埼玉家邀请他吃饭,并且表示king和地狱吹雪也在。

    一期一振知道地狱吹雪,是b级英雄第一位,而且实力是绝对能排进a级前几的。再加上一期一振一听king也在,便下意识的觉得可能是什么作战会议,匆忙的和相泽消太打完招呼,便赶了过来。

    结果呢?

    杰诺斯正无比贤妻良母的在厨房做饭,地狱吹雪自顾自的在一旁看着书,偶尔时不时的偷看他两眼,埼玉和king两个人则足足打了几个小时的游戏……

    所以他来这里干什么?发呆吗?

    “一期君是新手吗?”埼玉有些好奇的问道。

    一期一振摇摇头,摸了摸鼻子尴尬的笑了笑,“与其说是新手,倒不如说我连这个游戏怎么玩都不知道。”

    “呦西……”已经被king虐的怀疑人生的埼玉突然抓过了一期一振的手,“下一把就和你打了!”

    一期一振:???知道他不会玩还要跟他打?欺负菜鸟吗这是?

    总算在king的指导下,一期一振终于是搞懂了规则和最基础的手法,然后……输的坦坦荡荡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凄凄惨惨戚戚。

    埼玉在不断的胜利中,又变回了那副没有表情的样子,“和你打好无聊啊……”

    那就不要拉着他打,去挑战king啊!

    一期一振叹了口气,放下了游戏手柄,转头看向已经从厨房端着寿喜锅出来的杰诺斯,开口道,“杰诺斯,我想你总不会真的是想请我吃饭,才特意把我叫过来的吧?”

    “不行吗?”杰诺斯转头看向一期一振,“必须要有事情才能找你吗?”

    杰诺斯看着一期一振似笑非笑的表情,又继续说道,“不过这次的确是真的有事要找你帮忙。”

    “是什么事?”一期一振也不啰嗦,直接开口问道。

    桌子上的茶壶自己轻轻的飘起,往一期一振手中的杯子续满了水。是超能力,一期一振了然的看向一旁的地狱吹雪。

    “一期先生,这次是我找您有事。”地狱吹雪摆正了脸色,说道,“听说您现在在雄英任教是吗?”

    “是的,怎么了嘛?”一期一振笑着回答道。

    地狱吹雪眼睛一亮,双手撑在桌子上直起身,“那么,可否请您帮我调一个学生的档案?拜托了!”

    “啊?”一期一振有些茫然的看着地狱吹雪,虽然他的确是可以查到,但是没有理由的话,学生的资料一般都是保密的,“抱歉啊,非特殊情况,雄英在校学生的资料都是严格封存的。”

    “并不是在校学生,而且也是特殊情况。”地狱吹雪严肃的说道。

    “前一段时间,英雄协会下达了一个任务交给我的吹雪组,是缉拿一个恶意伤害了英雄协会高层的人。”地狱吹雪解释道,“因为仅仅是一个人,一开始我们并没有在意,直到我近几十个下属都被他重伤……”

    “那个人,自称曾经是被雄英的学生。”地狱吹雪语气略微激动了起来,“这次不仅仅是吹雪组名声受损的问题,您应该也知道,非怪人的犯罪者,在做出实际巨大的伤害前从来没有被升级的先例,所……”

    “所以你的吹雪组,相当于必须解决掉这次事情,为了维护英雄协会可靠性。”杰诺斯听懂了地狱吹雪的话,说道。

    “而且还不能求助其他上一级的英雄。”一期一振也补充道,“不过,了解过雄英的教育,我相信绝雄英的毕业生不可能会成为这样的人。”

    地狱吹雪见一期一振放宽了语气,知道这件事还有商量的余地,继续说道,“根据我下属传来的消息,他应该不是毕业生,而是被开除的……并且他年纪并不大的样子。”

    “所以只需要您帮我调查一下最近雄英是否开除了什么学生,以及有关他们能力的资料就够了,拜托了。”地狱吹雪诚恳的向一期一振鞠了一躬。

    雄英最近开除的学生……一期一振身体猛地一僵,好像还真的有……一个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