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14 岁月静好
    全球彻底完成统一,守护者公会也已经完全上了正轨,许多国事已经安排给了各个部门,只要不是天大的事都可以由各个部门自行商讨处理。

    总算是从繁忙的工作中抽身出来,开始专注于修行以及阵法的研究,这时间的流逝也变快了许多。

    有时候在实验室内随便做了个研究就过了一天,有时候在密室内随便悟个道,一下子过去三四天,有那么点真正的修真者的感觉。

    当然时间只是个人的感知,对于每天都在忙碌中度过的张天成来说,这世界的时间流逝确实变快了许多,对那些期盼着长大的孩子们来说却是依然很漫长。

    比如到现在为止还没断奶的大宝,就感觉这日子相当难熬,真希望一觉醒来就已经过去大半年,不用在被那位奶妈给强行喂奶。

    另外就是后宫的那几位夫人,也觉得时间有点漫长,所以纷纷的走上了真正的修真之路。

    在灵丹妙药的辅助下,不只是石青璇完全恢复了她原本的功力,甚至连筋脉完全损毁的傅君瑜也成功的恢复了过来,随之重新开始突飞猛进的练气之路。

    还有战神殿内的那头魔龙,也终于张天成几番的劝说下‘勉为其难’答应了张天成的建议,接受帝国的供奉,成了帝国的守护神龙。

    当然那神秘的战神殿也对帝国完全开放,不过这个完全开放肯定不是说谁都可以去,只是每年可以由皇帝陛下亲自发放十枚通行令。

    可以让帝国最优秀的人士,进入那战神殿悟道修行,当然也可以进去采药什么的。

    当然张天成作为帝国的皇帝,肯定是随时都可以进去挖些灵药练个气啥的。

    还有那位已然达到天人后期的师妃暄,根本就不需要经过魔龙的同意,随时都可以斩开次元屏障强行闯入那战神殿,因此那战神殿还成了张天成和师妃暄见面的场所。

    对此魔龙还是有点小意见的,好歹也是天下众生梦寐以求的战神殿,竟然成了陛下约会小情人的场所,实在是太掉价了。

    只是有一次发现两人又在战神殿会面,花前月下的聊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出现在两人面前表示下抗议。

    也不知道是怎么惹到了师妃暄,却是被这妹子祭出强悍的元神一击,给揍的满头包。

    直到这时,魔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不但打不过皇帝陛下的灵宝和氏璧,竟然连师妃暄的元神一击都有些抗不住。

    因此从那之后,彻底把这两位变态当成了透明人,就像现在两人再次出现在战神殿内到处乱挖灵药泡个茶炼个丹,研究下药性什么的,魔龙也完全当作看不见。

    ……

    战神殿的一个密室内,宝鼎内自动炼制着一种全新的丹药,按照推测这种丹药服用后,可以在顷刻间恢复全部的真气,当然效果到底如何还得等丹药炼制出来,试验过后才知道。

    而师妃暄却是专注的看着一本笔记本,里面记载着张天成最近几天的阵法研究成果,虽然现在是在研究新丹药,不过顺便学一学阵法也挺好的。

    不同于师妃暄利用了所有的时间学习,一边的张天成却是靠在沙发上,专注的欣赏着师妃暄的侧颜,看的有点入迷。

    其实这入迷到是不是因为师妃暄的美色,而是因为随着实力增长记忆封印的松动,以前的事也是想起的越来越多,所以回忆起和这姑娘相关的事。

    可以百分百肯定,这姑娘上辈子和自己是一对情侣,甚至还一起生活了几十年,而且临终时还约定了下辈子再续前缘来着。

    只是这一世的轮回却出了点意外,没能成为一对神仙眷侣,虽说这事也不能全怪自己,可面对这姑娘时还是会有点心里愧疚……

    “你看什么?”师妃暄突然转过头问了句,倒是弄得张天成有那么点慌乱。

    “嗯,就是你专注看书的样子真的很迷人,看的我有点入迷了。”

    “现在都学会,说谎都不咋样了呢。”

    “我说的都是真的。”

    “得了吧,这话对你那几位夫人说就好,我可没兴趣听。”

    “那你想听什么?”

    “我觉得你什么话都不说反而会更好。”

    “生气了?”

    “没有,就是有点疲惫。”

    尝试着伸手搂人,有点意外并没有被对方一巴掌拍开,看得出来这姑娘确实是累了。

    不过想想也正常,最近一年多,这姑娘从来就没有好好的休息过,总是在不同的次元世界内到处冒险闯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这姑娘喜欢探险。

    实际上这姑娘一点都不喜欢冒险,更想有个温馨的家,有位一心一意深爱着她的男人,呵护着她,最好是被宠成小公主,可惜这个愿望在这个世界无法实现。

    最最麻烦的是,竟然可以看到张天成总是和其他姑娘在一起,所以只能到处冒险拼命的修行来麻痹自己。

    “……要不然,以后还是别去那些次元世界冒险了吧。”张天成尝试着提了个建议。

    “那可不行,为了天下苍生的岁月静好,作为国师的我,当然得负重前行……”半开了句玩笑,想要缓解了下那略显伤感的气氛。

    只是这玩笑话,就像一把小刀扎在了张天成的心上,搂着对方的也是不自在的抱的更紧了几分。

    只是这情况也师妃暄有点误会,还以为是张天成担心她的安全问题。

    “放心,那些次元世界内最厉害的怪物,也不过是天人后期,所以对我来说还算不上多大的威胁。”

    “也许你看到的只是表面现象,一些真正厉害的正常情况下不会出现,可万一要是遇到了那可就麻烦大了……要不然以后还是别去了吧?”

    “你这是准备限制我的自由了?”

    “没,没有,绝不是这意思!”

    “没有就好。”说着却是推开了张天成的手,继续拿起一本介绍各种草药药理的书籍复习起来。

    “对了妃暄,听说你前些日子收了那位孙思邈做徒弟?”

    “别瞎说,我可做不了孙先生的师父,其实许多时候还是他指点我药理上的问题。”

    “可那老头最近一段时间,可是逢人就说你是他师父来着。”

    “只是教了些手术上的常识,然后他竟然直接拜师了,不过我当时就瞬移走了,可没受他的拜师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