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七十六章 箭袭
    天气不是太好,昏沉沉的。

    但这时,太阳从云层中透了出来,看上去,就似刚好在那飞龙崖的崖顶上一般,抬头的话,有些刺眼。

    刘显飞身上马后,想了想又下了马,把自己的包袱、长枪、朴刀还有弓箭等都拿了下来。

    “郑伯,你骑我这马。”

    “啊?这怎么可以?不行,主公你没马怎么行?”郑风一脸担心的旁看着刘显,赶紧摆手摇头道。

    “这马可是千金难买的千里马,还是易姬送给我的,可不能弄丢了。你不会傻到以为我要直接一路冲杀过去吧?我是打算必要的时候弃马钻山林的,你帮我把这白龙马带回去。”刘显抚着白龙马的马脖,拍了拍后,把它赶到了郑风的身边。

    “这……好吧。”郑风听了刘显的解释,也只好点头,牵过了白龙马。

    刘显没再说什么,转身走到了王清身前。直接一把抱住她,把她放上了她的胭脂马马背上,自己再跟着飞身上马,将她拥在怀内,其乘一骑。

    “你这匹马马虽然不错,但也只能算得上是良马,就算弄丢了也不可惜。以后,我让人再找一匹更好的马给你。”

    王清原本是绷紧着神经,心里想着的是要如何才可以确保刘显的安全。没想刘显直接抱着她共乘一骑,顿时让她感到有些羞赫不已。

    郑风本来还想让人牵来一匹稍差的战马给刘显的,但见到刘显如此,倒是会意的一笑,没再作声。

    “行了,咱们河东再见。”

    刘显一打马,冲后面扬了一扬手,战马便一冲而出。

    这个时候,于扶罗在飞龙崖上倒是看得清楚。

    他看到那些原本是在生火造饭的人马,这个时候突然动了,全都转向了另一条往回走的小路上去。

    他吓了一跳,以为刘显察觉到了什么,要带着他的人从那小路处逃。

    他一共有一万来人马,分成了数个部份,分别在飞龙崖前后的那些道路中埋伏。这样也等于是兵力分散了,的确担心自己的那些人马没能阻挡得了刘显突围。

    这也是他按耐得住,非要等刘显经过飞龙崖,先射杀刘显后再发出进攻的讯号的主要原因。

    现在他感到自己所担心的将要成为事实,当下就要下令让人发出讯号,马上对刘显的人马发起攻击。

    可命令还没有发出,他就看到了刘显居然带着一个女人,共乘一骑往飞龙崖快速的奔了过来。

    他这一时还真的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个刘显他想干什么?

    抑或是刘显这家伙的确就是好色成性,想要带着那个女人游山玩水?

    的得得的马蹄声在山崖底下回荡,近了。

    于扶罗脸色一狞,暗骂,自己纠结刘显那家伙想干什么做什么?特么的不管刘显想做什么,有什么的目的又有什么的关系?也不管刘显的那些人马是否从另一条往回走的小路离开是什么原因。只要刘显就在眼前,从飞龙岸下面经过就行了。

    “各位!下面骑马过来的就是刘显!进入射程后,你们看情况,务必要在最有把握的时候再放箭,一定要将刘显射杀在飞龙崖之下!”

    于扶罗压低声音,对那些神射手说道。

    “右贤王请放心。对付区区一个刘显,咱们有十个神射手,还担心会射杀不了他?请等着看好了,我等绝非是浪得虚名之辈!估计,咱们每人射出一箭,就足可以让那刘显魂消飞龙崖。”

    “好,你们有信心便好。这一次,务必成功,不能再失手了。”

    于扶罗摩拳擦掌的道。

    于扶罗自可自己的箭术也不错,他也很想由自己来亲手射杀刘显。但是他自己没有把握,所以干脆就让那十个神射手出手就好了。

    他眼珠一转,再对跟在他身边的亲将道:“神射手们一放箭,你们就点燃烽火,让我们各路的伏兵杀出,这次,不仅要杀了刘显,还让追随他一起的人一个都不留!我要让刘显感受一下,前不久伏击本王,让本王损失两万匈奴勇士的那种痛苦!”

    “是!”

    亲将马上领命。

    飞龙崖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

    从上面到下面,数十米高。可是从下面看上去,却又显得有些高耸险峻。

    “公子,你说这飞龙崖上,会有匈奴人的埋伏没有?”

    王清一直都很警惕,哪怕现在被刘显抱在怀内,心底里感到羞涩难安,让她的芳心也不由自主的乱跳。可她还是暗暗的盯着飞龙崖,素手更是紧紧的握着她的检柄,只要一有情况,便会利剑出鞘。

    “难说。”刘显这个时候已经运转了自己的太平真气,将自己的感应范围尽可能的延伸。

    “如果有埋伏的话,那必然不是一般人。这飞龙崖,不高不矮,刚好可以在上面看得到崖下的一切,也刚好可以处于弓箭的射程范围之内。所以,极有可能埋伏了像来山灰那样的神射手。”

    “呵呵,太明显了,咱们谁都不是傻子。咱们明知道有人会对付我们,难道咱们就想不到及看不到在什么地方可以埋伏敌人吗?这飞龙崖,就算没有埋伏,我也会假想有敌人。而且,这些敌人,也肯定都是用箭高手。因为在崖上,想要攻击咱们,置咱们于死地的话,也只有这一种攻击方法。如果于扶罗是这样想这样做的话,那么还真的想错了他的心了。今天也让我刘显来看看,他们匈奴人的弓箭高手有多厉害。”

    “反正咱们要小心一些。嗯,对了,公子,万一他们在崖上利用一些滚石檑木来攻击咱们呢?”

    “不可能,这飞龙崖呈一个圆狐突出状。只有最圆狐端短短一小段距离能够受到上面重物的威胁。但前后,根本就不用靠近飞龙崖。”

    如果是狭长山崖,在上面扔下重物,才可以起到更大的杀伤效果。可是,这并不是什么狭长山崖。所以,用那样的攻击手段没用,倒是更有利于弓箭手攻击。

    飞龙崖,从崖下经过,不过是两百步左右,此后前后开阔。

    近了,刘显和王清已经进入了飞龙崖下的范围。

    战马很快,眼看就要到了飞龙崖凸出来的圆崖顶狐边缘,过去了,就是到了飞龙崖的另一边了。

    就在这时,山崖上忽然发出嘣嘣的轻响。

    “果然有埋伏!“

    刘显几乎是在那些弓弦嘣响的同时,寒毛也一下子立起,跟着,原本是拥着王清的双手,飞快的一探,立时就把他的那杆长枪抓到了手上。

    另一手,一按王清,快速的道:“不用你动手,你先走!”

    刘显一拍,居然从马背上跃下,顺便一脚踢在马臀上,使得驼着王清的战马嘶叫一声,突然的加快速度冲了出去。

    在马背上,怀中还有一个人,不好施展手脚,再说,刘显的骑术还真的只是一般般。

    有些东西,的确是经过长年累月的训练才能精通的。并不是说才学会站起来就能跑。

    十道如闪电一般的箭芒从上而下,每一道箭芒,都锁定了刘显。

    这种被锁定的感觉,只有真正的高手也才能感受得到这些弓箭的厉害。

    要是一般人,恐怕都没有反应就被射杀了。

    刘显的太平真气,让刘显的所有感应都无比敏锐,另外,刘显低喝一声刹那时间,然后就在这电光火石一般的看清了锁定自己的十支箭。

    十箭,几乎把刘显所有的生路都锁定了,无论刘显是如何的闪避都没用的,因为那些箭全都有如长了眼睛一般。

    同时,这些箭都威力极强,每一支箭,都似有一股让人心寒的千钧之力。

    真正高手射出来的箭,才能给人这样的感觉。如果是如黄忠那样的箭神级的人物,本身就是超级高手的人物,如果他们灌注了内力真气进入箭矢之中,那么箭矢的威力,足可以开山裂石。

    就如林暗草惊风,将军夜引弓。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这个可不是传说,古时的确有将军高手如此厉害。

    厉害!

    刘显这时也觉得射出这十箭来的匈奴射手有些厉害。

    因为,这还是刘显首次,首次动用了刹那时间都没能找得到攻击缝隙的。

    但是刘显也不惧,他还没有从马背上落到地上,在空中的时候就舞动了长枪。

    在舞动的同时,也灌注了内力进入枪中。

    “于扶罗!就知道你在这里,有种,就下来和本侯一战,这一次,本侯绝对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刘显大喝一声,长枪斜着往上一桃。

    叮!

    一支正面的弓箭被刘显挑得一下正着。

    但弓箭的确是势大力沉,刘显虽然挑中了,但居然没能将其挑飞,仅只是让此箭偏了一下。

    “叮叮叮……”

    刘显的长枪,幻化成一片枪影,连续不断的挑箭声音中,每挑一箭,刘显就被震得退后一步。

    十箭退十步。

    既然避不了,刘显就直接挑开弓箭。

    刘显可以看得准每一箭的来势,所以,才可以挑得这么准这么快。

    要知道,十箭都几乎是同时射下来的,虽然不可能当真的太过同步,可在一般人眼中,却是没有先后,看上去就是一齐射到一般。

    但对于刘显来说,哪怕是差之毫厘,都可以看得到感应得到。

    当然,因为箭矢的来势太强劲,这也使得刘显格挡了十箭后,刘显就感到自己的手臂都有些发酸,连脚都有些发软。

    这些从上而下的弓箭,哪怕都是一些等同时是三流或二流武将高手射出来的箭,每一箭的威力都极强,每一箭,其实都不亚于有千钧之力。

    有时候,还真的别看子弹之小,一颗子弹飞发出来时所产生的冲击力也是极强的。

    或许,弓箭不能跟后世的子弹的冲击威力相比。可是也一样会有数百上千斤的冲击力。

    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可能就是一两个呼吸之间击出十枪,每一枪都得要挑开一支箭,这样的能力也是没谁了。

    山上,原本他们可以一轮纪箭就可以射杀刘显的。但这一刻,他们都不禁一愣。

    他们射出弓箭的时机并没有什么可题,弓箭的准绳也没有任何可题。不管刘显怎么的闪避,都不可能躲得过他们射出的弓箭。

    另外,威力也极强,就算一般人可以挡中他们的弓箭,但是也不可能有力量可以挡开,哪怕挡中了,也会被那些饱含着巨大威力的弓箭蛮不讲理的直接射杀。

    可这样都射不中刘显?这都不能把刘显射杀?

    “该死!刘显居然还能这抵下了神射杀们的弓箭?”

    于扶罗也看得清楚,忍不住失声道。

    “哈哈!于扶罗!就是这样了么?还有没有什么的杀招?还有就尽管使出来吧,本侯爷在这里等着你呢。”

    刘显冲飞龙崖上放声大笑道。

    当然,刘显并不笨,他是一边笑着,一边撒退就往前方的王清飞奔过去。

    “该死!气煞了,还愣着干什么?再射!一定不能让刘显脱出我们弓箭的射程范围!”

    于扶罗急了,跳着脚喊道。

    这也是他在飞龙崖上埋伏的一个弊端之一。那就是必须要等目标进入他们的弓箭射程之内。

    现在他们好不容易才等到刘显进入他们的弓射射程之内,如果再让刘显逃离了他们的弓箭射程,那么他们也就只能望崖兴叹,一时半刻是没能冲下去追击的。

    还好,这个时候,烽烟点了起来,刹时,在飞龙崖顶上,一道浓浓的黑烟冲天而起。

    轰隆一声,以飞龙崖为中心,各处的大路小路中,一下子传出了隆隆的马蹄起以及喊杀声。

    “哪里逃!给我留下来!”

    神射手们大喊一声,赶紧又飞快的射出他们原本以为都不用再射得弓箭。

    又是十道劲箭,这声到箭到。

    刘显飞奔的身形一顿,再次转身,手上的长枪挑出。

    而这一次,已经不再有停顿了,山崖上的十个神射手,这个时候也不敢再有大意,也再也没有了信心,以为可以轻易的将刘显射杀了。

    所以,他们射完了一箭后再射出一箭,连续不停。

    虽然只有十个神射手,可是,他们射出十箭时的破空声,居然似是有千军马万在一起万箭齐发一般,发出呜呜的鸣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