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15
    顾正阳不是什么莽撞的人,他在虞心远的事情上冲动过一次,让虞心远翘了一周的课,这种错他自然不会犯第二次。

    但虞心远太反常了些。

    先是昨晚溜出来,今天又那么早来教室。

    也不知道是昨天没回家,还是后来又出了什么事。

    原本这些是他没办法过问的地方,还是虞心远亲自给他送了个借口。

    而且,他私心也想借着这个机会多了解一下虞心远。

    顾正阳避开虞心远的目光,看着朝车子这边走过来的司机,“不是说我在给你养猫么?一次都没去过的话,虞新阳会怀疑吧?”

    虞新阳怀疑有什么用?

    他总不可能过来质问自己,难不成要说他天天盯着自己,结果发现顾正阳没去过他家?

    虞心远心里想着,看了眼顾正阳。

    没出声。

    老孟拉开车门,第一眼先看到的是顾正阳,愣了一下,才注意到换了位置的虞心远。

    “少爷,这位是?”

    虞心远沉默着。

    顾正阳心高高的悬着,捏着书包带子的手缓缓收紧,另一只手搭在了车门上。

    垂下的眼睛里多了几分失落。

    “同学,走吧。”虞心远适时的开了口。

    他偏头看向窗外,偷偷的笑了一下。

    别以为他没看出来,顾正阳刚刚在紧张。

    谁让他招呼都不打一下,直接说要去养猫的,合该搓搓他的脾气。

    顾正阳也扭头,看到了虞心远靠着的那一侧,车窗上一闪而过的倒影。

    他还想再仔细看,虞心远已经转了过来,捏着手机,手指滑动着,满脸严肃。

    顾正阳压下了心底的疑惑,为虞心远的转变找了借口。

    应当是,心软了吧。

    ·

    车子驶入别墅区,顾正阳顿时生出了股不真实感。

    同样心也渐渐沉了下去。

    大门是黑金色的,很高。

    高到足以把他和虞心远隔开。

    进了大门,车子又转了两个弯,才进了中心那栋楼的地下车库。

    顾正阳抿着唇下了车。

    虞心远踩着楼梯往上走,“猫在一楼,你自己找。”

    “我先上楼换个衣服。”

    顾正阳点头,“嗯。”

    他把包放下,江姨已经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笑着打招呼,“要喝点儿什么?”

    “水就好。”顾正阳镇定道。

    他看着江姨朝厨房里走去,才粗粗的看了眼别墅内的结构。

    一楼客厅足足有七八米高。

    单这个客厅,就比他们教室大上几倍。

    目光触及放在客厅的猫爬架,顾正阳神色复杂的走了过去。

    虞心远嘴上说着嫌弃,但这对这几只猫从没有亏待过,玩具什么的更是不少。

    这会儿猫一个个跟大爷似的,来回蹿着。

    老大还走过来挠了下他的小腿。

    顾正阳揉了揉它的脑袋,又去看剩下几只。

    虞心远洗了澡下来,五只猫全围在顾正阳身边打转,连平日里对他都冷冷淡淡的老二,也扒着着顾正阳的手臂。

    只可惜顾正阳只有两只手,摸不过来。

    虞心远有点儿醋,他在另一头坐下。

    五猫一人,只有人抬起了头。

    他不满道,“不是养猫么?先去给它们铲屎啊,坐在这里摸一摸算什么养。”

    他刚洗过澡,应当是热水澡,这会儿脸上粉粉的,眼睛也带着些水汽。

    这般抬着下巴骂顾正阳,顾正阳下意识的就想顺着他。

    顾正阳十分爽快的站起来去给猫铲屎。

    几只猫在他脚边追着,让他步子都慢了。

    虞心远气的捶了下空荡荡的沙发,追上去把挤在最后面的老五抱在了自己怀里。

    这才觉得心里顺了些。

    他看着顾正阳顺畅的动作,“你以前也养猫?”

    “没有。”顾正阳收拾了猫厕所,又找了梳子给猫梳毛。

    虞心远低头捏着猫爪子,“骗人。”

    顾正阳屈膝坐下,一手压着猫,缓缓道,“我爸妈不喜欢猫,后来我暂住小姑家,不方便养猫。”

    他低着头,神色淡淡的。

    虞心远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不痛,但是却忽视不了。

    他忍不住问,“你爸妈……”

    “出意外走了。”顾正阳道。

    “我是被抱养的。爷爷奶奶不认我,小姑收留我了几年。”

    他也是父母去世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养子,而且是父母花钱买的,两边亲戚扯皮了好几天,最后他小姑拿了大头,顺便把他也带走了。

    头两年也还算过的不错,只是等他小姑孩子出世,他便被彻底遗忘了。

    初中开始,他便没再回去过了。

    顾正阳说的不多,但联系学校里的传闻,也能推测出来他过的不太好。

    虞心远想安慰他几句,半晌只干巴巴的挤出来一个字,“哦。”

    他手指揉着猫爪,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顾正阳。

    小五被他这么揉着,指甲控制不住的露了出来,勾上了虞心远的手指。

    “啊!”虞心远手上痛了下,才反应过来。

    顾正阳迅速丢开手里的东西,握住了他的手腕,“去医院。”

    “不用。”虞心远被他拽起来,没站稳,直接摔到了顾正阳身上。

    顾正阳急躁的步子顿住,“要打疫苗。”

    虞心远后退了点儿,站直身体,垂着眼睛大,“待会儿让医生过来。”

    “这样……”顾正阳怔神。

    “那个……要不还是去医院吧?”虞心远犹豫道。

    哪个医生都差别不大,不过顾正阳刚跟他说了他家的事情,自己这样像是在戳人伤口一样。

    他话音刚落,顾正阳就道,“不用。”

    虞心远抬眼,跟他目光对上。

    颇为懊恼。

    “少爷,韩少爷还有其他几个朋友过来找你了。”江姨接了门卫的电话,便冲阳台上喊了一声。

    虞心远脸上一慌,又注意顾正阳握着他手腕的地方,反握住顾正阳的手就往电梯里塞,“三楼右手边第二间,进去后别出来。”

    “等我去找你再出来,知道么?”

    “我……”顾正阳不解,只是看虞心远的脸色又把那些话咽了下去。

    “书包。”

    虞心远把书包递给他,看着电梯门关上,才松了口气。

    他眨了眨眼睛,突然反应过来,“我为什么要让顾正阳躲起来?”

    顾正阳是来看猫的,又不是别的事情。

    他心虚什么?

    虞心远犹豫着,抬手又想去按电梯。

    “远哥,你站电梯那里干嘛呢?”韩真进门,熟路的找了江姨拿上小零食,过来找虞心远。

    虞心远立刻收回了手,“没事。”

    说顾正阳来他们家看猫也太奇怪了。

    哪儿有人大晚上跑过来就为了看一眼猫的?

    虞心远偷偷往后面看了眼,见电梯停在三楼,才问韩真,“你们这么晚过来干什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