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七章
    竹玉采到药后,一路兴奋地往山下跑, 却没有注意到旁边树林里影影绰绰的黑影。

    他走到一个岔路口时, 右边的树林猛地一晃,几个手持大刀的男子突然走了出来。

    竹玉一惊, 迅速往另一条路跑去。

    可惜没走两步, 就被堵回来了。

    再往回看,也有人挡在身后。

    一个看起来像是头目的男人好奇地打量着竹玉。

    “呦,稀奇了, 年纪这么小,还敢在这种天气上山”

    另一个人靠近竹玉,问他“只有你一个人后面是不是还埋伏有人”

    他这句话问出来, 几个山贼全部握紧了刀,虎视眈眈地盯着竹玉。

    竹玉忍着惧意, 摇摇头“只有我一个, 我是来上山采药的。”

    周围几人爆发出刺耳的笑声。

    “采药大雪天,还在这种荒山,采药哈哈哈哈”

    头目终于不耐烦了“少废话了, 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我饶你一命。”

    竹玉没有犹豫,把身上的钱、东西、甚至母亲留给他的玉佩,全部都给了山贼。

    可山贼并没死心,看着手里不算多的钱,又看看竹玉。

    “你怀里鼓鼓囊囊的是什么东西交出来。”

    竹玉脸色一白,后退了一步“没没什么东西。”

    几个人看他的样子, 知道有问题,追上来就要抢。

    竹玉转身就跑,可惜没跑两步就被飞来的石头砸到,瞬间狼狈地摔倒在地。

    傅山海的心在看到姜合摔下去的那一刻,瞬间揪紧了。

    他紧紧盯着几个山贼的动作,呼吸都急促起来。

    竹玉守得死紧,不管对方怎么打,就是不放手。

    头目恼了,一脚狠狠踢在他背上“老子让你不松手”

    这一下很见效,竹玉疼的脸色惨白,蜷起身体,怀里的包裹也被抢走了。

    头目大笑着打开包裹,却在看到里面的东西时瞬间愣了。

    包裹里面居然什么都没有,就包了几颗杂草。

    他瞬间就恼了,把包裹往竹玉身上狠狠一扔“妈的敢耍我们”

    几个人再次上了拳脚,狠狠打了他一顿,又扒了他的外衣,才稍微解了气,扔下人走了。

    “卡”周厦喊了一声,心疼地对姜合说,“姜合,先休息一下。”

    姜合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擦了擦脸上的泥。

    陈向已经跑过来给他披外套了,山上的温度低,姜合现在相当于只穿了件薄薄的里衣,估计冻坏了。

    姜合坐起来四处看了一圈,却没有看到傅山海。

    “大老板呢”

    陈向一愣,也扭头看了眼“不知道,刚刚还在这儿呢俞鹤也不在不会有事先下山了吧。”

    姜合眼底闪过一丝失落“走了啊”

    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姜合,过来。”

    姜姜一愣,猛地抬头看过去。

    傅山海不知道在哪找来了一个热水袋,正往里面倒水,旁边放着一杯热水。

    姜合眼睛亮亮的,站起来要过去。

    可他刚站起来,脚步就突然一滞。

    感觉后背传来了明显的疼痛。

    姜合想着,估计是刚刚拍戏的时候伤到了,但他没敢说,忍着疼小步走到了傅山海身边。

    “先喝水,”傅山海把水杯递给他。

    姜合乖乖接过水杯,咕嘟咕嘟喝了半杯。

    “喝完,”傅山海说,“山上太凉了,多喝热水。”

    姜合又小口喝了一点。

    傅山海把热水袋递给他“一会儿冷了就揣怀里。”

    姜合接过热水袋,往肚子上面一贴,瞬间就感觉肚子暖洋洋的。

    “好暖和呀”姜合舒服的眉眼都展开了,“可惜拍戏的时候不能带着。”

    傅山海闻言,也皱了眉,想着怎么给姜合保暖。

    这时,吴瑛突然走了过来“姜合,你是不是没带暖宝宝”

    姜合一愣“什么宝宝”

    吴瑛笑了“果然没带,还好我多带了,给”

    她大方地把自己带的暖宝宝全部给了姜合。

    姜合低头看着手里粉粉的、四四方方的膏药似的东西,半天没明白这是什么。

    傅山海拿起来研究了一下“自发热的,来,我给你贴到身上。”

    姜合“哦”了一声,乖巧地站起来,撩起衣服,露出雪白的小肚皮,等着傅山海贴暖宝宝。

    傅山海动作猛地一顿,眼睛瞬间瞪大,立刻伸手把姜合的衣服又拉了下去。

    他还不放心的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看到姜合刚刚的动作,才苦笑不得地回头看着他“你干什么”

    姜合有点迷茫“不是会发热吗贴肚子上呀。”

    傅山海笑得简直停不下来,又被姜合刚刚的样子萌到了,忍不住地揉他的头发“不是这么贴的不能直接贴皮肤上,会烫伤。”

    姜合这才明白自己闹笑话了,脸顿时红了,看着傅山海还在笑,尴尬地瞪他一眼,不开心地转过身去了。

    傅山海的笑容却猛地顿住了。

    因为他看到姜合的背后,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脚印。

    刚刚那场打架的戏,姜合似乎真的被人踢到了。

    他脸色一变,立刻又拉着姜合衣服的后摆,把人圈到怀里,撩起来要看。

    姜合见他居然撩自己衣服,瞬间急了,又不敢说的太大声,小声问他的同时,不停地在挣扎“你干什么呀放手”

    然而傅山海已经把衣服撩起来了,这才看到姜合白皙的后背上,有一小片青紫的痕迹。

    居然真的伤到了。

    他脸上霍然变色,立刻喊停了周厦。

    “姜合受伤了,要立刻处理。”

    周厦听到剧组的传话,脸色也一变,抛下手头的活就跑到了姜合身边。

    “怎么了”

    傅山海脸色很难看“后背青了一大片。”

    周厦一听也急了,伸手想去掀姜合的衣服,却被傅山海猛地阻止。

    “有医疗室吗”

    周厦这才反应过来,忙带着两人去了临时搭好的帐篷里。

    姜合看到两个人的表情都很不好,自己也怂了,不敢大声说话,让干什么干什么,一来就乖乖坐到了帐篷里的小板凳上。

    “衣服脱了,我给你上药膏。”周厦说。

    傅山海却说“我来就好,你去帮我再找点口服的消炎药。”

    周厦不满地看着他“为什么要你来姜合是我剧组的演员,受了伤当然是我来处理。”

    傅山海语气沉下来“他也是我山海星光的艺人,由我亲自负责。”

    周厦平时脾气就不好,现在姜合受伤心里着急,对着傅山海语气就更差了“可你一个山海星光的老板,没事老跟着我剧组干什么我们上山你也要来”

    傅山海语气森冷“如果不是我跟着,谁知道你们还能出多少差错你自己算算,姜合在你组里这几天,哪一天是舒舒服服地在拍戏”

    “你”周厦瞪着傅山海,气的不轻。

    姜合眼看两个人针锋相对,谁也不让谁,立刻又跑到他们中间“你们别吵了是我不小心。”

    “不是你的问题,”周厦语气缓和了点,“的确是我没有做好安全措施。”

    傅山海看着姜合明明后背一直疼着,却一声没吭过,心疼的眼神也软了下来“好了你坐回去,我给你上药。”

    他看向周厦“你快去找药。”

    周厦虽然不跟他吵了,但看到他的态度还是很不爽“你就不能说个请字吗”

    傅山海冷冷回他“你去把药请回来。”

    周厦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念了很多遍莫生气,才头也不回地出了帐篷。

    姜合坐在那里,有点迟疑地看着傅山海。

    “一定要脱完吗掀起来一点不可以吗”

    傅山海从里面拉上帐篷的拉链“衣服刚刚在地上滚那么久,已经脏了,脱了吧。”

    像是怕姜合不放心,他还补了一句“没事,外面的人看不到。”

    姜合咬了咬嘴唇。

    不是外面的人的问题呀

    他脸色通红,犹豫了半天,还是慢慢解开了衣服上系着的腰带。

    于是,傅山海一回头,看到的就是小可爱含羞带怯地在脱衣服,由于害羞和冷,衣服滑下去的时候,肩膀还在微微颤抖。

    即使姜合完全背对着傅山海,只露出光洁漂亮的脊背,傅山海的呼吸也在那一瞬间停了,甚至连迈出一步都很难。

    他突然后悔刚刚把周厦赶出来,只留自己和姜合独处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