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8
    堰墟不吭声,抿唇,抬起手,慢慢吞吞的开始替季时序捏起腿来。

    堰墟垂着脑袋,半跪在季时序的面前,动作轻柔的替季时序捏着腿,脸上的屈辱意味显而易见。

    但堰墟什么也没说。

    一旁,季时序淡定自若的坐在椅子上,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脚边那小屁孩屈辱的神情。

    季时序打量着堰墟的神情,心下揣摩。

    书中,作者对男主的心理描写是,男主在进入天山派后,便在心里暗自发誓,以后要是谁再敢欺辱他,等到他在天山派学成之后,必定要千百倍的报复回来。

    季时序暗自琢磨。

    他刚才的那一系列刁难的举动虽不至于让男主想要杀了他,但暴揍一顿、看他不爽起码是有的。

    嗯,那就暂且足够了。

    毕竟一口不能吃成个大胖子。

    季时序心下不动声色的想着,让跪在脚边的男主替他揉了一会腿后,突然抬脚一踢,‘不耐烦’的将堰墟给踢到了一边。

    季时序下脚的力道不重。

    但足以让堰墟一下子摔倒在地。

    堰墟猝不及防,一下子向后倾倒,倒在了地上。

    好在堰墟早已习惯了季时序这突然变脸的性子,所以只是慢慢吞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乖乖的重新跪到了他的脚边。

    堰墟再次半跪回季时序的脚边,半垂着脑袋,沉默不语。

    季时序坐在椅子上,漫不经心的翘起了腿,胳膊靠在扶手上,一则手撑起了下巴。

    季时序‘不耐烦’:“行了。”

    堰墟:“……是,二长老。”

    有了刚才的前车之鉴,堰墟跪在地上没动,等着季时序接下来的吩咐。

    只见季时序坐在椅子上微微的侧了侧脸,道:“去里屋,把我换下的衣裳抱出来。”

    堰墟:“……是。”

    堰墟低声应,慢慢吞吞的从原地站起了身。

    堰墟垂眼,缓缓地站起身,转身去了里屋,去寻季时序换下的衣裳。

    到了里屋,堰墟一怔。

    堰墟望着眼前的这些衣物,蹙眉,下意识唤:“二长老,这些……”

    早料到堰墟会开口询问的季时序慢悠悠的反问:“怎么,有问题?”

    堰墟一愣,明白了。

    堰墟悄悄的握紧了拳头,低声回:“……没有。”

    堰墟深吸了口气,将眼前的这十套衣裳吃力的给抱了起来,然后沉默的走了出来。

    堰墟沉默的走出,季时序漫不经心的瞥了眼堰墟那艰难前行的身影,凉凉的冷声道:“今日都给我洗干净。”

    堰墟:“……是。”

    季时序眼神冰冷,手指在扶手上敲了敲,漫不经心的继道:“若是让我发现,衣服上还有哪里没洗干净……后果可知道?”

    堰墟:“是,弟子明白。”

    季时序闻声,这才终于大发慈悲的放过了他。

    季时序摆了摆手,道:“好了,你可以退下了。”

    说完,当即露出一副‘我看见你就觉得烦’的厌恶表情。

    堰墟眼帘低垂,抱着怀里的衣服,艰难的冲季时序躬身行礼:“是,二长老。”

    季时序淡淡的嗯了声。

    堰墟沉默的抱着衣服退下。

    堰墟抱着怀里的衣服,再次回到自己的住处。

    回到住处时,丁长旭和卞蔡几人也正好在修炼场那晨练完回来了。

    几人一齐往回走,正恰撞见这会正好回来的堰墟,其中的卞蔡一见到堰墟,便立刻想也没想的开口嘲弄道:“某人早上不是去了二长老那么,不知可否能同我们说说……二长老是让某人如何伺候他的?”

    说完,哈哈的笑了声,嘲讽意味十足。

    堰墟没理。

    他置若罔闻,抱着怀里的衣服到了水井边,然后将怀里的衣服放到水盆里,扭头俯身去打水,准备去洗衣裳。

    苗珊珊眼尖,一下子便发现了盆里的衣裳似乎不是堰墟自己的。

    苗珊珊看着盆里的衣服,惊奇道:“咦,那衣服是……”

    丁长旭也看见了,当下便惊奇道:“看那衣裳似乎不是他自己的……那不会是二长老的罢?”

    卞蔡一听,也立刻跟着下意识的朝水盆的方向看去,在看到盆里的衣裳之后,卞蔡一下子便确定了。

    这绝对是二长老的无疑!

    水盆里的衣裳和堰墟完全不是一个体型,所以自然不会是堰墟自己的。

    而堰墟刚才才去了二长老那,结果回来后却是抱了一身衣裳回来,还都是同一个体型的衣裳……除了是二长老的衣裳,还能是谁的?

    在知道水盆里是谁的衣裳了后,卞蔡想也没想,当场哈哈的仰头笑道:“啧啧,可真是进步神速,早上不过才见了一面,这会都像个小娘子似的去替二长老洗衣服去了,哈哈哈!”

    堰墟一听,怒火上窜,倏的站起了身,眼神冰冷的看向卞蔡。

    卞蔡被吓了一跳,但还是理直气壮的站在原地没动,俨然一副完全不怕堰墟的模样。

    卞蔡冷笑:“怎么,还想对我动手不成?”

    堰墟冷着脸没说话。

    卞蔡嗤笑,一字一句的慢慢的说道:“昨日观礼师兄可是清楚的说过,弟子间若是敢私下打斗……不论何人,一经发现,立刻逐出门派。这话你应该没忘罢?”

    堰墟沉默。

    堰墟沉着脸定定的目视了卞蔡片刻,最终还是收回了视线,蹲回到了水盆边。

    见状,卞蔡表情鄙夷:“怂包。”

    堰墟没吭声。

    卞蔡嘲完怂包,嘴里一口一个‘小娘子真可爱’的从堰墟的身后经过,慢慢悠悠的回了屋。

    昌平,也便就是堰墟的同寝室友。

    昌平跟在卞蔡的身后,本要准备从堰墟的身后经过,但他犹豫了一会,还是又跑回到堰墟的身侧,试探性的问道:“那个……我叫昌平,你……要不要帮忙?”

    堰墟头也没抬,“滚。”

    昌平面色一僵。

    昌平面色僵了僵,过了好一会,才恢复自然。

    见堰墟模样生的好看,还又没人同他一块玩,昌平本着大度,不把他的那双绿眼睛当回事,便跑去向他示好……结果不领情那也就算了,竟然还让他滚!

    简直不识好歹!

    昌平嘴里暗骂了句,心想着难怪没人愿意跟他一块玩,然后忿忿的站起了身。

    昌平一声冷哼,起身离开。

    昌平离开,于是,原地便就只剩下堰墟一人。

    堰墟默默地蹲在水盆边,白皙稚嫩的小手慢慢的在衣服上搓着。

    他心下平静。

    没有怨恨,只有不甘。

    他只是不甘自己。

    ——不甘自己为什么这么弱。

    至于二长老……他并不怨恨。

    即便他再如何的对待他,他也生不出半分怨恨。

    因为在考核那日,只有他一人,没有将他视作为妖物。

    ‘不过只是颜色异于常人罢了’。

    他难以忘怀。

    这是他从出生那时起,第一次听过的话。

    而且,若不是因为考核那日他站了出来为他说话,他那日恐怕也无法成为天山派的入门弟子,而是直接被逐出山下了。

    光是这点,他就绝不会去怨恨他。

    ……

    夜深。

    堰墟洗了整整一天的衣裳,终于将水盆里的衣裳给洗干净了。

    总算是将衣服洗净,堰墟面无表情的起身将衣服晾干,然后慢慢的回到屋内,准备去吃早已凉了的晚饭。

    然而,堰墟终于回到屋内,却只见到了两个空荡荡的空碗。

    堰墟站在空碗前,蹙眉。

    屋内,室友昌平同他‘憨厚’的笑,表情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呃,我看你一直放着没吃,还以为你不吃了,我就替你吃了……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堰墟冷冷的看着他。

    昌平呵呵的笑,脸上的表情不改。

    堰墟冷冷的注视了他片刻,而后收回视线。

    堰墟什么也没说,转身,走到自己的小床边,合衣睡下。

    等到堰墟合衣睡下之后,昌平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变了。

    在堰墟看不到的方向,昌平偷偷地朝着堰墟的方才啐了口,表情怨毒。

    嗤,不识好歹的东西。

    没错,他就是故意的。

    他谅堰墟就是再生气也不敢对他动手,所以他便趁着堰墟在外面洗衣裳的时候,偷偷的把他的饭给吃了。

    回来看到饭没了,生气吧?

    哈哈,再生气又能怎样,又不能对他动手。

    要是敢动手,就要被逐出门派。

    除非他是不想留在门派里了,不然他是绝不可能对他动手的。

    真痛快啊。

    明天继续也这么做好了。

    既然不领情,那他也没必要和他客气。

    活该!

    昌平幸灾乐祸的想,开心的睡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