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更]未婚夫爱上了保姆的女儿(23)
    招标公司得到上层指示, 知道政策会有变动, 这次看似寻常的项目只等政策公布就会变成一个超级项目。因情况特殊, 为保证公平公正, 招标公司临时通知投标人, 在这一天当场进行开标、唱标、评标,当天下午就出具中标、落标通知书。然后限中标人在三日内与招标人签订项目合同。

    一共有六家公司参与竞标, 楚湘坐在萧寒身边, 听萧寒给她讲解投标中可能会遇到的突发事件。她第一次接触这些,从萧寒这里收获很多。

    他们两人头挨着头小声说话,叶辰从后面看见只觉得他们分外亲密, 心脏像被无数只蚂蚁撕咬一般,难受得厉害。

    招标公司已经事先和相关部门备案过, 一路绿灯,审核、唱标、开标的流程快速完成。在与各方确认无误之后,由评标委员会开始评标, 而各公司来人则都到旁边的餐厅用午餐。

    叶振鸿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 这不但临时提前了开标时间, 还好像异常严谨, 以这个项目的重要程度来说, 不该有这种情况。

    他试图去找招标公司的人问两句,谁知他们对此守口如瓶,只让他耐心等待投标结果。他给公司其他股东打电话, 让他们不管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打探出这个项目有什么异常。

    过了一个小时, 才有人隐晦地打探出了一点点风声,说这项目可能有变动,利润要翻倍。

    叶振鸿瞬间明白了萧寒为什么要插一脚,辅助楚家抢标。不只是为了帮楚湘出气,还因为提前知道了内部消息,知道这个项目大有可图。

    叶振鸿的心不断下沉,又给公司打了几个电话,起身去找招标公司的人。

    叶振鸿和叶氏其他股东共同使力,仍旧没用,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他只能眼睁睁看着招标公司当场将中标通知书交给了楚湘。

    各公司的负责人都上前同楚湘握手道喜,他们本来就没想过能稳中,失败了也没太大的遗憾。

    只有叶振鸿,知道内情之后,心都在滴血他维持着笑容向楚湘和萧寒道了声恭喜,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上车就狠狠打了叶辰一巴掌

    “你害楚湘进医院那次就让叶氏错失十几亿的利润,这次你惹她来抢我们的标,我们盯了多久的肥肉就这么落到人家口里了。叶氏成了一个大笑话”

    叶辰从没想过会这么严重,捂着脸不服气地问“叶氏碰上他们就这么没用一点都不能挽回”

    “挽回你没看见今天多严格就是防着有人私下走关系。你可真是我的好儿子,要不是你去骚扰楚湘,她会盯上叶家叶家已经有三笔生意被楚家抢了,你真要害得叶家破产才甘心是不是”

    叶辰低头嘀咕,“我又不知道她真的抢了我们的生意”

    “你天天就知道吃喝玩乐,你知道什么你以为她和你玩小孩子过家家呢我们和楚家就算退亲也有一份面子情,你非要和楚家结仇,今天在会场你还盯着楚湘不放,你还想干什么以后你给我离楚湘远点,回你的学校好好上课去。”叶振鸿一肚子火无处发泄,看叶辰一万个不顺眼。

    叶辰自知理亏,无话可说。今天这件事像一把榔头狠狠敲在他头上,他从来不知道和楚湘分手会惹出这么大的祸,会有这么多后续的麻烦。他更不知道他对楚湘的追求会让楚湘真的针对叶氏。

    他感觉楚湘已经和他记忆中那个小姑娘完全不一样了,他一直在过去没走出来,做的任何事都是按过去楚湘的性格来,可他直到今天才发现,他早就不认识楚湘了。楚湘走得太远,是他还留在原地认不清现实。

    回到家,叶振鸿叫孙洁去书房商议了一会儿,孙洁出来就说要给叶辰相亲。对方是和叶家差不多的张家,双方联姻可以实现112的效果,结成联盟,共同提升。

    叶辰自然激烈反对,他最厌恶的就是商业联姻。那张家小姐性格跋扈,长得又难看,他凭什么娶她

    这次孙洁也不肯帮他,在孙洁眼中,结婚和找喜欢的人完全不冲突,哪能因为孩子性子就影响公司她直接下令将叶辰关在了家里,只等和张家约好了让他们见面。

    整个叶家和叶氏都仿佛被笼罩在阴影中,正式放弃和楚家言和,将楚家当做了最大的威胁,焦急于寻找盟友,渡过难关,即便出卖叶辰的婚姻也在所不惜。

    和他们这边正相反的是萧氏和东方所有参与项目的员工,大家欢呼的比过年还高兴。

    楚湘第一次独立负责的项目初步告捷,直接叫上大家一起去酒吧庆祝。

    萧寒坐在众人中间,看着大家喝酒划拳,唱歌跳舞的,忍不住贴在楚湘耳边说“早上你说我们中了标一起庆祝,我以为只有我们两个人。”

    楚湘轻轻摇晃着酒杯喝了一口,靠在他耳边说“人多热闹啊,不好玩吗我们去跳舞”

    萧寒极少来酒吧,来也是在包厢里谈事情,从来没在外面大厅坐过,更别说下场跳舞了。他还没来得及拒绝酒杯楚湘拉了起来,其他人看到立马起哄,“萧总要跳舞了我们要看楚小姐和萧总跳舞,喔喔喔大家燥起来”

    楚湘拉着萧寒的手臂走入舞池,跟着音乐摆动起来。她笑着引导萧寒和她一起跳,身姿舞动,极其动人。萧寒满眼都是她,早就忘记了身边的人,只跟着她的动作配合她。

    萧氏的员工都惊呆了,“萧总不会中邪了吧那个真是萧总”

    “哇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萧总和楚小姐怪不得总叫咱们一起开大会,你们记不记得,开大会的时候,他们还先走了呢”

    “你们看萧总看楚小姐的眼神,好像是真的很不一样啊,诶,王特助,你每天跟着萧总,你知不知道啊”

    王特助推了推眼镜,笑道“老板的事,我不方便谈。”

    “不对啊,萧总和楚小姐都是工作狂魔,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我们岂不是惨了”

    大家凑在一起不知该喜该悲,看着萧寒陪楚湘在舞池中尽情热舞,都觉得他们离无限加班已经不远了。

    dj换了首歌,是劲爆独秀那种的,萧寒不太适应,往舞池外退了退,看着楚湘跳。楚湘特别享受在舞池里肆意舞动的感觉,这种震耳欲聋、肆无忌惮的感觉,好像群魔乱舞,有种她熟悉的疯狂。

    这段时间她学习现代世界的规则,把所有疯狂的因子都压在心底,不去展露,今天成功抢标让她感受到了久违的快感,商场上照样可以杀伐果断。而舞池中,她也可以尽情的狂欢。

    楚湘周围的人渐渐退开,围着她各种吹哨尖叫,楚湘成了全场最闪耀的焦点,连萧氏和东方的员工们都围了过来,大声起哄喝彩

    一曲终了,楚湘挽住萧寒走回座位,两人亲密的举动就是在一起的实锤了大家正激动地看着他们,就见楚湘端起香槟,在音乐空档时对大家说“今天我很开心,项目第一步的成功全赖大家的共同努力,所有人项目奖金翻倍”

    “啊女王万岁”

    员工们一开心,把私下给楚湘取的外号都喊出来了,项目奖金可比他们一年的工资还多,这段时间的加班简直太值了,让他们再加一年的班也愿意啊

    音乐再次响起,大家开心的玩起来。楚湘对萧寒说“我去洗手间,待会儿我们先走,只有我们两个人好好庆祝。”

    萧寒总算找到点存在感了,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楚湘走去洗手间,跳了会儿舞感觉身体很畅快,就是发丝和衣服都凌乱了些,她对着镜子散开头发顺了顺,准备回去。

    一个醉醺醺的男人看见她,笑嘻嘻道“你不是刚才跳舞的辣妹吗怎么样,要不要跟哥哥一起去乐一乐”

    男人摇摇晃晃地朝楚湘抱过去,楚湘刚要动手,男人就撞到墙上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萧寒手中还扯着男人的胳膊,收回踹他的脚,男人胳膊已经脱臼了。萧寒打量着楚湘,问道“你没事吧”

    楚湘摇了下头,“没,你怎么过来了”

    “想接你直接走。”萧寒给王特助打电话叫他处理一下,在男人咒骂的时候又踹了他一脚,这才牵着楚湘的手离开酒吧。

    楚湘笑着打趣他,“萧总很帅啊,刚才那姿势一看就是练过的。”

    萧寒意有所指地说“那你要不要跟我回去学学防身术你总是招惹这么多狂蜂浪蝶,要多学几招才安全。”

    楚湘暧昧地朝他眨眨眼,勾唇一笑,“好啊,萧总多教我几招,我是好学生呢,说不定还能举一反三,也教萧总几招。”

    萧寒身体火热起来,拉着她上车,将车内的挡板升了起来。

    车后座缠绵缱绻,偶尔能听到萧寒声音低哑的问着“学会了没”,以及楚湘不甘示弱的回答“再教一遍”。这次司机绕着城市一圈又一圈的开,中途再没人叫停。

    楚湘好好的学习了一套防身术,并且反过来又教了老师一些新招数。从车窗外满城霓虹灯,到萧寒家中俯瞰城市风景,她和萧寒彻底领略了一番城市的美丽。

    方晴给楚湘打电话没打通,她想到女儿已经第二次不回家了,忍不住给楚东齐打越洋电话,担忧道“你说湘湘是不是真的包养小白脸了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