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09 小组任务之寻妖游戏 24
    宋淑云一脸欲言又止,见国公爷都快爆发了,方才担忧又恼恨的低声说道:“她说四姑娘……四姑娘都失禁了……”

    国公爷也跟着愤怒不易,但却把这篇直接翻了过去。

    两人站在门口等候,家中的几个少爷小姐没一会儿就全到了。

    祝嬷嬷把国公爷带回来的人都安顿好,便命人点了灯笼给宋淑云他们带上。

    宋淑云又拿上了大钥匙串,是开府中各个院子的院门的。

    一行人这边开始了搜索。

    搜索目标也是从主院开始。

    宋淑云院子里好东西不少,但干活的毕竟是家里的小姐少爷,都清楚自己的地位,没一个人敢瞎拿的。

    从宋淑云的院子出来,便直接去了老爷的大书房。

    那里有些机密文件,只有国公爷宋淑云和王大师进去找了找,见没有便出来又落了锁。

    之后就是姨娘的院子,然后是小姐的院子和那些通房的院子。

    作为一个通房竟然还有院子,这也就是国公府这种豪富才能做到的,多少人家通房连自己的屋子都没有。

    一切都是按照宋淑云的计划挺进的,她也跟国公爷说的是先搜后院再搜前院,也是她心中对于谁是妖。已经有了一个范围。

    很快就到了看雪的院子,在宋淑云心中,她的嫌疑值在五成左右,另外五成在看月的身上。

    众人一进院子,王大师的眉毛便皱了起来。

    “这院子有古怪!”

    一听这话,国公爷顿时慌了。

    “大师,这院子有什么古怪啊?”

    王大师摇了摇头。

    “现在还看不出,要等细细探索方才能知道。”

    宋淑云一听这话,立马便警觉了起来,赶忙问道。

    “大师,不知这妖是跟在附身的人身边还是停留在信物上面。”

    王大师叹气。

    “不好说,一般是跟在人身边的,那时候只要杀了附身的宿主便能杀死妖,但咱们之前下井的时候已经打草惊蛇,说不好妖已经回到了信物这里。”

    宋淑云继续追问。

    “按您所说国公府自有气运庇护,它若脱离了宿主,岂不是将自己暴露在了国公府的气运之下……”

    王大师看着院子,眉头皱的死紧。

    “按理说是这样没错的,可我一进这院子,便直觉这里奇怪,说不定,那妖在这里除了截运阵,还有其它布置也说不定。”

    宋淑云不擅长这些,只能听从专业人士的意见。

    一行人不自觉的全都退到了王大师的身后……

    小院不大,但十分精致,一进入其中便是一个小池塘,里面种着几朵莲花,还养了十几条锦鲤,池塘下面铺着各色的石头,大小不一,但很有设计感。

    池塘上面有一座六步拱桥,过了拱桥便是回廊,回廊呈回字形将整个小院围住,两边的回廊之中除了可以看到院子里的池塘以外,还有透花窗能看到外面的花园。

    一个绣到一半的绣品还放在回廊之中,针线笸箩就搁置在回廊的座椅上。

    宋淑云走过去翻了翻,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时候天已经黑透,放在青天白日下显得静谧的场景,在这时候说不出的诡异。

    小院里只有三间房,主屋是个会客厅,进门处放着多宝阁,里面摆着不少绣好的绣品,有的做成了团扇,有的是个小座屏……

    绕过了多宝阁,便看到了会客厅的样子,窗口的位置是张美人榻,墙壁上挂着名人字画,再进到里面是一张八仙桌,八角的桌子,每个下面都还有一个大抽屉,四张座椅摆在周围,椅子上垫着的软垫有些凹陷,是常年有人坐的痕迹。

    宋淑云拉开了抽屉,里面分别放着麻将和木牌,还有些干果零食。

    在往里面,是一铺能容纳七八个人同时躺着的软榻,软榻上放着一个矮几,顶上是一副残局。

    软榻里面的壁橱中,一侧放着棉被和一些衣物,另一侧堆着一些零碎的小玩意儿,放置的并不用心,还有些已经被压坏了。

    国公爷一看,脸拉的老长,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东西全都是他送的,可惜收的人并没有珍惜。

    会客厅有两个门通往其它的房间,一边是书房,一边是饭厅。

    书房里面的书架上,放了各种话本子,一本正经书都没有。

    书桌虽然擦的干净,但与外面那张八仙桌一对比,就能发现这书桌基本都没怎么磨损,可见平日里也没人过来写写画画的。

    书房里没什么有用的东西,饭厅里那就更是空旷的可以,除了一些装饰,一样有用的都没有。

    除了会客厅,宋淑云带着些人去了卧室那边,国公爷带着人去了库房。

    宋淑云一清点这通房的首饰,竟然快赶上她这个当家主母了!她也不客气,端着首饰盒就去找国公爷了。

    国公爷没想到这时候还能遭遇这种问题,还是当着孩子和王大师的面,他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可到底心虚,没敢发作。

    宋淑云维持了人设就可以了,也不是真的想找茬。

    一路翻完,什么都没有发现。

    国公爷万分心虚,宋淑云却难受非常。

    “不瞒大师,我一进这院子就觉得难受,到了现在还是难受!可我却找不到半点难受的根源在哪!”

    王大师也是沉默着,没有想明白。

    国公爷怀里揣着小心思,不愿意宋淑云在这里久待,便撺掇她赶紧离开。

    “你定然是听了大师说的话才觉得不舒服的,像我就半点感觉都没有。”

    宋淑云皱眉,让流光仔细探查了一番,流光没有给出什么准确的坐标,但却肯定了宋淑云的说法。

    “妖力很强,但找不到在哪,应该是某种阵法,不如你再找找吧!”

    宋淑云想了想问国公爷道。

    “看月那里与这里格局相同嘛?”

    国公爷平日里基本不到通房的院子,他要是需要谁伺候,就会留在大书房那里,把人喊过去就成,哪里知道那边的情况。

    “我没去过,我不知道。”

    宋淑云:……

    难怪你送人家的东西让人糟践成那样都不知道!

    “我总觉得这个院子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要不你们继续往下搜,我在这里继续看看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