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009自闭的第九天
    009自闭的第九天

    “太、宰、你这家伙想找死吗?”中原中也平生最讨厌别人拿身高这个问题嘲讽他,而太宰治这个家伙,却屡次提及,关键自己对他还无可奈何,如果是其他人早就被他用异能轰到水泥地里,拔都拔不出来。

    “呀!中也,你是打游戏打傻了吧!”太宰治用一种你怕不是个智障的眼神看着中原中也,盯得中原中也眉头直跳。

    “哈!?”

    “我呀,追求的可是最舒适的自杀。可不是被像你这样的臭男人杀死,即使是要死也要死在美丽小姐的手上呢。”太宰治笑眯眯地回答,语气极为夸张,左手按在胸口的位置,自豪地说出令中原中也极为不爽的话。

    “你可是真个不折不扣的变态。”

    “嘁,总比帽子放置所强。”太宰治一脸不满地摇了摇手。

    “你想打架吗?”

    ……

    最终,太宰治自然是和中原中也不欢而散,太宰治走出电玩城之后没有回侦探社。而是直走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中原中也并没有在与太宰治争执之后选择走出电玩城,说实话他实在是不想和太宰治一路,他们俩天生不和。

    花织和泉镜花与中岛敦道别之后选择去商场买了一些日用品之后,决定走路回家。

    这里离港黑虽然有一定的距离,正值下班高峰地铁已经是人山人海。日本的出租车无论哪个县都贵的钱包见了会流泪,穷人见了会吃土的存在。

    花织拐进一个巷子,四周有些熙熙攘攘的人群,花织一个人是不会走无人的街道,她的幸运值不允许她一个人走无人的街道。

    “红叶小姐,镜花今天很开心。”花织和尾崎红叶打着电话,向红叶絮叨着今天与泉镜花的事情。

    谈到泉镜花,花织不禁舒展眉头,小圆脸因为疾步行走因而有些苍白,她的个头很小、黑色的直发更是让她看起来像一个才入学的女子高中生。

    身材娇小看起来毫无反抗之力,通话的声音在寂静的街道变得清晰可闻,自然是正中不怀好意的人的下怀。

    一名穿着普通的青年男性紧随着花织,花织心中突然升起不好的预感。

    自己的直感向来很准,自己向来就是个幸运e,好事发生在她身上的概率远远小于坏事的发生。

    自己的脖颈被擒住,明晃晃的刀片比在她的颈间。

    “想活命的话就不要动!如果你动了的话,可能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就会血溅当场了,呵呵。”如同电影里的坏人一般发出的无聊的威胁语言让花织忍不住翻了白眼。

    这都是什么事!

    花织心中问候了这人十八代祖宗,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当做人质被绑架了。

    花织总是有在大街上走着就被劫持的机会,她早已练就被劫持,自救的方法。

    保持静默,不刺激犯人;寻找机会,一拳撂倒。

    由远及近的警笛声以及男人手腕处的特殊□□的标志,告诉了她答案。

    这个挟持了她的男的,是一名个性罪犯。

    在横滨被称作异能力的滥用者。

    周围的路人几乎陷入恐慌,踉跄着四散开来,男人看着这混乱的局面,心满意足地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就是这样子!这样子,整个横滨,不乃至整个日本都会知道我的名字。真是好呢,哈哈哈哈哈。”刺耳笑声在花织的耳边响起,正当花织准备自救的时候却发现警车已经停在她面前。

    武装齐全的警察手持武器瞄准了她所在的方向,她苍白的脸蛋被当成了受到惊吓所导致的。

    一位身材高挑的男性警察柔和地安慰她:“这位小姐,我们会尽快救你的,请你不要慌张……”

    花织:你他妈是在救我还是再害我?身为警察直接越过犯人和她交涉,这样不是更容易惹怒犯人吗!

    果不其然,犯人完全被惹怒了,将手中的力度加大,异常锋利的薄刃割破了她的皮肤,痛觉神经异常敏感的她,眼泪直接从眼眶里滚出来了,血流不止。

    她与常人痛觉不同,和外婆的无痛症相反花织对疼痛接受力度很低。

    轻微的疼痛便能让她做出过激的生理反应,在雄英她都不能同学近战,她对痛觉的敏感可能是一拳要她的命,在事务所实习她也是靠魔术与个性的加成才能继续。

    虽然有痛到丧失痛觉的经历但其后遗症就是愈发的对痛觉敏感。

    “你不要冲动!”男警身旁的女警瞪了一眼自己的同事,这男的怕是疯了吧,还是没有上过警校,“你想要什么?我们都可以商量,请你一定不要伤害人质,你提到要求,我们都可以商讨。”

    花织的泪水完全取悦到犯人加之女警的话助长了犯人的嚣张气焰。

    花织痛的都要昏厥过去了,实在是忍不了、等不了。

    花织一边流着泪,一边一手捂住伤口吟唱魔术,单手反手扯住男人的领口,只是一瞬间犯人就被撂倒在地。

    花织嘴里念叨着魔术咒语,几乎是哽咽地轻声吟唱完。疼痛几乎让她是去原有的理智,她一边哭一边将刀踢向远方,用魔术止住血之后但由于再一次用力伤口崩了更痛了,她哭得更厉害了。

    众人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感到很懵,好在周围的群众被疏散开来,警察也立即反应过来将犯人制服。

    花织在跪坐在一旁默默流着泪,她不太喜欢哭的时候出声。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与滑稽,陷入了沉默。

    女警迅速为她拿来纱布与药品为她包扎,再女警双手快要接触到花织双手的时候,花织突然抬眼盯着女警。

    一双带有黑色皮套的双手在电光火石之间拉开了花织,一脚踹飞了女警。

    女警被踹到附近的墙上,一声清脆的声响,加之一声惨叫,墙上的人赫然是被撂倒的犯人,原本犯人所在的地方被替换成昏厥过去的女警。

    中原中也没能及时赶上全过程,听到警笛声响下意识地跳到楼顶潜伏着。

    看是不是黑手党与警察发生冲突,如果是自己肯定会帮忙的。

    或许里面的人没能察觉,这个犯人的异能力完全就是天衣无缝的幻术。

    在被警察抓捕之后稍稍动用异能力便在众目睽睽之下bug一般地将自己与女警,中原中也并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对调的。

    但,在自己眼皮底下出现恶意伤亡事件,虽然帮助的对象是警察,中原中也也无法做到眼睁睁地看着一个路人死在他的面前,中原中也暂时还做不到这样的冷血。即使自己是港口黑手党的人,但是港黑也不乏心善者,虽然他不是。

    幻化为女警的犯人拿着的根本不是什么纱布而是被幻化伪装的匕首。

    分明就是想杀她!

    “啧!”中原中也抓住犯人的头发,直接粗暴地将他从墙上拉扯下来,踢给了呆若木鸡、如临大敌的警察。

    花织原本跪坐在原地,突如其来的猛烈地拉扯,直接让她手肘脱臼,猛烈的疼痛直接让她晕了过去。

    中原中也看着怀中晕厥过去的人:!!!(气急败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