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长大
    “欧尼,今天金太亨oppa竟然没有来找你!”

    尹知馨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对着段芊蕾叫出来。

    “哦,他到首尔去了。”金太亨在去之前和段芊蕾说过这件事情。

    “哦。”尹知馨眼中有一闪而过的失落,就算是已经认识两年多的时间,在金太亨的眼中,只有芊蕾欧尼才是最重要的吧。

    是的,时间过得飞快,段芊蕾和金太亨已经从初一生变成了初三生,生活依旧是那样。

    想初一的时候段芊蕾在李斯特钢琴比赛决赛中拿到了第三名的好成绩,学院的老师都劝她做专职的钢琴演奏家,这个职业又优雅,又受人尊敬。

    但是被段芊蕾拒绝了,她从来没有忘记她学钢琴只是为了消遣而已,虽然喜欢,但是并不想把生活搞得只有钢琴。

    想当时钢琴学院的老师看她的眼神,是那么的恨铁不成钢,但是学生自己没有这个意愿,他们也没有办法。

    幸好,段爸爸很支持段芊蕾的决定,他本来也没有想过以后让女儿成为什么大人物,只要她自己开心就好。

    而且他女儿这么聪明,学什么都快,其实说她有天赋,让她以后做专职的不止是钢琴老师。在她学画画的时候,人家老师也这样和他说过,说芊蕾很有绘画天赋,以后可以成为画家等等。

    这种话听多了,段爸爸也就不像一开始听那样激动了,最终他得出的结论就是,自家女儿智商太高,所以学什么都比一般人学得快。

    有点跑题,转回尹知馨身上。一开始,尹知馨的目光是一直向着段芊蕾的,这个欧尼有她想拥有的一切,她是那么羡慕她。

    但是后面,她渐渐地就把目光移到了总是在段芊蕾身边的金太亨身上,金太亨这两年个子长高了,皮肤也变白了一些,五官看着好看了许多,走出去也是吸引人眼球的小帅哥了。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本来就会被异性吸引,身边又有这么一个日渐帅气的邻家哥哥,尹知馨不知不觉的就喜欢上了他。

    但是她的喜欢不能说出来,他眼中从来都没有她,金太亨永远都只关注着段芊蕾,在欧尼在的时候,他一个眼神都不会分给其他人。

    所以对于段芊蕾,尹知馨既羡慕又嫉妒。她走出去,人家会说,这就是段芊蕾的妹妹。开始的时候,她是很开心的,终于享受了一次有姐姐的感觉,而且因为段芊蕾的原因,在学校里从来没有人会欺负她。

    可是渐渐的,她就发现,作为段芊蕾的妹妹,也要承受别人对她的打量。

    “听说她就是芊蕾学姐的妹妹。”

    “真的啊,那她长得怎么和芊蕾学姐差这么多?没有芊蕾学姐漂亮。”

    “学习也没有芊蕾学姐好。”

    这种话,她不止一次听过。

    老实说,尹知馨长相清秀,是那种没有攻击性的长相。但是因为段芊蕾长相更加立体漂亮,身上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站在她面前,尹知馨就显得黯然失色。

    在说学习,尹知馨每次考试都可以稳定在全年级前二十,这本算是不错的成绩,但是放在段芊蕾那常年第一且满分的成绩面前,她这个成绩就那么显眼了。

    没到这种时候,尹知馨都觉得有些烦躁,心里怨恨自己成为了段芊蕾的妹妹。

    当她看到段芊蕾的眼睛的时候,她又会冷静下来,为自己的小心思而感到羞愧。欧尼对她这么好,她怎么可能这样想呢。

    段芊蕾能够敏感的发现尹知馨在面对她的时候,情绪波动很大,她并没有在意,值当对方是青春期来了,情绪起伏大也是正常的。

    “芊蕾,知馨,出来吃饭了。”尹苏溪开始喊两个人吃午饭。

    “哦 知道了。”段芊蕾看向不知道又在想什么的尹知馨,叫她,“知馨,出去吃饭了。”

    “哦,知道了。”

    不管心中有什么样的想法,尹知馨在面对段芊蕾的时候,总是会变乖。

    段芊蕾这两年已经把她练的功夫练到了最后一层,当她想要给一个人威压的时候,没有人能够抵得过去。

    但是她到现在还没有试过,和平年代,她又是在校园里待着的,哪会有什么需要她用武功的地方呢?

    这两年,尹苏溪和段芊蕾的关系融洽了很多,即使段芊蕾依旧还是喊她阿姨,但是对她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疏离。

    尹苏溪刚开始的时候,怕别人说她是继母对继女不好,所以对段芊蕾比对尹知馨还要上心,让尹知馨很是不开心。

    后面,段爸爸发现了,私下里和她谈过,让她对段芊蕾还有尹知馨不要有什么差别,统一对待,别伤了尹知馨的心。

    其实这也是段芊蕾和段爸爸说的,她能够感受到尹苏溪的讨好,但是太过就让人尴尬了,弄得尹知馨像是个小可怜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家虐待尹知馨一样。

    后面,尹苏溪就改正了,至少大面上是一视同仁的,段芊蕾也不是那种难搞的孩子,对她还是比较尊重的。这样就很好了,想要亲如母女,那是不太可能得。

    尹知馨也因为这件事情,对段爸爸彻底放开了心扉,还开始叫他爸爸。

    段爸爸很开心的接受了尹知馨的改口,虽然在他心里最深处,段芊蕾还是更重要一些,但是他已经把尹知馨当成自己女儿来看待了,物质条件上并不会差别对待。

    “妈妈,今天爸爸还要加班吗?”尹知馨坐下之后问到,这可是周六呢。

    “嗯,要加班,不过爸爸晚上会和我们一起吃饭,晚上爸爸说带我们去烤肉店吃饭。”尹知馨想到晚上不用做饭,一阵轻松。

    “啊,那太好了,好久没有吃烤肉了。”尹知馨可能因为以前过得并不富裕,所以对于肉有种异常的喜爱,像他们家三天两头都会有肉菜,但是她还是觉得缺肉。

    段芊蕾对这个并不是特别关注,她想到了刚才金太亨给她发的消息,说他被朋友拉去参加一个经纪公司的casting。

    她还记得,以前金太亨对她说过,以后想成为idol。

    韩国的idol年纪出道年纪都很小,像是金太亨这个年纪的都有出道两三年的呢。如果金太亨真的坚定要走这条路的话,那就要尽快成为练习生了。

    她会为他祝福,但是也会担心,演艺圈不是那么好进的,尤其是在对艺人异常苛刻的韩国。

    不知道段芊蕾正在为他担心,金太亨已经被朋友拉到了big hit的门口。

    他们本来是舞蹈社的mt,大家一起到首尔玩,然后和他同岁的一个亲故就说他查到big hit公司正在举办casting,去那些大公司的话,他没有信心可以进去,但是小公司的话,还是能够试一试的。

    作为亲故,金太亨被抓了壮丁,对方希望他可以陪他一起去。

    金太亨一向好说话,而且他自己对于经纪公司的casting也想见识一下。他之前就是想着等到初中毕业之后就开始参加经纪公司的casting,然后开始为他的idol梦想奋斗了。

    金太亨和他的亲故都拿到了一个号码,虽然是小公司,过来参加casting的人也有二三十个来,看来也有不少人是和他亲故一样的想法。

    金太亨拿着的是28号,比较靠后面的号码。

    前面看了27个人让评委有些累了,没有一个人是某方面很突出的,都是很平均,那种处于及格线以下的平均。

    他们公司规模很小,没有办法养很多练习生,所以他们对练习生的质量要求很高,vocal、舞蹈、rap或者是容貌,总要有一个特别突出的地方。

    “28号金太亨,请进去。”

    “内。”金太亨快步走了进去,他心里有点紧张,也有点激动。

    他一进去,那些评委老师眼睛一亮,不管他其他能力怎么样,这张脸就很适合做idol。

    “请开始你的表演。”脸被评为高分,接下来就要看看他其他的能力了。

    “我表演舞蹈。”金太亨比起唱歌,还是对舞蹈更加有自信,他已经学了三年的舞蹈,因为还练武,身体素质很不错,很多高难动作都可以做出来。

    评委放了一首歌,让他free style,金太亨随着歌摆动自己的身体,每一个动作都卡在节拍上。可以看出他基本功很好,舞蹈可以打75分以上。

    “你可以唱一段吗?”vocal老师问道。

    “内。”金太亨其实没有准备唱歌,但是评委要听,他肯定得唱啊。

    唱了一段他平时经常唱的被段芊蕾说过好听的歌。虽然没有专业的学过唱歌,但是他的嗓音很特别,那种低音炮般的嗓音让人眼前一亮。

    评委在他的名字上画个圈,如果不出意外,这次的casting可能就选这个孩子了。

    之后几个来参加选拔的没有比金太亨更亮眼的存在,最终,他成功被casting了。

    和他一起来的亲故有些失望,又替他开心,本来那个亲故就没有抱有太大的希望,这次回去,他就安心读书,不在继续坐着成为idol的梦了。

    “金太亨xi,这是我们的练习生合约,你可以带回去给父母看看,没有问题就签约,如果签约的话,十天之内要过来公司报道。”

    此时的金太亨,才有了被成功casting的实感,他感觉自己此时离梦想这么近。

    可是,他心里又有些纠结,他就要离开家乡,一个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

    芊蕾她,还在大邱!他有点纠结,要是真的来到首尔做练习生,可能很久才能见到芊蕾一次,难道他这份暗恋就要埋葬在心底,没有见天日的一天了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