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第十一章
    突然出现的系统提示声让胡亥的脚步一顿,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这个垃圾游戏终于发布了个他能做的任务了。

    胡亥回头看了一眼蒙毅,英俊的少年正垂手恭送他离开。

    具体的任务要求是好感度达到60点,现在蒙毅对他的好感度已经有30点,这个任务应该不难。

    不过,今天太累了,有空再做好了。胡亥打了个哈欠,最终还是懒惰的本性占了上风,直接把任务扔在一边,利落的离开了。

    回到宫殿,胡亥洗浴一番又美美的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他只感觉肚中空空,问了时辰,也快要到用晚膳的时间了,便让陈牧带上虎皮,向着章台宫赶去。

    “父王,我给你带了礼物。”

    胡亥拖着虎皮走进章台宫,然后把虎皮放在嬴政的榻上,爬上爬下的亲自铺好,才一脸得意的说:“父王,这是不是很适合您?”

    嬴政看着自己被弄的一塌糊涂的床榻,脸色渐黑,他再次在手上感受到了那种熟悉的痒。

    然后,胡亥就被勒令站在一旁看嬴政用膳。

    “……”

    父王!我是您亲儿子吧?您为何如此残忍?!胡亥看着嬴政的眼神充满了控诉。

    “父王,儿臣一天没吃东西了。”

    “父王,儿臣好饿。”

    “父王,儿臣什么都没买,只给您带了这块虎皮。”

    嬴政:“……”

    这小子在装可怜……好像确实有点可怜……看在他一片孝心……放他一马好了……

    “过来用膳。”大秦帝国的主人发话了。

    胡亥瞬间收起可怜的神色,得意洋洋的坐到了嬴政身边。

    明明准备了两份晚膳,还故意折腾他,啧,他家父王就是太过傲娇。

    嬴政自然不知道胡亥心里的想法是多么的大逆不道,但看胡亥的表情,就知道这小子没想什么好事,伸手在胡亥头上轻轻敲了一下:“老实用膳。”

    “……父王,教育孩子不能敲头的,这样会变笨。”胡亥抓住嬴政的手,出声劝道。

    嬴政看着胡亥表面一本正经,一双小胖手却抓着自己的手摸来摸去,心中的火苗蹭蹭的往上窜。

    “公子胡亥,禁足十天。”

    嬴政的声音冷飕飕的,终于让胡亥从对自家父王盛世美手的迷恋中挣脱出来。

    又禁足!胡亥脸垮了下来。

    不过,他很快又恢复了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又瞄了瞄他家父王修长如玉的手。

    能摸一摸手,不过是禁足十天,不亏呀不亏。

    胡亥心情大好,甚至多吃了半碗饭。

    嬴政狐疑的看着胡亥喜气洋洋的样子,这孩子,莫不是真的被他打傻了?

    用完晚膳,胡亥刚从摸到嬴政盛世美手的兴奋中平静下来,又被嬴政批阅奏章的姿态帅了一脸,胡亥看了好一会,才在嬴政强硬的驱赶中依依不舍的离开。

    回到自己的宫殿,胡亥躺在榻上,问陈牧道:“商节现在何处?”

    “商节与宫中侍从住在一处,公子可要唤他过来?”陈牧一边轻轻按揉胡亥周身,一边答道。

    “……不用了,让他明日一早过来。”

    胡亥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胡亥打了个哈欠,对这具身体的嗜睡程度有了清醒的认识。

    昨天白天他睡了一个半时辰,晚上又睡了五个多时辰,算一算,一天睡13个小时……

    小孩子都这么能睡的吗?胡亥心中疑惑一闪而过。

    在陈牧的服侍下用完早膳,胡亥问道:“商节到了吗?”

    “正在殿外候着。”

    陈牧让人把桌案收拾干净,然后把商节带了进来。

    商节这时已经知道了胡亥的身份,作为一个市籍庶民能得到秦国公子的看重,是个难得的机遇,即使这位公子的年龄尚小,那也是整个秦国最有权势的那群人之一。

    “草民商节拜见十八公子。”商节直接大礼参拜。

    胡亥点点头,示意他起身,他受到后世教育,又在这个时代生活了几年,对这些礼数不排斥,却也不怎么看重,即使商节对他的礼数明显过重,也没让他有什么感触。

    “商节,本公子交给你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市外开一家客栈。”胡亥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下商节的忠诚度,80点,不过是一夜过去便涨了20点,看来他的身份还是挺能唬人的。

    “客栈?”商节有些疑惑。

    “客栈里既卖吃食酒水。也提供休息住所,兼具食肆、酒肆、客舍的功能。”这个时代还没有客栈这个词,胡亥便解释了一番,又道:“客栈的名字便叫做……悦来。”

    不知这横跨万界的大型连锁酒店悦来客栈,能在大秦遍地开花吗?

    “本公子可以提供给你钱帛还有些新奇的吃食做法,至于其他的就要靠你自己了。”胡亥点了点桌案,又道:“这里面的纯利,你可得三分。”

    “钱帛主意皆是公子所出,草民岂敢居功,草民得利一分,便是心中有愧,又岂敢多得。”商节躬身道。

    至少现在来看,这人倒还是不错,胡亥看着又上升了2点的忠诚度,暗自点点头。

    “也好,开客栈所需你尽可告诉陈牧,另外,你在宫里多留几天,本公子教你一套新的记账方法。”胡亥托着下巴说道。

    他前世也是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为了好找工作,特意选修了基础会计,还考了会计证书,用借贷记账法拿来应付一下这些古代人,不是难事。

    商节的悟性不错,胡亥只教了一遍,他便掌握了借贷记账法的精髓,于是,胡亥便把阿拉伯数字一并教给了他。

    于是,三天后,商节带着大笔钱帛出宫的时候,心中对胡亥已经是万分佩服,同时忠诚度飙升到了95点。

    这边商节满怀希望的出宫了,另一边,胡亥却被嬴政召到了章台宫。

    “寡人听说,你最近教了一个黔首借贷记账法,你且说说,这借贷记账法的道理。”嬴政听人汇报,只知道这是种新的记账方法,却是不知具体。

    胡亥一听,精神瞬间振奋起来,这是什么?这是他父王在向他请教!

    胡亥要了块丝帛,便在上面写写画画,教的分外开心,顺便还把阿拉伯数字讲解了一遍。

    “父王,用借贷记账法,以后钱帛货物有所出入都会分外明晰,这法简单易学,父王可将它传至全国。”胡亥讲完,又建议道。

    嬴政拿着胡亥画满的丝帛端量了片刻,才冷哼道:“哦?现在到知道要通传全国了,寡人还以为你只想用在你的那什么悦来客栈上。”

    “儿臣也是前两日刚刚想到此法。”听出嬴政的不满,胡亥讪笑两声,若不是他家父王问起,一时半会,他还真想不起来把这借贷记账法流传出去。

    “算了,以后再有什么新奇的想法,必须告诉寡人,否则,禁足一月。”

    听到这话,胡亥看着嬴政,甚是伤心,以前父王从不舍得罚他,这一次的禁足时间还没过去一半,父王已经开始给他下一次的禁足找借口了。

    为什么?难道是……

    “父王,您是不是不喜欢我了,因为我长大了不如以前可爱了是不是?!”胡亥哀怨道。

    “……”

    嬴政看着胡亥夸张的表现,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说一句,“滚!”

    “哦。”看到自家父王眼中开始冒出怒火,胡亥利落的溜了。

    然后,等回到自己的宫殿,他就接到了嬴政最新的命令,嬴政命他把借贷记账法和阿拉伯数字记录下来。

    “王上说了,若公子不会书写,可让微臣代劳,只要等微臣写完之后,公子再抄录三遍即可。”

    胡亥看着传话的赵高眼含笑意的样子,觉得甚是碍眼,于是让陈牧取来了新做的小吃。

    “这是本公子做出的新吃食,即使父王也未尝过,还请中车府令先行品鉴。”胡亥把满满一盘臭豆腐推到赵高面前笑眯眯的说。

    赵高闻着这盘淡绿色的不知名物体那糟糕的味道,脸上的笑容都变得僵硬起来。

    这东西臭气熏天,居然是种吃食吗!

    “中车府令可不要辜负了本公子的一片心意。”胡亥看着赵高难看的脸色,心中舒畅了不少,“还是说,你是怕本公子下毒不成?”

    这话赵高自然是不敢接的,只能夹起一块臭豆腐,咬了一口。

    看他的表情,颇有些视死如归的意味。

    胡亥见赵高咽下,才问:“此物问道如何?”

    赵高眼中带了些惊奇,回道:“香咸可口。”

    没想到这东西臭不可闻,吃起来却还不错,也不知道这十八公子是如何想出这种东西的。

    “既然中车府令喜欢,那待会便多带些,此物用猪油炸过以后会更加可口,中车府令可以试一试。”胡亥热情的说。

    这一日,赵高回家途中,所遇路人皆避之唯恐不及。

    于是后有人传,秦王信重的臣子中车府令赵高赵大人威势不凡,众人皆惧,退避三舍。

    虽然折腾了赵高一番,小小的出了口恶气,但是嬴政的命令没有打折的余地,他只能跟赵高配合着把借贷记账法和阿拉伯数字记录下来。

    然而即使胡亥再三简略,最后的记录依旧写满了五卷竹简。

    胡亥翻看着这几卷记录,上面的字他几乎一个也不认识,但也能看出这字刚劲有力,又不失秀美,很是好看,

    “你的字很不错。”胡亥真心夸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