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改造山洞
    改造山洞是项浩大的工程。

    这个山洞只有一人高,纵深却有三米,外宽内窄。

    詹妮弗把矿泉水瓶横放在地上,看着瓶子朝黑暗中滚去。滚动的速度不快,证明山洞的坡度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防风防雨、排水集水、食物储备得一点一点进行改造。”她伸手摸了摸粗糙的石壁,“从里面看山洞的结构还很稳定,很少听说这种类型的洞口会发生垮塌不过我还是会在洞内立几根支撑木以防万一。”

    说完纲要,她就按照心里的盘算前往丛林寻找材料。必须要选择更有韧性、截面也较柔软的木头才能塞进洞中,事态危急,詹妮弗也顾不得保护刀具了。她将一把并不太好用的户外刀挥得轻松写意,合适的树枝被逐一砍下,削平整,然后运回山洞。

    为了达到最好的挤压密闭效果,所有用来当支撑木的树枝都被故意留长一寸,斜着推入洞中,尽可能竖起。另一条支撑木则以完全相反的方向和支撑木嵌在一起,形成一个稳定的三角形。

    搭完支撑木,又在离洞口一米和两米处横向嵌了根雨帘木,在洞口处并排竖了半面防风木。木头上端卡住石壁,下端倾斜至洞口外深深扎入泥土。除了防风,这半面墙还是防雨和排水系统的一部分。

    “这中三角支撑是最基本的支撑方法,”詹妮弗边挖洞边说,“其实我一直想了解榫卯结构,据说手艺人可以用这种手法搭起一栋纯木结构的大楼。”

    大概是这个名词吸引了部分观众的注意,单人直播间内再次展开了讨论。

    【榫卯是亚洲建筑结构吧?】

    【切确地说是中国,我发现珍妮好像很喜欢研究古代的东西。】

    【你们还没感觉到吗,珍妮不止喜欢研究古代的东西,她是喜欢研究所有东西!】

    观众们谈得热火朝天,汗流浃背的詹妮弗则边靠在石壁上休整边试图生火。受潮的木料没办法达到燃点,钻到手生疼还是没有引燃的迹象。她深吸一口气,憋着劲,干脆选了一条粗木,用刀削到最里层做钻板,这才成功地点起了一堆火。

    “活见鬼。”

    消耗这么多体力,即使好脾气如詹妮弗也忍不住低咒了几句。

    她抹了把额头,捡起矿泉水瓶补充水分。

    “现在我们有了住所的雏形,支撑木搭成了,雨棚也完成了一半。”停顿片刻,又说道:“其实在门口齐刷刷顶一排木头会更有用,不过我不会这么做,也不建议你们这么做。很多观众知道烧煤会引起一氧化碳中毒,却不知道木柴不完全燃烧同样会产生一氧化碳。我是来参加比赛的,不是来绕远路把自己送进高压氧舱里去的。”

    这句话再次引发“抱怨”狂潮。

    【瞎说,你明明是来虐菜的。】

    【瞎说,你明明是来休闲度假的。】

    【瞎说,你明明是来抢国家地理频道饭碗的。】

    时刻关注着摇钱树直播间的《荒野挑战》制作组今天也很头秃。

    他们真的有点想新增选手和观众的互动功能,但又因为挑战中明确规定的“独自生存”缩回了蠢蠢欲动的手。

    这还是近两年越发春风得意的大老板卢瑟先生拍板定论的赛制。用他的原话来说:人类能克服一切,不需要什么杂七杂八的设定,节目组只要把选手们往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一丢就可以了。

    总导演:我看你是在玩我。(保持微笑jpg)

    不过出于对大老板决(jin)定(qian)的尊重,制作组只能人人化身小聋瞎。

    什么右上角实时人数,什么右下角评论区,不存在的,根本不存在。

    他们眼中只能看到这棵摇钱树在危险的丛林里如履平地般穿行,看着她像回到自家后院一样到处搜罗材料,看着她盘腿坐在洞口开始编织棕榈叶。

    那双纤细的手是这样灵巧,宽大的叶片被以一种不复杂却精细的方式交叠编织在一起,最后形成一扇密不透风的天然帘布。

    火焰的温度从背后炙烤着詹妮弗,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舒适和昏昏欲睡,不过,为了即将到来的暴风雨,她还是强打精神继续完善这处避难所。

    一丛又一丛雨帘被编好放在一边,直到它们在地面上叠起数层。

    詹妮弗将背包中的帆布抖开,用植物绳紧紧捆在木墙内侧。“按理说雨帘帖在墙壁外侧比较妥当,但狂风可能会把帆布吹走,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帖在内侧同样能起到雨帘的作用,你们看,我把帆布大半截和木墙绑在一起,下半截松开放在洞外的泥土中。这样一来,只要雨水从墙壁上下来就会被导入地面,沿着山洞外的反向坡度朝山下流。”

    这是无比实用的构思,一半问题解决了,还有另一半则要靠棕榈叶来完成。

    詹妮弗用植物绳把棕榈叶捆在一起,形成两张巨大的遮雨布,茎干朝上捆在雨帘木上。这张雨帘会作为第二道防线存在。当狂风斜吹时,由于经过木墙的阻挡,不会对厚重的雨帘造成太大冲击;当狂风直吹——运气最坏最坏的状况——她也可以把一半雨帘朝后紧贴洞顶捆在第二根雨帘木上,自己坐在有木门和另一半雨帘阻挡的半面山洞里,护住火堆,朝外面除水。

    不过为了防止真的出现那种倒霉的状况,詹妮弗还特地仔细走了一遍地形。

    靠木墙的一侧有巨大榕树阻挡,不至于被风吹来的什么东西砸倒;另一侧是空无一物的断崖,也没有什么会飞过来损坏木墙。只有正面

    她沉吟,最后决定在外面把木墙多加固几层。

    到那时,小树不足为惧,大树也不会砸到一人高的洞穴门口。就算再猛烈的风也最多把巨木吹倒,不至于卷着它们到处乱飞。

    在野外的第九天就在忙忙碌碌、修修补补中过去,这天晚上詹妮弗照旧吃了点蛇肉,在自己搭好的树洞里安生地睡了一宿。

    第十天早晨,选手人数降到了史无前例的912人。

    詹妮弗早起时看到这个数字,越发确信即将来袭的正是风暴——能活过十天的没有哪个不具备一定的生存知识,人数逐步下降才是正常,这样大面积的退赛潮只有突发情况才能造就。

    迫切感像沉沉的雾霭压在头顶,她不得不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缓和下来。

    今天的工作比昨天轻松,詹妮弗只是在树林中搜罗了一些用来保暖的藓类植物、木柴、长木杆以及食物。

    “等大风过去我要是还活蹦乱跳,就还得在洞口放上一些篱笆,不过现在只能做些木矛。”她半开玩笑地说,“人类不是这片丛林的唯一住客,风暴的影响可能会持续一周,最起码也得有两三天不能离开洞穴,必须做好防止其他野生动物冲击山洞的准备。”

    现在她还有三块压缩饼干,足够支持一到两天,蛇肉干数量不少,省着点吃也勉强够用,关键是今天在丛林里找到了一些薯类植物和芒果。

    找到芒果的时候詹妮弗还有点惊讶,那水果实在香甜,她便咬了一小口——然后把脸皱成一团。

    “酸的。”她嘶嘶吸气,手在下巴附近比划,“酸,而且吃了之后有一种很明显的涩感,现在我的舌头很麻。吃起来真的不怎么样,但光是闻闻芒果的味道就觉得很幸福了,好吧,好吧,酸是好事,说明它能给我提供足够的维生素。我会收集一些放到山洞里去。”

    【呕吐表情包get】

    【不是说吃青芒果会中毒还是过敏吗?好像是过敏?】

    【要看体质的。中国粉丝表示,这个东西在我们老家都是蘸五香粉吃的。】

    观众们用嘻嘻哈哈调节气氛,其实他们的紧张感不比选手要小,也只有他们能直观地看到风暴令人不寒而栗的云图。

    仿佛感觉到数十万人在为她祈祷,詹妮弗在山洞坐下时心境平稳了许多,还有心情给观众科普。

    “人们说热带风暴可以将一座岛屿上的植物整体移平数米,”她笑笑说,“如果你们中的任何人看过几年前飓风席卷之前和之后的岛屿航拍对比图就会发现,一些原本郁郁葱葱的小岛在狂风过境后就像放进洗衣机里洗褪色的衬衫,从高处看颜色都浅了好几个度。”

    临近傍晚,滚滚乌云在头顶凝聚,如同灰色的大幕从远方席卷而来。

    这景象似曾相识,在更早的时候,在詹妮弗还不叫詹妮弗·戴维斯的时候,她就曾见到过这种恐怖的景象。

    舔了舔嘴唇,她将头发拨到耳后,紧紧盯着天空。脸上脏兮兮的,眼睛却格外有神。“我当时真的应该去拍《2012》。”她说。

    【求求珍妮别跟我开玩笑了,我要窒息了,为什么要参加这种节目啊!】

    【同感,算算日子还要在岛上待好久,真让人提心吊胆。听说今年布鲁斯·韦恩会大办生日宴会,原本珍妮肯定会去的。】

    【2月19号是吧?哥谭现在一片混乱,费康尼刚刚出事,我甚至觉得待在无人荒岛上都比待在哥谭安全真希望超人还在,他都有三四年没露面了,虽然复仇者和新的超级英雄填补了空缺,但超人就是超人啊。】

    【无人荒岛安全个鬼,你们看看直播里的天气,再看看这种能吓死心脏病人的云图,也好意思昧着良心说荒岛安全吗?】

    紧张气氛渐渐渲染,评论区再次被争执血洗。

    在海岛上,詹妮弗收起雨帘,静静地看这蓄势待发的阴云。

    “要开始了。”她轻声说道,“这一次,我觉得我准备好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