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出气
    马叔接到电话,一脸问号:“啥???”

    但他还是按着少爷的意思,把车子开了进去。

    车灯亮起,两条光柱穿破漆黑的街道。

    几个混混只感觉刺得眼睛都睁不开了,神色惊恐。

    “我操!是真的?”

    红毛看着宋喻,犹如看疯子,估计也真是怕出事,跌跌撞撞从地上爬起来:“你给老子等着!”几名小弟哐当当放下家伙,扶着他们老大一溜烟似的跑了。

    马叔按了几声喇叭,无语地看那几个混混屁滚尿流的离开,停车到宋喻面前。

    宋喻正在跟谢绥说话:“就这么一群小混混,找你打架的时候,别跟他们硬杠,善用110。”

    他怕自己不在的时候,谢绥又重蹈覆辙断了手。

    谢绥漆黑的眼里带了点真实笑意,点了下头。

    宋喻又道:“你买保险没?”

    谢绥:“没。”

    宋喻给他出招:“去买保份险,以后连云街横着走。”

    谢绥微笑:“好。”

    马叔:“”少爷我觉得你的思想有点问题啊。

    坐回车上,马叔握着方向盘,好奇地问道:“少爷,这就是你那个一见如故的朋友?”

    宋喻:“是啊,是不是很帅。”

    马叔哈哈笑起来:“很俊一小伙,和少爷一样俊。”

    回到家,孟外婆问他学习的事,宋喻实在没脸把他正确率不足百分之二十的卷子给她看,只含糊道“勉强有点状态了”。

    孟外婆很欣慰,专门给他熬了碗补肝明目的汤。

    喝碗汤,洗完澡,上床。

    宋喻点进qq,就看到一个女鬼头像,给他连发了好几条消息。

    【贞子不忘挖井人:喻哥,你要我查的那事我查清楚了。】

    【贞子不忘挖井人:我叫上几个兄弟,把祝志行那逼堵在校门口问了一通】

    【贞子不忘挖井人:祝志行说他也不清楚谢绥到底有没有病,都是听他妈和几个阿姨说的,街区里的人都在传谢绥的妈妈有艾滋,他就信了。这个憨批。】

    【贞子不忘挖井人:我又去调查了一下。日,什么叫谢绥的妈妈有艾滋,估计就是这群八婆,家里的男人管不住,在谢绥妈妈刚搬过去的时候,天天献殷勤。嫉妒得死去活来,瞎扯的。】

    【贞子不忘挖井人:他妈妈好像开了一个小餐馆,太可恶了,我决定明天带一群兄弟去闹,满大街说难吃,气死她。让她体会到流言蜚语的伤害。】

    宋喻被他逗乐了。

    【你老公喻哥:你这叫什么流言蜚语,不如去嚷嚷你有一个兄弟吃了住院现在还没出来】

    【你老公喻哥:或者扯个横幅□□,王八蛋老板娘饭里下毒,我养了十天的小黑说没就没】

    【贞子不忘挖井人:666,我喻哥还是猛的啊】

    【你老公喻哥:猛个锤子,你觉得你能斗得过一群泼妇。】

    【贞子不忘挖井人:[咬手手][委屈巴巴]】

    其实宋喻也不打算对那人做什么,真要算起来,那条街每一个人都是流言的传播者,甚至谢绥初中班上的同学也是间接伤害者。不止初中三年,在这之前十年的时光,谢绥遭遇到待遇只有更加冷酷的。上街嚷嚷不一定出气,说不定还会被连云街的一群泼妇围攻。

    【贞子不忘挖井人:喻哥,那我们咋办啊。】

    宋喻突然想起,这个世界好像有一款名叫食客的软件,流量非常大,订外卖也是主要参考的。

    【你老公喻哥:你把他家的店名发给我。】

    【贞子不忘挖井人:哦哦。】

    宋喻输入店名,发现这一家的打分还挺高,同类饮食内排在很前面,好评如潮,看那机械的好评,估计都是刷的。

    食客现在在做一个活动,跟限定评分有关,胜利的餐馆能获得一笔一万的奖金。而每个用户只能对一家餐馆投一次票。

    宋喻眯了下眼。

    截图之后转发给他姐姐。

    【宋喻:就这个软件,你给我搞五百个账号来呗。】

    【宋婉莹:???】

    【宋婉莹:你怎么了?!我可怜的弟弟】

    【宋婉莹:是爸妈克扣了你的生活费,外婆把你丢出家门了?】

    【宋婉莹:现在已经沦落到靠刷单维持生计了吗tut】

    【宋喻:是啊姐姐】

    【宋喻:委屈,不说qaq】

    卖个萌嘛,谁不会啊。

    【宋婉莹:呕。】

    【宋婉莹:你要五百个账号干什么?】

    【宋喻:积德行善】

    四个字,打得杀气腾腾。

    好在宋婉莹也是靠谱的,一下子就给他找了五百个账号,发过来,账号密码整整齐齐。

    宋喻懒得去顾水军。

    差评嘛,还是自己来比较出气。

    第二天,他照旧在奶茶店坐着,这一次换了一张化学试卷。小溪咬着吸管坐在他对面,百思不得其解:“喻哥你在干啥?两个小时了,怎么一个选择题还没写。”

    宋喻慢悠悠地切号:“忙着呢,别打扰我。”

    小溪眼睛亮亮的,凑过来:“忙着干啥?”

    宋喻:“忙着打差评。”

    小溪:“”

    最开始宋喻那是妙语连珠。从服务态度到上餐速度到卫生环境到肉的口感菜的新鲜,全部diss了个遍,开头还很欠地加一句“没吃过”,励志做一个把商家气出病的云顾客。但刷了那么久,难免江郎才尽,于是画风就一点一点变了。差评的理由跟杠精也没两样了。

    “我点的夫妻肺片居然没有夫妻?!涉嫌欺诈,举报了”

    “老板娘生的是个儿子不是女儿,辣眼睛,一星”

    后面更是随心所欲。

    “付钱的时候发现我还是那么穷,丧了,不开心”

    差评。

    “出门看到今天只有一个太阳,心情不好”

    差评。

    “怎么现在我还是单身,难过”

    差评。

    “白天没看到星星,烦躁”

    差评。

    “叙利亚今天还在打仗,叙利亚人民好可怜,心情不好,给个差评”

    “噗哈哈哈——”

    小溪绕到宋喻后面,看到这一连串评论,整个人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喻哥你在干什么啊,这商家得被你气死吧!”

    谢绥这个时候走了过来。

    小溪和他是轮流值班,当即吐了下舌头,跑过去收银台前笑着:“谢哥你快来阻止他,喻哥疯了。”

    宋喻:“”这位女士你怎么说话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