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星空
    抽离自己的记忆,把记忆当成某种物体储存起来,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是魔法界确实有这样的魔法,或者说是魔法工具。

    叶云梓是从马尔福家族的藏书阁中了解到有这种神奇的魔法工具,当时她就觉得这个很有趣,就算卢修斯马尔福后来告诉她有一个叫做一忘皆空的魔法更加方便,她还是觉得感兴趣。审神者们是为了阻止时间回溯军改变历史而诞生的存在,历史不允许被改变,但是万一有意外发生让历史上留下了关于审神者的记载,那又该如何呢?

    时之政府并没有和叶云梓解释过这方面的事情,狐之助嘴里当初也没能问出来什么,不过既然历史一直安稳着没有受到改变,她猜想时之政府估计是有什么其他的黑科技在默默的善后。

    时之政府的黑科技捞不到,那就大胆的从其他世界捞一点嘛!

    邓布利多还是拒绝了叶云梓,霍尔沃兹里的成年巫师都可以提取记忆或者使用一忘皆空的咒语,但是那些孩子们不可以,特别是那些刚入学的新生。

    除了斯莱特林里那些纯血家族里的出来的小巫师,其他的新生大部分都没有接受过系统的魔法教学,他们不能很好的控制身体里的魔力,所以才会导致魔力暴动。

    一忘皆空对这些孩子们可能会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提取记忆比一忘皆空更不好,作为一个爱护孩子的校长,邓布利多果断拒绝了叶云梓的提议。

    不过,他还是折中一下提出了解决方案,他可以联合老师们对那些孩子使用魔法,混淆一下他们今天的记忆,让他们无法详细的记得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叶云梓爽快的同意了他的方法,并向他要了一个图书馆的高级权限。

    叶云梓同意的速度太快,让还准备和她继续商谈的邓布利多有种她其实就是为了来拿个图书馆权限的感觉。

    “那么,就麻烦您了。时间回溯军的事情我会尽快处理好的,绝对不会让他们再进入霍尔沃兹一步。”

    把需要处理的后续全部丢给了邓布利多,叶云梓带着一张特殊的图书卡还有那三个被她暗中教训了一顿的幼稚鬼们喜滋滋的离开了。

    “对了,这个您可以尝尝看,特制的惊喜糖果,不会让您失望的!”

    临走前,叶云梓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瓶十几厘米高的用玻璃罐装着的五颜六色的糖果,笑眯眯的递给了邓布利多。

    乱藤四郎看见那瓶糖果,眼神顿时亮了起来,看着邓布利多接过那瓶糖果,他的眼神又黯淡了下去。笑面青江想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一下,可是刚刚一动他就感觉他的脚下一软,差点趴在地上,还是加州清光扶了一把他的腰才让他没有倒下去。

    叶云梓看了他们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偷偷把三只空荡荡的小玻璃瓶又塞回到了她的个人空间里。太调皮的孩子可是会有惩罚的,至于惩罚到什么时候,就看他们乖不乖了。

    走出校长室,还没走完一段路呢,笑面青江就腿脚一软,像是丢失了所有力气一般,软绵绵的倒了下来,站在他身边的乱和清光一点去扶他的意思都没有,任凭他就这么摔在了叶云梓身上。

    “起来啦,你那么高砸下来会很沉的。”

    叶云梓伸手戳了戳靠在她肩膀上的笑面青江的脸蛋,手感好好,头发又顺又滑,希望德拉科能够像青江他们学习,不要再使用那个什么发胶了。摸起来油油的,揉一把能蹭一手,手感都没有了!

    虽然看着是挺可爱的【小小声】

    “我的身体由主人你掌控,如果想要我起来的话,那主人就自己动吧。”

    笑面青江一只手扶住了边上的墙壁,只放了小部分体重在叶云梓身上,让叶云梓能够感受到他的存在又不至于忽略他。叶云梓揉他脑袋的时候,他非常自然的仰头在她的肩膀上蹭了蹭,说话的时候就靠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

    唇齿开合间的热气在脖子上流淌,激起了一片的鸡皮疙瘩,叶云梓几乎是立刻向前走了一大步,失去了支撑点的笑面青江踉跄了几步,最后还是倒在地上。

    “好好说话,你不能在一群“未成年”面前讲你的小黄话,再乱说我就把你和盗墓一起关进壁画里。”

    “哎呀,被发现干的坏事了吗?”

    笑面青江忧郁的叹了一口气,一个胳膊撑住了他的脑袋,摆出了一个略妖娆的姿态。

    “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我以后不欺负那个小妖怪了,主人可以不要再惩罚我了吗?刀剑失去了双腿就不能为您作战了。”

    像是被他这话打开了话匣子,原本默默无言的乱和清光也凑上来可怜巴巴的看着叶云梓。

    “主人我知道错了,我保证我不会再去找她乱舞了,背上痒痒的好难受啊,不会不漂亮了吧qwq”

    “只是找她去聊了聊,才没有欺负她!因为她,您觉得我们不可爱了吗?”

    “你们啊,”叶云梓拿出了一瓶药水让他们一个人喝了一点,然后非常顺手的给了他们一人一个脑瓜崩。

    “再怎么样也不能欺负人啊,吓唬一个小妖怪可不是刀剑该干的事情。我已经和盗墓解除契约了,从今以后她就是一个自由的妖怪,霍尔沃兹里灵气充足,她在这里待着也不错。之前的那次真的是意外,就他们两个小妖怪,还没能耐能把我怎么样。”

    “先陪我去趟宿舍里,把行李拿了,不知道这里的宿舍是怎么样的,如果不够大的话,你们一会儿就回本体里休息一会吧。穿越这种不稳定的陌生时空会浪费很多体力,睡一觉起来,你们会收获我给你们的惊喜哦。”

    “嗨~”

    回宿舍的道路上充满了惊喜,霍尔沃兹这座古老的城堡就像是一个大型的迷宫加游乐园一样,道路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的改变,有可能上一秒还是向上的楼梯下一秒就是向下了,要不是邓布利多校长提前告诉过叶云梓宿舍的大概方向还有路上需要注意的地方,可能她就要带着她的三把刀剑迷失在霍尔沃兹城堡中了。

    位于湖底的斯莱特林宿舍潮湿阴冷,充斥着一种让人不太舒服的感觉,叶云梓找到这里的时候差点以为自己找错了地方。学生宿舍居然是这种地方,难怪那些其他院的孩子们要称呼这里为地窖了,常年住在这里不会让孩子们感觉身体不舒服吗?

    “口令,纯血荣耀。”

    石门上的小蛇嘶嘶两声后松开了它盘旋在一起的身体,石门渐渐被打开,一股温暖的感觉从里面透了出来。出乎意料的是,斯莱特林大部分的学生都在大厅里待着,他们或坐或站零散的分布在大厅各处,没有一个人大声吵闹,只有细碎的交流声不断传出来。

    石门一打开,像是被按下了什么开关似得,所有人都放下了自己手里正在做的事情,看向门口那个有些疑惑的漂亮少女。

    “爱尔柏塔,你回来了?”

    德拉科越众而出,招呼了一声叶云梓,他说的话明明是疑问的句式,在他嘴里却说出了肯定的语气。

    “你的行李我已经给你放在你房间了,他们需要去休息一下吗?有一个空置的房间可以让他们暂住。”

    “我刚刚还在担心乱他们没有地方住呢,现在看来我是白担心了。清光,你们先去休息吧,看着点他们,不许他们捣乱,我等等给你们送宵夜来。”

    “恩,不会让他们出去乱跑的。”

    叶云梓直接跳过了成年体型的笑面青江,转头去嘱咐他们中看起来年纪最小的加州清光,偏偏加州清光还特别认真的点了点头,场面看起来稍微有点奇怪,不过也没有人说什么。

    一个穿着斯莱特林校服的男生非常自觉的走出来带着加州清光他们上了楼,走之前加州清光还把自己的本体递给了叶云梓,他现在的体型暂时已经不适合战斗了,既然这样,就让他的本体成为审神者手上的利刃吧!

    烧得热腾腾的壁炉面前放着几张看起来很舒服的沙发,此刻靠右手边的那张沙发上正空着一个位子,前面的桌子上还摆着冒着热气的牛奶,叶云梓心里一暖,知道她喜欢喝牛奶还会为她提前准备好的,就只有德拉科了。

    真是,看起来变扭的很,但是实际上又体贴的要命,小小年纪就已经看起来像是一个成熟的男子汉了,也不知道以后会是哪个小姑娘那么幸运成为他的妻子。

    半杯牛奶下肚,没来得及吃晚饭空荡荡的肚子里有了点底,感觉舒服多了。叶云梓晃荡着小腿,感受着周围虎视眈眈的看着她的斯莱特林们,在脸上扯出了一抹比较温柔的笑容。

    “有什么想要说的,尽管说吧。”说完大家都回去洗洗睡吧,那么晚了还不睡觉,也不怕以后长不高,她小师弟就是一个赤果果的反例啊!

    说起来,自从在马尔福家有全能型家养小精灵对她进行定时投喂后,她每天念叨她小师弟的时候就越来越少了,也不知道小师弟什么时候才能飞升,最好速度慢点!等她把审神者这份工作辞了之后回仙界再飞升,绝对不能让她小师弟知道她飞升后居然跑过来打工了!

    小师弟加雪渊的混合双打超级可怕的qwq

    出乎叶云梓预料的是,斯莱特林的孩子们什么都没有询问她,明明眼睛里的好奇满的都快溢出来了,还是憋住了不说。一个高年级的学长向叶云梓解释了一些关于斯莱特林的规定,并且单方面宣布她是这届斯莱特林的级长,需要早上像鸭妈妈一样带着他的宝宝们一起去吃饭,同时还要带着他们一起上课,下课,放学。

    叶云梓:……

    要不你们还是问点什么吧,有些东西她其实还是能回答一点的,真的!

    “好了,那么这次聚会就此解散,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新生记得明天早上来这里集合,不要迟到!”

    人群散开有序的回了自己的房间,宣布解散的斯莱特林首席跑的特别快,对叶云梓伸出的尔康手完全没有理会的意思。

    “不要担心,到时候我可以下课过来接你,你让他们跟着你走就可以了。”

    德拉科安慰的拍了拍叶云梓的肩膀,所有人陆续离开后,刚刚板着脸一脸生气的小家伙似乎瞬间就不生气了。马尔福家族的人天生就肤色比较苍白,如果脸红的话,脸上的一团红晕会变得分外明显,此刻,德拉科就顶着他红通通的小脸蛋悄悄的扯了一下叶云梓的衣袖。

    “那个,你的房间我已经照着样子给你布置好了。你,你想要去看看我的房间吗?”

    德拉科的房间布置的很别致,满目的银色绿色充分体现出了他作为一个斯莱特林对学院的热爱,不过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好像也没有特别特殊,德拉科到底是想要让她来看什么呢?

    “你先闭上眼睛,过来这边坐下。”

    德拉科拿出了一块散发着清香的小手帕想要笨手笨脚的想要遮住叶云梓的眼睛,叶云梓任由他捂着她的眼睛,拉着她走到一边坐下,过了几分钟她才感觉她眼睛上的手帕被轻轻揭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漆黑的房间,还有在她头顶上倒映下来的璀璨星空,星空占据的地方不大,也就只有她头顶上的这一小块,但是明亮的星星隐隐连接成星座的样子,不时有流星在其中闪过。

    窗帘被拉开了,窗外是一片静谧的湖底,晚上的湖底黑漆漆的看起来让人畏惧,但是在叶云梓望过去的一瞬间竟然也热闹了起来,有好几条大鱼身上闪烁着明亮的光芒从窗口一闪而过。

    “这个天花板是我自己设计的,看起来稍微有些简单,但这现在是我最优秀的作品。你要是喜欢,我可以帮你也做一个!”

    似乎是感觉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对,德拉科又忙补上了一句。

    “不会再给别人做的,就是父亲也不给。”

    叶云梓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一下子竟不知道该怎么说。寝室的灯还没有被点燃,她看不到德拉科此刻的脸色,但是她能够想象的出德拉科此刻亮晶晶的眼神。这种把自己的骄傲只和你分享的感觉简直……

    “如果要看星星的话,你们可以去外面看,天花板看星星,会扰乱你们的睡眠的,小鬼们。”

    一道陌生的男子声音突然插了进来,摧毁了叶云梓所有的感动,抬头一看,她差点一剑插上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