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雷恩担心女儿在纳赛尔孤身一人无人照顾,走得很急,买了第二天的船票。老杰德跟他同路,因此第二天一早就出发了,叶沉渊跟着大部队将两人送到莫忒斯星港。

    叶沉渊来到多尔多罗踏上的第一块土地就是莫忒斯,时隔一个多月,已经初步习惯几倍于蓝星重力的他再次站在这里,没了戒严,没了临时安置房,星港看起来更加宽敞开阔,候舰厅内乘客们或坐着等待,或根据提示音提着行李登上鱼艇,秩序井然。

    “死的那个鄂尔多家族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能让官方动用最高级别的安检这么久?”

    这道声音引起了叶沉渊的注意。

    “听说是鄂尔多家族的现任家主,好歹是纳税大户,凶手没找到他们能不急吗。”

    “是他啊,我听说过,就是那个出身旁支结果抢了主家兄长地位的人对吧!那现在是他儿子接管家族?他们向官方施压了?”

    这时第三个人道:“不仅仅是鄂尔多家族施压,还有凶手挑衅的原因。”

    正八卦的二人也不介意有人插话,向说话的男人投去目光,“怎么说?”

    男人道:“你们不知道吧,兰斯利德·鄂尔多死前在星网发布了一条悬赏,高价悬赏某种植物信息,一千万,足以表明这株植物对他有多重要。但是他死后这株植物却不翼而飞了,检察官们遍寻未果。”

    二人惊讶,“所以凶手是冲着这个植物去的?”

    “没有找到植物不说,兰斯利德的智脑同时失窃,星网上的悬赏紧接着被人接了下来,显示正在进行私下交易。”

    二人倒吸一口凉气,“凶手在用兰斯利德的智脑和接悬赏的人做交易!这都没被抓到,凶手是智脑方面的高手吧。”

    男人但笑不语,戴上帽子跟两人告别,“我的航班要出发了,有缘再见。”

    “哎,先别急着走啊,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你觉得刚才那人说的是不是真的?”叶沉渊身旁,脸色有些苍白的刘杰问。

    对方出现在送人的队伍里叶沉渊还挺意外,毕竟他昨天凌晨看见刘杰的时候对方看起来伤得不轻。

    “不清楚。”叶沉渊说。

    实际上,作为八卦中接下悬赏和凶手做交易的人,他认为那人的话至少有八分可信。能准确地说出接悬赏的时间是在兰斯利德死后,要么是瞎猜,要么身份不简单。

    “我倒觉得凶手确实是冲着那株植物去的,”刘杰这么说了一句,远处雷恩正在等老杰德跟莫·雷修斯和s话别,他忽然问,“听说杰德先生已经开始教你培育星星草了?”

    “不是培育,移植而已。”

    “先从简单的学起嘛,”刘杰笑道,语气十分羡慕,“看来杰德先生很看重你,恭喜啊。”

    他之前从不在叶沉渊面前说起星星草,现在突然围着星星草展开话题,说不出的反常。刘杰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掩唇咳嗽两声,随后便转移话题说起了明天晚会的事。

    叶沉渊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刘杰的脸色好像越发白了。

    回去的路上,叶沉渊和莫·雷修斯、s一辆车,刘杰自己单独开一辆。

    他想着在候舰厅内听到的话,看多尔多罗官方的重视程度,那株死亡之渊比他想象中还要重要。兰斯利德出事、死亡之渊失踪的时间刚好与刘杰频繁外出的那几天重合了,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死亡之渊是能量植物,对非凡者来说尤其重要,而刘杰恰好就是一个非凡者,还有那通图灵窃听的指示性很强的通讯。

    一个巧合叫巧合,多个巧合撞在一起,那叫有迹可循。

    叶沉渊大胆猜测,刘杰的频繁外出就是因为死亡之渊,受伤是因为与人争夺时失手,如果上述猜测成立,他基本可以确定死亡之渊并不在刘杰身上。

    当时至少有两拨人,兰斯利德到底死在哪方人手里倒不能下定论。

    “叶跟雷恩家的员工关系很好?”一道声音打断了叶沉渊的思绪,“看你想的很入神。”

    叶沉渊回神看去,问话的s神情温和,旁边坐着不知为什么显得十分烦躁的莫·雷修斯。

    他说:“杰德先生走了,今天有一株星星草需要移植,我担心做不好。”想那么多做什么,反正跟他关系不大。

    s笑了笑,对方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老杰德没告诉你有事问我?”听见叶沉渊回答的莫挑眉看了过来。

    叶沉渊:“说了。”

    男人周身的压抑氛围有所减轻,开口,“为什么不问?怕我?”

    不,这只是借口,你太真情实感了。叶沉渊道:“那待会儿麻烦雷修斯先生了。”

    就不能直接叫名字?雷修斯先生面色不虞。

    光能车开到门口停了下来,莫让叶沉渊直接跟他去移植,所以等s下车后光能车再度往林区开去。对面98号住宅门口,刘杰目送着光能车离开,失去血色的脸有些阴翳。

    叶沉渊跟着定位找到需要移栽的星星草,在男人的注视下边回忆昨天老杰德移栽的步骤,边动手小心地给星星草松土。

    这个过程确实简单,更何况他还有图灵随时提醒。

    图灵:【建议持有者轻一些,否则会将根部铲断。】

    他还没来及动,一只手便从旁边伸了过来,莫垂着目光,握着他的手语气淡淡道:“重了。”然后带着叶沉渊的手自然地将小铲子插进泥土。

    这个姿势让两人靠得很近。

    男人的长相俊美得带着侵略性,叶沉渊一直觉得莫·雷修斯像那种从战火里走出来的人,身上带着硝烟和血腥气,然而实际上他只闻到了对方身上传来的衣服洗涤后的清香。

    莫发觉他走神,侧首看他,心情忽然就好了,一边嘴角勾起,“看入神了?”

    叶沉渊不说话。动了动手,等男人退开后继续松土。

    “你来自前段时间政府救助的蓝星文明?”莫找了棵树靠着,手揣进裤兜,视线跟随叶沉渊移动。

    叶沉渊嗯了声,男人又问:“蓝星是什么意思。”

    叶沉渊回头看了他一眼,覆盖满土地的圆球。

    “母亲的意思。”

    莫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个话题不太合适,拧眉闭嘴,但是对方始终不说话,他在一片静谧中不耐烦地想,这小员工怎么突然害羞起来了。

    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目光放肆得很。

    花圃里移栽得早的一批星星草已经成熟,半人高,银色的针叶在阳光下闪烁着,流光溢彩。早先老杰德对叶沉渊说过,成熟的星星草是莫·雷修斯在打理,那对方这次回来肯定会顺便将这批成熟的星星草处理了。

    有个问题叶沉渊一直很疑惑,刘杰既然能避开监控多次外出打探死亡之渊的下落,甚至出手抢夺,为什么在谋取星星草时反而选择这么保守的方法?

    不知道这次刘杰会有什么反应。

    “成熟的星星草没那么讲究,不用急着采摘,我过两天处理,”莫正在帮叶沉渊收拾工具,注意到他的目光便解释了一句,他脾气就没这么好过,够给老杰德面子了,“见过晚上的星星草吗?”

    叶沉渊摇了摇头。

    莫:“有机会带你看。”

    他说的随意,但叶沉渊并不吃这套,他大可以自己来看。不,他为什么要大晚上的跑来看星星草。

    正好说到这个话题,叶沉渊顺势提出之前的打算,“我准备搬到木屋来住。”

    “这么急?”男人眉宇间透出愉悦之色,在叶沉渊疑惑的目光下开口,“我从不食言。”才说起看夜晚的星星草就提搬过来住,是在暗示他什么?果然还是放肆的。

    居然听出了安抚的味道,肯定是他耳朵坏了。叶沉渊道:“接下来陆续有一批星星草需要移栽,住在木屋比较方便。”

    “”

    男人不说话,收敛神情转身便出了木屋。

    莫有些懊恼,不是因为他误解了小员工的意思,而是他发现自己在叶沉渊面前情绪极易失控,放在以前他身上绝不可能出现这种问题。

    啧,一直听说非凡者即将晋升导师级别时会情绪不稳、放大情绪,今天总算见识到了。

    木屋里叶沉渊不明白雷修斯为什么突然翻脸,莫名其妙。他出来时光能车停在树下,没看见人,他喊了两声,“雷修斯先生?”

    没有人回应。

    他问图灵:“他在不在?”

    图:【不在。】

    噫,他好像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总是反复无常了耶,但是他才不要告诉持有者,这就是持有者剥削他图·尼古拉斯·灵的代价!

    叶沉渊不打算在这里空等,他没有雷修斯的通讯号,联系不上对方,于是直接开车回了北街。

    院子里s抢了雷特的工作拎着花洒在给花草浇水,像个花中王子,见叶沉渊回来,“莫惹你生气了?”

    叶沉渊:“?没有。”

    s微笑,“他回来时脸色不太好。”

    尽管他什么都没做,但脸色不好难道不该是他惹雷修斯生气吗,叶沉渊不懂对方的逻辑。

    “雷修斯先生已经回来了?”

    比开车的他回来得还早,换做以前叶沉渊可能只会觉得奇怪,猜测对方用了他不知道的交通工具,但了解非凡者的存在后他有理由怀疑雷修斯是非凡者。

    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星星草成株是由雷修斯处理,而刘杰之所以谨慎,是因为忌惮?

    叶沉渊:“莫·雷修斯是非凡者?”

    图灵:【是。】

    “你没有告诉我。”语气有些冷。

    图灵:【在非凡者使用能力前,图灵无法判断。】也就比持有者早知道那么几分钟啦~

    他姑且信了这个理由,“s呢。”

    图灵:【不是,他是智能机械生命。】

    “这次准备用什么借口。”同为智能生命,他不信图灵看不出对方是机器人。

    图灵:【】忘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