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马场
    赤司家在东京和京都的宅邸都有马场,迹部家也有,这简直就像是名门望族的标配。

    迹部和赤司相约在今天骑马的日子倒也挑的好,少有的放晴天。尽管深秋即将入冬的清晨微凉,但碧朗的天空也昭示着今日的暖煦。

    骑马这种事美月当然不懂,阴差阳错的就被两位财阀大少爷强行想要学骑马。

    前一晚根本没睡觉的美月此刻困意冲上脑门,她很努力地撑着双眼,当着走在自己前方的两位少年的面,她不太好意思表现得失礼。

    尤其不想让迹部看见。

    马场的管理员早就为两人准备好了马匹,管理员和迹部也是熟悉的,看来这两位没少这样约着骑马。

    赤司的爱马是一匹浑身如雪的白马,一如这匹马的名字那般,叫雪丸。

    迹部也不知道又哪不高兴了,或许是因为他自家养的那匹伊丽莎白也是白马,也或许是当着美月的面,特别想要展现一下自己。

    毕竟这是在赤司家中,他大爷的强大背景和能力根本展示不出来。

    “清田,这之前从来没接触过骑马么?”迹部开口,这样的问话有几分反客为主的主人家口吻。

    日光下的迹部景吾面容张扬而明朗,和赤司完全不同的肆意在他的脸上翻现。

    他的存在就如同聚光体一般,吸引着美月的全部目光。

    当然,赤司不屑和迹部景吾争锋相对这些对他而言毫无意义的事。

    因为清田美月之于他,就只是一个不重要的,突然多出来的,他根本不想放在眼里的,所谓的妹妹。

    至此,赤司是平静的,他依然面容淡漠,透着冷然的赤红眼眸望向美月的方向。

    他的目光很轻,却足以将少女的一举一动全都锁定。

    女孩把面对迹部的赧然藏得很好,不过在赤司眼里,反倒还看得透彻。

    他眯了眯眼睛,突然对少女提起了些许兴趣。

    美月同样是赤红色的眼眸朝着迹部眨了眨,睫毛扇动下的清澈,那是唯一将她内心的羞涩暴露的地方。

    她摇了摇头,答道“没有接触过,抱歉。”

    “啊嗯?有时间可以到本大爷家来,本大爷可以教你。”

    “诶?可以吗?”

    “当然。”

    “谢谢!”美月对马不感兴趣,但是对迹部感兴趣。既然迹部主动开了这个口,她就安心了,生日会上被坑而没说出去的告白,终于又找到了机会。

    美月暗自下着决心,脑补的远一些的话,在迹部家马场中迹部教她骑马的画面都已经快要浮现。

    而就在这时,赤司清冷的声调将她脑海中的画面一瞬冰封,然后敲碎。

    “美月,你先跟马场的管理员去看看,熟悉一下马匹也算是做个准备。”

    赤司这么说完,也对管理员使了眼色。说白了把美月托管出去,只是不想亲自在她身上浪费时间而已。

    管理官得到命令后,朝着美月恭敬地点头行了礼“美月小姐,跟我来吧。”

    迹部这边,也已经从管理员那里接过了马的缰绳,见赤司把美月安排妥当,他便也照着今天原本的计划进行下去“既然如此,赤司,我们走吧。”

    赤司点头,朝美月的方向瞥了一眼。

    两双赤眸目光交汇,两人都什么话也没说。

    美月感到无语,把她叫到马场的是赤司,现在晾她一边的也是赤司。这玩儿她呢?

    至于迹部这个直男选手,美月对他有情人滤镜。

    在赤司那么说了之后,迹部见美月神情有些木然,非常直男发言地补了一刀“清田你先跟着去吧,等本大爷赢了赤司之后,再来教你。”

    也不知道他是在炫耀还是在干嘛。

    “谁赢还不一定。”赤司也放了狠话。

    两个少年间一瞬点燃的热血斗志盖过了一切,旁边的美月直接被选择性忽视了。

    这说好的教她呢?这是要她看现场版的赛马吗?

    这莫名其妙就身不由己任人摆布的展开是怎么回事?

    二人牵着马朝着赛马道去了,美月只能看着远去的背影,心里无语。

    马场很大,一望无际全是修葺完好的草地和赛马道。

    美月身边出了从赤司那里接了任务的管理官以外,也没其他人。想回去的话,找到赤司家的大门口都是个难题。

    “美月小姐,这边请。”

    “……嗯,好……谢谢。”

    莫名就开始在管理官的指引下逛起了马厩,而马场的另一边,是迹部和赤司在赛马道上的竞技。

    美月心想着不然还是去看看那两位的情况,照着自己心里的方向想要走到赛马道那边去,可马场实在太大,马厩中拦起的木栏和棚内宽大的场地也阻碍了不少视野。

    于是,美月不仅没找到迹部和赤司的所在,还在马厩方向迷了路,甚至连管理官也跟丢了。

    自诩方向感没什么问题的美月还在非常固执地找着出口,突然听见前方转角后的仓库中隐隐约约传来了有人说话的声音。美月自是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朝声源的方向走去,只是在听见对话中的某句话时,她乍然停下了脚步。

    ……

    “……得想办法把美月留下来。”

    这是赤司征臣的声音,威严中透着力量的音调。

    征臣这么早就来马厩了吗?

    这只是美月一闪而过的疑惑,本想借着这个机会,去跟征臣表达自己想要离开,但是接下来的对话,令美月又陷入了一个她从来都不曾听闻过的困惑里。

    “主人切勿心急,逼的近反倒会让美月小姐起了戒心。她似乎一早就想离开,亏得征十郎少爷把她叫住。”这是马场管理官的声音。

    静默了数秒,征臣换了个切入点询问“你确定潘多拉在她身上?”

    “还没有验证过,不过之前茂信老爷子已经把石头给她了。”

    “你说赤明石?哼,那块石头我已经知道不是潘多拉了。”

    “不是那块石头,只是……有消息称潘多拉就在美月小姐身上。”

    随即,征臣有沉默了。不知是在犹豫什么,最终还是下达了和刚才一样的命令“要把她留下来,而且,她……本来就属于赤司家。当年理惠也……算了,尽可能确保她以后会回来。”

    似乎是有什么往事牵着征臣,不过他并没有说出来。

    这样的从属关系描述,简直把美月说成了一件物品,不太友善的语调也让美月感受到了她所处的境况不太妙。

    偷听之时,美月捂住了嘴,努力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

    她是不是不小心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内情,赤司征臣留她,只是出于其他目的?还有……潘多拉是什么?而且还提到了茂信送给她的那块红宝石,潘多拉也是块宝石吗?

    这不得不让美月联系起先前自己被绑架的事,那群人的目标,似乎也是赤明石。

    还是说……绑了她的人只是下属的马仔,赤明石只是一个误导的方向,那些人真正的目的,会不会也是潘多拉?

    “还有一个人的目标和我们一样。”

    “怪盗基德?”

    “是的。”

    听到这里,多半能把故事的轮廓猜到个大概,美月甚至还能推出那个带着她上过天的男人或许只是为了找到潘多拉才当起了小偷。

    如果赤司征臣是另一股势力的话,那么至少有三方势力在寻找潘多拉的下落。

    另外两方是基德和之前绑架过美月的人的上头。

    再深一些的部分,美月想不到,也不敢想。

    脑海中闪过了些许八年前事故的画面,她的母亲理惠死在了大火里,和当时那场魔术表演的知名魔术师一起。她的父亲为了救下她,也在火中丧了生。

    这种好像快要回想起来却又没法记起清晰画面的矛盾感让美月头部晕眩,她抬手按着自己的眉心,可状态依然没有得到很好的缓解。

    不管是不是潘多拉,她能知道的是赤司征臣留她的目的,绝不单纯只是她脑补出来的那个有关征臣有关她的母亲理惠的伦理故事。

    美月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后退着,那些涉及了背后阴谋的事,她一点都不想知道。

    想要当做什么都没听见似的撤离,却不想踩到了马厩内随处可见落在地面上的干稻草。

    一声脆响。

    仓库中的征臣和管理官瞬间警觉。

    “谁在外面!”

    偌大的棚内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隐蔽的地方,仓皇无措的美月眼看着自己就要被发现,突然从厩中伸出一双手,将她扯进了马棚内。

    “有谁在?”征臣也从仓库内出来了。

    两人四周环望,没见到任何一人。

    征臣朝着美月前一刻站过的位置复看了一会。

    “可能是错觉吧。”他这么感叹了一句,又重新和管理官一起,走回了仓库。

    作者有话要说  想把赤司家的背景私设得暗黑一些,比如,和组织是有联系的

    大爷也是非常直男了

    明晚照常更新吼。

    我担心大家还是不知道,一般来说我是每天零点更新,有特殊情况隔日更或者其他怎么样,我一定会说明哒。

    没有特殊说明就是日更啰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