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72
    韩玉平做了个手势。

    房里机位给秦意浓。

    沈慕青端坐在书桌前, 唇瓣微微地抿着,修长指节曲了曲, 手里握着的那支钢笔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摊在面前的那一页学生作业, 批改的红字上划了好几道杠是她走神不小心写错的。

    “沈老师”窗户传进来的声音不绝于耳,慢慢地染上了焦急和担忧。

    沈慕青朝窗户的位置偏了偏头,没有将目光转过去。

    秀眉轻拧, 一缕淡淡的烦躁爬上眉头。

    不是和别人玩得开开心心吗还来找她干吗

    她决意不理会。

    楼下的少女迟迟等不到回应, 竟也消停下来。

    没声音了,只有盛夏夜晚的蝉鸣, 显得格外空寂。

    沈慕青忍不住搁下笔, 站了起来,走到窗边, 悄悄地将窗户推开了一条缝。

    院里空无一人。

    沈慕青扣着窗沿的手指陡然松了下来, 怅然若失。

    她竟然真的就这么走了

    连句招呼也没和她打。

    沈慕青对着凉如水的院落出神。

    二楼楼梯处突然传来响动,那是有人在上面飞跑的声音, 她偏头望去, 一团青春洋溢的身影从楼梯口冲了上来。

    “沈老师你在家啊,我叫你你怎么不应, 吓死我了。”少女把枣子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 年轻的脸上还有尚未完全消去的担忧。

    沈慕青愣愣地瞧着她。

    她无法形容方才那一瞬间的感觉,就像是在茫茫黑暗的大海里行船的舵手, 找不到方向,突然远方升起了一道灿烂的光线,顷刻间照亮了海面,亮如白昼。

    她的心脏缓慢地停滞了一下,接着剧烈地跳动起来,甚至冲撞得她鼻尖都控制不住地发酸了。

    “沈老师”韩子绯从小筐里抓了把枣子,走过来,“你怎么不说话哪里不舒服吗”

    沈慕青垂了垂眼帘,压下眼眸深处突如其来的酸涩,收回仍然搭在窗户边缘的手,重新走到书桌前坐下,执起钢笔,若无其事地批改学生交上来的作业,淡道“没听见。”

    “我叫那么大声你都没听见啊”韩子绯开玩笑地随口笑道,“岁月不饶人啊,沈老师。”

    从沈慕青搬来她家隔壁做她的邻居,她起先懵懵懂懂,下意识地靠近对方,到后来一枕美梦让她认清了自己的心意,已经过去了三四年。韩子绯宛然成了沈慕青的另一个家人,说话的态度向来随意,可她没料到如平常一样的口吻却忽然触怒了对方。

    沈慕青冷冷淡淡地一抬眸“你嫌”顿了顿,“觉得我老了”

    韩子绯刚十九不到二十,桃李之年,是一个女孩最好的年纪。

    她已经三十岁了,无论是机体,还是人生,都在走下坡路。

    韩子绯一愣,说“没有啊。”

    沈慕青懊恼地轻皱眉头,道“当我没说。”

    气氛怪异。

    韩子绯感觉她心情好像不太好,忐忑地抿了抿唇,想哄她开心。

    沈慕青对着满页的作业心烦意乱,强自压下,镇定心神,好不容易看进去了第一行,视线里忽然多出来一只修长白皙的手。

    “今天刚摘的枣子,很甜的,尝尝吗”

    沈慕青一抬眼,便见到少女明媚的笑脸。

    韩子绯朝她撒娇“给个面子尝尝吧,沈老师,我忙活了好久呢。”

    她天生有让人心情变好的能力,沈慕青不由自主地跟着弯了下唇角,目光落到她雪白掌心的红枣,眼底的笑意淡了几分。

    韩子绯和乔灵灵下午嬉笑玩闹的那幕浮现在眼前。

    韩玉平两只手交叉抵在下巴上,习惯性皱着眉头,没有喊ng。

    这一镜目前进展得非常顺利,秦意浓的每一个节点都处理得恰到好处,情绪的转变都暗含在丰富的细节里,有的台词不用说,观众就能从她的表现中体会出来。

    韩玉平屏息,接下来就是唐若遥主导了。

    他眯了眯眼,伸手去拿旁边的水,却在下一刻顿住,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

    “不吃。”秦意浓推开唐若遥的手。她演的是个知书达理的老师,一方面动气,一方面不舍,所以动作处理得刚中带柔,力道不大,欲拒还迎,仅仅将唐若遥的手推离了几寸。

    肌肤相触。

    她的手总是很冷,像终年不化的水底寒冰,和唐若遥上回演那出忘带钥匙,无意间触到她的指尖时,感觉一样。

    她在这一刻想的是秦意浓,不是沈慕青。

    唐若遥眼神短暂地出戏了一瞬,她突然惊醒。

    完了,要ng了。

    果然,韩玉平坐在监视器后面,冷冷地开口“ng。”

    唐若遥马上道歉“对不起导演,对不起秦老师。”

    秦意浓伸手把她手里的枣子拿过来吃了。

    唐若遥表情空白。

    这是道具吧

    秦意浓吃了枣不算,还面无表情地出口点评道“哪里甜了”

    唐若遥“”

    她到底是出戏了还是没出戏怎么比戏里还酸

    秦意浓三两口吃完枣儿,把枣核吐在关菡递过来的纸巾里,又接过一张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指,淡道“发什么愣啊还不赶紧调整情绪,下次又想让我陪你一起ng”

    唐若遥尴尬道“好。”

    她和秦意浓演对手戏,最怕的就是拖累对方。秦意浓是绝对不会吃ng的,就跟开了挂一样,偶尔有要重拍的,都是韩玉平想要另一种效果,让她换种表演方法。

    唐若遥这一个月以来被韩玉平和秦意浓联合指导,进境飞快,和秦意浓拍对手戏也毫不逊色。

    她不想今天被打回原形。

    原先那颗枣子被秦意浓吃掉了,唐若遥换了一颗拿在手里,她低头端详了会儿,确实又大又红,拿起来细嗅,有种清甜的香味。

    怎么会不甜呢

    再次拍摄直接从唐若遥哄她吃枣那幕开始。

    场记打板“本色第x场第二次,action”

    “不吃。”沈慕青推开韩子绯的手。

    她的手还挨着对方,细白指尖收回来时有意无意地蹭过了对方的温暖掌心,不由控制轻轻地颤了颤。

    她后知后觉地,如此迟钝的,生出来对韩子绯的贪念来。

    然而这是错的。

    “我要改作业了,你回家吧。”她缓缓地做了个呼吸调整,低头在纸上写了一行批语,生硬地下了逐客令。

    韩子绯没注意到她的细微动作,只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沈慕青心情不好。既然如此,她就更不能走了。

    “沈老师。”沈慕青不看她的时候,她才敢让琥珀色眸底深藏的爱意露出冰山一角,近乎小心翼翼地问道,“你是不开心吗”

    沈慕青笔尖一顿,字字清晰地说“没有。”

    带着情绪的话和不带情绪的话很好分辨,她就是不开心,韩子绯笃定地想。

    沈慕青一直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

    韩子绯有些心急,不得已弯下腰,出其不备地把脸探了过去。眼前出现一张突然放大的脸,和沈慕青四目相对。

    沈慕青“”

    韩子绯保持歪着脑袋的别扭姿势,眨了眨无辜乖巧的大眼睛。

    沈慕青叹了口气,把她的脑袋扶正,不带责备语气的温柔轻斥道“二十岁的人了,像什么样子”

    “漂亮的样子。”韩子绯故意嬉皮笑脸道。

    沈慕青忍俊不禁“哪有人自己说自己漂亮的”

    韩子绯长手长脚,站久了,老低头跟她说话有点累,便一只手撑在了榆木桌面上,给自己松松懒筋。女孩儿皮肤白净,小臂的线条流畅干净,淡青色的血管若隐若现地在皮下跳动,灯光映着,肌肤显得越发滑腻,令人生出埋首亲吻的冲动。

    沈慕青出神地盯着女孩儿的雪白手臂。

    “是你说我漂亮,你忘了”韩子绯的声音仿佛从天外传来,唤回了她失踪的神智。

    沈慕青如梦初醒,一阵心慌气短,她不由自主地蜷了蜷手指,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干巴巴道“我说过吗”

    “说过,我们第二次见面,你就说我长得漂亮。”

    “太久了,记不清了。”沈慕青眼睛去看桌角的一册书,并不看她,“总之,你快回家吧。”再和她共处一室,沈慕青怕自己会忍不住亲近她。

    她需要时间来让自己冷静。

    她一而再再而三地下逐客令,韩子绯知道好歹,把先前放在楼梯附近的一小筐枣子拿过来,放在书桌上,柔声地叮嘱她“记得吃,放久了就不新鲜了。”

    她下午打了那么多枣,一共就挑出来这么点最好的给她,不吃浪费了。

    沈慕青嗯声。

    “那我走啦”韩子绯说。

    “嗯。”

    韩子绯拍了拍手,恋恋不舍地望了眼她,迈开步伐朝楼梯口走去。

    沈慕青凝望她瘦削挺拔的背影,突然鬼使神差地开口叫住她“小绯。”

    韩子绯回头,笑意浅浅,眼底几分纵容浮现上来“我在。”

    “下午和你一块回来的那个”沈慕青张了张唇,对上对方含笑的眼神,突然没办法再说出下文。

    她近乎茫然失措地想我这是在干什么

    她与人家如何与你有关系吗

    那个蛰伏在心里的念头渐渐清晰,浮出水面,让沈慕青不寒而栗,轻轻地打了个哆嗦。

    韩子绯温和地追问“什么”

    沈慕青摇头,薄唇翕动,轻声道“没什么,你回家吧。”

    韩子绯却向她大步走了过来。

    沈慕青本能察觉到了危险,想逃离,脚却深深扎根在原地,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越来越近,离她咫尺之遥,近到能看清她精致的脸上细细的绒毛。

    “她是我同学。”韩子绯紧紧地盯着她的眼睛,故意顿了两秒,才补充道,“只是普通同学。”

    沈慕青和她四目相接,略显狼狈地别开了眼。

    韩子绯双眸却微微亮起来,怀疑、喜悦、克制渐次闪过,她两手搭在座椅扶手上,将沈慕青圈在自己的臂弯当中,温暖的气息强势地包围住她。

    “沈老师。”她伏到她耳边,低低地道。

    沈慕青试图躲开那道拂在耳廓的暖热呼吸,却如影随形。

    逃不开,避不了。

    女孩的声音像是最擅使蛊的巫女,一根根柔软的丝线,缠缠密密地绕过来,她被这声音蛊惑,心甘情愿地沉沦下去。

    女孩声音再度低了低,温柔道“沈慕青”最后一个字轻若未闻,唇瓣挨上了她的耳朵。

    沈慕青脑子里绷着的那根弦彻底断了。

    她搭在膝盖上的手指猛地攥了攥,用力得泛了白。

    她心口止不住地起伏了一下。

    “沈慕青。”女孩又低柔地唤了一声,转过来,对上她的眼睛。

    那双往日总是清澈见底的时而灵动时而狡黠的琥珀色眼眸,忽然变得极其幽深沉静,藏着化不开的深情。

    沈慕青怔愣“你”

    余下的话语淹没在女孩儿顺势压上来的唇齿当中。

    双唇相触。

    前所未有的柔软触感让沈慕青情不自禁地轻哼了一声。

    镜头里,唐若遥心神一荡,被秦意浓这一声带得直接从韩子绯的灵魂里脱离出来。

    监视器外,韩玉平皱紧了眉头,一句“卡”酝酿在喉咙里,即将脱口而出。

    不能再吃ng了

    唐若遥连忙定了定心。

    她贴着秦意浓的唇,并不动作,只是轻柔地贴着。她闭着眼睛,像探寻宝藏似的,辗转到唇角,脸颊,再绕回来,清浅地啄吻着她芳香柔软的唇瓣。

    耐心极了。

    监视器外,韩玉平导演眉头微微松开一点,把那句“卡”咽了下去。

    拍摄中的唐若遥暗自松了口气。

    正在这时,秦意浓倏忽探出舌尖,出其不意地滑进她的唇缝,一触即离。

    像勾引,像邀请,也像挑衅。

    唐若遥“”

    唐若遥不清楚她突然脱离剧本的用意,心脏猛地漏了一拍,理智全无,不管不顾地单手兜住她的后脑,冰凉发丝从指缝里落下,直接吻了上去。

    这次不比方才温吞,而是直进主题。

    唐若遥含着她温软的红唇吮吻,秦意浓不甘示弱,抬手勾住她的后颈,反客为主。

    你来我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拍摄中心的温度在二人的通力合作下节节攀升,直逼沸点。

    拿收音话筒的小哥脸红心跳,满头大汗,腿都快软了。

    他太难了,上辈子一定是道数学题。

    举反光板的几位面面相觑,都不好意思地别开了眼,耳朵却竖得高高的。

    关菡口干舌燥,开了给秦意浓准备的备用矿泉水,自己先喝了两口。

    要不是片场不允许私摄,她现在就用相机把她们俩这一幕拍下来

    监视器前的韩玉平一张脸皱成了包子,手里拿着条毛巾时不时地擦一下汗。他没喊卡,他揉了揉脸,现在有点懵。

    剧本里肯定不是这么写的,但是要这么发挥好像也行。

    他一开始看唐若遥那么主动强势吓了一跳,打算立刻喊“卡”,这不是借着拍戏占秦意浓便宜么韩玉平虽然人笔笔直,但是圈子里有好同性的人,他是清楚的。唐若遥虽然看着不像,可知人知面不知心,万一她就是弯的呢他不能让秦意浓吃亏。

    更让他没料到的一幕产生了,秦意浓居然把便宜占回来了

    目不暇接的韩玉平看着两位美人抱在一起拥吻,看了会儿觉得,嗯,还挺养眼。

    养眼是一回事,但这两个人还不适可而止地停下来,一副要把吻戏演成床戏的天雷勾地火架势,韩玉平忍无可忍,举起扩音喇叭,大声道“卡ng”

    秦意浓和唐若遥触电般分开。

    彼此对视一眼,又别开视线。

    韩玉平没顾上骂,先百思不得其解地问了句“不是,你俩干什么呢”演的什么玩意儿

    秦意浓清了清嗓子“咳。”冲关菡招了招手,关菡送了一瓶新的矿泉水过来,秦意浓心不在焉,喝到嘴边才想起来检查,动作顿了下,将喝水的动作放慢。

    唐若遥还没从刚才的情绪中冷静下来,秦意浓有椅子坐,她连椅子都没有,只能拖着两条酸软的腿迈到了墙边,背抵着墙喘气。

    辛倩给她递水,唐若遥说“帮我拧一下。”

    她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刚才要不是韩子绯的灵魂在支撑着她,她四肢无力,恐怕就要忍不住坐到秦意浓腿上去了。那才是她们俩最多时候的情况。

    秦意浓往这边瞧了眼,将她虚软无力的样子尽收眼底,唇角微微地往上一翘。

    小兔崽子。

    关菡眼观鼻鼻观心,眼帘低垂,疯狂脑补绝美爱情。

    秦意浓心情舒畅了,眼睛一扫被她们俩方才情迷意乱弄乱的桌子,愈发神清气爽,开始祸祸道具,朝关菡手里塞了颗枣“尝尝,挺甜的。”

    关菡“”

    别以为她没听见,刚刚秦意浓还说枣子不甜。

    关菡咬了口枣子,确实甜丝丝的。

    秦意浓也拿起一颗,说“剧组斥巨资买的,下了血本。”她偏头,冲道具组一个姑娘随和一笑,“是吧,小赵”

    道具组的小赵腹诽道知道斥巨资买的,你还吃,不仅自己吃,还给助理吃。待会儿吃没了您能现场客串枣子么

    “知道斥巨资买的,你还一个接一个地吃,待会儿吃没了我把你变成枣子”

    小赵险些惊恐地捂嘴,她是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吗

    反应过来,哦,不是,是韩导。

    韩玉平先不疼不痒地骂了秦意浓一句,有样学样地也摸起一颗,三两口吐出来枣核,用掌心暂时接着,问“你是不是有什么新的想法跟我说说”

    他扭头对小赵说“这枣儿确实挺甜,你去跟制片组反映下,让他们多买点当剧组零嘴吃。”

    小赵“好的。”

    秦意浓是谁是国内影坛还活跃的女演员里最顶尖的一个,她要是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打死韩玉平也想不到,她会吃醋吃得昏头,公然在片场假公济私。

    所以他非常诚恳地过来和秦意浓交流想法了。

    秦意浓抿了抿唇,正直道“我觉得沈慕青挺压抑的一个人。”

    韩玉平点头“嗯。”

    “而且她对感情是处在懵懂的阶段,她刚刚意识到自己是明明白白地喜欢上了这个人,情窦初开您懂么”

    “懂。”

    “所以她那个克制的想法还没有根深蒂固,此刻,她只是个沉溺在爱里的小女孩。”秦意浓一本正经地说,她自己都快信了。

    “有道理。”韩玉平若有所思。

    “韩子绯的爱那么热烈,她被其影响,自然而然地跟着燃烧了起来,主动回应。”秦意浓说到这讪讪地摸了下鼻尖,惭愧道,“当然,我得承认,我刚刚有点出戏了,我把自己好强不服输的性格施加到沈慕青身上了,才会有您见到的这么不受控制的一幕。我反省。”

    这是句大实话。

    从唐若遥吻她的那一刻开始,秦意浓就不再是沈慕青了。

    韩玉平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突然压低声音问“你也喜欢女的”

    秦意浓“”

    何来此一问再说了,什么叫“也”还有谁喜欢

    韩玉平自个儿琢磨了一下,觉得这猜测有点荒谬,演同性片的演员不一定本身就是弯的,秦意浓最多算是敬业而已。

    “没什么。”韩玉平皱眉说,“是我自己想岔了。待会重拍不要再出戏了,这种低级错误不能犯第二次。”

    “好嘞。”秦意浓从善如流,两指在唇瓣中央轻轻一压,轻佻地飞了个吻。

    韩玉平抖了抖胳膊,嫌弃地走开了。

    秦意浓望向他身后的唐若遥,暗暗好笑地心想我又不是飞给你的。

    不过唐若遥并没有看到这个吻,她在真正的深刻反省,反省自己怎么就那么没有自制力,就算秦意浓勾引她,她也

    但秦意浓为什么要勾引她呢

    她到底是不是在勾引她

    唐若遥一个头两个大,满头雾水地想着。

    辛倩突然怼了怼她的胳膊。

    唐若遥抬眸,肃正神色道“韩导。”

    韩玉平板着脸“嗯。”问她,“你怎么想的”

    唐若遥这方面脸皮比秦意浓就薄多了,老实回答道“对不起韩导,我一时没忍住。”不管是唐若遥还是韩子绯,在收获秦意浓或沈慕青的有意邀请时,都忍不住。

    韩玉平变脸道“没忍住是什么意思”

    唐若遥不可能说是秦意浓先主动的,低下头道“我没能控制住情绪,之前压抑的感情都跑出来了,对不起。”

    “你”韩玉平突然记起来一件事,那是他确定唐若遥当她的电影女主的时候,林国安跟他说,唐若遥是有天分,但也有个毛病,过于入戏,即容易让戏中人的情绪控制自我。

    韩玉平将责备的话咽了回去,一视同仁道“待会儿注意,不要犯相同的错误。”

    唐若遥应了声好。

    韩玉平想了想,多指点了她一句“演戏不是一件纯感性的事情,理性有时要凌驾于感性之上,既融入,又远离旁观,这样你才能对自我有更清楚的认知。”

    “我会记住的,韩导。”

    “休整一下,准备重拍。”

    韩玉平坐回了监视器后,道具组还原好书桌,补上了新的枣子,秦意浓去洗了个手,两人简单地补了妆,场记打板重拍。

    “本色action”

    唐若遥再次吻住了秦意浓,这次她学乖了,绷得紧紧的,没让自己出戏。秦意浓也没再轻举妄动,而是乖乖地闭眼,由着她造次。

    周围安静。

    唐若遥很久没和她这么亲密地靠在一起过,更别说唇齿相依。

    若有若无的熟悉冷香拂过鼻翼,因为乖巧顺从的秦意浓,今次仿佛染上了暖意。

    唐若遥贪婪地攫取着她温热的气息,闭着的眼角弯起来,温柔地轻抚她的头发,手指下移,摸到她微烫的脸颊,指腹轻蹭,流连忘返。

    镜头捕捉不到的地方,秦意浓藏在桌底下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收紧。

    她控制不住地浑身紧绷,心口起伏,呼吸声越来越重。

    韩玉平再不喊过她恐怕要主动ng了。

    时间无比漫长。

    监视器后,韩玉平导演点着下巴,目光深沉,这场气氛还可以,撩人得很,感情却奇异地很纯净,是他要的感觉,所以他打算多看一段时间。

    温吞过后。

    唐若遥缓缓地叩开了秦意浓的牙关,滑了进去。

    暖的,甜的。

    从喉咙往下蔓延。

    秦意浓轻轻地哼出一声,大脑一片空白,右手自作主张地寻到了唐若遥的左手,沿着指缝缠进去,紧紧扣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