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0.特殊羁绊
    帐篷内,因为老是帮倒忙而被贞德嫌弃地赶出去的刘黑陪着鲁路修重温了一遍曾经的回忆。

    本来,刘黑以为看完动漫被剧透了一脸的鲁路修大概会质疑一下这个“未来”,或者混乱一下自己到底是三次元人物还是二次元人物,关心关心那个其实没死的母亲之类的事情。结果出人意料,又在情理之中的是,这位的第一个问题就是……

    “所以娜娜莉其实并没有真的失明,只是小时候那次恐怖袭击导致的心理阴影让她看不见了?这样的情况,你们也可以治疗吗?”

    “不是‘你们’,而是‘我们’。”刘黑纠正了一下鲁路修的称呼问题,然后仔细思考了一下,不确定道,“我能够确定你妹妹身体上的伤肯定没问题,但是精神上不好说……我无法肯定回答。不过,我肯定会尽力的。”

    “多谢。”鲁路修露出了个微笑,他立马改口道,“那么,我们现在还有什么任务吗?或许我的能力能够帮上忙。”

    “唔……用‘绝对命令’带回女侠虽然不是不可以,但是那样的话太伤感情了一些,对未来可能还要打交道的势力来说,这样很不利吧。”

    “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在下是被您以【军师】的身份邀请,我想,这种程度的情报是应该让我知道的吧。”

    “的确。”

    刘黑想到之前想要一个军师帮忙浪费脑细胞的样子,不由得感慨了一下自己的好运气。这个黑王子还不算太黑,只是刚刚和cc见面获得了超能力,甚至连自己的能力还没完全熟悉。

    当然,现在看完了某部动漫,想来鲁路修对于自己的能力已经了解不少了。这个状态的鲁路修,再加上娜娜莉的存在,的确是可以信任的那一挂了。

    “事情是这样的……”

    为了能够一劳永逸,刘黑几乎是原原本本的把除了穿越以外的事情都交代了一个干净,以后解说这种耗费脑子的事情就要交给鲁路修去头疼了。

    至于辞职?不存在的,迦勒底的从者可是终身制的呢。

    ……

    一段时间之后,当贞德终于把黑魔王宝宝哄睡着了之后,来到谈话厅看到的就是大眼瞪小眼,气氛有些诡异的两人。

    “master?还有这位是鲁鲁先生吧?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没什么啊?我只是说明了到目前为止的状况罢了。”

    “嗯,的确是……没什么。”

    鲁路修摸了摸忽然有些抽搐的胃,他觉得自己有些胃疼。并且,某种不祥的预感告诉他,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可能都会有相同的困扰了。

    话说,他也觉得刘黑的存在实在是很神奇。说是笨吧,这个迦勒底的解释……虽然目前的迦勒底是个空壳子,但的确是不错的设定,而且也的确能够解释他们的目标。但是说聪明吧……为什么挖了那么多坑给自己呢?!

    鲁路修手中拿着厚厚的笔记沉思了起来,这么庞大的世界观,还有那么多古古怪怪的名词和设定,这些可不是能够短时间内补完的,也很难说没有漏洞啊!

    只是,在问题没有解决之前,他也不好直接开口说要治疗娜娜莉,毕竟当初的契约也是说让他来当军师作为交换条件——在没有出成绩之前,他根本没有筹码催促对方。

    所以,这件事一定要干好!而且要干得漂亮!

    为了妹妹,妹控鲁路修可以说是斗志昂扬了。

    目前为止,补完世界观这种事情需要慢慢来,主要需要解决的任务就是怎么把神奇女侠带回本来的世界,并且还不能让对方不愉快,免得和正义联盟冲突,所以……

    “我有上中下三个解决方案,不知道刘黑先生要选择哪种呢?”

    “三种?哪三种?”

    刘黑颇感兴趣,这种说法感觉和以前听评书里面的很类似的样子啊!不过话说,鲁路修那里也有类似种花国的国家,有这个梗倒也不奇怪。

    “下策,诉诸武力,用我的绝对能力直接把女侠打包带回去,后果就是可能会导致对方的不满和后续合作的问题。”

    “还是算了,人家女神谈个恋爱也不容易,太冷酷无情了些。”

    “中策,既然您已经说过让女侠陪伴爱人了,我本来是想说直接跳跃到这个世界未来的时间点把人带回去的。不过,您无法完全控制时空转移的话,只能保险起见在这个世界逗留很长一段时间。”

    “所以你的上策是什么?”

    “交给我,我来说服那位神奇女侠,让她乖乖跟我们走。”

    “好!那就选上策了!”

    “这个选择的确有些困难,主要是中策和上策……诶?”

    话说到一半的鲁路修愣了愣,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之后,才不确定地道:“您刚刚说什么?”

    “我说就采用上策了啊!”刘黑认真地道,“以前总是奇怪为什么那些主君都听到谋士们说了上中下三策,但是偏偏就是不选上策了啊!所以,这一次我就想选选看。”

    鲁路修:“……”

    ——把我的感动还回来啊!

    一开始鲁路修还以为刘黑是信任他能力呢!被刘黑这么拿话一堵,他不由得心塞了一下。更让他无语的是,之后刘黑还笑嘻嘻地说出了下一句话。

    “另外就是,我相信你的能力啊!鲁鲁的话一定可以的。”

    “……”

    鲁路修沉默了会儿,他仔细打量了一下刘黑的神色,觉得对方的神情的确不像是说谎,不由得道:“你就不问问我打算怎么做吗?对我那么有信心?要知道,你就算【知道】我的未来,在你介入召唤我的那一刻,我的未来也改变了。”

    “嗯嗯,所以我想,既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时间线,女侠应该也会明白此爱人非彼爱人吧?那么从这个切入点,加上大义的名义的话,应该可以说服她。”

    “!!!”

    “诶?你这是什么表情?”

    “……”

    ——这是不知道你到底是愚蠢还是敏锐的表情啊!

    鲁路修在心里呐喊,然后无语凝噎,不由得叹了口气。

    “既然您都知道,那为什么还要我来做这个事情呢?”

    “因为很麻烦啊!我讨厌费口舌的事情。”

    “……”

    在不知道被堵多少次后,鲁路修终于觉得自己还是别和这个莫名其妙的人多说了,免得自己被气死,他的胃部又隐隐作痛了。不过,为了娜娜莉,他拼了!

    “好啦,别生气啦!只要这一次带回了女侠,我就用【穿界卡】带叮当喵去你的世界。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哦!”

    知道张弛有度的刘黑拿出了穿界卡,把说明界面展示了鲁路修让他放心,并且表示自己没有食言的习惯。

    “啊!”

    贞德看到那张穿界卡之后,不由得愣住了,然后不可置信地道:“master,这不是您经常对着发呆的那张卡吗?!我记得您说自己也有非常重要的人想要去见的……”

    “!!!”

    鲁路修一愣,不由得看向了刘黑,心下有些忐忑。他不由得开始怀疑这是对方真心,还是只是拿出一个吊在驴子前面的胡萝卜。

    不过,他的担忧显然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刘黑回答得很是坦荡。

    “的确,我现在只有一张穿界卡,并且也的确有很重要的人想要去见他。”

    刘黑看了眼紧张得握紧了拳头的鲁路修,不由得安抚得笑了下,抬手就摸上了那看上去很是柔顺的卷毛。

    “不过放心,这张卡的确是准备给鲁路修用的。既然有第一张,就肯定以后还有啊!对于我们这种寿命极长的存在来说,晚个一两年都和普通人晚个一两天差不多,根本不用在意,不过是多等待一段时间罢了,这可是我们最为擅长的事情。”

    刘黑这么说着,把权限也开放了一部分给贞德,指了指光屏中笑的灿烂的女孩子。

    “所以说,比较起来,让这个可爱的女孩子早一天恢复健康,能够自由行走更加重要吧?”

    “您……master,您真是太让我意外了。”

    贞德的目光充满了慈爱和鼓励,仿佛是看见了叛逆懒散儿子成长的老母亲一般。她甚至感动得摸了摸眼角,仿佛有泪花闪过。

    “如此的温柔体贴,善良大度,不愧是我的master!我再一次感到,能够被您召唤出来真是太好了!”

    “是的……m、master。”

    鲁路修抿了抿唇,扭过头,不得不承认他现在的确有些感动。而且,为了娜娜莉的话,哪怕是和魔鬼做交易他也会愿意,何况是和一个以维和组织为目标的负责人合作呢?

    就当是cosplay好了。

    喊出了那个羞耻的称呼之后,鲁路修忽然觉得浑身一轻,仿佛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刘黑:(默默)其实我只是觉得,反正我死不了,但是如果小姑娘再拖个一段时间,谁知道以人类的短命能不能活到那个时候呢?

    不管怎么说,刘黑的情商还没低到直接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的地步,所以,这一次的达成共识还是非常和谐的。

    嗯,真的很和谐,和谐到刘黑收到了系统提示。

    【触发特殊羁绊好感度上升事件,贞德羁绊+1,鲁路修羁绊+1】

    特、特殊羁绊好感度?这是什么鬼?!

    刘黑盯着系统的提示,不由得怀疑这个系统坏掉了。

    当初他做的,的确是集卡冒险养成类的游戏吧?这种恋爱养成的画风是怎么回事?!真没有坏掉吗?

    等等,再话说……明明他都跟贞德在一起那么多天了,真要加羁绊的话,为什么贞德和鲁路修竟然是同时+1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