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Chapter22
    冷飕飕的大堂里,纪锴又拿出一支烟。

    刚要点,桌上手机屏幕忽然亮了起来,一个没见过的号码。

    一瞬间还以为是小妖精见没通过验证,直接电话上门了。

    登时满脑子鸡血,接起来就准备怼,对面传来的却是一个浑厚的男声:“BOSS!BOSS你在哪?一区服务器刚才崩溃了,急需抢修!”

    什么BOSS?纪锴直直愣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把电话递给黎未都。

    这就是国产手机的牛逼之处,双卡双待。

    直接接收了土豪那挂掉手机无处安放的sim卡,就是那么任性。

    ……

    “纪锴,你再买一次试试,这次应该可以了。”

    凌晨两点,五星级酒店房间,大开的日光灯下,正并排开着两台大屏电脑。

    这边黎未都屏幕上一堆奇形怪状的代码,并开着语音远程和属下联络着。那边纪锴则在画质极佳的《繁荣》网游界面,正鼠标操纵着女侠一蹦一跳在拍卖行里尝试交易。

    “不行,还是无法购买。”

    “奇怪了,不可能啊?”

    起初,纪锴真心觉得这是极其不人道的。

    老子难过啊喂!老子都他妈那么难过了!

    虽然硬撑着没怎么表现出来,但是真的,满脑子都是那只再也不是独一无二、跌落神坛却还在傻笑的Q版熊宝宝,至今看整个世界都还有点抽象。

    结果,黎总丧心病狂不顾他死活不说,居然还拉做苦力,帮忙抢修他们公司出品游戏的新漏洞!?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夜幕褪去,白昼初现,系统终于恢复运转。

    纪锴突然又觉得,他或许该谢谢黎未都。

    真的,要不是一整夜盯着网游里的短裙女侠,使用“轻功”各种上房揭瓦,并幸灾乐祸没心没肺地乱点NPC看台词呵呵呵傻笑。这一夜,到底要怎么熬过去?

    哭又不能哭、吼也不好吼、睡更睡不着。难道要数一夜天花板上的几何图形,彻底体会什么叫凄凄惨惨戚戚么?

    现在好了,不知不觉天亮了。

    白天总不至于像夜一样难熬。纪锴去洗手台拿凉水洗了把脸。镜子里的男人眼眶发黑、有点憔悴,但明显更帅了。

    是真的更帅了。

    纪锴觉得自己大概就适合这种有点儿困倦、又潇洒不修边幅的造型。对着镜子左看右看,挤出一抹笑,嗯——无懈可击。像老子这么帅气性感,都恨不得跟自己组CP,就算将来回笼投放市场,也注定是一等一的抢手货。

    到时候朱凌啊,你就守着你的小白斩鸡,咬着小手绢盯着老子的好身材,默默后悔去吧!

    纪锴那边自顾自对镜帅成十二分男神。

    可同样熬了一夜黎总的样子,就完全跟“帅”字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了。

    “呃,你还好吗?”

    “嗯。”

    嗯个P,根本就是“非常不好”好吧?

    脸色又青又白,跟刚从墓地里挖出来的僵尸似的。

    酒店的自助早餐其实非常好吃,光是那个鲜虾蒸糕,纪锴就回去拿了三次。而黎未都只勉勉强强吃了半只煎蛋就不行了,回房路上踉踉跄跄,捂着胃部一副要吐不吐的样子。

    “你不是发烧了吧?”进了门,纪锴手背探了探黎总的额头,“不烫啊。只有胃难受?你这胃病恐怕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吧,带药了吗?”

    黎未都恹恹倒在沙发上,摇了摇头。

    纪锴帮他盖上毛毯:“这样,你写药的名字给我,我出去帮你买。”

    ……

    雨还是不小,不过最近的药店就在两百米开外,纪锴直接问前台小妹借了把伞就跑去了。

    “呃,进口药?”

    “是啊,先生您写的这个药,好像是要快一百美金一瓶的。像我们整个A市,恐怕都买不到的呢。”

    纪锴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应该预算到是这种展开才对。

    “那……先给我先来点普通的胃药?”

    普通的胃药,黎总不肯吃。

    纪锴默默想起以前姐姐养的那只小土狗。宠得不行,用进口狗粮把嘴喂刁了,普通狗粮居然摇摇尾巴不屑一顾了。

    那神情,那嫌弃,和眼前的黎总惊人地相似。

    是!就你金贵!

    普通人胃不好都能正常吃药,朱凌也照吃,怎么就你大少爷不行?德性!

    烧了开水,直接按倒硬灌。

    却没想到黎大少是真的普通药品不耐受。没过多一会儿,不仅没止住疼,直接嘴唇都有点发白了,整个人窝在沙发上瑟瑟发抖,看起来不仅疼得厉害好像还冷。

    但,怎么会冷?两只毛毯已经都盖在你身上了,普通人早被捂死了好吗?

    手伸进被窝去一探,艹。

    确实冷!皮肤冰一样,毛毯里全汗湿了到处黏黏的,能不冷么?

    “算了算了,咱去还是赶快医院看看吧,你这盗汗盗的,太不正常了。”

    “我没事……忍一会就好了。”黎总声音闷闷的,“我讨厌医院。”

    讨厌医院?纪锴记得上一次听这话,还是从四岁的小外甥口里。

    黎总哟!你都快死了,还闹什么小孩子别扭!

    懒得理,一把将人粗暴地拽了起来,也不顾反抗喊疼各种不服——总之,不能死老子手上,不然倾家荡产赔不起。

    187cm,真的是只有骨头就足够死沉。何况都那么死沉了,还特么的可着劲儿挣扎!

    酒店门口,出租车已经在等。好容易废了九牛二虎的功夫把人弄上车:“师傅,去你们这最好的医院!”

    “好嘞。”

    “不要,不去医院,”快死的黎总从喉咙里勉强挤出几个字来,“去华新二期小区……城东的那个。”

    “呃?”纪锴愣,“那是哪儿?”

    “我家。”

    哈啊?

    “家里……应该还有药。”

    纪锴看神经病一样看着黎未都,有点心疼,一只手放上去帮他熨帖着抽搐的胃部:“您老这不是疼糊涂了吧?这儿可不是S市啊!”

    “知道,我妈……住这儿。”

    呃,你妈?

    你妈……不是已经被你爸给打死了么?记得那次为小妖精打架时朱凌说的,黎未都当时也没否认。如果不是事实,一般人都会否认的吧?

    但这话纪锴可不敢继续细问。

    ……

    ……

    黎未都的母上,目测是铁板钉钉的没死。

    不然,就只能说明纪锴见着鬼了。

    但那实在太不像鬼——脸蛋红扑扑的,身材娇小,看起来很温柔。虽然确实上了年纪,却莫名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轻飘飘感。特别是此刻双手交叠在胸前,用闪亮亮少女心爆棚的的眼神看向纪锴的时候。

    “未都已经睡着啦?”

    纪锴点点头,轻轻拉上房门。

    “辛苦你了,刚才在里面照顾了他那么久,真是太麻烦你啦!吃水果吗?来来来坐!”

    纪锴礼貌性地点点头,走了几步,回头却发现阿姨正在原地站着,偷偷星星眼欣赏他的臀线ing。

    “……”

    “呀~真是不好意思!但是~谁让未都每次带回家的朋友,一个比一个帅呢?阿姨原来以为戚扬和卫轩已经没法超越了,原来还藏了个你呀!叫纪锴是吧?是模特儿吗?身材真是没话说呀!”

    阿姨,您还……真、真活泼。

    “这身材!唉!真羡慕你能那么健康啊!你看未都他整天都不知道照顾自己,弄得那么瘦又病怏怏的。你以后去健身什么的,拉着他!逼他一起去,不去打电话给阿姨,阿姨叨叨他!”

    “……”

    这位阿姨,着实是热情且有才华。

    吃个水果而已,直接摆了一整盘不说,还颇具艺术美感。苹果削成兔子形状、火龙果雕刻成小刺猬、哈密瓜直接削成小黄鸭。

    “阿姨这刀工不错呀,学过?”

    “哪能呀,嘻嘻……就自己闲得无聊喜欢刻东西而已嘛。哎我拿给你看看哈,我昨天用萝卜头刻的小脑斧!”

    一只橙色、有些干纹、惟妙惟肖的胡萝卜小老虎落在掌心。

    纪锴愣愣地,眼前缓缓浮现起了小时候的那个家。不大的七十平米房子,油烟的厨房、昏黄的灯,姐姐的样子已经模糊,清脆的声音却仍清晰地响在耳畔。

    【爸妈,你们快看哇!看小锴用萝卜头雕了个小老虎!】

    【哇,雕得还真不错!】

    【哈哈哈也不错啊,将来上学没出路,还能去做个木匠混饭吃哈哈哈。】

    手机铃响,将纪锴从回忆总扯了回来。一时间忘了装了黎未都sim卡,更忘了免提公放的事情。

    青年声音从对面传来,响在整间客厅:“未都,你现在在家?”

    旁边的黎未都妈妈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小氤?是小氤吗?”

    “阿姨?怎么是你?”

    “小氤,未都他……”

    黎未都妈妈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叶氤打断了:“我有急事找他,你快让他听电话!”

    “小氤你听阿姨说,未都他病了。胃疼得动不了,才躺下。你有什么急事先跟阿姨说?”

    “什么?”电话那头声音瞬间提高,满是急躁,“算了算了,阿姨你会操作电脑吧?我在家里电脑上放了一首单曲DEMO,你帮我找出来发给我手机行吗,我现在急用!”

    “电脑?可是小氤,未都现在我家,在A城,不在S市啊。”

    “不是吧?搞什么!没事乱跑什么?阿姨你让他听电话!或者直接跟他说,叫他赶紧开车帮我回去拿!A市离S市也不远,不堵车也就一个小时车程吧,来得及的!”

    纪锴目瞪口呆。

    都说了,胃疼,站都站不起来了!小妖精你是选择性耳聋?

    “阿姨你就跟他说,说今天导演给我介绍了万里大哥!就是那个洛予辰还有林宝妮他们几个的制作人!他说喜欢我的音色,愿意听一下我的DEMO!这对我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那个人可是业界有名点石成金、捧谁谁红的!!”

    “今天下午他就要走了,还有两三个小时,我必须亲眼看到他收下我的DEMO才行!否则像这种随口的许诺,对那种重量级的前辈来说别说隔一两天了,可能过一两个小时就会变卦的!”

    “小氤,”黎未都的妈妈咬了咬唇,努力平静了呼吸,“那孩子……未都他刚才差点疼得昏倒,你都不关心一下他病得怎么样么?”

    “……可他那不是老毛病了么?每次也都那样不是吗?

    黎母愣住了,纪锴更是风中凌乱,青筋突突开始跳——虽然这是别人家的家事,但听得老子这暴脾气哟!

    “小氤,你……听阿姨一句话吧。”

    片刻的沉默后,黎未都的妈妈缓缓道:“你现在确实年轻、好看,有好多人喜欢、有好多人追捧。你确实有资本仗觉得什么人都配不上你,可以任性地随便挑、随便选,随心所欲去追逐各种新鲜的人或事。”

    “但是,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就算你再怎么骄傲,也不该去随意伤害别人,更别说是真心爱你,一直再旁边默默保护你的人。”

    “未都是真的很喜欢你,也很珍惜你。”

    “如果你多少还有一点爱他,就对他好一点;如果不爱他,也请你跟他好好说清楚,不要再吊着他。”

    纪锴在一边听着,阿姨不愧是阿姨,说起话来娓娓道来、以理服人。没想到电话那边叶氤冷笑了一声:“阿姨,恕我直言,你本来就是叔叔后来娶进门的,根本也就不是未都的亲妈,不必装得那么关心他吧?”

    女人愣了愣,好看的眼睛里漫上一抹雾气。

    哎哟尼玛。

    纪锴受不了了:“来来!阿姨,给我!我来跟他说!”

    “叶氤是吧?”

    纪锴靠近手机,脑子里过的是梁实秋先生《骂人的艺术》——古今中外没有一个人不骂人。骂人是一种情感的发泄,尤其是愤怒的时候。

    他自认为平常是有点损,却不是一个刻薄的人。

    但这一刻完全处于,强忍着没有在叶氤和他的祖宗之间加各种各样的动词,把话说成这样已经算是足够克制了。

    “你是脑子被淹过了,还他妈进的都是一百度沸水是吧?”

    “他在这边疼得都快死了,你是耳朵被黄鼠狼叼了还是良心被鸡踩了?讲真的,人家黎总就算不是你男朋友也是你金主对吧?狗还知道对主人摇尾巴呢,你这小白眼狼倒是真有意思啊?”

    作者有话要说:  于是下章,熊宝宝把黎总揍分了。(乱讲哒)

    是黎未都!看成黎末都也就罢了,还有黎丰都……?!

    可能周四V吧,哭唧唧手机撸万QAQ

    包养达尔文式鸣谢:

    饼干好吃扔了一颗手榴弹

    木糖醇扔了一颗手榴弹

    菊花隐隐作痛扔了一颗地雷

    轻轻扔了一颗地雷

    九十九扔了一颗地雷

    原来可以复制OTZ!蠢作者手打好多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