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卷一 初来乍到 17.第十六章 蜀州
    “刚才下车的时候,陈予舒叫你干什么?”

    亦升一上飞机,祁未就将她叫住。

    她摸了一把兜里的手|枪,拿出来给祁未看:

    “陈警官把枪给我了,还让我不要拖后腿。”

    祁未闻言有些意外,不过这也的确是陈予舒的行事风格,虽然她表现得对亦升非常嫌弃,但事实上,陈予舒也是认可徐刑对亦升的考核结果,认可亦升自身的潜力与天赋的。

    只是,亦升的潜能来不及被进一步地发掘,眼下说她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菜鸟并无不妥。

    祁未遂点了点头,让亦升直接在自己身边的空位上坐好,然后透过舱门看向站在越野车前的陈予舒。

    陈予舒嘴里叼着点燃的烟卷,也朝祁未看过来。

    祁未在她身边的是时候,她嘴里的烟总是不点火的,祁未要走,她也没了顾忌。

    她吐了一口白烟,缥缥缈缈的烟雾遮蔽了她的双眼,该说的话都已经说了,没有人表现出多么不舍依恋。

    眼看机舱的舱门即将合拢,陈予舒突然摘下烟蒂,朝着飞机大喊一声:

    “你们都要注意安全!”

    随后,舱门关上,飞机开始滑动,滚轮在跑道上拖出长长的白痕,在飞行员精确的操作下,飞机很快起飞,腾入空中。

    陈予舒保持着飞机起飞时的动作,一直到那架飞机变成一个黑点儿,和天空融为一体,再也看不见了,她才垂下头,顺手在车轮上按灭了烟蒂上的火星。

    “走了,收队。”

    那些没有跟着祁未离开的警员各自上了车,跟随陈予舒回归警备局。

    飞机刚起飞的时候,亦升有些耳鸣,祁未拿了两只耳塞给她:

    “戴上吧,会好一点,不过你得尽快适应这种感觉,因为你只要跟着我,就不会缺少坐飞机的机会。”

    亦升连连点头,然后把耳塞戴好,耳鸣的感觉小了,晕眩感也不是那么强烈。

    “从龙城去蜀州大概三个小时,你可以再睡一小会儿,等到了那边,就没时间休息了。”

    祁未看了一眼时间,神情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她这几天都没怎么休息,今天更是从下午陈予舒来找她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没合过眼。

    亦升朝后靠了一些,侧头望着祁未沉静的侧脸,摇头道:

    “我不困了,需要休息的是你啊,祁博士,要不你睡一会儿,我帮你望风。”

    祁未没料到亦升会这样说,不由意外地看了她一眼,她敏感地感觉到,亦升从上飞机到现在,表现得和以前有些不一样。

    她变得更加坦然,也敢于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不再那么唯唯诺诺了。

    祁未不知道改变亦升的是什么,但这样的结果看起来是好的。

    “也好。”

    她没有坚持,于是侧头枕在靠枕上,闭眼小憩。

    等飞机完全升入空中,升降时的坠落感消失,封红叶提着一箱矿泉水走过来,给亦升分了一瓶,另一瓶放进祁未座位边的凹槽里。

    “紧张吗?”

    封红叶小声问亦升,她也没想到亦升才训练一两天就要跟着出去执行任务,不过看起来,祁未对亦升颇为照顾,不管是在研究院里还是出门远行。

    她不知道亦升和祁未之间的关系,但是作为一起训练过的战友,而且亦升绝大多数时候训练都跟她在一起,她还是比较关心亦升能不能适应这些突变的状况。

    说不紧张当然不可能,自从亦升进了研究院,她所接触的一切全是陌生的,但好在研究院的人都不错。

    不管是看起来冷漠实则温柔体贴的祁未、刀子嘴豆腐心的陈予舒,还是爽朗大气的封红叶,甚至一板一眼的徐警官,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能遇见这些人,亦升觉得自己其实挺幸运的。

    “有一点。”她嘟着嘴呼了一口气,“可紧张是没有用的,况且,有你们呢,我不担心。”

    封红叶笑起来,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夸赞道:

    “心态不错,但是,你不能总把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你得靠你自己。”

    这不是她第一次跟队,她知道在很多时候,远水救不了近火,加强自己的能力才是最重要的。

    亦升点头:

    “我明白了。”

    虽然封红叶的年纪比她小,但她得承认封红叶在思想上,是比她成熟很多的。

    三个小时后,飞机顺利降落在蜀州国际机场,祁未这一趟临时决定的行程没有提前通知蜀州生物科学研究院的人,前来接机的只有一个便衣警员,叫王旭阳,是陈予舒安排的。

    从机场出来的时候,他们一行人走了便捷通道,走到中途,亦升那一双破球鞋的鞋带掉了,于是她和祁未说了一声,就蹲下去系鞋带,落后祁未等人一小截路。

    机场的工作人员一边嚷嚷着“让一让”,一边拖着一大摞货箱从她面前走过,约有两米高的货箱挡住了她的视线,拖车轮子吱呀呀的声音非常刺耳。

    有一瞬间,亦升好像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正盯着她,她顿时毛骨悚然,背脊发凉,猛地站起身来,警惕地环顾四周,却什么也没发现。

    吱吱呀呀的声音还在响,那一排货箱朝远处去,终于脱离了她的视野,祁未等人已经停下脚步,正回头看她:

    “快点跟上,不然待会儿走丢了。”

    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这时候便消失了。

    她神情恍惚,不觉间已出了一身汗,听见祁未的叫喊声,她顾不得多想,连忙拔腿跟上。

    走到祁未身边时,她又回头四处望了一眼,那一排货箱正朝着货物临时存储仓库去,刚才的感觉彻底不见了。

    亦升抿了抿唇,心说是不是自己没休息好,所以意识恍惚之下,产生了错觉。

    于是亦升不再多想这个问题,但是祁未敏锐地发现了她的异样,只是当着众人的面她没有开口询问。

    他们跟着王旭阳离开机场,王旭阳开了一辆大班车,众人将行礼塞进班车的行李箱,然后坐车去了蜀州警备分局附近的酒店下榻。

    王旭阳已经将一切安排好了,跟祁未汇报的时候他说,祁未在蜀州这段时间,都由他负责和蜀州的警备局接洽。

    只不过因为地震的灾情非常严重,蜀州警备局这边的人手基本上都调去赈灾了,所以抽调不出多少人手护卫祁未的安全,如果她要去野外考察,需要提前和警备局的人协调时间。

    祁未表示理解,然后王旭阳就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回警局去了。

    研究所的人每两人住一个标间,祁未与亦升分在一起,封红叶和队伍里另外一名女研究员住一间,其他男性研究员和警备队成员也各自分配好房间,然后拿了自己的东西回房了。

    现在才上午七点多,祁未考虑到大家舟车劳顿很辛苦,凌晨起来出行肯定也没有休息好,于是给众人预留了两个小时时间休息,九点半出发去蜀州生物科学研究院。

    “亦升,刚才在机场的时候,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祁未将自己的行礼拉到床头放好,又拧开矿泉水的瓶盖抿了一口,见亦升坐在床边望着窗外发呆,忽然问道。

    从下飞机那一刻起,祁未就感觉到不对劲,蜀州的空气非常混浊,一眼望去,天空灰蒙蒙的,云层像是随时能压下来一样,整个地域给人的感官印象就很负面。

    所以她一路都很留心观察周围的环境,不管是人还是物,才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亦升的反常。

    祁未心细的程度出乎亦升的意料,她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祁未在说什么,于是抓了抓脑门,回想起那一刻的感觉,拧着眉回答祁未:

    “我没有发现什么,可能只是我多心了。”

    她不确定自己的感觉是否正确,也不想平白增添祁未的烦恼。

    但祁未没有轻易作罢,她走到亦升面前,又道:

    “亦升,我们这次出来考察,其实具体目标是什么我也不太明确,我不知道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是否能让我发现蜀州异于其他地方的真相,而且,我们孤立无援,蜀州生物科学研究院以及这边的灾监局愿不愿意配合我们的研究也是未知数。”

    “我们将要面对许多困难和考验,在这样的环境下,不管多么微不足道的发现,都有可能影响我们的判断,所以,只要你有所发现,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相信你一定有异于常人的天赋,能看到别人都看不到的真相。”

    她的目光平静而温和,亦升不由自主地被她说的这番话鼓舞,她张了张嘴,终于如实说出自己当时的感觉:

    “我好像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但我不知道它在哪里。”

    说完,她话音一顿,抿着唇细想了一下,又道:

    “而且我感觉,那个人拉走的货箱好像有问题。”

    祁未闻言皱了皱眉,追问:

    “什么问题?”

    亦升遂摇头,露出一脸苦相:

    “我不知道,这种感觉也模模糊糊的,更大的可能性是我弄错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