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第十一章
    结界撤除,昆仑仙山的全貌暴露在众人的视野中,各仙门的掌门们回到自己的门派带领着弟子有顺序地进入仙山。

    龙离站在龙古玉的身后看着仙气飘飘的正道弟子从她的面前走过,忍不住扭头小声地和旁边的白面书生说话,“你说拿这些正道的弟子扔进炼丹炉能炼出丹药么?”

    药草周身散发的是灵气,这些弟子身上散发的也是灵气,理论上应该是一样的?

    她的话让白面书生陷入了沉思,盯在正道修士身上的目光都变得不怀好意了起来。

    正道修士耳力极佳,从他们身前路过的几个修士扭头狠狠地瞪了她们一眼。

    “闭上嘴。”龙古玉见苏茜茜已经跟着七星剑宗的弟子进入仙山,缓缓收回视线,“让下边的人都老实一点,惹出事端我扔你们去南荒。”

    南荒是一片被正魔两道都遗弃的地界,一群没有灵智只会互相残杀的野兽生活在那里。

    被扔到南荒和一群野兽生活在一起对魔道的修士来说是一个耻辱。

    龙离和白面书生神色一肃,乖乖闭嘴,跟着龙古玉进入仙山。

    昆仑仙山和蓬莱仙山在上古时期曾经有小仙界之名,这两块地方仙气缭绕,遍地都是灵兽和药草,是仙门最喜欢建宗立派的地方。

    上古时期的一些仙门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和一些战争而没落,但他们却留下了无数的仙府和传承。

    只是因为蓬莱仙山的禁制太强,昆仑仙山又被魔道把控,所以正道仙门直到现在还没有多少机会接触到这些。

    进入昆仑仙山御剑了半个时辰正道等人就看到了龙古玉所说的仙府,仙府是一个仙门的居所也算是一个无法移动的大型法宝,仙门没落后,仙府要么是被别的仙门强行占领,要么就是被动开启禁制沉入地下进入隐藏状态,等待着有缘人的闯入。

    昆仑仙山内有很多这样的仙府,但能否让其现世也是要看机缘,至于出现在正道修士面前的这座仙府,实际上是龙古玉强行逼出来的。

    龙离想到前一天亲眼看到龙古玉用魔气将仙府从地下硬生生地抓出来的情景就忍不住咋舌,已经接近飞升状态的凶兽,实力真是吓人的可怕。

    被强行逼出来的仙府外围还笼罩着层层禁制,它像是被一剑削断的山峰,突兀地出现在山谷里,外面青山绿水,内里仙气缭绕,瀑布横流,一实一虚,却意外地没有多少违和感。

    苏茜茜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梦幻的情景,不自觉地就看呆了,她向后退了一步仰着头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后背却撞上了一片柔软。

    “对不起。”苏茜茜回过神来,一边转身一边道歉,“我没注意……”

    她看清了身后的人是谁时,脸上闪过一抹惊讶,“……龙门主?”

    龙古玉低头看着她嗯了一声,眼神微暗,令人沉溺的气息萦绕在她鼻间,她甚至能在苏茜茜的身周看到凝结的药云,她无意识地舔了一下嘴唇,右手微抬,但还没有碰到苏茜茜的手臂,站在她面前的人突然被人拉走。

    龙古玉从仙草散发的气息中瞬间回神,抬眸,直直地盯着将苏茜茜护在身后的钱鹤轩,红唇冷漠地勾起。

    钱鹤轩顶着压力,硬着头皮说道:“龙门主不要介意,我师妹是不小心撞到你的。”

    龙古玉周身的气压全是向着钱鹤轩而去的,苏茜茜就一点压力也没有感觉到,她站在钱鹤轩的身后,从上到下打量了龙古玉一眼,越看越觉得眼熟,忍不住探头出去,问道:“龙门主,我们是不是见过啊?”

    钱鹤轩咳嗽了一声,扭头看着苏茜茜,压低声音说道,“别犯傻,她是魔道的人,你在哪儿见过她。”

    她们说话的时候,韩如歌和沈青等掌门已经开始强行攻击仙府外围的禁制了,龙离等魔道魁首也像模像样地跟着一起攻击,但视线却时不时地向龙古玉这边瞟来。

    龙古玉摸着出现在手腕上的鳞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苏茜茜被钱鹤轩拉走,她凝视着苏茜茜的背影,微微抬手,一道黑气在指间转了一圈然后飞向仙府。

    被正魔两道魁首联手攻击而颤颤巍巍的禁制被黑气一撞瞬间碎裂,仙气毫无预兆地涌了出来,山谷瞬间被白雾所淹没。

    苏茜茜站在白雾中,抬手捂了一下眼睛,待白雾稳定下来后,才小心地观察周围,耳边是修士因为白雾的冲击而爆发的惊呼声,她听了一会儿,试探地喊道:“钱师兄?”

    没有人应答,一直站在她身边的钱鹤轩像失踪了一样。

    耳边的惊呼声越来越少,某一个瞬间所有的声音全都消失,苏茜茜站在原地,不慌不忙地拿出来一张符咒,等待着白雾散去。

    仙府是有灵的,一座仙府一般有三个灵境,乱跑乱走很容易跑到下芜境中,那里是仙门用来对付敌人的,里面都是迷阵和机关,是最危险的地方。

    安静地等了一会儿,白雾终于散去了一些,苏茜茜的视野变得开阔,开始好奇地打量着周围。

    她所在的地方已经不是山谷而是一间凉亭,桥下河流潺潺,百亩荷花随着轻风摇摆,仙鹤在河边梳理着羽毛,对于苏茜茜这个闯入者没有丝毫的兴趣。

    苏茜茜抓着栏杆,低头看着下面的荷花,正惊叹时,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这什么地方?也太丑了吧。”

    丑?这和仙境一样的地方竟然被说丑?苏茜茜一脸不可思议地转头,在走廊的尽头站着一群身穿异域服饰的男男女女,她们正对着满池的荷花挑剔,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不对劲,纷纷转头。

    双方一对上视线,都是一惊,苏茜茜眨了眨眼,转头环顾四周,才发现附近居然没有一个正道的修士。

    龙离一脸讶异地看着苏茜茜,茫然地问着身边的人,“这怎么还混进来一个小修士?”

    魔道众人摇头,有人提议道:“扔水里吧。”溺水死了,正道怎么样也找不到她们头上。

    龙离摸了摸下巴,一个闪身进入凉亭,上下打量着苏茜茜,饶有兴趣地问道:“你是哪个门派的?”

    苏茜茜背靠着栏杆,一脸淡定地回道:“七星剑宗。”

    一听说是韩如歌门下的人,在韩如歌手里吃过亏的龙离脸上的兴味褪去,“这不是你该待的地方,快走吧。”她说着抬手,一道黑气奔着苏茜茜而去想把她扔进别的灵境中。

    苏茜茜看着黑气逼近,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天,一道银色的闪电突兀地出现在云层中,轰隆隆的雷声震慑心神。

    咔嚓一声,一道雷电将黑气劈散,雷光顺着黑气飞向龙离,龙离眼睛微微睁大,身上黑光一闪,一只体型中等皮毛漆黑的老虎扑通一声跳进了水里。

    雷电没有找到目标不甘心地散去。

    雷电出现得突然,直到龙离躲进水里,走廊那边的魔道众人才发现这边的情况,她们闪身过来,围在栏杆前边惊讶地看着水里的黑虎,“……刚刚怎么了?”

    苏茜茜第一次看到有人变成了老虎也挺惊讶,她扒着栏杆看着水里的黑虎,明亮的眼眸转来转去,非常灵动。

    龙离从水里出来,变为人形,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这雷差点没送我去南荒。”

    她一边用魔气将湿透的衣服烘开,一边震惊地看着苏茜茜,“你到底是什么人?”

    苏茜茜无辜地看着她,“七星剑宗的弟子啊。”

    龙离不信邪地向着苏茜茜逼近两步,云层又开始有雷电在翻腾,轰隆隆的声音硬生生地止住了她的脚步。

    苏茜茜抬头看了一眼天,抿了抿唇将翘起的嘴角压下,正要说些什么,余光突然瞟到一抹红色身影,她下意识地转头,那抹身影一个闪身已经来到了她的身侧。

    “尊主。”龙离等魔道众人看见龙古玉出现全都收敛心神退到了凉亭外。

    再一次近距离地和龙古玉接触,苏茜茜对她的熟悉感越强,她抬头和龙古玉对视,见她定定地看着自己,心中一动,试探地抬手摸向她的面具。

    龙古玉一动未动,任由她将面具摘了下来。

    看着面具下的熟悉面容,苏茜茜惊讶过后,露出了来到昆仑仙山的第一个灿烂笑容,语气又轻又软,“真的是你啊。”

    “龙道友,你的本名叫龙离么?”苏茜茜将面具还给龙古玉,“原来是你的魔道的人啊。”

    她初见龙古玉时就有所猜测,虽诧异但还未到震惊的程度。

    她举着面具,龙古玉却未伸手来接,苏茜茜怔了一下,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一些,蹙眉问道:“你不记得我是谁了么?”

    龙古玉抬手用食指将面具勾过来,低声一笑,语气轻柔,“苏茜茜。”

    苏茜茜不自觉绷紧的表情瞬间放松,她笑着说道:“想不到又见面了。”她说着转头向龙离等人的方向瞄了一眼,发现她们正一脸惊悚地看着她和龙古玉。

    龙古玉警告般地瞥了龙离等人一眼,龙离等人低头收回视线,灰溜溜地跑到了另一边的凉亭。

    “对了,这里是哪儿啊?”龙古玉魔道的身份还是让苏茜茜有些顾虑,她低着头视线乱飘,突然想到她一直没看到韩如歌等人,赶忙问道。

    龙古玉靠近苏茜茜,低头轻嗅她身上的气息,漫不经心地回道:“上冗境。”

    苏茜茜眨眼,“那我师尊和师兄他们在哪儿啊?”

    “韩如歌在中舛境,钱鹤轩在下芜境。”龙古玉见苏茜茜一直低着头心不在焉的模样,伸手勾着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语气平静地说道:“和我说话的时候不要低着头。”

    苏茜茜愣了一下,勾着下巴的手指微凉,但她脸上的温度却在上升,她别开视线,清了清嗓子,胡乱点头,“好好好。”

    从苏茜茜身上散发出来的药香越发浓郁,龙古玉脸上闪过一抹疑惑,低头凑近她嗅了嗅,发现气息的变化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那个……”苏茜茜悄悄地向旁边移了一步,和龙古玉拉开了一些距离之后松了一口气,“我怎么去其他两个灵境啊?”

    “去不了。”龙古玉摩挲着手腕上的鳞片,淡淡地说道:“等她们出来我可以送你出去。”

    仙府中的三个灵境,上冗境是仙门子弟居住的地方,这里放着丹药和药草,中舛境是仙门子弟修炼的地方,里面放着法器和法宝。

    在进入仙府前,龙古玉就已经说了,仙府中的法器、法宝尽数归于正道,而放着丹药和药草的上冗境当然就不会让正道的人踏入了。

    苏茜茜幽幽叹气,“那完了,我师兄他们肯定又白跑一趟。”

    “你才拜入七星剑宗,为什么这么替他们着想?”龙古玉看着苏茜茜一脸担忧的表情,心情有些微妙。

    她守了几千年的仙草,现在在担心一个认识没多久的正道修士……龙古玉说不好自己的心情,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就算待在仙草中的只是一个外来的生魂,但龙古玉还是感到些许不喜。

    苏茜茜从龙古玉的脸上分辨不出她的心情,听到她问,就自然地回道:“因为他们对我也很好。”

    “是么。”龙古玉一脸淡漠地说道:“人都有贪欲,你又怎知他们能一直守住本心。”

    苏茜茜一愣,“应该可以的吧。”七星剑宗的弟子可以说是正道最正派的人了。

    龙古玉勾了勾唇,但却没有多少笑意,心中对苏茜茜如此肯定的话语不以为然。

    苏茜茜仙草的身份一旦暴露,自诩正派的仙门绝对第一时间就会撕开面具,变得比魔道还要贪婪、残忍。

    这个人只适合和自己回蓬莱。

    龙古玉凝视着苏茜茜,思绪却已经飘远,没想到仙府的禁制也挡不住雷云,而这个人好像已经开始习惯利用雷云来保护自己了。

    蜕皮期的折磨让龙古玉心生不耐,她压制着心底在翻腾的凶性,视线下垂,淡漠地开口,“麻烦……”

    她讨厌人形的状态,如果她的仙草没有出事,她现在应该在蓬莱深处的寒潭里。

    龙古玉的声音很低,苏茜茜没有听清,下意识地凑过去一些,问道:“你说什么?”

    龙古玉看了她一眼,抬手揽住她的后背将人抓过来,低头靠近她的颈侧,丝丝缕缕的白气融入进龙古玉体内。

    呼吸喷在脖子上,苏茜茜不自在地躲了一下,迟疑地开口,“你……”

    “别动。”龙古玉按着苏茜茜不让她后退,语气冷静,没有半分暧昧,“一会儿带你去找丹药。”

    苏茜茜靠在龙古玉的身上,心脏跳得快了一些,但在听到龙古玉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话后又慢慢恢复了正常。

    她默默地将头靠在龙古玉的肩膀上,表情有些郁闷,这个世界的人怎么这么会撩拨人啊?

    尤其是撩拨的人还长着那么一张脸,苏茜茜抬手拍了拍有些热的脸,将冒出来的杂念压下去。

    下芜境。

    钱鹤轩在白雾散去之后第一时间寻找苏茜茜的身影,但找了几圈也没有发现,他的脸色不由自主地沉了下来。

    落入下芜境的弟子不少,云若萱竟然也在其中,白雾散去之后她刚好在钱鹤轩身边,钱鹤轩找人的样子她也发现了,蹙眉说道:“苏茜茜又不见了?”

    在落日山她找苏茜茜找了半个月,虽然云若萱和苏茜茜没说过几次话,但只要一提起这个名字,她的眉头就能不自觉地皱起。

    钱鹤轩用扇子抵在额头上,叹气道:“是啊。”

    云若萱冷哼一声,“修为低还不老实……”她说着习惯性地转头去看虞娴,但诧异地发现站在她身边的是个陌生的修士。

    云若萱:“……”

    师姐不见了……她深吸一口气,将长剑抽出来,剑身离鞘时发出清脆的响声,冷声说道:“速度冲出去。”

    说着飞身向前,华丽的剑气劈开了前方的迷阵。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