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五十六章 大月氏(中)
    第七百五十六章大月氏(中)

    是夜!

    月氏王迦腻色伽一世正看着桌上的地图,陷入两难之中。

    大月氏倾举国之力,进攻大白国,作为一国之王,迦腻色伽一世亲征。

    一开始,确实如计划那般,大白国少了拖发、细风两氏,根本无法抵御大月氏的进攻。

    月氏大军长驱直入,沿途大有斩获。

    不曾想,就在一日之间。

    情况直转而下!

    首先,昆仑派横插一杠,黑煞军扬威西域,几乎是凭借一己之力,将月氏大军击溃。

    其次,收到国内来报,龟兹偷袭其国内,已然攻陷了大月氏的王城。

    一国之都被破,等同灭国一般。

    本想回军相救,却是被细风柳叶带领拖发与细风两氏兵马,突然出现直接阻断他的归路。

    现在情况是,大军被围,王都被破。

    双靡、贵霜、胖顿、都密,四部歙侯都有各自带兵突围的意思。

    说白了,作为大月氏之王,迦腻色伽一世已经失去了对大军的完全掌控。

    “啪!”的一声。

    迦腻色伽一世猛的拍到桌子上,将羊皮地图紧紧的拽在手中,咬牙切齿的念道:

    “楼缓,你敢骗我!!”

    “他不止骗了你,还骗了所有人!”一个声音传进帐来。

    骤然一惊!迦腻色伽一世,立即拔出随身的弯刀。

    却是在下一刻,被一柄镶嵌着宝石的短刀架在了脖子上。

    看清来人。

    美!美到让人窒息,只要是男人见过,绝不会忘记。

    一头金发自然披下,肌肤胜雪,兰色的眼眸透着一股子勾魂摄魄。

    很快,月氏王就猜到来人身份,镇静的说道:

    “妳便是大白国细风氏公主,细风柳叶?”

    很久没听人称呼过自己全名了,她还是更喜欢别人叫她柳叶儿。

    柳叶儿三个字,可是刻在了昆仑派的石碑上,只因她是昆仑派第十八长老宫翎的夫人。

    “月氏王还真是厉害,一猜便中”柳叶儿收回了刀,缓步走到旁边,仪态万千的坐下。

    收敛下心神,月氏王冷笑着说道:“不用刀架我了?就不怕我叫人来?”

    虽是嫁人多年,柳叶儿还是当年能迷死男人的柳叶儿。

    这就将手肘支在膝盖上,双手托着自己的小脸,眨着大眼睛,口吐娇声的问道:

    “本公主能无声无息的进到你的大帐,你觉得你还能叫什么人来?”

    月氏王目光一寒,沉声道:“传闻公主下嫁了昆仑派,做起事来也变的江湖了,真当我月氏无人吗?”

    最后一句,月氏王是吼出来的,声音自然不会低。

    就这样看着月氏王,柳叶儿脸上始终洋溢笑容。

    半晌,月氏王脸色变的有些难看,就听柳叶儿道:

    “月氏的高手确实不少,但你刚才也说了,本公主嫁的是昆仑派,不知大王可知本公主的附马是谁?”

    心中又是一惊,昆仑派在西域名声太盛,如是说西域无人不仰昆仑派鼻息,其实也不为过。

    昆仑派守着鹤鸣关,把在通商的渠道。

    只要昆仑派说一个“不”字,中原的盐出不来,西域的货进不去。

    况且,白天的战事……

    然而,作为月氏一族的王,自然不会被柳叶儿三言两语吓到,这便低声道:

    “拿昆仑派压我,哼!别以为今日胜过一阵,不过是取巧而已,公主不嫌太高估昆仑派了吗?”

    确实,大不了生意不做了。

    月氏还有二十万将士,你黑煞军再牛,真能抵挡二十万大军?

    “嘿嘿!那你的命呢?”柳叶儿的双目眯成了月牙状。

    “哼!”月氏王满是不屑,似乎并不拿柳叶儿的威胁当回事,沉声道:

    “若是本王身死,就看妳能不能走出我月氏大营。”

    柳叶儿立起身,摆摆身上的衣裙,漫不经心的说道:

    “其实,本公主此次来,是有事与大王相商。”

    蓦然一怔,前后相差太大,让月氏王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脑子里转过几个念头,月氏王沉声道:

    “贵我两国交战,妳夜闯本王大帐,还说有事相商,实在是可笑。”

    说完,月氏王大手一扬,朗声道:“公主请回吧,如此情形下没什么可说的,或者本王叫人来请公主!”

    “唉!你始终不相信,可是因为你大帐四周住有大月氏八大高手,所以才有恃无恐”柳叶儿一付无奈的表情。

    月氏王感觉有些不妙,为何八大高手到此时还不来救他?

    不过,作为王者,自有王者气度,月氏王镇静说道:

    “我月氏高手自然不如公主的师尊,但也不是你昆仑派能随便应付的,再说了,这是在我大军军营之内!”

    看来,月氏王没有忘记细风柳叶的身份,万圣教圣女。

    话峰一转,月氏王又道:“公主已然嫁人,便当不得圣女,若是用万圣教来对付我月氏,怕是要寒了西域众人之心。”

    一双兰眼睛向上翻了翻,柳叶儿叹气道:

    “我说…月氏王,你还真是不懂中原武林的江湖,适才还问了大王,可知本公主的附马是谁?”

    就见!

    帐帘一掀,一名赤发汉子,肩扛一把硕大的大刀入内。

    月氏王一下子眉头紧皱,沉声道:“你便是索命狂刀?”

    “你认识我?”宫翎有些诧异。

    旁边,柳叶儿轻声道:“附马,他要进攻白国,自然有些事要打听清楚。”

    点了一下头,宫翎有些尴尬的说道:

    “公主还是不要称我附马,总让人感觉自己是……”

    宫翎有些形容不来这感觉。

    柳叶儿掩唇轻笑,站起身来走到宫翎身边,一挽其手臂,嗲声道:“是,相公。”

    脸上一红,虽是结发多年,宫翎对自家媳妇的魅力,还是有些抗不住。

    月氏王却是感觉自己被轻视了,这便冷“哼!”一声,言道:“你以为就凭你一人,能敌过本王二十万大军?”

    宫翎皱了一下眉,有些不耐烦,转头对柳叶儿说道:

    “你没告诉他,我们是来救他性命的?”

    “救本王性命?”月氏王有些微惊。

    就闻,柳叶儿扁嘴道:“本想直接与他商量的,却是在进他帐前,听到一个名字。”

    “谁?”宫翎有一些好奇。

    柳叶儿脸色一下变的慎重起来,吐出两个字:

    “楼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