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008自闭的第八天
    008自闭的第八天

    中原中也几乎立马发现楼下奇装异服的人,冰蓝色的眼前微眯起。

    他记得刚刚他视野里没有这个人吧,这样奇异的装束,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路人。

    “哦呀,被发现了。”藏在斗篷下的人感受到中原中也的视线,立即向黑暗的地方跑去,速度之快人眼根本无法追上。

    “切,还想逃?”中原中也感觉异常烦躁,直接从楼顶跃下,身体接触地面的时候直接让地面绽开如同蛛丝网的裂纹。

    中原中也追着那道身影,两人几乎是在交错纵横的街道展开猫鼠游戏,“混蛋,你给我停下啊!”中原中也一脚踹烂地面,地面瞬间隆起阻隔了斗篷人的路。

    “现在你要往那边跑?。”

    “东面、西面、还是……老子这里?”中原中也直接调动异能力将四周的路面毁坏,泥土与水泥堆积成路障,空中还有数不清的巨大石块悬浮于斗篷人的上方。

    “这样可不行啊,这位黑衣帽子先生。”斗篷人轻笑着,“下一次有缘再见吧!”话音刚落消失在原地,只剩下空气中浮动的金色颗粒。

    中原中也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没有将这人拦下来,“空间瞬移的异能力吗?”

    “真是失算啊,也真是一个令人讨厌的异能力啊!”中原中也站在原地双手一挥浮在空中的巨石轻飘飘地落下来,从大衣兜里掏出电话给财务部的干部打电话处理这条街因他而造成的狼藉。

    再无数次听到财务部的干部的抱怨之后,中原中也已经养成在直接打电话报地址,在干部还没有来得及抱怨之前就及时的扣掉电话。

    “最近遇到的都是什么事啊!可恶!”中原中也烦躁地踢向身旁的路灯,瞬间路灯倒下,周围的街道都陷入黑暗之中。

    中原中也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骑着车向市中心的电玩城去,自己的郁闷无处发泄,如果对着周围的建筑做出点出格的事情,首领绝对会收拾他的。

    早已熟睡的花织对这一切根本一无所知,搭在腹部的手上的魔术刻印却陡然发出亮光,惊起睡在花织身旁的橘猫,发出凄厉的叫声。

    远在东京的魔术师蓦地从睡梦中醒来,被时光眷恋的脸庞露出凝重的神色,“servant登场了吗?”涣散的瞳孔直直盯向被路灯照亮的天花板,“不……这个气息根本就不是servant的气息……”

    之后便是一夜未眠。

    翌日,清晨

    花织清醒时窗外已是大亮,不慌不乱地将一切收整好后,已是临近中午时分,还好自己早在昨天就花店门口已经贴上店休通知。

    想到被中岛敦吐槽自己时常休假,不知道花店如何营业赚钱供给自己开支的时候,花织感觉现在的青年真讨厌,一个一个就爱说些大实话。

    待到花织出门看到阻断自己出行的土堆之时,眉毛不住的抖动。

    身旁开来数十个挖掘机准备移走这些土堆。

    她只是吃了几颗强效安眠药塞了耳塞怎么连家门口路被挖了都不知道?

    路人a长叹气:“港口黑手党的拆迁办主任又重新回来了。”

    路人b微笑:“这也挺好的,这条路本来就有些破旧了,如果靠政府怕是要修个五年才能翻新,港黑的办事效率比市政那群人高多了,一周后我们应该就会拥有一条新路了。”

    路人c狂笑:“哈哈哈哈,又有港黑的补偿金了,挺好的挺好的。”

    花痴女a:“啊啊啊啊,又能见到中也大人的盛世美颜了,安吾睡了(awsl)。”

    花织:“?”

    横滨人民是有什么毛病吗?

    如果这在东京,市政早就被打爆投诉电话了。

    曾经因为组织个性犯罪而毁坏一条吊桥花织曾经被民众公开投诉,曾经还上榜十大最不讨喜的实习英雄的名单,只因她每一次参加营救活动都有一座大桥被毁坏。

    花织:没办法,家族遗传:)

    每一次她以实习英雄的名义去市政办事总是被市政人员用以杀父仇人的眼神盯着。

    曾经被老师吊起来,晾在树上的花织对‘淳朴’的横滨市民表示十分不理解。

    而此刻港黑大厦财政部里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部长,你不要死啊!你死了下一个就轮到我被中也先生气死了。”戴着墨镜的小弟,涕泗横流,声音哽咽得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你……我……中、原、中、也我恨你!”一位穿戴讲究,戴着木框眼镜的中年人此刻倒在墨镜小弟的怀中,气息微弱,用尽自己的力气吼出晕厥前的最后一句话,手中还紧紧攥着因为要修路的长长的支出单。

    港黑虽不用对涉黑所造成的破坏进行赔偿,但是会对港黑统治的片区的损坏进行全责理赔,即便如此也是一笔对貔貅一样的三井永之造成毁灭性打击的账单。

    此时正在批文件的森鸥外突然收到财务部的干部给他通报的消息时猛地没收住力,钢笔被他折成两半。

    “让财务部的三井好好修养,休养期间就由三井手下的直系属下代职吧!”森鸥外有些头痛,三井永之的性格他也知道,每一次中也炸楼他都要去专属医院抢救几天才肯回来继续经营港黑内部的财产。

    “呀咧,不行了,这个首领当着太没意思了。是不是,爱丽丝酱?”在爱丽丝疑惑的眼神中直接脱下自己的衣服,吓得爱丽丝捂住眼睛大骂森鸥外变态。

    森鸥外换好自己的白大褂,对着爱丽丝眨眼,“不如今天去给爱丽丝酱买漂亮的洋装吧!”

    “爱丽丝酱已经一周没有陪我逛街了,都是爱丽丝酱太忙了。”森鸥外如同西子一般捂住心口,委屈到了极点,剑眉被拧成麻花状。

    爱丽丝做出无语的表情,明明是他一天忙于签署文件而没有时间,而且她都有很多没穿过的洋装。

    爱丽丝突然想到一个主意,笑得极为甜蜜,“好呀!”

    “爱丽丝果然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变态萝莉控·爱丽丝酱厨·洋服爱好者·森鸥外差点激动得热泪盈眶。

    市中心

    一家高级日料店

    “呜哇!”泉镜花闪烁着两只大眼,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泉水豆腐,十分开心地叫出声来,拿起黑竹筷大快朵颐起来。

    “藤丸小姐,谢谢你。”中岛敦几乎都快感动得热泪盈眶了,终于、终于在这个月攒下钱了。

    自从泉镜花加入侦探社以来中岛敦每个月工资全部花费在泉镜花的吃食上,没想到一直以来为与谢野送花的花店老板藤丸小姐还认识泉镜花。

    中岛敦敦原本以为花织是黑手党的人,对她戒备心异常的强。后来当他被太宰先生按在地板上摩擦告知花织根本不是黑手党的人之后,才慢慢放下心来。

    此刻,在中岛敦眼中,花织简直就是拯救他钱包于水火之中的天使。

    花织在中岛敦感激中的眼神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其实这根本就不是她的钱,而是尾崎红叶给她的钱,让她用以照顾泉镜花。

    尾崎红叶对泉镜花这个孩子几乎是不求回报地奉献,默默地为她打点好生活上的点点滴滴,不然以花织微薄的收入根本无法支撑起投喂泉镜花的重任,即使是有心也无力承担如此巨大一笔开支。

    想起尾崎红叶让她替她照顾好泉镜花的柔和表情,有那么一瞬间花织以为自己看到另外一个人的影子,那种温柔如同呵护世上独一无二的珍宝的神情,令花织有些愣神。

    尾崎红叶用尽此生最多的温柔默默守护着泉镜花。

    “呜哇哇哇哇,真是太好吃了,花织真是谢谢了,本来今天我还在为没钱吃午饭而发愁,你真是我的及时雨啊~”太宰治心满意足地放下碗筷,揉了揉自己的腹部,发出满足的谓叹。

    花织的太阳穴直跳:“你哪位?”

    潜台词:这里不欢迎你。

    即便是知道花织不太欢迎自己,但太宰治仍旧发挥自己充傻装愣的本意,脑袋放在手上郑重其事地说:“我叫太宰,是集武装侦探社的信任与民众的崇拜于一身的美男子。”

    “美男子是你自己加的吧!”花织在太宰治面前会失去所有的耐心与冷静,就如同一个□□桶一点就炸,甚至会暴露出自己曾经的性格特点,“去死吧!”

    “呜哇哇哇,花织你好狠的心,竟然对自己的追求者如此刻薄,原本良善的你竟然对一个美男子说出去死的字眼。”太宰治掩面假装自己很伤心,实际上藏在袖子后面的嘴角勾勒起一个完美的弧度。

    这个人,实在是太有趣,身上有好多东西值得他细细地挖掘。

    “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殉情,我现在立刻马上带着你一起共赴绮丽的三途川。”太宰治深情款款地拉着花织的手,换来的是一个不深也不浅的巴掌印,“滚啊!”太宰治被花织一手攥住衣领拖到门口一脚踹了出去。

    中岛敦把嘴张得可以塞下两个鸡蛋,没想到藤丸小姐是如此的生猛。

    中岛敦默默在心底起誓:自己绝对不会如同太宰先生一般惹藤丸小姐生气的,不然会被踢的qaq

    太宰治揉了揉被踹的屁股,第一次体验到除了国木田之外的踹屁股,不禁……让太宰治有些小兴奋。

    太宰治随便在街道上走着找到一家电玩城,周围根本没有空位,很久没有打电玩的太宰不禁有些心痒,才找到一个空位准备坐下就听到熟悉的声音。

    “可恶啊,你们都给老子去死!和那个混蛋青鲭一起去三途川吧!”中原中也狂乱地按着操作键盘,那副气势大有一种拆了这台机器的感觉。

    “中也?!真糟糕呜哇真糟糕……”

    中原中也抬起头,“哈?!”,恶人脸瞬间出现,“太宰你这家伙,一上来就说这种话是要和我打架吗?怎么前天没有把你揍够?而且那是我的台词!”

    “喂!我没有同意你坐下,你从我身旁滚开啊!”中原中也看着从善如流坐下的太宰治,额头上的青筋直跳。

    “哎呀,漆黑帽子君,老是计较这些是长不高的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