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章之八
    虽然不知道其他队伍是个什么情况,但大差不离,应该就是那种新手冒险者闯荡迷宫的状态吧。

    而耿甜所在的队伍,与其说是新手冒险者,还不如说是勤劳的采石工……在确定绿色石头可以回蓝后,大家捡石头就越发勤快了,能装多少装多少,装满背包和身上的各个口袋,方便法师职业的队员随时取用。

    捡石头的时候,大家心情挺不错的,本来不熟的成员也变得可以交心起来(除开张楠)。

    “我到现在还没什么真实感,突然大地震,感觉世界末日了……然后就突入了这种奇幻的画风……什么打通任督二脉、内视、魔力流动之类的,说实话我初中的时候尝试过,不过初中毕业我就认清现实了……没想到如今能做到这种事……”秦洪喜如魔似幻地捏着石头说道。

    孔严华弹了弹他的脑门,“感叹归感叹,别摸鱼,说到底这些石头还是为了你们法师才收集的,你麻利点。”

    “好啦,我知道的啦!”秦洪喜手脚很快地扣起壁上的绿色石头,就是嘴巴还是没停,这回话题到了曹岩身上:“曹大哥,我看刚才你拉仇恨拉得很稳啊,那么多史莱姆撞击你,痛不痛啊?”

    曹岩白了他一眼,“我打你一拳看你痛不痛,当然痛啊!不过我是坦克嘛,自己抢到的职业,跪着也要硬抗下去啊……之前场面那么混乱,早知道拿了刀盾是要干这种事,我就不抢了。”

    费雨晨笑嘻嘻地说道:“曹大哥你说归这么说,一有什么事还不是主动挡我们前面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傲娇吗?”

    他话音刚落,孔严华、秦洪喜他们都做出了呕吐的表情,窦骁吐槽道:“这么粗壮的汉子,麻烦你别用傲娇形容好不好!”

    曹岩满头黑线地表示不满:“我怎么觉得好像被你们diss了?”

    “失言失言,别在意,我的锅,都是我的锅。”费雨晨积极顶锅。

    耿甜听着他们的对话,心里越发对自己的队伍有信心了。之前她被分出来,又和张楠这种渣滓一队,只感到绝望。现在想想,单独一个张楠算什么?队里其他人都很好,这才是重点。

    石头捡得差不多后,众人的状态条也恢复满了。法师的mp有石头恢复得很快,大家的血条有治疗补血也很快,刚才那点时间就等物理职业恢复tp了。

    重新上路后,曹岩在那边嘱咐道:“你们远程打怪悠着点啊,刚才雨晨的箭擦着我的脸飞出去,吓得我头皮发麻,要是控制不了准度,就别站我正背后放技能啊,站位斜着点,可以看清前面!”

    “抱歉啦,我会注意的!”费雨晨坦率道歉,再三保证绝不在队友背后拉弓。

    曹岩的个性是真的挺大气的,换了别人在他这种立场,肯定要大说特说,把差点打到自己的队友骂个狗血淋头,毕竟这是现实啊,一不小心真的会死人的,自己的命当然才是最重要的!别说抗怪了,没被怪打死反而被队友打死,那就很搞笑了!

    哪像曹岩这样,只提点了一句,人家认错他就不再啰嗦了。

    这个队伍里,曹岩年纪最大,三十出头的样子,他是个直脾气,有话就说,不过他从不摆长辈的谱指使大家;费雨晨年纪最小,才十七岁,是个爱笑的大男孩。

    其他人差不多二十来岁,个性最活泼的就是秦洪喜,其次是和他一个大学的窦骁,他们两人以前同校不同系,不是很熟,地震之后聚集幸存者才知晓对方名字;吴昊也是在上大学,不过和他们不是一个学校,态度拽拽的,但不难相处。

    孔严华和于佳冉是与耿甜一个小区的,这两人还是邻居呢,地震的时候,是孔严华把差点没跑出楼的于佳冉给拖出来的。

    宁斯年的情况不太清楚,他不爱说话,话题扔给他也只能得到一片沉默,不过就冲他早先站出来保护耿甜这点,可以确定这个人不坏。

    总体还是很年轻的一支队伍,熟悉之后就能自然地说笑了。

    除开张楠。

    一行人前行的路上,逐渐与史莱姆展开遭遇战,越往里走,史莱姆越多。曹岩拉怪是很稳的,哪怕密密麻麻一群史莱姆,他也敢壮着胆子放“闪光”,将所有仇恨稳定在自己身上。

    耿甜的技能一直很准,她要控的怪就不会有遗漏,其他人同样在慢慢习惯自己手中的武器,提高了技能准度,连近战平a的动作也有模有样起来,这大概是“未知存在”给予的武器加成。

    唯一要说有不好的地方,就是张楠这个搅屎棍了,战斗的时候他总爱抢怪,而且专打耿甜控住的史莱姆。

    本来大家说好了,曹岩专心拉仇恨抗怪、于佳冉只要治疗曹岩一人即可。近战比较容易击中核心,尽可能打曹岩身边拉稳的史莱姆,远程不太好控制准度,就攻击耿甜控好的史莱姆,如此大家都有“有效伤害”,也都能分到经验。

    耿甜一次可以控住三只史莱姆,刚好远程两个法师一个弓箭手的份,然而张楠抢怪,远程能得到的“有效伤害”便减少了。越往后面,经验差距便越大,但是他们也不能随便攻击曹岩拉着的怪,史莱姆生蹿下跳,很有可能会打到曹岩。

    又一场战斗结束后,大家陆陆续续升到了9级、10级这样,连耿甜,因为控怪多,经验也跟上了。就是另外三个远程落在了后面。

    窦骁是火系法师,情况还好说,他的小火球只要打中史莱姆,擦边也行,必然可以点燃史莱姆,烧掉魔核,但即使如此他也才7级。

    秦洪喜和费雨晨的情况最糟糕,他们的冰锥和弓箭必须要打得准才能击中魔核,不然就只是穿透史莱姆的胶体罢了,史莱姆被打穿胶体又不会死,被打穿的地方若还有黏连在一起的部分,会立刻融合恢复原状,若没有黏连了,就会掉下来分裂出新的史莱姆。

    新的史莱姆,初始仇恨是在让它分裂出来的人身上的,耿甜要是刚好有技能,她尚且能控制住,若她没有技能,便只能靠曹岩带着一大群史莱姆跑去拉仇恨了。

    如此一来,场面会变得相当混乱,曹岩遭遇背击的时候血也比正面攻击掉得快,众人慌乱间还有可能误伤队友。

    总之,乱糟糟的。

    秦洪喜气得脸都涨红了,他手里捏着法杖,非常想砸烂张楠得意洋洋的脸。

    这人跟个老鼠屎似的黏人,赶也赶不走,尽捣乱!

    吴昊脾气最暴躁,战斗结束后,他收刀回鞘,但手并没有离开刀柄,已经对着张楠摆出了“小居合斩”的起始动作。

    张楠往后一跳,远离了吴昊,叫嚣道:“干嘛!你想杀人啊!我告诉你,杀人犯法!哪怕你觉得现在能杀了我,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别以为老子就不敢还手!你们要真对我动手,我就是死也要带走一个!!”

    曹岩及时按住了吴昊的手臂,摇了摇头:“你还年轻,这种人不值得你脏了手。”

    “那难道让他一直这么捣乱下去吗!”

    “等你出了社会就会知道,像张楠这种人渣到处都有,杀是杀不完的,只会赔上自己……这不仅仅是法律问题,背负人命是很沉重的,沉重到可能会将你压垮,多少年过去后,你都会梦见被你杀的人。”

    吴昊虽然还是不服,但在曹岩的劝告下收了手,嘴里嘀咕了一句:“现在哪还有什么社会……”

    孔严华试图缓和气氛,笑了句:“哈哈,曹大哥你说得好有经验的样子,难不成你杀过人啊?”

    谁知道这件事并不好笑,曹岩坦诚地点了点头:“十几岁的时候年少轻狂,跟着一群人鬼混,搞小帮派斗殴……我曾经误杀过敌对帮派的人……说是帮派,也就只是一群没长大的小孩闹着玩罢了,结果就是我们闹大了,闹得不可收拾。”

    曹岩说得很认真,“我不确定别人后不会悔,但我是后悔的,被关在少管所的每一天,我都会梦见死掉的人,即使学习改造结束,即使我长大成人,也依旧忘不了那人的面孔,还有他血流满地的样子……”

    “如果可以,这些事我真的不想和你们说,很抱歉,之前隐瞒了你们,还让你们这么信赖我……”

    “别这样!”费雨晨大声喊道:“就算是现在,我依旧很信任曹大哥你啊!不是浪子回头金不换吗!曹大哥你年少走错路,已经知错了!而且你不是从少管所出来了吗!该受的惩罚也受了!”

    曹岩苦笑了一下,还是摇头:“我有改过的机会,但死掉的人呢……他死的时候一定也是后悔的,如果还活着,说不定能成长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而我剥夺了他的机会。你们要记住,任何人都没有权力独断结束他人的生命!”

    众人陷入沉默。

    张楠站在远处叫嚣道:“切,我还当你是什么正义使者呢,原来只是个杀人犯!”他就算被其他人怒瞪了,也还是一口一个“杀人犯”喊个不停。

    曹岩不为所动,反过头来安抚大家:“三个远程稍微忍忍,到了10级后会有新技能,活用两个技能应该可以改变被抢怪的现状,我10级得到了一个叫‘冲撞’的技能,可以提着盾牌冲刺一段距离撞击目标,耿甜现在9级,升上10级说不定能再得一个控制类的技能,到时候就能控更多怪了。”

    他这么说,其他人能怎么办?只能继续前进了。

    别看曹岩最开始铁憨憨的样子,嘴上说了要大家听他的,但实际上进了通道,他一直在最前方保护众人。对于其他人的意见也能照单全收,特别是对耿甜,因为耿甜的分析靠谱,判断精准,战斗的时候都是耿甜在指挥,曹岩照做,他并不会因此不满,进而抢夺掌控权。

    即使曹岩诉说了自己过往犯下的错,他现今的所作所为都被其他人看在眼里,他仍然是大家的“曹大哥”,这点永远不会改变。

    之后的团队气氛很低迷,他们前行了好一段路,都没再见到史莱姆,四周绿色荧光的痕迹越来越少。

    耿甜观察着,推测道:“我们应该快要离开史莱姆活动的范围了,后面说不定会有更强力的怪物,大家提高警惕。”

    经过一个拐角后,宽大的岩石通道里彻底失去了史莱姆的踪影,手电照着幽暗的道路,众人发现了一个金光闪闪的宝箱。

    秦洪喜嘴快,惊喜地说了句:“啊,难道是一个小关卡必得的奖励吗?”这是rpg游戏的常见套路,连耿甜看到宝箱的第一个想法,也是这样的。

    他才说完呢,本来吊在众人身后的张楠冲了过去,抢着开宝箱。

    耿甜凝神看着那个宝箱,系统描述跳出了:【陷阱箱,专骗新手……】她根本没来得及看完后面一长段的描述,只急忙大喊:“是陷阱!!”

    然而耿甜话音未落,张楠已经打开了宝箱。

    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出现在了众人脚下,散发着不祥的暗红色光芒。

    耿甜的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抓身边的人,想要传送回自己的像素空间,能抓到一个是一个。

    这个时候,什么空间可能被抢、防人之心不可无都烟消云散,她只想在危险中保护自己的队友!

    然而,巨大的冲击力让耿甜猛地吐了口血,仿佛胸口被重重锤击!

    耿甜的视野中,最后看到的就是一堆系统乱码:【空间瑕佸嚑交叠娈典冲击贡镰佹枃瀛楋紝鎷垮幓瑁匓……】

    还有宁斯年对她伸出的手。

    她的指尖划过对方的指尖,捞了个空。

    一片漆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