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6.京城
    雪雁一声惊呼,引得众人都往箱子里看。

    箱子里琳琳朗朗放了许多东西,最显眼的却是一个长长的盒子。不是寻常装东西的盒子或是匣子,而是从未见过的形状,中间鼓起来,两边稍低,还装着四个轮子。外形有点像马车,只是多了两个轮子,形制也有些不同。

    众丫鬟都暗暗纳闷,纷纷猜是什么东西,做什么用的。

    黛玉伸手拿起来,沉甸甸的,料不是用普通木头做的,多半是黄花梨之类的名贵木材所制。再看,轮子也跟寻常马车的轮子不同,在木头外面包了一层半透明像浆糊般颜色的东西,光滑平整,摸起来手感比木头略软些,韧性却极好。放平地上推了推,能走,且轮子很是轻快,没有木头摩擦的声音,黛玉推断是那层半透明浆糊的功劳。

    盒子中间是空的,有门可以打开,里面设有座位。

    雪雁看了一会儿,说:“我就说是马车嘛,不是模样新奇了点,里面都差不多。瞧,那不是座位?怎么连个褥子都没放,未必有咱们的马车舒服呢。”

    “去去去!”风铃推她一下,“你哪只眼睛看到是马车了,马车怎么会没有马?你瞧瞧这长盒子,哪有栓马的地方?依我说啊,这什么都不是,就是不知道是哪个无聊之人突发奇想做了这么个稀奇古怪的劳什子出来,让陆家公子看见了,便买来当一件罕物送给咱们姑娘呢。”

    黛玉总觉得不是陆离买的,是他亲手做的。而且也不是天马行空、突发奇想,必定是他见过这样的东西,才做这个的。

    不过这都是她没什么根据的想头,她自己都不知道是真是假,自然没必要说出来,所以她只是拿着那长盒子又看了看。幸而她又仔细看了看,不然便不会发现座位底下一个小洞里塞着的纸条。

    纸条不大,只寥寥几句话说明这东西叫汽车,是一种交通工具,跟马车差不多,是他亲手做的,让黛玉自己玩便是,别拿给外人看。

    黛玉咬着唇,心下暗思,从来没听过汽车这种东西,莫非是海外遥远国度舶来的?陆离之前就跟她说过海外有很多国家,不仅人长相与中土迥异,所以之物更是迥然不同。

    而且,他既说是交通工具,跟马车差不多,那就是拉人的,可这东西自己又不能走,又没有马拉,难道要人推着走吗?那干嘛不做轿子?轿子总比车子舒适。马车起码还占个速度快,这若是需要人推,比轿子可强不到哪去。

    想不通黛玉索性不想,暗道,等见了陆离,一定要当面问清楚才是。

    不过她却把别拿给外人看这句话记住了,将纸条塞在袖子里,便嘱咐夕雾、风铃、雪雁万不可将这汽车之事说出去。

    除了小汽车,还有许许多多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什么一拉绳子就会自己转的小风车、可爱的大头娃娃玩偶、小火炉、小屏风等,有陆离自己做的,多数都是他在进京路上看到的小巧精致东西,想着黛玉或许会喜欢,便都买下了。

    他料的没错,黛玉还真喜欢这些东西,一下子便拉近了对他的亲近感。

    当然,必不可少的还有画书。

    这一次种类更丰富了,除了动画书,还有各种连环画,取材自神话传说、寓言故事、逸闻轶事等,甚至还将一路上的见闻画成一本游记。

    黛玉得了这些便如得了至宝一般,兴奋之余又抓了一把碎银子让夕雾交给林默媳妇,转托林默赏与陆家来送信的人。

    夕雾、风铃、雪雁她们只是对动画书感兴趣,对连环画便没那么热衷,至于图画和文字参半的游记只匆匆看了几眼便置之不理了。黛玉最感兴趣的却偏偏是那本游记,安安稳稳坐在榻上一页一页的翻看,一直看到最后一页,揉揉酸痛的脖子,抬眼一看,室内不知何时已经点了灯,夕雾正坐在桌子旁做绣活,风铃、雪雁早不知哪里去了。

    黛玉起身,隔着窗子往外看了看,外面天色已经昏暗,眼见着是黄昏时分了。

    夕雾见黛玉起身,忙放下手里的针线活,走过来笑问:“姑娘累不累,可要用茶?”

    黛玉说渴了,要茶,夕雾答应一声便出去了。这里黛玉仍到榻上坐下,拿起游记又意犹未尽的翻看起来,一面心里暗道,也不知道陆家公子在京城如何,可服不服京中的水土?

    这会子在京城的陆离也正想着黛玉。

    二月十三,已经是黛玉生日的后一天了。他想,林妹妹应该已经收到自己给她的生日礼物了,也不知道她喜不喜欢,应该是喜欢的吧,小孩子不是都喜欢那些嘛。不过也不一定,林妹妹可是仙子下凡呢,品味自然不能跟普通小孩子一概而论。

    可惜,古代没有电话,不然就可以直接打电话问问林妹妹了,也省得自己在这里猜来猜去。

    想到古代的通讯,便自然而然的想到古代的交通。

    从扬州城到京城,不足两千里的路程,现代坐高铁几个小时可达,古代却要走一个月,这还是在一切顺遂的情况下,万一碰上个阴天下雨,不免要耽搁,两个月到不了地方也是很常见的事儿。

    也不知道送信的人这一路顺不顺遂,万一耽搁了,岂不是很可能林妹妹到现在还没收到自己的生日礼物?

    该更提前些出发的,陆离抿了抿唇,有些懊恼的想。

    不过他再担心也没用,又不能长了翅膀飞过去,因此他只能期盼没出什么意外,黛玉按时收到生日礼物,而且还很喜欢。

    陆离这阵子可是忙疯了。

    陆家在京中有很多故交亲友。

    陆离的外祖家便是京中的望族,他外祖虽已过世,外祖母仍然健在,三个舅父均走科举入仕,大舅父现任吏部侍郎,二舅父现任国子监司业,三舅父外放为通判。既进了京,自然要先拜访外祖母、舅父舅母等人。之后便是日日来往应酬,今日去张府,明日去李府,没一日空闲。

    陆离还要抽出时间给黛玉画画、写游记,那忙的叫一个脚不沾地 。

    好容易过了年,拜访完亲友,原以为可以空闲下来了,陆离又被自家亲爹拉着到处去拜访名士宿儒,又去看了好几个书院。没错,这次来京,亲爹便不打算再带他走了,要寻一个书院留他在京城读书。

    经过多方走访,最终选定了一个书院——兰轩书院。里面名士宿儒最多,管理相对较严,每年考取功名之人数为京城几大书院之首。陆云晏其实想过让陆离进国子监读书的,但考虑到国子监课业宽松懈怠,陆离年纪小,若无规则约束着,恐他纵性荒废了学业,因此宁可严些,不可宽松了。

    再则,国子监招收的多为豪门贵族子弟,其中不乏纨绔之徒,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时间长了,沾染上些纨绔习气一辈子便都完了。

    饶是如此,陆云晏也十分不放心,再三央求两位内兄代为严加管教,别让陆离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

    陆云晏为官期间政绩显著,吏部考评得了个优。当年陆云晏高中状元之时,当今圣上还是太子,在殿试后的恩荣宴见过陆云晏,对这个才华横溢但其貌不扬的新科状元印象很深。如今看见陆云晏的名儿,圣上便一笑道:“不愧是当年状元郎。”

    皇帝都说出来这样的话了,明显是对此人很满意,伴君的各阁老、尚书不免都顺着皇帝的话音,将陆云晏明里暗里一阵夸。

    皇帝对陆云晏的印象便更好了,考虑两天,点了陆云晏为金陵省提督学政,授亚中大夫,从三品。学政主要职责便是主持院试,并督察各地学官。一般由进士出身的官员担任,三年一任,任职期间享受钦差待遇,低位不可谓不尊崇。

    陆云晏得了任命,不日便要走马上任,所不放心的,唯两人而已,苏州的自家夫人和宝贝儿子陆离。

    因此他一面反复嘱托岳母和京中的两位内兄照料儿子,一面打发人马去苏州接妻子去金陵。

    黛玉正出神想着陆离在京中水土服不服的问题,夕雾捧着茶走进来,凑到跟前轻轻叫了一声。黛玉知道自己想再多也无用,便放下此事不提,接过茶,抿了一口,抬头问:“夕雾姐姐,我刚仿佛看见你在绣什么东西,究竟绣的什么啊?”

    “给姑娘绣的手帕子。”说着便走去拿来,撑开给黛玉瞧。

    黛玉一看,绣的是锦鲤戏莲,荷叶碧绿,荷花洁白,只尖儿上带一点淡淡的粉,橙黄色的锦鲤甩着尾巴嬉戏摇曳其间,十分精巧。

    黛玉忍不住拿起来细瞧了瞧,笑道:“好精致的花儿,怎么绣的这样好?”

    夕雾抿着嘴儿笑了笑,问:“姑娘可喜欢不喜欢?”

    黛玉道:“自然是喜欢。”

    夕雾道:“还没绣好呢。”

    黛玉在花上摸了摸,道:“没绣好便这样好看,等绣好更了不得呢。夕雾姐姐你教教我好不好,我也想绣这样的花儿。”

    夕雾呵的一笑,道:“还有好的呢。”说着便走到外间,将绣好的一个锦帕攥在手里,走到黛玉跟前只是笑。

    黛玉道:“我知道是什么,还是一个锦帕。绣的什么,快给我瞧瞧。”

    夕雾只是不动,笑着说:“姑娘别急,不妨先猜猜这个帕子绣的什么?”

    黛玉一连说了四五样,夕雾都只是摇头,不免泄了气,道:“我猜不出来,夕雾姐姐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是什么?”

    “这个图案姑娘肯定喜欢。”夕雾见黛玉没了兴致,只好摊开手,将图案露出来。

    忽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什么图案姑娘一定喜欢?”

    冷不丁传来这么一句,黛玉不防,心头一咯噔,抬眼看去,是风铃和雪雁并排走了进来。因道:“你们两个,走路都没声儿,还突然说这么一句,倒吓了我一跳。夕雾姐姐绣了手帕子,正让我猜是什么图案呢。”

    说着视线回到夕雾手上,手帕子静静摊在她手心,赫然绣着几竿翠竹,嫩绿嫩绿,鲜活的跟真的似的。

    黛玉不由得“呀”了一声,忙伸手拿起来。

    “这个绣的更好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