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 我怀孕了
    余惊鹊被捕的第二天,消息其实就已经是满大街了。

    余默笙和季攸宁,也受到了消息。

    受到这个消息之后,季攸宁脚下就是一个趔趄,直接跌坐在了沙发上。

    余默笙比季攸宁好不到什么地方去,坐在沙发上,默默无言。

    花费一些时间,季攸宁和余默笙,才从心里接受了余惊鹊被捕的消息。

    “爹,怎么办?”季攸宁没有哭,这个是的季攸宁,知道眼泪解决不了任何东西,虽然她很想哭。

    怎么办?

    人被抓到了宪兵队,基本上就是十死无生,现在你说怎么办,那都是空谈。

    更加不要说,就余默笙和季攸宁两个人。

    可是余惊鹊是余默笙的儿子,是季攸宁的丈夫,他们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就这样坐视不理。

    余默笙说道:“我想办法联系一下上面,看看能不能帮忙。”

    听到余默笙的话,季攸宁说道:“他们应该不会帮忙吧。”

    季攸宁虽然很不希望这件事情是真的,但是军统应该不会帮忙,毕竟余惊鹊的身份,已经是暴露了。

    “试试看吧。”余默笙只能硬着头皮说道,不然余默笙还能有什么办法?

    “你在这里等我。”余默笙说完,就从他们躲藏的地方离开。

    季攸宁一直在家里等着,等到了晚上,余默笙才回来,回来之后,匆匆忙忙的对季攸宁说道:“收拾东西,我们走。”

    “走?”季攸宁还以为余默笙打听到了消息,现在看来,不仅是没有,还遇到了危险。

    余默笙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道:“张茂明告诉我,军统这里已经开始抓捕我们两个,对于惊鹊,他们不会营救的。”

    军统这里,反应很快。

    知道了余惊鹊是打入军统内部的地下党特工,你觉得军统还会营救余惊鹊吗?

    而且余惊鹊这一次的行动,余默笙和季攸宁是知情的,不然两人也不会逃跑。

    所以军统默认为,季攸宁和余默笙,是余惊鹊的同党。

    已经被策反成功。

    所以就开始抓捕他们。

    余默笙很想要回去解释,自己没有被策反,但是他觉得现在不是时候。

    因为他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要救余惊鹊出来,哪怕希望渺茫,余默笙作为一个父亲,也不愿意放弃这样的希望。

    他不能被抓起来,从而变得无计可施。

    所以余默笙要带着季攸宁转移,再想办法。

    季攸宁和余默笙离开,也听了余默笙的解释,季攸宁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这余惊鹊怎么办?

    落在日本人手里,军统这里不帮忙。

    重新找到了一个落脚点之后,季攸宁的脸色依然不是很好,余默笙劝慰的说道:“惊鹊应该不会死,日本人是想要从他嘴里,套取一些情报的,只要惊鹊不开口,就死不了。”

    余默笙说的虽然是大实话,但是季攸宁却很痛苦的说道:“虽然不会死,但是会被不停的用刑。”

    “那些刑具……”

    季攸宁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后面的话大家都懂。

    因为那些刑具,比起来死亡,好像死亡才是不可怕的那一个。

    余默笙也陷入了沉思,自己的儿子在受苦受难,余默笙的心里能好受吗?

    只是军统这里,失去了对他的信任,还是张茂明通风报信,不然余默笙可能已经被抓了。

    张茂明之所以通风报信,就是张茂明在报答余默笙。

    他认为余默笙当时,冒险让张茂明全家撤离,其实是非常危险的举动,但是余默笙却愿意这样做。

    这对张茂明来说,那就是大恩,张茂明自然是找到了机会报恩。

    当时骗张茂明撤离,余默笙没有想到会有报恩的一天,他只是不想害死张茂明。

    现在看来,还是有好报的,不然余默笙现在落在军统手里,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想怎么救余惊鹊。

    但是现在好像还是没有办法。

    季攸宁在一旁说道:“军统这里不行,我们要不要去找地下党。”

    听到季攸宁的话,余默笙心头一动,军统这里不救人,那么地下党呢?

    余惊鹊是地下党的人,地下党肯定会救人。

    “可是如果我们现在去找地下党的话,我们就真的说不清了。”余默笙有点无奈的说道。

    “爹,我们现在还说得清吗?”季攸宁的话,让余默笙苦笑。

    是啊,他们说不清了。

    余默笙在军统做了这么多年,到头来变成了叛徒,这种感觉,对余默笙来说,也是非常不好受的。

    看到余默笙还在犹豫,季攸宁不想让余默笙犹豫,因为在季攸宁看来,军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余惊鹊。

    季攸宁加入军统的时间不长,还是被余默笙给带进来的,所以说季攸宁和余默笙对军统的感情是不一样的。

    “爹,惊鹊可是您儿子。”季攸宁的话,无疑让余默笙非常的矛盾。

    余默笙当然是想要救余惊鹊的,可是这种心理上的挣扎,是正常反应。

    “找了地下党,也不一定能救惊鹊。”

    “而且地下党会不会信任我们,会不会认为我们是故意来找他们的?”余默笙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现在的局面,地下党可能也是束手无策。

    而且说句不好听的,你是军统,你去找地下党,人家会相信你吗?

    “不管怎么样,我们必须要试一试。”季攸宁这一次很有主意,只要是可能救余惊鹊的办法,她都必须要试一试。

    哪怕最后,是自己身陷囹圄。

    看到余默笙还在犹豫,季攸宁咬着牙说道:“爹,我怀孕了,我不想我的孩子,没有父亲。”

    “什么,你怀孕了?”余默笙有点吃惊的问道。

    季攸宁摸着肚子说道:“是。”

    “什么时候?”余默笙问道。

    “三月前。”季攸宁回答说道。

    “我们怎么都不知道?”余默笙问道。

    “我也是刚知道,但是惊鹊当时要执行那么危险的任务,我不敢说,我怕他分心。”季攸宁回答说道。

    当时季攸宁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其实是非常开心的,她想要告诉余惊鹊,可是余惊鹊却说了自己要执行到任务,所以季攸宁只能将这件事情藏在肚子里面。

    季攸宁一直在家里,不能出去,也就没有去过医院。

    是季攸宁自己判断出来的,刚开始季攸宁还有点犹豫,只是以为这段时间压力大,导致不规律之类的。

    后来才确定下来,却没有机会告诉余惊鹊,现在她告诉余默笙,就是想要帮余默笙做决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