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Chapter6
    修长干净的手指拧暗了开放式厨房的灯光。

    餐桌上精致的瓷碟四拼一,多了一盘色香味俱全的鲜笋炒肉,琉璃彩灯投下一片温馨璀璨。

    黎未都解下围裙挂好,低头仔细洗了洗手。擦干水珠时,门铃适时响了起来。

    “叮咚——”

    家里只要有灯亮着,叶氤是一向懒得掏钥匙的。

    一只粉红色的小盒子被举到眼前,房门外是叶氤弯着眼睛甜甜的笑意。

    “对不起啦,今天路上遇到了个熟人耽误了些时间。给你的补偿甜品!”

    每次,只要回家比预期的时间晚,叶氤就会随身带一个小蛋糕回来“补偿”他。

    大概人类的思维模式普遍都这么运转的吧——

    会做蛋糕的人,一定也喜欢吃蛋糕。

    黎未都确实会做各种各样甜美、可爱、高品质的糕点。甚至还专程去法国著名的烘焙学校学习三个月,基本上已具备世界甜品大师的雏形。

    但这么做的唯一原因,是叶氤喜欢奶油小蛋糕。

    黎未都不爱一切甜食。

    十几岁的时候生过重病,从那之后肠胃一直都很脆弱,只要吃外面店里卖的加入了低劣奶油的甜点,就一定会痛得整夜难眠。

    “谢谢你小氤,我很开心。”

    这件事在很久很久以前,他曾告诉过叶氤。

    只是叶氤从来就不会记得。

    ……

    一桌好菜,叶氤东一勺子西一筷子,明显的心不在焉。

    “怎么了?我还以为这些都是你爱吃的。”

    “抱歉啊,”叶氤托腮叹了口气,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我今天下午的时候在外面实在饿了,就跟同事一起吃了点工作餐。”

    “外卖的盒饭?”

    “不是啦,是正规餐厅!”叶氤说着,已经预先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捂住耳朵,果然——

    “外面的店没几家会给你用好的、新鲜的食材,更不会控制油盐和糖分。既然饿了怎么不打电话给我,我可以做好给你送过去的!又或者……”

    “等你做好都几点啦!未都,”叶氤撒娇脸打断碎碎念,“偶尔一次啦~”

    “跟你一起吃饭的同事,我认识么?”

    叶氤愣了愣,空气陡然凝滞:“……你不认识。”

    几秒的沉默,黎未都轻笑了一声:“但演艺圈里统共就那些人吧,说不定我听过呢?”

    “普通同事而已,不红的。”

    “叫什么?”

    “未都,你总是好多没必要的问题啊!”

    黎未都垂眸闭嘴。

    叶氤有着人畜无害的清纯面孔,和一双清澈透亮的小鹿眼。因而就连不耐烦、不客气时抱怨的表情,都显得满是委屈无助,让人没办法生他的气。

    “既然不饿,多喝点鱼汤吧。对了,这个周末在B市举办科技年会,我那两天可能没办法在家陪你了,没关系吗?”

    叶氤的双眸瞬间闪亮亮起来:“所以,你周六晚上不会回家了?”

    “……你要是想我回来,我也可以回来陪你。”

    甜腻腻的奶油蛋糕在口中融化,黎未都皱着眉吞下去,激起胃部一阵抽搐。

    “不用不用!”叶氤连忙摇头,“那么重要的年会你作为CEO怎么能不去?虽然是有点寂寞,可我没关系的。”

    但,那明显不是寂寞的表情。

    反倒像是小孩子听说家长要出门,想着终于可以偷偷开电脑玩一会儿游戏的兴奋。

    黎未都戳着蛋糕,并不愿意这样无端地恶意揣测。

    “其实不去也没关系的。”

    “……”

    “我本来也不想去。要不是卫轩和戚扬他们非吵着拉我一起……”

    “卫轩和戚扬?”叶氤像是翻了个白眼,低头吹了吹鱼汤,“你还真是有耐心,到现在都还忍得了他们两个哦?”

    “……”

    “姓卫的一天到晚单那张葬礼脸就够叫人糟心的了吧,感觉总跟有人欠他十万八千似的。戚扬就更是……自以为红,就事多精贵得要命,一起吃个饭还这不吃那不吃的,矫情。”

    黎未都默默没说话。

    那两个人……是他最好的哥们儿。

    “还有未都,今天这个鱼汤味道是不是太淡了?不像你平时的水准哦?”

    “嗯,我去帮你加盐。”

    地中海的透明海盐,亮晶晶的粉末一点点融进奶白色的浓汤里,被吞噬淹没、不见踪影。

    开放式厨房正对餐桌。黎未都缓缓抬起眼来,只见叶氤的手指在屏幕上轻快地跳跃着,笑脸被投射的光照得亮亮的。

    “……小氤。”

    “小氤!”

    叫了好几声,叶氤都没有听到。黎未都勾了勾唇角,眼底却缓缓染上了一抹晦涩。

    “小氤,你这是……在回谁的信息呢?笑得那么开心。”

    叶氤如梦初醒,手一抖,手机磕在刚端上来的热鱼汤碗边,汤汁倾倒了一整张桌子。

    朱凌连着两星期在国外录新歌MV。回来这天,偏偏是……结婚纪念日。

    纪锴拎着一早订好的庆祝蛋糕,在家门口歪着头踌躇寻思了好久。

    不然,今天就先放宽心好好庆祝一下,明天……再找他摊牌叶氤那点破事?

    唉……

    摇摇头。“摊牌”或许是个太过于上纲上线的词汇。

    毕竟一切都还只是捕风捉影——朱凌和叶氤的事,不止他没有实锤,黎未都也没有。

    “有的时候并不一定需要什么‘证据’吧?”

    那天咖啡厅里,黎总如是说。

    “朝夕相处的人有否猫腻和反常,很多时候一个眼神、一个细微的动作就足够说明问题。我就不信你真会一点都没有觉察。”

    一句诛心。

    可当纪锴终于打开房门,看到一地的蜡烛,以及一脸疲惫窝在沙发上等他的大明星。看到朱凌见到他进来时如同被点亮一般的笑容,以及背后的一捧巨大的玫瑰花时——

    他突然开始怀疑。

    怀疑是不是一切都只是自己在没事找事、大作特作。

    “熊宝宝,结婚三周年快乐!”

    接过那一大捧馥郁芬芳,把头埋进湿漉漉带着水珠的花瓣中。红玫瑰浓郁的味道,让纪锴想起两人第一次度过的那个情人节。

    那时候,朱凌一天的生活费才只有紧巴巴的三十多块。

    却花了二十块钱,给他买了支玫瑰花。

    【其实不用浪费的,情人节的花价那么虚高……】

    纪锴都有些替他肉疼了,可朱凌就只是微微一笑。

    【锴哥,如果我一直都没本事给你别的,起码这一点点心意不能再少你的。】

    从那之后,每一年的纪念日、情人节,玫瑰花都成了必不可少的项目。这样想来,朱凌完全没变过,始终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好男人、好爱人。

    修长的手指摸了过来,蹭到脸颊上触感有些奇怪。

    纪锴皱眉抓住朱凌的手腕,发现他手尖上正绕着一只创可贴。

    “怎么回事?怎么受伤了?”

    “昨天拍外景时候蹭的,没事啦。小伤而已,我在努力为我家熊宝宝挣过冬口粮呢,值得的!”

    纪锴不解:“什么过冬口粮?”

    “嗯……”朱凌看起来有些困困的,眼睛却明亮着星辰,“因为‘熊宝宝’到了冬天,不都是要去冬眠的吗?我这儿先帮你攒好口粮,到时候就不用发愁了?”

    眼眶突然一热。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被一句玩笑给狠狠感动到了。

    如果他真的是森林里的一只熊……

    那么寒冷的冬天来时,孤零零窝在山洞里,他会希望朱凌能在他身边。

    他一定会好好珍惜他。抱着他,用一身温暖的棕色皮毛包裹住他。只要有他在,就不会寂寞,不会不安。因为有他在的地方就是他最心满意足的归宿。

    都在一起这么久了。

    就算原本是个废弃的村落,如今也该逐渐砌好坚固的高墙。叶氤又算什么?叶氤的男朋友又算什么?难道单凭什么他们露个脸、胡言乱语挑拨几句,他就要怀疑自己的家人?

    细腰黄毛小弱鸡,单眼皮自负破土豪!

    说不定根本就是那俩人自己过得不好,就见不得其他人过得好!一对神经病故意来使坏,凭什么要搭理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  纪锴没有上帝视角,朱凌出轨“无实锤”,所以仍然相信他。

    包养鸣谢

    阿枝

    往太太湿漉漉黏糊糊的菊花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