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9 欢迎来到831年
    无论是罗斯人还是科文人,他们身处的地带特殊的地理状况,自然而然的将冬至日的完全极夜当做一年的终结,又将打破黑暗的东方的第一抹曙光,作为全年的开始。

    当太阳慵懒的挤出地平线,将宝贵的阳光如施舍般极为短暂的洒向人间。

    就这样,时间已经实质上的进入到公元831年。

    在遥远南方的法兰克王国,最高级别贵族就继承权的问题,彼此的矛盾尖锐到濒临内战的程度。虔诚者路易立长子为共治皇帝,次子、三子得到阿基坦和巴伐利亚。帝国已经有了一分为三的征兆,而处在北意大利的国王侄儿率先举起叛旗。

    老皇帝心力憔悴,见得三个儿子已经开始互相攻击。他试图弥合儿子间的内战,决议在这一年采取一些重大措施。

    法兰克王国忙于内战与内政的重铸,一支大食船队却进驻了守备空虚的西西里岛,并开始了开发。

    法兰克人无暇驱逐这些异域侵入者,就像他们的北方地域,时常遭遇丹麦人和文德斯拉夫的波美拉尼亚人的进攻。王国的北方从没有安宁过,北方的诸侯尊崇皇帝,也毫不掩饰对波美拉尼亚地区毛皮、燕麦和羊毛的追求。同样的,丹麦人从陆路方向的渗透,也使得他们苦不堪言。

    或许唯一的好处是,北方诸侯的军事实力相比于南方更强一点。

    当然,仅仅是更强一点。

    因为底地的弗兰德斯地区,它早就被丹麦人盯上。一些丹麦部落已经萌生了长久的占领统治的想,种植自己的麦子,饲养自己的绵羊,而非以往的单纯掠夺。

    有一个丹麦的男婴,他在830年秋季诞生。因为他是天生体弱,身体柔软的好似一团陶泥,就被亲生父亲扔进部落附近的小树林中。就像是罗斯人曾经大肆抛弃他们的女婴,在丹麦也是一样的。

    不被父母待见的男婴女婴,都被以这样的方式丢弃,在限制他们人口的同时,客观上使得身体状况最好的婴孩活下来。

    但是这个孩子在林子里哭了一夜,他没有被冻死更没有被野兽叼走。

    当他的父亲有意去查看之际,震惊于这个被祭司认定为“没有骨头的人”的孩子,居然还在以微弱的声音哭喊,此情此景,何人不能动情?

    男孩艰难的活下来了,他的确是体弱,却也经历了他在丹麦的第一个光明节。

    “也许,他是被神眷顾的。”男孩的父亲问询父亲。

    “如果身体天生虚弱也是被神所眷顾,他或许会得到某些恩惠。把他养大,但不要奢望他能成为伟大的战士。”男孩的爷爷态度悲观,他年纪也大了,可不希望自己第一个孙子是个“无骨者”。“你要继续找合适的女人,给我生育几个强壮的孩子,继承我的权势。”

    谁也不能预料到,一名丹麦的勇士是以这样的方式诞生。

    当然,本时代丹麦的霸主,住在半岛北方的盟主“狮子”哈夫根,也无法预料到未来的事,比如说谁会接替自己的权势。

    好在哈夫根正是年富力强,他在北方联盟的地盘上施展的可怕行径,给自己树立了威信,得到了很多挪威人和哥特兰人的支持,却也在本土树立了敌人。

    完全是因为这个家伙为了报复的快感,完全破坏了大家约定俗成的战争规矩。

    因为,那些被俘的女人要被参展各部族按照功勋分配,她们将成为胜利者的族人,是要继续活下去的。然而,哈夫根为了泄愤,居然将她们杀死了。

    丹麦的各部落首领,明面上表示恭敬,背地里都在谩骂盟主是“愚蠢的屠夫”。骂归骂,各部落道也不会组成联军冲垮盟主的部落,因为这毫无必要。说到底,各部落都在抱怨在上次的讨伐北方的战争中,捞取的好处不够多。他们自己并没有遭遇什么切实的损失,日子还是要继续过。

    欧洲正悄然的发生一些风云激荡的变化,似乎对波罗的海北方的斯韦阿兰平原的居民们,并未造成任何的影响。

    斯维亚部族联盟过着自己的日子,他们只是缓慢的进行着部族权力的整合,自发的升级到一个封建国家。

    也就是人口、军事、经济能力最为强势的梅拉伦部族,有望成为新国家的主导,而且其势力还在提升。

    这里面也明显存在着巨大的变数。

    罗斯人正在快速崛起,罗斯的统治者已经建设了多个殖民定居点,又对内进行治理手段的升级。部族的权力正快速向首领家族集中,一个集权制的封建国家,几乎到了呼之欲出的程度。

    然而留里克和奥托这两位当权者,尤其是留里克,他目前的作为,就是在积极的开拓新征服地区,对于争夺联盟内部的最高权势,留里克还不想现在就到处去宣扬罗斯人的野心。

    他觉得,罗斯人未来两到三年的策略,其中之一就是吸收掉科文人势力,要让他们知道跟着罗斯首领能得到好处,那么继续建设艾隆堡就有着积极的示范作用。

    儒略历正式进入到一月份,白昼时间的增长是人能明显感受到的。

    还是在罗斯堡,光明节的祭祀就好像是为新一年冬季狩猎行动所做的序曲。

    由于前一年冬狩的巨大成功,还有一万张松鼠皮进入到罗斯堡的皮革生产、加工、销售市场,强烈的商业利益深深刺激着年轻人的神经。

    科文人全部投诚了,抢掠他们的罗斯人被抓获后,必将被首领钦定为“罪大恶极”。

    普通人明白那些科文人投降的是首领家族,他们不会去触碰这个霉头。他们盯上的是科文人拥有的山林,那里有着大量的松鼠、雪貂、猫头鹰,乃至熊和野猪。

    曾经神秘的“东方之地”被首领和二百个兄弟完成了颇为缜密的探索,那里有着大量未被摄取的资源呢!

    何况,这一次部族拥有了艾隆堡!

    这不,奥托发出诏令,居然有五百余名强壮的男人,决定带着自己的武器,拖拉着自己刚做好的雪橇,携带一些肉干、麦饼,追随首领的脚步前往北方,其中不乏一批首次参与狩猎的年轻人。

    他们不需要畏惧严寒,因为艾隆堡是一座巨大的定居点,高耸的木墙将抵挡可怕的风雪,能庇佑大家。未来的狩猎,所有人都能得到艾隆堡的庇佑,所谓谈若有暴风雪,大家能有一处绝对安全的避难所。

    猎人们没了后顾之忧,又有艾隆堡这一定居点,一些毛皮商人跟着蠢蠢欲动。

    有超过五百人决定走在冰面上奔向北方,去追逐自己的财富梦想。还有二十多个商人家庭,合计接近一百余人加入到队伍中,其中也有着古尔德家族的身影。古尔德派遣自己的一个儿子,带着三十多名家丁佣人,乘坐六辆驯鹿马车奔向北方。他们不仅仅是在毛皮原产地第一时间低价购买毛皮,也是试图探索新的商机。

    第一抹曙光照在罗斯堡,一支庞大的军队迎着朝阳向东方走去,在走出冰封峡湾后,这支黑压压的队伍聚成一团,沿着海岸线继续北进。

    终于,奥托亲自率领的队伍,在儒略历一月二日夜抵达了艾隆堡附近。当大家都看到远处亮起的火焰后,意识到自己漫长的行进告一段落。

    很多罗斯人,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识过高耸的木墙,对于“城市”的概念也很模糊。

    罗斯堡就是一座人口稠密的城市,可惜内部的建筑分布杂乱无章,更无任何的城防体系。

    年轻的战士看到那巨大的木墙,以及木条上斑驳的雪块、墙下的厚雪堆,不仅慨叹一个想要凭武力攻下这里真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事。

    冰封的码头处,那些被冻结在岸上的长船显而易见,高耸的桅杆也仿佛被冻结得和大地融为一体。

    就是岸上还堆砌着大量的明显被加工过的圆木,它们全都被剥去了树皮,整齐的码放在一起,形成了多座更为奇特的木墙。这些圆木到底有什么用?许多人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盖房子。

    难道不是盖房子吗?

    地上躺倒着六根极长的圆木,它们也都被剥下树皮,发白的又极厚的木芯接受着冬日阳光的照耀,它们在干燥的雪地处,正慢慢变干。留里克就故意让它们摆放着,以求它们自然风干一些,内部的水分尽量升华掉,使得在真的加工桅杆之际更好用。

    有些老猎人很识货,知道此物其实是杉木,至于其他的木料多是松木。杉木可以长的很长,不过作为房屋的主梁,还是比橡木逊色一些。

    极长的橡木可不好找,极长的杉木看起来很容易获得?

    总体而言,艾隆堡的状况超乎想象,尤其是在进入木墙后,东张西望的罗斯人都不得不感慨,这座城是那么的富有秩序。譬如内部的房舍,它们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规整的同时,石头堆砌的烟囱一直冒着青烟,木墙内的空气似乎都是令人迷醉的。

    毕竟是六百多人突然到访,加上之前来的那一拨,艾隆堡的人口暂时性的超过了一千二百人。

    而这基本抵达了定居点当下的承载力的极限。

    定居点预留的一批空地,暂时到处是罗斯猎人搭建的帐篷。一些空置的房舍,其所有权就是留里克本人,他毫不犹豫的将房舍出租给远道而来的随队商人,并收取一个较高的租金。

    商人们也可以搭建帐篷,可是那哪里有具备壁炉和厚实木墙的、连床铺都是铺设皮革的木屋舒服?留里克倒也直接下达命令,要求商户要么租房子,要么就带着雪橇撤回罗斯堡,不交钱还故意都留着就武力驱逐。

    撤走?来都来了,为何要撤走?

    留里克第一时间就收取了一笔还算不错的房租,合计愣是有一千枚余枚银币。也就是一个商户收取半磅银币,租房时间是三个月,也就是冬狩理论上最大的可持续时间。

    他们或许不能第一时间拿出银子,账目是欠下了,没有第一时间拿出租金的人未来也得补上。留里克把这看做一种特别的商业税,这些商人完全就是得知了艾隆堡这一曼妙的庇护所,才屁颠屁颠首次跑到极北之地,他们可以以极为低廉的价格进货,他们享受到了很多,自然要付出金钱的代价。

    十磅银子被留里克轻易的收取,这令再度来此的奥托大吃一惊。

    狩猎行动尚未正式开始,大家都要现在艾隆堡内进行一番安顿。

    一个颇为热闹的夜晚,一批尚未找到合适男人的部落女人,又在新来的罗斯人中找寻那些初出茅庐的年轻猎人。说白了,这就是明摆着的勾引。她们就是要找寻年轻气盛的男人,以求借由他们的年轻,好让自己生下更健康的孩子。

    奥托已经无所谓这些事的,当下,灯光暗淡的首领宅邸议事厅,地板上摊开的麻布,其上摆着大量反射强烈金属光泽的银币。

    “你就这么容易收获了一笔新税款了?你小子,这是贪婪!”奥托惊讶着说,“我们抵达艾隆堡,两天都不到呢!”

    留里克笑出了声:“爸爸,我让我的佣兵全部搬离了那些木屋,现在住进去的都是商人。这是他们提供的租金,可不是什么税款哦。以后我们还得收取他们的商业税,不会因为今天的事就少收。”

    奥托的头脑还没有想到可以通过大量的房屋租赁来捞钱,同样震惊的还有梅察斯塔。

    尤其是梅察斯塔,他实在难以想象,留里克轻而易举的就搞到这么多的珍贵银币。在他看来每一枚银币是宝贵的,可是在留里克的眼里,罗斯堡体系流通的银币币值,已经实质上的缩水了,对内银币早已不再珍贵。

    金银币因为交易时的磨损,以及重铸的麻烦,它们带有天然通货紧缩的性质。罗斯堡的经济体系中却变得复杂,曾经流通最广的铜币已经不是那么强势,银币在日常交易中变得常见,完全是因为直到现在罗斯普通人手里还掌握着大量的银币。说白了,留里克在用各种手段把部族的银币弄到手里,最后又要用他购买族人的劳动。

    就是大规模的购买梅拉伦人的粮食,带来一场严重的银币外流。那些失去的银币早晚都要赚回来,就譬如当下,租房的商人里可有来自梅拉伦的!收房租就是一种收拢银币的手段。

    房租的一千枚银币终归是个小钱,此番父子团聚,两人并未在讴歌亲情方面多费口舌,也无必要。两个握有权势的男人坐在一起,理应谈论现实的事务。

    奥托很快获悉了他不在的日子里,艾隆堡发生的大事。

    一些大事显而易见,就是消失的一大片森林,还有码头处堆砌的大量木材。

    梅察斯塔也急于展示自己拥有了的锯子和长弓,并再度宣誓自己的忠诚。

    如男人一样高的长弓,能把一支比较轻的箭打到200个stika之外?听起来很诱人,奇怪的是奥托并没有对此非常重视。

    奥托知道儿子在想方设法的建造一艘大船,滞留在艾隆堡的一项目的就是寻找优秀船材。

    那些放在码头的木材有了合理的解释。

    奥托下意识捋着自己的胡须,昏暗油灯下,他愈发显得老谋深算:“那些杉木也许是很好的材料,它们看起来太长了,也必然非常沉重。留里克,你打算怎么把它们运回去。”

    “用雪橇。”留里克微笑着回应,脸上写满了自信。

    奥托下意识的觉得此事不太妥:“那些木材我看着就极为沉重,你如何把它搬运到雪橇上。那些最长的木料,你打算用它做桅杆,那能行吗?”

    “都是能行的!”

    “你……你就那么相信战士的力量?”奥托当然是不理解,他捏着胡须,“那些桅杆用木料太沉重,我可以组织一百人,应该可以合力将它抱起来。”

    说着奥托猛然拍了一下脑袋:“哎呀,你何必非要把它放在雪橇上。你就用驯鹿群拽着木料在冰上滑动就行了。你应该明白,冰封的大海就是稳固的道路。”

    听起来这是个很好的解决方法,留里克还是表示拒绝。

    “为什么?你就那么耿直?”

    留里克干脆攥紧拳头,弄得咯嘣响,摩拳擦掌的模样显然是要做一件大事:“爸爸,你就看我的吧。我会制作一种全新的……的东西。我叫它Crane,可以将很沉重的木料,搬运到雪橇上。以后这东西还会有许多振奋人心的作用。”

    奥托摇摇头,他不知道此为何物,看着儿子心事满满的样子,还是表示道:“你要做的事只要是好事,我都是支持的。说吧,你需要多少战士,我给你组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