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第二十二章
    “你是说查到资料片的线索了?”郭嘉从书房的椅子上弹起。

    常秘书解释道,是那位女乘客在接受调查前曾在朋友圈抱怨飞机上的遭遇,正巧有一位电影学院的学生知道《日本沉没》这部片。

    原著是上世纪70年代出版的畅销科幻小说,相关影视剧、广播剧、漫画改编作品就有不少,光是电影就拍了又拍。

    “……原著作者早已去世,相关创作人员身在日本失联区,我们只能从其他途径了解情况。可不论是网络片源与相关资料,还是保存的实体影碟录像,都人间蒸发一样离奇消失。现在只能寻到一些相关知情人。”

    常秘书一边解释一边把主席带到会客室。

    里面诸位地质学者、著名影评人、电影学院教授等候已久,其中因为朋友圈点评而混进来的某位年轻学生双手交握渗出层层黏腻汗液,根本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出现在了这里,紧张地小心肝扑通直跳,等往日只从新闻联播里见过的郭大大推门而入,其他大佬们纷纷起身同主席握手,这位学生手忙脚乱还自己把自己绊了一脚,差点就栽到最敬爱的大大怀里,整个人都快要窒息!

    郭嘉扶住年轻人,在他胳膊上拍拍,非常平易近人,“别紧张,这次找大家来就是了解一下情况,都坐下说话。”

    年轻学生带着懵逼的表情坐回角落,被拍过的地方隐隐发烫,脸色涨红,说不清是激动还是紧张。

    身旁其他大佬已经跟主席讲述起《日本沉没》的剧情。虽然说得头头是道、流利万分,可光看眼神里闪过的几缕困惑,就知道,即使阅历丰富的大佬们不像他这般诚惶诚恐,但对面见主席的原因同样莫名、不解。可这并不影响他们各个口若悬河,可真见主席听得格外投入,一脸认真,偶尔还面带思索,大佬们都有点hold不住了!

    受到郭嘉严肃的态度影响,他们讲述的语气变得迟疑而慎重,像在汇报什么国家大事?

    可天知道,他们只是在讲故事!

    “所以,故事里有位田所博士经过调查日本海沟异常现象,预言日本将在一年内沉入海底,虽然改编作品里沉没时间不一,但并没有哪个推测是247天?”

    在座诸位点头。

    “所以,根据版本不同,可以有两种结局1,阻止沉没计划失败,日本列岛沉海,国民成为无根之民漂泊在外;2,主角小野寺俊夫以身犯险潜入海底炸毁导致日本下沉的症结,保留部分国土,在分崩离析的旧土上重建家园。”

    在座诸位点头再点头。

    “好的,我明白了。谢谢各位合作。”郭嘉起身道别送客。

    被客客气气送走的老老少少,挂着满脸恍惚出门,再听常秘书殷切嘱咐他们切勿把谈话内容外传,感觉像经历一场幻梦!这种事就是传出去都不会有人信吧?

    那位如坠雾里的年轻学生都忍不住掐掐脸,怀疑自己还没睡醒?

    所以,他们被慎重请来,又谨慎送走,仿佛一个个怀揣的不是满肚子连篇废话而是国家高级机密?

    可实际上……还就是喝喝茶、聊聊天、讲讲故事?

    呃,好吧。

    也许郭大大还真就是灾难作品同好?

    这世上谁不是吃喝拉撒睡,就不允许大人物有点不为人知的小爱好?网上找不到资源就从民间人士那求助?学生一边离开一边美滋滋想着,起码他还跟最敬爱的大大亲密接触还说了会儿话,见缝插针补充了点细节,这事,够他吹一辈子了!

    常秘书送完人折回来,就见主席正翻阅会客记录,比对调查报告,从nc小野寺俊夫到通关时限,陷入思索。

    “你说,日本异状真与《诺亚方舟》有关?”

    常秘书回道“日本现今的遭遇确实令人费解,很难通过科学的角度来解释。事情的真假,或许只有时间可以验证。”

    “但愿这一切只是我们想多了……”

    ……

    两人一兽听方舟讲完小野寺俊夫舍己为民葬身大海的英雄式悲剧,天色已黑,在船上各找位置先睡一觉。

    结果没过多久,纷纷从噩梦里惊醒。

    方舟在摇晃的船上坐起,平缓了心跳,从梦里车祸再现的场景中挣脱出来,看了眼对面满额冷汗同样吓得不清的李锤,抬头看向船体摇晃的主因

    年兽不知为何红着眼睛喘着粗气,跟头疯牛一样追逐黄太阳。

    黄发青年许是吓傻了,竟然没有像往常似嗷嗷大叫。

    等方舟起身拦住年兽,这小子才一脸后怕地坐下。

    “我滴娘呀!打我幼儿园毕业,哥哥我就再没被自己的梦吓醒过了。”李锤拍着胸口,深深吸气、呼气地顺着气,好不容易缓过来。

    他不经意瞥见黄太阳脖子,讶异道“乖乖,你伤口这么快就愈合了,一点疤痕都没有了……”

    闻言,方舟看了眼才结痂的指腹。

    李锤凑上去在黄太阳光滑干净的皮肤上摸了又摸,活似一猥琐大叔,惹得黄太阳左闪右避,最后被掐着脖子“威胁”道“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偷藏了什么治伤圣药?好哇,你小子!刚才我们舟为你求药伤成那样,你有药还不吭声,真不是玩意!!!”

    方舟走到船头,在黑沉沉的河上张望每一艘亮着灯的船只,忽而皱眉,转头看向李锤,“你有没有觉得,对面那只船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李锤立刻放开黄太阳走过来,九十公斤的大块头压得船头都往下沉了沉。

    “咦?好像真比之前那会儿远了。”李锤垫脚抬手作张望态,突然惊了一声,竟才发现他手腕上赫然多了条任务环。在船头昏黄明亮的灯光下,薄薄一层,映衬黑黝黝的肤色,格外显眼,“这不是还没天亮?任务怎么已经开始了?”

    方舟环视湖面,皱眉,“这事不对劲。”

    “当时就你接触了那位船夫,你仔细跟我说说。”方舟拉着李锤坐回去。

    一听李锤说船夫洒了,总觉得有些耳熟,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你见他最后捞到鱼了?”

    “这倒没注意。”当时光顾着注意年兽了。

    李锤在不大的船上来来回回反反复复翻找,一无所获。拍着脑门道“我蠢啊,这船夫连船桨都不给咱们留下,即使真有线索,肯定早带走了。”

    “线索是肯定有的,游戏不会弄出无解的局,只不过我们没有注意到。”

    方舟盘腿坐着,年兽凑过来窝到它腿边,睁着一双猩红的眼,像刚刚遭遇了惊险的事情般狂躁难安。可这丁点大的船上又能发生什么?早前分明也是拿方舟讲故事的声音当催眠曲,卧在他身侧闭眼小憩。

    方舟撸着它的毛,安抚它的情绪,突然抬头问道

    “船上每位乘客都做噩梦了?”

    “我是!童年阴影都给我翻出来了,也不知道怎么就梦见那杀千刀的货色!”

    李锤现在想想还有些后怕,他一直以为早就把那家暴男忘记了,没想到梦里居然又回到他小小年纪独自从幼儿园回来,推开房门那刻。凉透的母亲躺在玄关还维持着奋力往外爬的姿态,刺目的血色染红他的眼睛。在幼年的记忆里只剩满目狼藉,碎裂的杯盘、滚落的空酒瓶、歪倒的桌椅、弯折的铁棍,以及桶在母亲胸口的刀。

    梦里他抽出那把刀,冲进卧室里,把那个醉醺醺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男人乱刀捅死。——用更甚于他母亲一百倍一万倍的死法,一刀刀割着男人的肉。可实际上,年幼的他根本无力与健壮的成年人抗争!他曾经只是涕泪纵横地哭嚎着冲进去朝那个人渣发疯,小小的拳头像嗡嗡的苍蝇一样,除了扰人,不具备更有力的反抗。

    最后只是被男人一脚踹断肋骨,躺在地上抽搐。

    即使后来……至睡着前,他都以为早已把这些埋藏在记忆深处的陈年旧事忘干净了。

    可想来,虽然身体自我保护机制把这些童年阴影关入匣中,但一直以来对强健体魄的过度追求,或许就是当时那股对自身弱小感到无力的愤恨情绪,仍无法磨灭地,借由潜意识再次支配他的行为。

    方舟目光掠过不安的年兽、心有余悸的李锤,落在状况外的黄太阳,“只有你没做恶梦?”

    不等黄太阳反应——虽然黄太阳也没有反应。

    自醒来,这小子就有点沉闷的不像话,也不知是怎么了?

    方舟内心的疑问已变成肯定。

    他顺着静静流淌的水流,遥望对面。

    万籁俱寂的夜晚,清晰的连微风拂过水面的声音都能捕捉。

    远远就听见对面那艘船只上有几位玩家正大喊大叫,游戏里明明是夏日,隐约传来的声音竟是在叫“冷”。

    方舟派出外交达人李锤,“跟对面聊两句。”

    “之前试过了,根本听不清。”

    “不一样。”方舟道“按照游戏时间算,先前七八点正是热闹的晚餐时间,可能会有生活噪音的干扰设定。现在十点多了,处于睡觉时间,没有太多杂音会比白天清晰很多。”

    李锤一想也是,手捂在嘴边做喇叭状,朝对面大喊。

    没一会儿就得到回应,远远传来的声音还哆哆嗦嗦,像是饱受寒风摧残,问这边有没有衣服支援一下,他们那边要冻死了都。

    李锤看向方舟,等待下一步指示。

    “有衣服也送不过去。”方舟说完,李锤正要原样回复,突然被叫住,“等下。”

    方舟走到船边,手伸进河里感受一下,抬头道“你问下他们那边是逆流还是顺流。”

    李锤一脸莫名问完,得到同样茫然的回复逆流。

    看着方舟若有所思,李锤凑过来,“你有想法了。”

    方舟打开地图面板,对面与他们的坐标正处南与北两向。

    如果把散布河上的船只坐标对角相连,果然成双成对匹配出现。

    难怪下午那会儿李锤大喊,只有对面传来回应,隔离船只的浓雾应该具有隔音效果,使每一组都自成空间。

    方舟从无数连线交汇于河中央的一点上收回视线。道

    “……如果没猜错,《北风与太阳》其实是他们的题。水流方向已经提示了影响船只往前行进——也就是我们受到阻力来自对面。随着时间流逝,两只船的距离会被水流越推越远,这就代表声音传播的距离越来越长,也代表着两船交流的效率越来越低。一旦各自被推回岸边,两队交流信息的可能性就降为零,同样也是任务倒计时结束的时候。”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