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第 10 章
    ——“不行!”

    “什么玩意啊?”

    “她值十万?”

    全班二十多个单身汉发出了同款的否定,就连邬琼眼中也染上了一丝不赞同。邬琼第一眼见到肖悦时,的确很欣赏这种独立敢于拒绝的女生,但是开口问爱慕者借钱这种行为太恶劣了。既然不喜欢就应该堂堂正正地说出来,这样吊着算怎么回事?

    尤其两边都还是高中生,开口就是十万……

    红发叶锐达首先冷笑一声,“真是以为张哥是提款机了吗?什么叫做还清钱之前做张哥女朋友?要是张哥要找女朋友,犯得着找她?真不要脸。”

    要知道x高,y高可有一堆张哥的颜粉和舔……和热脸疯狂贴冷屁股的人……

    他下意识地看向张雪垣,张雪垣正在慢慢咬着一个旺旺碎冰冰,骨节分明的手干劲利落地把碎冰冰扭开,嘴角带着惯常的嘲讽,淡定自如,让人看一眼,心中诡异地就生出了一丝安心。

    瞧瞧,这么好看的一张脸,打架都帅的一批。真不知道肖悦是不是眼睛有问题?

    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为情所困的人?对了……碎冰冰这么好吃?他舔了舔唇,没好意思腆着脸凑过去。

    少年精致的眉眼微抬,浑不在意地道:“其实——”

    绝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早恋对成绩影响太大了。

    耿温书眼眸冷凝一片。“其实,我可以借给她。”某个学霸率先认真地开口道。

    张雪垣一巴掌打在他后脑勺,不耐烦地道:“别闹!连煎饼果子都没吃过的人不配参与十万块的对话!”

    耿温书:……

    打完学霸一巴掌的校霸耸了耸肩,“其实——”

    一米九的靳玉泽脸上有股誓死如归的表情,瓮声瓮气地拍着胸脯道:“其实,我也可以借!”不管怎么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小弟们的任务就是帮忙把这个关给削平了。谁叫张哥都牺牲色相帮他把老爸小三摆平了……

    最近七班调戏人的热度过了,那小三每天都发好多的消息,最后直接被不耐烦的靳玉泽拉黑了,反正也翻不出什么风浪了。而且还觊觎自家老大美好的颜值和肉|体……

    呵呵。

    真是一堆很为她着想的小弟们啊。她才一抬眸,准备把话说完,那边的叶锐达也敏锐地接收到众人求助的视线,双手插着口袋,弯眸道,“张哥,其实我有件事情也瞒你很久了。”

    张雪垣:?

    “我爸欠了别人钱,我这个月连吃饭的钱都没了,你能借我一点吗?”

    “……”

    “不多不多,刚好十万。”

    全班哄堂大笑,仿佛get到了什么新方法:“张哥张哥,实不相瞒,我最近也有点缺钱?女朋友要保养一下……”

    “你不是只单身狗吗?”

    “手上有冻疮,准备去个医院看看。”

    “滚!”混世魔王没好气地骂了一声,然后才数了数自己的私库,终于把那句话说完了,“关键我也没有十万啊!”

    众人:……

    二十多只脑袋轰然而散,兄弟本是同林鸟,一看没钱各自飞。

    “切……浪费我感情!”

    “散了散了!做题的做题,保养女朋友的抓紧时间保养。”

    正在某位校霸感叹人世凉薄的时候,坐着的小弟扯着嗓子喊道:“张哥,y高那个混子给你打电话,说是约个周末一决胜负……”x高和y高是整个x市最负盛名的高校。张雪垣在y高就有个死对头,原因是y高那老大暗恋的女生是张雪垣的铁杆粉丝。

    y高的人就忍不了了,天天挑衅张雪垣。

    偏偏还没啥用,挑衅归挑衅,天天还被气的半死……

    张雪垣摸着自己同桌抽屉里的苹果,一口咬下去:“你跟他说,我出场费很高,十万。”

    “他说张哥你不值这个价,顶多靠那张脸给个十块意思意思。”

    “那你跟他说,他暗恋的女神宁愿喜欢我这个十块的脸,都不要他。他还不如十块。”

    小弟很听话地按照这个话回了过去,对面气的肺都在爆粗口了。张雪垣这个人有多招恨?有一次y高的人不过在论坛上说x高的校长是个秃头中年人,一点都不如自家校长。正当他们觉得无事发生,纷纷松了一口气,觉得张雪垣“魔王”之名也不过尔尔……

    他们终于迎来了y高学校庆典——上面在深情并茂地唱歌,下面两三排x高的男生粗声粗气在那边唱和,“嘿嘿!”

    想象一下那个画面:高大上的礼堂,上面唱着歌颂y高的歌曲——“开始的开始,我们都是孩子。”

    “哎嘿嘿,孩子!”

    “表示从一楼到四楼的距离,原来只有三年。”

    “哎嘿嘿,也可以是四年!”

    “……”

    “哎嘿嘿!”

    好好的一个校庆,当时过来参加的嘉宾都是笑的腰都直不起来差点爬出去的,更不要说校长,明明是敌军,笑得假牙都快掉了。

    最后听说两个学校的校长成了好朋友,每天“惺惺相惜”。

    张秃头:“你看看我们学校张雪垣相当优秀,你看看你们学校缺不缺这样的人才。”

    刘假牙:“不了不了,y高不如x高多了,这样的人才还是呆在你们x高就好。”

    小弟已经把电话拿了过来,那边的男声毫不在意自己吃了这么久的亏,锲而不舍地叫嚣道,“张雪垣,你是不是怂了?我告诉你,你要是老老实实过来我面前,对着我叫一声哥,我就原谅你的所作所为!”

    张雪垣一面吃着碎冰冰,一面嗤笑一声,“毛还没长齐,就想做哥了?”

    “你都没看过,你又知道了?”

    “咦?你怎么能跟我一个未成年聊这种话题呢!真恶心!”

    对面被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好半天才憋出一句,“不要脸。”

    不要脸·爽快挂断电话·心情十分愉悦的张雪垣咬了几口碎碎冰,忽然像是注意到了什么,问道,“邬琼呢?”

    “不知道,出去上厕所了吧?”

    上厕所?不不不,肯定是男女主重要剧情了!

    老子要被邬琼这个傻逼男主截胡了!

    ………………………………………………

    邬琼的确是出来上厕所了。

    x高的厕所在走廊的尽头。他才走到厕所门口,就看到了一个人影蹲在洗手台面前哭得稀里哗啦,现在是上课时间,除了七班还敢吵闹一点,走廊和厕所基本都没什么人了。他的脚步才一顿,那个女孩子已经敏锐地察觉到来人了,抬起了头,泪眼婆娑地看了他一眼。

    邬琼只觉得心里一动。

    是肖悦。

    她姣好青春的脸上满是纵横的泪痕,发现了他之后,慌乱地站了起来,用衣袖擦了擦脸,声如蚊呐道:“对不起。”

    认真看看,这个叫做肖悦的的确长得还可以。在这个男女比例50:1的学校能受追捧也不奇怪。

    邬琼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刚要往厕所里走,这个少女咬咬牙,拦住了他,仰头,脖颈的曲线优美,语气急切慌张,“邬琼同学,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我只要十万,不,三万也可以!”

    能转学到七班的学生家境一般都不差。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张雪垣却一直没回她,她现在已经急昏了,心里又是委屈又是难受,平常嘴上说多喜欢自己,一到钱的问题上还不是退缩了。

    借钱?

    邬琼居高临下地看着肖悦,眉眼微蹙。

    但……

    “这个女生可讨厌了!张哥很喜欢她,什么贵的礼物都送。但是她总是收了礼物,都不给回应。”

    “对啊,要不是张哥喜欢,整个班谁看得上她啊。”

    “仗着自己好看,对张哥呼来唤去,以为她多了不起啊!”

    邬琼才加入七班,但也不得不承认七班的人都不坏甚至还很团结,能得到这种评价恐怕也是这个女孩子自身有问题。但面对着这张梨花带雨的脸,他却奇异地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

    “我给张雪垣发过信息了,他都只是羞辱我,不肯答应……”她哭得楚楚可怜。她听过别人说新来的转学生并不太喜欢张雪垣,所以才敢在他面前抱怨两句。

    哪知道对面帅气的转学生一听这话脸色沉了下来,推开了她的手,眼眸中尽是疏离与警惕,冷冷扔下一句,“说这种话之前,你最好把他的礼物还回去!”

    那个又中二又高傲时而脑子还有问题的人会羞辱肖悦?这不开玩笑吗?要不是七班的人拦着,说不定早把身上的钱都给她了。他都这样做了,这个肖悦还在背地里说张雪垣的坏话……

    他认真地下了定论,这个人的人品果然不太好!

    那么问题来了,张雪垣眼睛……没毛病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