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7
    关菡来找秦意浓时被她手上的绷带吓了一跳。

    “摔碎了个杯子, 收拾碎片的时候不小心划到了。”秦意浓摆手,轻描淡写道。

    关菡要是信她, 她就不是秦意浓心思缜密的万能助理。

    收拾什么样的碎片能把整只手都包起来

    她心里掠过阴影,依稀记起了某个相似的场景。几个月前,秦意浓怒唐若遥不争, 电话里对她说了些重话,秦意浓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过一段时间出来, 掌心莫名其妙地贴了一张创可贴。

    不小心划了下。

    她当时亦是这个说辞。

    关菡涌现出一个可怖的猜测, 趁秦意浓在书房看书的时候,在房间里的垃圾桶里四处搜寻, 秦意浓应该清理过垃圾桶, 关菡没找到玻璃的残骸。

    但却更佐证了她的猜测。

    秦意浓从书房出来,没受伤的那只手叩了叩门框的木板, 关菡正蹲在一个垃圾桶面前, 往里看,倏然一惊, 站了起来。

    秦意浓眼下略带青黑, 脸色有着妆容都遮掩不住的疲惫,淡淡道“帮我约王琳。”

    关菡“好。”

    心理咨询室房门紧闭, 里面点着安神镇定的熏香。

    她的心理医生王琳坐在秦意浓侧边的沙发上,容貌和善。

    她自然注意到了秦意浓不同寻常的手, 打招呼的时候随口问了句“受伤了”演员受伤是常事,王琳不知道她的行程, 以为她现在在拍戏呢。

    秦意浓颔首。

    王琳没多想。

    这会儿秦意浓对着她,将手上紧紧缠绕的绷带一圈一圈地解开来,露出掌心和指腹触目惊心的割伤,伤口处理过,肉色里透出鲜血的殷红。

    王琳突然想到什么,脸色变得极差“这个是”

    秦意浓用点头肯定了她的猜测。

    “我自己弄的。”

    “为什么”

    “没忍住。”秦意浓抬起右手掐了掐眉心,神色里一闪而过的自嘲,“医生,你说我是不是有向精神病发展的趋势”

    王琳安抚她“不会的。是不是精神压力太大了最近睡眠质量怎么样”

    “时好时坏吧。”秦意浓说,“昨晚没睡,遇到点不好的事情,情绪一激动砸了个杯子捏着玩。”

    她说得轻描淡写,王琳却悚然一惊。

    现代人精神压力大,有捏方便面捏饼干的,但捏碎玻璃这样带着自残倾向的举动,就不是简单的压力可以解释的了。

    秦意浓将绷带重新包了起来,单手灵活地打了个结。

    “有没有什么药可以给我调节一下”秦意浓开门见山,显然她对自己的情况已经有了初步的预估,且并不乐观。

    “药不能随便开。”王琳做了个手势,示意她像往常一样躺下。

    秦意浓闭着双眼,平躺在柔软的沙发,两手搭在腹上,呼吸均匀,神态平和。

    寒暄数语。

    王琳慢慢将话题切入到关于昨晚发生的事情。

    先前还配合的秦意浓突兀地抿住了嘴唇,闭口不言。

    王琳讶异地挑起眉梢。

    这还是秦意浓第一次这么快地出现抵抗情绪。要么是她对自己开始设防,要么就是发生的事情她格外地不想说。

    王琳旁敲侧击地试着从别的方面入手,不例外地都被秦意浓拒绝倾诉。

    她祭出了“杀手锏”唐若遥。

    “遥遥”

    没想到这两个字刚出口,秦意浓鸦羽似的睫毛剧烈地颤了下,手心收紧攥拳,左手雪白的绷带里复又缓缓渗出红色来。

    眼前视野倒转,秦意浓猛地坐了起来,呼吸急促。

    王琳离她极近,登时一个后仰,险些栽倒在地,被秦意浓眼疾手快地拉了回来。

    秦意浓干涩的声音从嘶哑的喉咙传出来“我会尽快调节。”

    咨询师的房门被打开,关菡从平板前抬起头,愕然道“秦”

    今天怎么这么快

    秦意浓脚步如风,路过呆滞的关菡,没受伤的右手拍了下她的肩膀“走了。”

    关菡只来得及和王琳对视一眼,王琳朝她摇了摇头,关菡心里打着鼓似的七上八下,快步跟上秦意浓。

    再一看秦意浓手上貌似崩裂的伤口,关菡险些两眼一黑,当场晕过去。

    这都是造的什么孽

    好在秦小姐对自己这双手相当珍视,她坐上后排,吩咐关菡“把我的医生叫过来,让他重新给我包扎一遍。”

    关菡当即晕了回来,动作麻利地给私人医生打电话。

    医生给秦意浓重新清理了一遍伤口,消毒,关菡在旁边瞧得整张脸都皱了起来,秦意浓自己倒是自在得很,眼睛盯着膝上的kde,完好无损的那只手时不时地翻个页。

    只在药水渗进伤口时,秦意浓两片薄唇会抿出一条小小的直线,眉心轻轻地动一下,似有痛楚一闪而过,过后仍然淡定自若。

    医生“好了。”

    秦意浓看看手上的包扎,她含着一点笑意,眼角的弧度弯了起来,说“谢谢。”

    医生将工具收进他随身携带的医药箱里,对着女人天生勾魂的面容不为所动,面无表情地叮嘱“忌饮酒,忌辛辣刺激性食物,饮食清淡为上。”

    秦意浓“”笑容渐渐消失。

    她撑指按了一下额头,哑然失笑。

    唉。

    早知道受了伤不能喝酒,她昨晚决计不会这么冲动。

    医生皮笑肉不笑道“长教训了吧”

    医生是秦意浓的私人医生,对她历来的身体状况最为了解,年轻人嘛,仗着身体底子好,作天作地,以后有的苦受。

    医生将医药箱盖合上“不是我在危言耸听,你的身体已经在走下坡路,近两年尤其明显,我不信你自己没有感觉到。钱是赚不完的,身体是自己的,你再这样下去,迟早”

    私人医生是个耿直boy,他自以为给秦意浓留了点面子,把“有命赚没命花”几个字咽了回去,但秦意浓又怎么听不懂他的未尽之言。

    心是好的,就是嘴毒了点,说话不中听。

    秦意浓一笑,尾指懒洋洋地掏了掏耳朵,朝关菡使了个眼色,关菡将提前封好的红包交给医生,医生拿了她的手短,用眼神“用力”地再次提醒了她一次,离开了秦意浓家。

    送走了医生,秦意浓窝在沙发上看书,关菡在往平板电脑里聚精会神地输入着什么。

    秦意浓突然喊了声她的名字。

    关菡应声抬头。

    “手机给我。”秦意浓说。

    于是有了唐若遥看到的那条消息。

    你现在身价不比以往,为了安全起见,最好申请配几个保镖

    唐若遥盯着这条消息,拿不准秦意浓是什么意思,但不管她是什么意思,秦意浓说的话,她只要照办就行。合同里规定的等等,合同里规定了这条么

    那份久远的合同只有刚签署那段时间,被忐忑的唐若遥翻来覆去地研究过,之后便被压在了箱底。三年过去,记忆早已模糊,唐若遥突然有了种回头翻合同的冲动。

    将这事记在备忘录里,唐若遥切回到聊天界面,打字回复好

    秦意浓想了想,继续道我有私人保镖公司推荐,等回了京,你亲自去挑几个合眼的

    星锐传媒不是什么大型娱乐公司,找的保镖未必靠谱。

    唐若遥依旧回复好

    她想她怎么知道我现在不在京城

    秦意浓心弦都被一件事绷着,没防备自己露了馅,在关菡的手机里找了那家私人保镖公司的经理电话,复制过去,打字道这人姓李,你直接跟她说你的要求就是,最好请个贴身的女保镖,平时可以伪装成你的助理,卧室、卫生间都能照顾到,比男保镖要方便得多

    她话太多了,多得不同寻常。

    刻意麻痹自己的唐若遥都不得不多想,最后靠强行发散的思维“关菡是不是名为助理,其实也是私人保镖”转移了注意力。

    我会考虑唐若遥回复。

    秦意浓将手机丢回给关菡,说“饿了。”

    关菡愣了下,待在原地没动。

    秦意浓冲她扬了扬眉,关菡才反应过来秦意浓手受伤了,她飞快地端起自己的助理姿态,问“想吃什么”

    “拍黄瓜。”

    “我不会。”万能的关助理在厨艺方面点亮的技能有限,但她良好的素养让她可以排除万难,“我照着菜谱做。”

    “逗你的。”秦意浓一笑,下巴朝冰箱的方向点了点,“给我煮一袋速冻饺子,我吃六个,你要吃几个自己放。”

    “好嘞。”关菡遵命下去。

    关菡早上过来,在菜市场买了些新鲜的肉类和蔬菜,此时一拉开冰箱门,道“要不要再做点别的菜”

    “不要。”秦意浓拒绝道。

    她现在就想吃速冻饺子。

    秦意浓在老家的习惯是吃汤饺,关菡则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秦意浓面前放的一碗汤饺,饺子汤里撒了提味和点缀的葱碎,汤味鲜香。

    关菡则是用盘装的,从锅里煮熟了便捞了起来,蘸着醋碟吃。

    秦意浓不喜食醋,闻见醋酸味亦会觉得不适,纪书兰做的拍黄瓜就从来不放醋,她们一家都是这个口味。在外面无可避免,就两个人在家,关菡自觉地端着自己的盘子和醋碟去了客厅的茶几。

    两人各自待在一处,用着晚餐。

    同一时间,唐若遥被傅瑜君拉出去吃夜宵。

    乔装改扮过,混迹在人群当中,两人为了不走散,短暂地手挽着手。

    夜市热闹,人声鼎沸,烧烤、烤鱼、炒菜、海鲜,属于食物的香气浓郁霸道,满身热汗的老板光着膀子,在炙火下翻动着流油的烤串,旁边的老板娘或者子女帮忙招呼着客人,忙里忙外,属于人间烟火的气息。

    两人最后停在一家拉面店,招牌做得非常简陋,但是小店干净,厨师就在玻璃隔开的后厨,里里外外的都是客人,外面等位的凳子上坐满了人。

    唐、傅二人拿了号,在附近转悠了一会儿,一人挖着盒冰淇淋进了店里。自从毕业后,难得有这么清闲的时光,两人脸上俱是笑意。

    没聊正事,闲话家常,两碗面很快上来,汤底浓稠,香味扑鼻,面码丰富。

    桌上有糖、醋、酱油、香油,和店家自制的辣椒油,傅瑜君挨个往面汤里放,搅拌均匀,唐若遥只放了点辣椒油和香油。

    醋是放在小瓶子里的,瓶口有个小小的盖子,傅瑜君倒完以后忘记盖上,瓶口冲着唐若遥这边,丝丝缕缕的醋酸味缭绕钻进鼻子,唐若遥几不可察地皱了皱眉,身体往后退了些,伸手将盖子合上了。

    傅瑜君抬头觑见她动作,将醋瓶朝自己那边拨了拨,笑笑“不好意思,忘记了。”

    唐若遥不爱吃醋,觉得气味呛鼻,平时在宿舍,偶尔她们点外卖会特意加醋包,唐若遥闻着味儿都要往床上躲,离得越远越好。

    听她说因为她爸爸不吃,家里做菜向来不放醋,除了做一些特定的菜式比如糖醋排骨,唐若遥的口味自然和父亲相承。

    她印象里老家那边的人都不喜欢吃醋,没有这种习惯。

    傅瑜君第二天要拍戏,唐若遥要赶飞机回京,两人短暂一叙,匆匆别过,约好杀青之后叫上文殊娴和崔佳人,在首都相聚,唐若遥请客。

    唐若遥去傅瑜君剧组探班的事不算机密,不知道是谁先爆出来,然后唐若遥和傅瑜君的团队各自借着探班一事,给两人炒了炒热度。

    唐若遥回京后两天,“唐若遥探班傅瑜君”便上了热搜,405的姐妹情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早在上学期间,她们宿舍因为强大的颜值和实力便积攒了一大批“团粉”。

    影后唐若遥、青衣傅瑜君、当红小花文殊娴,还有一个默默演话剧功底扎实的崔佳人,崔佳人比较小透明,毕竟不常暴露在镜头下,但借着三位姐妹的东风,也能够拥有姓名。

    明星宿舍,还都是年轻貌美实力派,吃瓜网友喜闻乐见,你点一下我点一下,嘻嘻哈哈地送上了热搜第一。

    因为正主关系好得穿一条裤子,而且走的路线完全不同,几乎无竞争关系,连粉丝都无比的和谐,评论里都是沙雕网友,在线掉头。

    唐若遥最近不是在剧组拍戏吗一个南一个北,千里迢迢过去探班,真爱无误了

    唐傅磕爆傅唐我也可啊啊啊啊啊我可以啊什么绝美社会主义姐妹情笼子也关不住我这只水做的鸡jg

    文殊娴正在提刀赶来的路上

    给小崔打个广告哈哈哈,111国家话剧院,倾城之恋白流苏,和你不见不散

    票早就卖完了我在这里求一个转让吧,谁没空去可以把票转给我,可以加价,这出剧场场爆满,抢票的都是什么魔鬼,我疯求辽

    唐若遥已经投入到了正常的电影拍摄当中,她把手机里的微博小号删掉了,有意地让自己不再去关注秦意浓。不管她做了什么,是不是另有隐情,说过的话就是泼出来的水,一口唾沫一颗钉,扎在她的心里,想起时隐隐作疼,收不回去。

    唐若遥没有心思再和她产生更多的纠缠。

    她身边多了一个女“助理”,个子在一六五左右,不是很高,长得有些秀气,外表甚至看起来有点柔弱的样子,但亲眼见过她徒手单挑十个大汉的人就不会觉得她是个弱女子。

    她就是唐若遥招的保镖,贴身护卫她的安全。除此之外,还有四个男保镖,平时跟着唐若遥跑通告。

    唐若遥身边跟着个影子,一开始浑身不自在,到后来也慢慢地习惯了。

    她上热搜的事,她自己不知道,还是文殊娴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唐若遥接起来就听到里面的女声尖利,吱哇乱叫的“哇哇哇,你去探老傅的班,不去探我的班我们俩就隔一个市你现在长大了,长本事了,不小心被人家捆绑炒c就算啦,我知道你也不是自愿的。但是你现在居然和老傅搞到一起了我怎么办你这个没有良心的负心汉我苦守寒窑十八年”

    唐若遥本能地将手机拿远了些,倒抽了一口凉气。

    几月不见,文殊娴聒噪的功力竟然又加强了

    她的保镖看看她,将迈出的脚步收了回去。

    “你们俩是父女关系啊怎么能够谈恋爱呢”文殊娴痛心疾首,越说越离谱,唐若遥忍俊不禁地打断她“什么鬼你一口气说这么多话缺氧吗”

    “是有点。”文殊娴深吸了一口气,缓解了自己因为缺氧导致的头晕眼花,叫道,“我不管,我们俩才是名正言顺的c文唐是真的,文唐一生推,可拆不可逆,你必须给我正名”

    唐若遥忍笑“怎么证明”

    文殊娴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

    唐若遥故作为难“这”

    文殊娴演技精湛,一秒带上哭腔“你要是不给我正名我就不活了啦,我现在就从黄浦江跳下去”

    唐若遥拿乔够了,笑道“行吧。”

    十分钟后。

    微博。

    唐若遥v

    小文非让我上来给她正名,文唐是真的,可拆不可逆五毛钱一条,括号里删掉文殊娴掐唐若遥脸的旧照

    评论异常欢乐。

    女神太可爱啦只有在面对室友才不那么高冷的唐唐今天也正常营业了8888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五毛一条什么沙雕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允许和女神炒c这么便宜,最起码也要五块手动狗头7777赞

    我的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累了歇一会儿哈哈哈哈哈哈6666赞

    怎么办,我可是站唐文的5555赞

    三角恋爱不是更香小孩子才做选择,我们大人全都要4444赞

    过了会儿,文殊娴转发唐若遥的微博

    说好的括号里删掉呢,现在连五毛都不给你了抓狂

    一个小时不到,“唐若遥为五毛巨款甘当水军”刷上热搜,点进去的网友笑到满地找头。

    然而事情还没完,在剧组拍戏的傅瑜君下工后,看到文殊娴发过来的微博链接,唇角微勾,自然上场凑了波热闹,将剧情推向了高潮。

    傅瑜君v

    你和唐唐的感情也就只值五毛水军了,谁是真的谁是假的,现在一目了然了吧唐唐跟我吧,我捡垃圾养你啊文殊娴v说好的括号里删掉呢,现在连五毛都不给你了抓狂唐若遥v小文非让我上来给她正名

    宿舍四位有三位都发声了,网友们表示,敲碗等最后一个崔佳人。

    崔佳人到晚上结束演出,才姗姗来迟。

    她转发了傅瑜君,表示

    朕不过一日不在,朕的后宫怎么就起火了唐妃、傅妃、文妃,都是好妃子,以后要和睦共处,为朕绵延子嗣啊寝室大合照

    万万没想到,结果小崔将三人一网打尽,服了服了

    哈哈,妹想到吧,我们小崔可是腹黑款的,崔总攻牛逼

    大家都在哈哈哈,只有我真实落泪么娱乐圈里这样真挚的感情不多了,友情无价。希望四位都能够初心不改,吃到老,玩到老,相伴到老

    崔佳人给第三条评论回复了个笑脸。

    平稳前进的保姆车里。

    秦意浓捧着平板,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眼角眉梢都染着笑。

    她已经笑了有一会儿了,关菡好奇问道“在看什么呢”平时看唐若遥剪辑也没见她笑得这么开心过。

    秦意浓咳了声,勉强克制住自己,将平板递了过去。

    关菡往眼前定格的界面看,是一个营销号,把昨天405宿舍的c大乱炖做了截图汇总,秦意浓就是盯着这个笑了半天的。

    关菡看完,不由自主地跟着弯了眼角。

    “她们宿舍也太逗了。”关菡再次动了把405圈起来给秦意浓讲群口相声的念头,毕竟让秦意浓发自真心地笑一笑太难了。

    秦意浓用右手揉了揉笑僵的脸,赞同说“确实很有意思。”唐若遥在她面前乖巧、寡语、端庄,在粉丝和镜头前清冷、温和、知礼,在朋友那儿则生动活泼得不像是她。

    自己的禁锢对她来说,或许从始至终都是一种负担吧。

    她还年轻,将来有很长的路,对自己的迷恋褪去,会再爱上别的人,拥有一段正常的亲密关系,不必像现在,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秦意浓心里一酸,跟着眉头一松,远目眺望车窗外的风景。

    让故事结束在最初,这才是她们最好的结局。

    对唐若遥如此,对自己亦是如此。

    她们本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今天收工比平时早了些,场务在收拾道具,林国安在片场走来走去,不时看看腕表,再看看手里的电话,像是在等什么人。

    听小a说今天有大人物要过来,熟悉的大人物。

    唐若遥去和导演告辞,林国安看着她,嗯熟悉的欲言又止。

    唐若遥“”

    她拒绝去回忆,点点头后便想迈步离开了。

    她不想见秦意浓。

    林国安的手机响起铃声,林国安一看来电显示,出手如电,一把按住唐若遥的肩膀“等一下。”

    唐若遥被迫驻足。

    听着林国安和电话那端的人言辞熟稔,笑意盎然“到了到门口了,我去接你,你别自己走啦,一会我找不到你,我马上到。”

    唐若遥为难道“林导,我”

    林国安打断她“别磨磨唧唧了,带你去见个人。”

    唐若遥“我不”

    林国安一把拉过她手腕,大步流星地朝片场入口走去。

    入口处站着个人,林国安大老远打了声招呼,那人偏头望过来,唐若遥呆住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