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周黎把头埋进二哈的毛里,待了五六秒钟,若无其事地抬了起来。

    小弟们看着他“鹰哥?”

    周黎道“哦,刚才脸上有东西,我擦擦。”

    小弟们道“……你其实是想笑吧!”

    周黎一本正经“怎么会呢,你们能自主创业,哥很欣慰。”

    就是太惨了点。

    他活到现在第一次遇见这么惨烈又搞笑的创业者,可想想打工这事是他撺掇的,他又不好打击他们的积极性,于是只能低头,再次把脸埋进二哈的毛里。

    季少宴面无表情地目视前方,心里满是嫌弃。

    众小弟则一齐瞪眼。

    是不是兄弟,你差不多得了啊!

    郁闷这东西,如果是独自一人承受,可能会越想越郁闷。

    但他们是七个人,凑在一起吹牛逼似的瞎扯一通,很快便从郁闷切换到了不服气,心想他们就不信赚不到钱。于是当有人提议说可以在集市上卖东西时,就得到了全票通过。

    然而想的虽好,可当真正地坐在这里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身为这附近“有头有脸”的古惑仔,要是碰见熟人可太丢面子了,有几个便想出去溜达一圈,被其余几人死命地按住了,最后本着“要丢一起丢”的原则,便缩成团当起了鹌鹑。

    然而他们这身整齐的行头太博眼球,路过的人全往他们身上瞅。

    几人硬扛了五分钟,其中一个猪八戒附体,刚要说一句咱们把行李分一分就各回老家吧,他们就见到了鹰哥。

    更惨的是他们这才发现没有秤。

    特么感觉一辈子的脸都在今天丢尽了。

    周黎又若无其事地抬起了头,问道“来多久了?”

    鹌鹑们不想回答。

    周黎扬起一点声音“嗯?”

    为首的二哥道“就……没多久。”

    周黎道“现在有什么打算?”

    “还能怎么办,秤都没有,回去呗。”二哥说着扯下一个塑料袋——感动天地,他们起码知道买点塑料袋。

    他把菜装进袋子里,递给鹰哥,“给,不要钱,拿走吧。”

    周黎没有接,笑着问“这菜哪来的?”

    二哥道“去村子里收的,都是小五小六的亲戚,自己家种出来的。”

    周黎点点头,心想不是偷的就好。

    他拾够了乐子,终于大发慈悲地为他们出主意,让他们把菜尽量均匀地装进塑料袋里,一共装了十二个袋子,然后往地上一放,说道“喊吧,两块钱一袋。”

    鹌鹑们不干,过不去心里那道坎。

    周黎道“那这么着,石头剪子布,谁输谁喊,一轮一次。”

    小弟们这才听话,顺便把看热闹的鹰哥也算了进来。

    八个人围成圈猜拳,罪魁祸首第一个中奖。

    周黎“……”

    众小弟“哈哈哈哈哈!”

    几人激动了,觉得大仇得报“快,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周黎无奈地笑了一下。

    他向来看得开,除了找他们要钱的时候不好意思外,其他时候还真没怎么不好意思过,便毫无压力地喊了一声。

    小弟们顿时服气。

    他们鹰哥果然是干大事的人!

    有周黎开头,后面的就顺利多了。

    早有路人在关注他们,心想也不知是谁家的熊孩子,都觉得蛮有意思,于是在他们喊第三声时便上前买了一袋菜。

    有一就有二,这年头谁也不缺那两块钱。

    大概只用了十分钟,他们便卖完了十一袋菜,剩下那一袋则留下孝敬鹰哥。周黎没和他们客气,伸手接过来,问道“收菜花了多少钱?”

    二哥道“就几块钱。”

    周黎赞道“那挺好,赚钱了。”

    小弟们没了刚才的窘迫,都是一脸的喜气,觉得腰板都直了。

    二哥更是哈哈大笑往他肩上一搭,豪爽道“走,请你搓一顿。”

    周黎似笑非笑“你们赚的这点钱够请我搓一顿的?”

    二哥噎住。

    周黎笑着拍开他的胳膊“行了,折腾一天了,都回去吧。”

    他把二哈的晚饭买好,顺便又买了点别的菜,抱着狗大爷回家,见钱多树恰好进门。

    那表情又是一脸的风雨欲来,但周黎诛的心很管用,钱多树半点火没发,只阴沉地看了他两眼,示意他把菜放进厨房,换好衣服就去做饭了。

    两人一狗风平浪静地待到深夜,各自休息。

    周黎临睡前照例给狗大爷擦了擦毛,刚要抱回窝,突然扫见了那朵向日葵,便又把狗大爷给抱了回来。

    季少宴?

    周黎认真道“向日葵的音乐不好听,我决定每晚亲自给你唱首歌。”

    不需要谢谢。

    季少宴挣开他,扭头要走,紧接着就被按住了。

    周黎打定主意要一雪前耻,这次没有起高音,在狗大爷的逼视下为他唱了一首《小星星》,这才把他放回去,心满意足地爬上床睡觉。

    一觉睡到自然醒,周黎只觉两条胳膊酸疼酸疼的,可能是昨天抱二哈抱的。

    二哈虽说还是幼崽,但也有分量,他抱着逛遍了集市,这是有副作用了。

    他一边揉着胳膊一边慢慢下床,看着已经睁眼的、依旧雷打不动趴在窝里的二哈,说道“蛋蛋,你是不是最近吃的太多了,昨天抱你一下午,手都废了。”

    该。

    季少爷一高兴,今天的早饭就多吃了几口。

    周黎蹲在他面前看了看见底的碗,说道“第一次吃完,你是不是因为我之前起床那句话在故意针对我?”

    季少宴充耳不闻,转身回窝。

    周黎按住他,抱起来打量一番“我发现一个问题,你除了有灵性,好像从没叫过,二哈不都是天天嚎叫吗?”

    他眯起眼,“你难道……”

    季少宴心头微微一跳,不清楚这傻白甜猜到了什么。

    周黎道“难道是太有灵性,所以上帝为你关上了窗户,把你变成了哑巴?”

    季少宴“……”

    周黎抱着他撸撸毛,叹气道“我可怜的蛋蛋,别怕,下次复诊的时候我让医生给你看看。”

    季少宴淡定地趴在他怀里,假装他不存在。

    今天周六,按理说是休息日。

    但钱多树那家快倒闭的公司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竟然有加班,钱多树一大早就走了。周黎对此蛮开心的,饭后休息一会儿,撸了一把二哈的毛,说道“蛋蛋,我去陪他们找工作,今天不锁你了,你一个在家乖一点。”

    找工作当然只是说说而已,毕竟他们昨天都找过一轮了。

    至于那个微信群,据说最近的活都已经定完了,小弟们要等到下礼拜才能抢活,所以今天都在家里待着。

    周黎会出门是真的不想再锁二哈了,他觉得那样不地道。

    于是昨天检查完自家大门,他就想做个实验,看看二哈能不能跑出来。要是能,他就再想别的法子,要是不能,自然就皆大欢喜了。

    他想罢快步找到一处能望见楼栋的阴凉,静静盯着那边。

    季少宴这个时候已经起身了。

    他在客厅里溜达一阵,耗了大概十分钟,估摸那傻白甜早已走远,这才迈进钱多树的卧室,发现果然没猜错,钱多树这个上班族是有电脑的。

    狗的弹跳力远没有猫好,何况他现在一只前爪错位,还绑着固定带,因此费了一番工夫才艰难地爬上去,按开了电脑。

    运气不错,钱多树没设开机密码。

    季少宴先是搜了一下他家公司,发现半点他出车祸的新闻都没有,便知道是被按下去了。他盯着电脑桌面,犹豫几秒,终究还是选择了关机。

    要是换一个人,可能会迫不及待联系自己的朋友。

    可季少宴不是,他向来冷静,尤其是他才失踪了没几天,他担心他弟弟可能会派人监控他的社交账号,然后顺藤摸瓜地找过来。虽然他弟弟没那个智商,但保不齐后面有人出主意。

    最好还是拖一段时间才行。

    他做完决定,小心地从电脑桌上下来,回到客厅看向了大门。

    大门旁边是鞋柜,鞋柜则挨着沙发。

    他观察几眼,用上电脑桌的耐心一点点爬上鞋柜,伸爪子搭上门把,使劲一用力,开了。

    季少爷顿时满意,稳住身体往前挪了挪,再次伸爪子,僵住——爪子太短,够不到那后面的防盗门。

    作者有话要说  周黎守株待哈,他到底啥时候能下来?

    感谢大大们的霸王票和营养液,哐哐哐orz新网址:  :,网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