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9
    隔日,早。

    男主再次乖乖的过来报到。

    “……二长老。”

    门外,男主的声音再次响起。

    “进来。”

    “是。”

    门外站着的人乖乖应声,然后抱着怀中的衣服,推门,脚步艰难的走了进去。

    就如同昨天早上那样,季时序漫不经心的斜躺在床上,表情散漫的看着堰墟抱着一堆衣服,身子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

    不知是因为地上不平,还是衣服太重的缘故,房门到里屋的距离不过短短几步,可堰墟却走的踉踉跄跄的,一度要撞到旁边的椅子和屏风。

    季时序挑眉。

    季时序随口道:“怎么连路都不会走,没吃饭?”

    堰墟没吭声。

    他沉默的抱着衣服走进里屋,然后慢慢的放下,接着默默地开始一件件叠好,最后放进了衣柜里。

    放进衣柜,早就已经有了昨天的经验,堰墟站着没走,扭头看向季时序,恭恭敬敬的问:“二长老,衣服已经都叠好了。”

    季时序嗯了声,随口又问了句:“都洗干净了?”

    堰墟低着脑袋,恭声应:“是。”

    不知是什么原因,堰墟今天的声音要比昨天小的多。

    季时序听了,嫌弃的啧了声,毫不犹豫道:“没吃饭?大声点。”

    堰墟抿唇,立刻拔高音调:“是!”

    季时序这才‘满意’。

    及时的淡淡的嗯了声,不疾不徐的从床上站起了身。

    季时序:“更衣。”

    堰墟眼帘低垂,应。

    堰墟:“是。”

    昨天的树枝还在,堰墟转身出门拿了树枝,然后扭头回来替季时序更衣。

    堰墟拿着树枝上前,低眉顺眼的将一旁衣架上的衣服拿了起来,准备替季时序更衣。

    堰墟已经做好了待会要被季时序给刁难的准备。

    但意外的是……并没有。

    堰墟心下意外,脸上的表情虽然依旧没什么变化,但心下却是忍不住长长的舒了口气。

    而实际上……

    季时序不过只是因为不喜欢总用一个法子来欺负他,总是用同一个法子,没什么意思。

    在他过来之前,季时序早就已经想好了另一个法子。

    堰墟动作利落的替季时序换上了衣裳。

    换好,堰墟后退一步。

    堰墟:“二长老,衣服换好了。”

    季时序:“嗯。”

    堰墟:“……二长老还有何吩咐?”

    季时序眼也不抬。

    季时序:“没了,退下罢。”

    堰墟意外,表情惊诧。

    季时序等了两秒,见堰墟站在那没走,便微微的侧脸,看向他。

    季时序:“不走?”

    堰墟一怔,回神。

    堰墟:“……弟子告退。”

    季时序冷漠的收回视线。

    堰墟一头雾水的退出屋子,满头不解。

    今天……竟没来刁难他?

    堰墟蹙眉,不解的离开。

    正好这个时间点是要去修炼场晨练的时间点,所以堰墟直接掉头去了修炼场。

    修炼场上,弟子早已到了大半。

    卞蔡和丁长旭几人也早就到了。

    卞蔡见堰墟到了,表情很是惊讶。

    卞蔡惊诧道:“咦,某人今日没去伺候二长老?”

    堰墟没说话。

    卞蔡说完,又是自顾自的哈哈一笑,道:“不会是,昨日已经伺候完了,二长老就对某人没兴趣了罢?”

    卞蔡话落,在场的其它几名弟子也忍不住偷偷的闷声笑了起来。

    堰墟攥紧手指,没说话。

    卞蔡显然还觉得不够,接着继道:“某人昨日是怎么伺候二长老的,别小气,说给我们听听啊!”

    堰墟眼神冰冷,眼底已然有了杀意。

    但可惜的是,他现在,实力不够。

    但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听什么。”

    卞蔡哈哈一笑,道:“当然是听……”

    话刚说到一半,卞蔡的笑容便就僵在了脸上。

    他看到了季时序。

    季时序冷着一张脸,走到了修炼场的中央。

    也就是他们的面前。

    所有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

    季时序站在修炼场中央,漫不经心的问:“怎么不说了?”

    卞蔡僵笑,没了声音。

    季时序居高临下的看着卞蔡,眼中的嫌恶显而易见。

    与在看堰墟是的厌恶眼神不同,在看堰墟时,厌恶是装出来的,可现在,却是真情实切的。

    季时序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继道:“区区黄口小儿,门派的功夫还未学成,倒是把那长舌妇的嘴给学了十成。”

    卞蔡瞬间憋红了脸。

    周围的人偷偷闷笑。

    苗珊珊见自己的蔡哥哥被训斥,下意识的想要为其辩解:“蔡哥哥是……”

    孰料,话刚说出口,便就被驳了回去。

    季时序冷着脸,问:“我有让你说话了?”

    苗珊珊结巴:“没……没有。”

    季时序又问:“那你可知,你现在该做什么?”

    苗珊珊茫然,下意识问:“弟子不知……”

    季时序:“闭嘴。”

    苗珊珊瞬间噤声。

    同一时间。

    看着季时序毫不留情的训斥着眼前的众人,堰墟表情怔愣。

    过了会,他回神。

    不知为何,他的心下竟涌现出了丝丝的快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