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第二十三章
    李锤一脸惊叹地看着方舟。

    方舟微微歪了下头,“你要想验证,只需要观察下任务计时与船只倒退的距离。”

    “不不不!不想验证!我完全相信你的推论。”

    李锤上前摸了摸方舟黑发浓密的脑袋,满是稀奇,“这发际线长得多标准,这地中海更是连个影都没有……咱俩还是同校同系同专业同宿舍的,高考分数估计也相差不太大,怎么就差别这么大呢?”

    “别闹。”方舟推开他。

    李锤说:“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既然同为一组,他们那可能有我们通关的信息。”方舟道:“问下他们来自什么村?”

    李锤点头,一会儿得到回复:“是夜谭村。天方夜谭?”

    方舟点头。

    “一千零一夜啊,这我可不熟。”李锤说着就链接外网,却发现系统显示:任务中屏蔽网络信号。顿时哭丧着脸,抓耳挠腮。

    “船夫、撒网、打鱼,三次不中……”方舟想了想,“不出意外,是《渔夫与魔鬼》。”

    不等李锤回想起故事情节,方舟已经有了决定:“你跟对面说,他们的任务是《北风与太阳》,现在正面临冷风的考验,我们找人给他们送温暖,而他们要出个人帮我们做任务。”

    “你有法子过关了?就咱几个不成,还要便宜外人,平白帮他们过关?”李锤纳闷,还推了推安静旁观的黄太阳,“你说是不?”

    黄太阳躲开他的手。

    李锤拍了下他的头,“你小子怎么回事!平常不让你说的时候总废几把话,恨不得让人缝上你的嘴!现在让你说又闷不吭声,故意跟我做对啊!”

    方舟瞥了眼黄太阳,向李锤解释道:“这回是合作任务,单凭哪方,都过不了。别废话,赶紧办事。”

    “好吧好吧。”李锤站在船头两手叉腰,迎着夜风正运气,突然转头又问:“对了,咱们送啥温暖过去?这就是有衣服泡水里一遭也湿得穿不了了!还有咱们跟他们隔这么远,你要人,人怎么过来?总不能游过来?谁他妈能乐意?”

    李锤扫视一圈,掂量掂量满船战斗力,似乎就自己能打了。不免脸皱成一团,“兄弟你真是,无时无刻都在坑哥哥我。”

    “放心,不是你。”方舟打断李锤的抱怨,示意旁边沉默的黄太阳。

    李锤顿时摇头,“这能行?就这小子这德行你让他游过去还不嚎得跟杀猪一样!”

    “不会有问题。”方舟断言。

    李锤将信将疑地看了眼居然没站起来嗷嗷叫反对的黄太阳,奇怪了一下,心思又放回方舟身上,“那对面出人,出什么人?随便来一个?”

    方舟摇头,“你把对面玩家的名字先套出来,我看看再决定。”

    李锤弹指表示收到,酝酿一下,就扯开嗓子朝对面施展江湖绝学:狮吼功。

    再度凭借十级外交能力,完美达成任务。

    对面总计四人,分别是:陈登、童萍、李亮锋、江蜜。

    “来,选哪个,说!”

    那语气跟要挑哪只待宰的猪似,社会得狠!

    “童萍。”

    不知船那边怎么说服童同学下水,反正李锤这边交涉完,方舟掏出“心不静自然热”丸给黄太阳。

    这位小年轻二话不说就下了水,溅起的水花甩了李锤一脸,那矫健泳姿看得李锤一愣一愣,“他怎么这么老实了?”

    “操!这小子不会一直扮猪吃老虎故意装成二傻子偷懒混经验呢吧?!奸滑!”李锤愤愤骂了几句,坐回船上,伸展了下胳膊,“不过话说回来,这少了个人,不仅空间宽敞了,连空气都清爽了几分——对了,你在船边看啥呢?”

    李锤瞅着张望船体的方舟。

    方舟招招手,“自己看。”

    “啧啧,有话不能直说,搞得神神秘秘一点不痛快!”

    李锤嘴里嘟嘟囔囔,人却屁颠屁颠错过去,探头一看。

    只见吃水很重的船身因为猛然少了个人,稍稍浮起,隐约可见露出一半的字迹。

    “魔鬼号?!卧槽,这小破船还起个这么威风的名字,至于不?”

    方舟瞥了他一眼,“每次都能完美避开重点这点,你也挺值得钦佩了!”

    李锤到底也不是真蠢,“哦,我想起来了,渔夫这故事是说他打渔,老捞不上来。好像每天只能撒四次网——虽然我挺纳闷为什么就不能撒第五次第六次,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捞着了一大宝贝瓶子。这个黄铜瓶里封印着一只魔鬼。而这只魔鬼关小黑屋太久,心理变态了,不仅不感谢渔夫,还嫌弃渔夫救他救晚了,要杀渔夫。结果渔夫使计,又把它骗回黄铜瓶里。”

    方舟点头,“《北风与太阳》是讲两者比试,谁能使路人脱下衣服谁胜。结果:刮风越强越猛,路人越想添衣服抵御寒冷,但太阳的热量却诱导人不断脱下衣服解热。于是,太阳赢了。”

    “所以!太阳战胜了寒风!黄铜瓶收回了魔鬼!卧槽!”李锤终于反应过来。

    方舟摸了摸置身事外的年兽,“是这样。有种说法指魔鬼是渔夫的心魔,所以我们才会做噩梦。而对面位于南向,承受从北方刮来的冷风。”

    “黄太阳、太阳,童萍、黄铜瓶!怪不得!怎么会这么巧?”

    “……即便不是《渔夫与魔鬼》,也可以是陈登的《阿拉丁神灯》,船夫身份从撒网捞鱼的渔夫变成在岸边点火念念有词的阿拉丁。河上汇聚天南海北的新手村船只,这么多船客里,只用同音的别字串联匹配出一组组对照故事并不难。这游戏系统的智能化程度,一直无可挑剔。”

    而年兽一开始会去咬“黄太阳”应该是早就发现壳里换了人,毕竟都是npc一脉,还有野兽直觉,许是感受到玩家察觉不到的地方。

    “来了!”

    对面派来的“童萍”登上魔鬼号那刻,同样游程赶去对面的“黄太阳”同时登船。

    两声滴滴提示音相继响起。

    【五湖四海频道】:“正所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恭喜寓言村玩家方舟、李锤;夜谭村玩家陈登、李亮锋、江蜜,成功合作,协力通过新手村过河考验!”

    音落,登上船的童萍一撕脸皮,整个人宛如川剧变脸,露出真容,正是跳船逃跑的船夫。他凭空一捞,手里就多出一支桨,划着船往湖心逼近。

    “小黄跑哪儿去了,提示里咋没有他?”李锤扭头问方舟。

    方舟一抬下巴,“看前面。”

    李锤扭头,远远一张哭得涕泪纵横的脸映入眼底。

    原是魔鬼号前方的河中央,一座巨石高高耸立,黄太阳宛如等待拯救的公主,面朝他们被绑在石头上,后颈的结痂的伤口上未擦拭的凝固血块糊满脖子,一张脸哭得青得发紫,好不凄惨可怜。

    远远瞧见他们,他就扯着嗓子哭嚎:“你们怎么才来啊!”

    还伴着女高音二重奏:“蜜芽!老蜜儿!我心肝宝贝甜蜜饯你快来!老娘快受不了了手都僵了!来个人救命啊!”

    黄太阳不甘示弱,“方哥!你再不过来明年今天就是我的忌日了!”说着还唱了起来:“你快过来~你怎么还不过来~我浑身~发麻~血液不畅了~~”

    魔鬼号与北风号在巨石前狭路相逢,各自看向己方同伴。

    李锤转头看方舟:“果然这才是真货!我就说这小子刚才怎么那么不对劲。”

    而对面莫名其妙就听到过关提示的三人还晕晕乎乎,李锤一边解救同伴一边向对面科普解惑,顺便好好吹嘘了一番自己兄弟的聪明才智、丰功伟绩,得到对面几人高度敬仰。

    江蜜帮解救下来的闺蜜揉着绳子勒出的淤痕,“我就想萍萍怎么背过身换下湿衣服的功夫,性格就变得扭扭捏捏奇奇怪怪了……还想着是不是当着男生的面不好意思,没想到干脆连衣服带人都一起换了!我刚才还跟那个‘她’搂搂抱抱好一会儿呢!”

    童萍还以为江蜜恶寒后怕,正要来个安慰的抱抱,就对上一张被船头灯照得格外清晰的思春荡漾脸。

    “诶呦,我们这位船夫可帅可帅了,那高鼻深目的欧式俊脸,简直就是神话里的阿波罗!当时一上船我就想搭讪来着,可惜一直纠结于要不要调戏npc的道德底线,早知道后来的萍萍都是他变得,我就多抱一会儿了!我——靠!”

    江蜜声音一顿,摸着被掐的大腿,瞪了眼闺蜜,“你干嘛呀突然?”

    童萍收回作恶的手,咬牙切齿,“我算是明白了什么叫重色忘友、见色忘义、自古蓝颜多祸水!”

    “食色性也,爱美乃人之天性好不?”江蜜辩解一句,四下环视,发现让她道德底线岌岌可危的npc男神消失无踪。

    “人呢?怎么又跑了?”

    方舟摸摸巨石,“是传送石。”

    提示显示:【立即下线去山海镇外】两项。

    熬了好几小时,玩家们都没心思继续,纷纷告别。

    李锤再次发挥出色的交际手腕,三言两语跟对船玩家混熟,要了联系方式,约定下午再战的建议遭遇李亮锋婉拒,这才发现对面四人居然不是一伙的。

    两闺蜜姐妹情深,看着才十三四岁的少年陈登是被表姐江蜜拉来当劳力的小表弟。而李亮锋本来是跟兄弟们一起做的出村任务,领到票才发现居然不是同一班船。

    李锤纳闷。

    李亮锋同样郁闷,“我们兄弟五个,一条船也不超载啊,怎么就偏偏把我分出来了?!”

    李锤闻言求助万能方舟,“这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五人名字都不达标,要塞一位能触发任务的玩家进去。如果是问为什么倒霉被替换走,大概除了人品问题不做他想。”

    李亮锋闻言心塞一瞬,转身拍拍李锤,叹道:“能跟这位方先生交往这么久还不离不弃真是难为你了。”

    “哥们,你懂我啊!”

    李锤瞬间一副遇到知己的激动表情,握住李亮锋的手,以同是李姓人、千百年前是一家为由,愣是把萍水相逢的情谊追溯到盛唐商周,升华成在战乱中流离失所、分散两地,因祖先念念不忘,百代后才有回响的,宿世累计的因缘!就这样擦肩而过简直辜负祖先,不如重缔先祖情分。所谓你兄弟就是我兄弟,让李亮锋尽管把另外四位兄弟一起带来,携手共战游戏。

    陈登小朋友目瞪口呆地看着几句话说完已经勾肩搭背、执手相望、泪眼滂沱的两人,不知何时走到方舟身旁惊叹:“……你这兄弟,人才啊!上面要是派他去藏区,估计早没那些达赖喇嘛什么事了。”

    几人约定好就纷纷点击下线。

    可十几秒过去,四下不见有飘来的船与飞车,只眼前巨石孜孜不倦亮着白光,不由面面相觑。

    “该不会是走进光里?”

    “我还以为这是激发的光效呢,可别又有什么坑等着咱们?”

    “想想别的网游里的传送石,指不定出了新手村,上下线就是光效加身这么拉风了!”

    几人试探着走入光内,果然顺利下线。

    李锤爬出游戏舱就去了工作室,点了一堆午餐外卖,招呼大家吃饭。

    员工把奋战一上午的成果发送给方舟,就纷纷离座。

    当视线完全从电脑桌面挪开那刻,一个个突然头晕眼花,不过都只当是贫血,没放在心上,争前恐后跑到桌前抢吃的。

    期间,李锤关心起员工早上的工作。

    正想围绕资料内容诉苦的员工发现,那些刚才还坐在电脑前逐字分析、深入研究,杀死无数脑细胞令他们深恶痛绝的内容,突然变得影影绰绰、模糊不清,嘴张了又闭,闭了又张,除了千篇一律的“那些军人身份信息简直……”的开头,简直之后?终究没再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来。

    最后也只能吐槽吐槽奇形怪状的邀请码,那样鬼画符的内容复制到文档里,竟然还不是乱码,很是神奇了!

    李锤满意地点头,离开工作室,向方舟汇报了防泄密软件强大的神秘力量。

    不过以防万一,李锤决定等晚上工作室下班,再组场酒局,美其名曰:犒劳大家。

    方舟对此并无异议,挂断电话,坐到电脑前。

    接收共享来的几十个文件夹。

    点开每位军人的txt文档。

    员工阅览文档抢到码,都把邀请码黏贴在相应资料内容下方。

    方舟复制进表格里罗列成名单,优先顺序依然是特字辈最先:武警部队熊猫突击队、盘龙特种大队、东方龙特种部队……

    “腾龙突击队一队,队长杜海,副队长夏学彬。麾下成员:孙喜全、王锋、赵光辉……”登记完刚注册完的最后一支队伍,方舟起身去用餐。

    与此同时,还未收心的上班族们正懒洋洋结束早上心不在焉的工作,前往餐厅,而搭乘隐形巡逻舰“月影号”徘徊在日本周围出任务的腾龙突击队队员们,本该平静的午餐时间,因为一声未知的陌生提示音仓促结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