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25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伊森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他震惊地摊开双手,无意识地向前迈了一步,似乎非常想要靠近他。

    “不可能是这样…德拉林,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我们都会帮助你。”

    但德拉林只是悲伤地、无声地注视他。

    没有什么比这样拒绝的眼神更让伊森大受打击。

    他几乎失语般地看着德拉林,踉跄地按住桌子以此来撑住自己的身体。

    “那起码…告诉我。”他颓败地捂住了脸“你体内的究竟什么。”

    德拉林抿了抿干裂的嘴唇,张开了嘴“──”

    “zvd01型计时炸弹。”一直在后面没出声的托尼比他更快地说“默认倒计时10h。”

    他上前几步扶住情绪几乎失控的伊森,说“虽然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但是。”

    他定定地看向对方,那双棕色眼眸流露出的信任和鼓励让伊森的手开始颤抖。

    “你说过的,你是一名医生。”托尼说,又刺激性地反问他“而现在,伊森,你又在干什么?”

    伊森放下了掩着脸的手,他哆嗦着嘴唇、深吸了一口气。

    “是的。”

    他捏住自己颤动的手腕,像是在全力遏制自己的情绪。

    他轻轻地对自己呢喃“我是一名医生…”

    像是这句话还不够他鼓起勇气,他又坚定地对自己说“我是一名医生。”

    “没错。”托尼拍了拍他的肩膀,无比笃定地说“你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医生。”

    “现在。”他微微皱起眉,问“我记得在你的橱柜里?”

    “嗯。”伊森点点头,接过他的话说“在第二层餐盘的后面藏有一个zyad r1100腕式电脑 。”

    他说着,也动身准备去拿医疗箱。

    但在转身时,他还是顿了一下,神情复杂地看向德拉林。

    “我会救你。”他说“我一定会救下你,所以……”

    “你要好好想一想该怎么给我一个解释。”

    但德拉林只是看着他,这沉默的态度让伊森既苦闷又煎熬。

    但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冷着脸去拿医疗箱,然后让德拉林躺在地上,给他塞了一块木板咬住。

    伊森戴上橡胶手套,飞快地消毒医疗器具“情况紧急,麻醉剂还未运输回来,你暂先忍耐住。”

    托尼这时也拿到了腕式电脑,他正在上面输入代码,嘴里小声地喃喃着“感谢上帝,感谢汉默,他做的系统程序还是这么烂……od!信号干扰成功,重写程序完毕。”

    ──所有人都认为德拉林能活下去,并为之努力着。

    ——除了德拉林自己。

    他躺在冰冷的地面,无神地睁大眼睛,茫茫地盯住屋顶的一角。

    他已经能感觉到了。

    即便地上的肉体还在因为腹部被剖开的疼痛而扭曲地嘶吼,但他的内心……却是一片安宁。

    他已经能感觉到了。

    真主正在呼唤他的灵魂,正在洗涤他遍体的罪恶,即将引领他前往充满希望和美好的新世界。

    他,已经感觉到了。

    德拉林吐出嘴里的木板,他努力地伸出手臂去触碰伊森,深深地注视这位曾经给科米拉带来希望的男人。

    他眼中的生命之火正在逐渐暗淡,毒素的扩散让一股又一股的鲜血从他的嘴里、眼角、耳中涌了出来,流在了地板上。

    “不……”伊森看见了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他慌乱地大叫“不不不!”

    他持着手术刀的手依然很稳,却完全阻挡不住一条生命的流逝。

    “别这样,德拉林!”

    他焦急又惊慌地说“再撑一会儿!求你了!再给我一点时间!”

    但德拉林的手只是松松地拉着伊森的衣摆,他就像是回光返照般,朝他露出了一个苦痛和虚弱的微笑。

    “对不起。”

    他的手渐渐无力地滑落了下去。

    “不──!”

    “轰──!”

    屋外突然传来了一声震动天地的巨响,一时间地动山摇,火焰的巨浪一下照亮了这个世界。

    托尼在剧烈的震荡中狼狈地摔在地上,他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立刻丢下手里本要剪开炸弹引信的剪刀,扑过去打开了门。

    浓烈的硝烟气息随着炮火、哀嚎、死亡、尸体和残壁,一并涌进了他的视野。

    他看着眼前满目的疮痍──明明前不久还是和谐欢笑的基地──被彻骨的寒意冻在了原地。

    伊森面色苍白地跪倒在地上,他的双手沾满了德拉林的鲜血,但在这一刻,他却恍惚地觉得这逐渐冷却的鲜血更像是无数亡魂憎恨的泣泪。

    ──对不起。

    那个伊森昔日的好友痛苦地在心里说。

    ──我的任务是,拖住你们。

    “格温……”瑟瑟发抖的黑人女孩从角落里钻了出来,她的脸上布满了惊恐,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地、颤抖地伸手小手,坚强地捂住了伊森的眼睛,像是安慰一般地说“格温!”

    “嗖嗖嗖──!”

    数发跟踪导弹拖曳着长长的尾焰在大西洋上空拐着弯儿旋转飞行,它们紧紧跟着目标人物,从四面八方向他冲去。

    “四点钟方向,请躲避。”

    执刑者在高空中陡然腾空身体,下一秒,高速摩擦到灼烫的导弹立马划破气流从他身边擦过。

    “七点钟方向,一点钟方向,五点钟方向,请躲避。”

    他往下降落,减慢了速度,在导弹接近时,倏地进行了一个大角度的转弯,再次闪开了危机。

    红色目镜上的数据波段正在不断攀升,瞄准系统锁定的炮弹也越来越多。

    执刑者沉闷地进行深呼吸,但呼吸到的全是呛人而浓郁的血气。

    他面无表情地在战甲里张开了嘴,红色的液体便立马从他的口腔满溢了出来,被加速力挤烂的内脏也一齐被咳了出来。

    脑波操控的黑色战甲突然滞停在了半空。

    于是这些愚笨的、贪婪到毫不退让的跟踪导弹,全部一起冲了过来。

    “打开干扰器。”他又缓又慢地说,每一字句间都会短暂地喘上一口气,让人不由怀疑他到底虚弱到了什么地步。

    雷达被干扰的导弹瞬间脱离了预定的追踪轨迹,然后纷纷掠过执刑者,在他的上空相互碰撞。

    “轰──!”

    巨大的热浪和气流冲天而起,蒸腾的水雾和弥漫的烟尘遮挡了视线。

    “十点钟方向,请躲避。”

    一颗火箭炮就在这时突然地冲破烟雾撞上了执刑者。

    “砰!”

    失血过多的迟钝大脑完全反应不及,执刑者当即被击翻,在空中翻滚了几圈后,直直地砸进了深海。

    “斯泰西上将,ne可以为您止痛剂。”

    “不。”执刑者攀着海中的岩石浮出了水面,仰起的脸遥遥地望向空中的几架直升机。

    他慢慢地说“这会使我更加清醒。”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第一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唐瓜瓜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托妮妮、saientia 10瓶;唐瓜瓜瓜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