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Chapte□□
    “所以就是说啊!为什么深情的人不能甜甜蜜蜜在一起算了, 还都他妈要叫薄情的渣渣欺负?要我说,干脆让那两个出轨人渣自产自销互相伤害, 你们两个开开心心在一起, 不就皆大欢喜了吗?”

    S市中新区, 一家叫做petty的宠物店内。

    戚扬顶着乱糟糟一头鸟窝一样的头发, 拎着烧水壶穿着挂洞老头衫、拖拉着鞋子从厅里“啪啪啪”路过。

    黎未都本来靠着柜台, 正看宠物店主卫轩喂猫。

    闻言整个人一僵,“砰”地撞得柜子好大一声响。

    “……”

    戚扬他、他都知道了什么?

    猜到了什么?还是我、我是心神不宁被他看穿了、总看手机被他盯上了?难不成他那天根本就没回去,而是躲在船附近全程围观了一夜?

    不,怎么可能啊?

    黎未都的手机, 从昨天下午一直到今天早上, 除了下属的汇报工作完全冷冷清清,没有接到一条重要的信息或电话。

    有点沮丧……

    还记得昨天一早靠岸时,手机恢复信号的瞬间, 那一窝蜂几千条涌进来的群信息挡都挡不住。

    “吃药干架华东洪兴帮”群,里面左研、赢健他们差不多水了一整夜。

    “锴锴锴哥呢?星期六晚上锴哥不上线?”

    “锴哥出来说话!”

    “锴哥失踪啦,被人拐卖啦!身材棒棒又能干活,谁买走谁赚啦!”

    “啊哈, 锴哥拐卖别人差不多吧?肯定出去艳遇了,哼哼哼说不定骗到什么长腿大美人明早堵门儿去!”

    “锴哥, 明天再不出现报警了哈~”

    有人在乎、有人找、有人关心,黎未都再默默然看看自己这边。

    戚扬, 没有新消息。

    卫轩, 没有新消息。

    A市的妈妈白阿姨, 没有新消息。

    完全就没有人发现他一夜未归!这……就算真的海难了估计也没人救,更没人能想到报人口失踪!

    人缘这个东西吧,黎未都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是不是真的得开始广泛交友了。

    目光一暗,修长的手指抖了抖,在群里发了个红包。

    决定了!以后每周六定时定点发!这样万一出了什么问题,这伙人就算不想着他的人,也起码想着他的红包?

    嗯!跟纪锴的朋友打好关系没错的!一伙人从建筑工到卖羊肉串的再到画家、医生、公检法样样俱全,博得他们好感,以后没坏处!

    红包一下,瞬间炸出来一条条活鱼。

    “哇,未都哥又发红包了!”

    “未都哥好!未都哥好早啊!”

    “未都哥在哪儿呢?什么时候再出来一起浪?”

    黎未都平静盯着屏幕信息一条条冒出来。不错。金钱果然可以买到朋友。

    纪锴:“……”

    纪锴:“你们……注意节操。”

    江小白:“哎?等等,未都哥一出现,咱锴哥也出现了!感觉有内情!你们该不会……”

    一个巨大“嘿嘿嘿”的表情冒了出来。

    胡说什么!黎未都想皱眉,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嘴角竟然在不自觉地上扬,吓得果断换上别扭脸。

    余光里,却见一道阴影投在手机屏上。抬头只见胸、性感的颈子、喉结……纪锴突然靠他特别近。

    面对面,还伸出了双手,黎未都那一瞬间的感觉是马上就要被亲了!

    “项链。”结果,性感的唇缓缓轻轻吐出两个字。

    ……啊?

    “你那个旅游纪念品的项链,刚才落船上了。呐,我给你捡着了,虽然只剩个玻璃罩子、里面也盐没了,但也许还可以装点别的。”

    说着,双手擦过他耳际的碎发,帮他把项链给他戴上。

    “……”坠子垂下来,重重击中心脏。黎未都活有种被老鹰叼上了天忽高忽低飞了一圈,又安然放回地面的感觉。

    “像这海滩沙子就挺不错的,还有彩色小贝壳。其实你说这地球上哪儿的海不是海,你在这弄一点,以后跟人家说这就是地中海的沙子人家也不会不信。”

    纪锴大概不会知道。

    他说完这句话后,从海边直到停车场黎未都一路都在低着头寻寻觅觅,盯着脚下细软、雪白的沙子,掠过无数小小的细碎贝片螺壳,想要找到那么一两只,能完整斑斓又正好装进他的玻璃罩子里。

    却始终没有看到中意的。

    纪锴那边都上车了,黎未都又不甘心起来:“你等我一下。”

    傻兮兮跑到车后的死角处,从地上搓起些细小的晶砂往玻璃罩子里怼。

    明明停车场的沙子手感比海边粗砺了不少,成色也发黄、没有刚才的细白,更没有小贝壳,早知道还不如刚才随便抓一把……

    不符合审美。可装进玻璃罩的那一点,却又舍不得再倒回地上。

    他说……让装一点。

    黎未都也二十大几的人了,又不是什么青涩少年。虽然不想承认,但他大概已经知道自己现在这种既苦闷又有点脑抽的情况意味着什么。

    但是,怎么会这样呢?

    怎么会这样呢!那种……又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毕竟身材……身材像那样真的不行的!太、太那什么……会一直想摸!要是在身边放着,根本没办法集中精神工作了!身体恐怕也会很快搞垮的!

    长相就更……

    啊啊啊!

    ……

    “是吧未都?”戚扬一张帅脸骤然近在咫尺,把黎总从思绪的飞马走兽中拉回现实,小兔牙显得有些险恶。

    “……”黎未都再度清楚意识到,自己大概就是没头脑的兔子,已经跌进了一个出不来的胡萝卜大坑。

    同样是靠得那么近,纪锴的温度、气息,分分钟就让他紧张得心脏都快蹦出来。

    而换成戚扬后,嗯,内心毫无波动。

    “你也这么觉得吧?不如让那俩出轨的凑一对、两个懂得珍惜的好好一起过日子呢,你说是不是?”

    黎未都脑子都炸了:“我们才……我、跟他又没有什么!”

    同时下意识往后一退,柜台上放着的宠物粮直接掉一地。幸好都整整齐齐拿封口夹封了口,没有散得到处都是。

    笼子里还在阉割修养期的橘猫闻声而起,兴奋不已地撑着已经少了蛋蛋的娇躯,望向鼓鼓的妙鲜包。

    “哈啊?”戚扬愣,“未都你在说啥?”

    黎未都:“……是你先说的!”

    戚扬指着黎未都背后那台关了静音、但画面还在动的电视:“我在说这放的电视剧啊,最近挺火的你没追吗?就女主和男主双双出轨还一副真爱感天动地的神剧,看得可气死我了!倒是你,刚才在说啥?”

    “……”

    “未都你怎么了?怎么脸这么红?卫轩卫轩,拿猫体温计来,看看咱们病弱君是不是又发烧了?”

    宠物店主卫轩正蹲在笼子前喂猫。

    闻言抬起头,静静望看向黎未都,仿佛看穿了一切。

    “戚扬,你那天见到的那个人,真的有那么好?”

    “你说谁?哦……你说治好咱们未都长年残障的那位民工大胸弟啊?怎么,不是那天第一时间回来就跟你汇报过了吗?本人帅爆啊!你失忆啦?等等,卧槽——什么鬼!”

    剧集中场插播巧克力广告——朱凌的各种丝滑,戚扬当场孕吐脸。

    “换台换台换台!赶紧的!看这人就烦!讨好导演乱改剧本,抢我男主戏份!现在被发配南美去了吧哈哈哈该!”

    黎未都:“说起来,戚扬你最近……都不用工作的?天天来店里摸鱼?”

    “什么啊!我这叫爱惜羽毛,不乱接广告代言烂剧。”其实这叫懒,但这不重要,“不说我,叶氤最近没再有脸找你了吧?”

    “……”其实,找了。

    ……

    昨天早上从海边回家,纪锴说想试试他这款land rover的手感。

    黎未都于是平生第一次坐自己车子的副驾上,一开始还有点不习惯,调整了座位伸开大长腿后,一切显得那么悠闲自如。

    原本,这里是叶氤的专座。放着他的毛拖鞋、喜欢吃的零食还有饮料。黎未庆幸前天洗车顺手把那些给收了,不然……

    海滨回程的路算是偏僻郊区,因而宽敞顺畅几乎没什么人。一路银杏参天,特别特别美。

    “……待会开到市里,一起吃个早饭吧?我知道一家很不错的吃早茶的地方,我请你。”

    黎未都原以为,美食诱惑在纪锴这里是百分百有效的。

    毕竟之前那都什么情况了?就连刚彻夜打架、从医院回来寿喜锅他都吃得下,还有什么他不敢赴的筵席。

    结果:“实不相瞒,今天都星期天了,我还得备……”

    纪锴临时把“课”字咽了回去,差点露馅:“我还得准备准备明天搬砖的一些事宜。”

    ……搬砖有什么可准备的。

    黎未都不开心。甚至开始默默怀疑,是不是自己太无趣,所以别人跟他待上一夜已经到了极限,迫不及待想要摆脱他。

    叶氤以前也说过,他这人很没意思。

    ……

    正低落着,纪锴却忽然减速,把车停路边了。

    黎未都不解,却见那人眼角带上了些孩子般的笑意:“来,下来看看!”

    下车之后,竟然是遍地如歌彩华。

    秋天的银杏、枫叶,簌簌像是蝴蝶一样往下落。整个天地绚烂寂静,像是在无限延展、灿烂秋光下新海诚流淌着的浓郁画面中。

    “我刚才就觉得了,这儿好像比秋枫山景区都要漂亮。果然啊。”

    黎未都讷讷说不出话来。

    缓缓地想着,那个人是有怎么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却又觉得在这碧蓝的晴空,和一片红灿灿金煌煌掺杂着绿叶的无尽白色地面上,眼前的人好像才是这片画卷中最亮的一抹色彩。

    本来郁卒的心情,突然再度变得闪闪亮起来。血液里有什么压抑的东西,几乎让他一向冰冷的皮肤都开始沸腾。

    却什么也做不了,望着纪锴站在巨大的红枫下,踩着咯吱的乱红枯黄,突然很想拍他,拍下眼前这一幕。

    恍惚拿起手机,定格、画面完美,刚要按下“拍摄”的那一瞬间。屏幕却变了。

    来电人——叶氤?

    黎未都愣愣地,十分意外。因为,就算是交往的时候,叶氤没事也是绝对不会主动跟他打电话的。分手后,更是一次没有找过他。

    不过说起来,家里确实还有些属于他的东西没有拿走。几份证件、还有之前从车子里收拾出来的他的鞋子和手表……

    有些残念地看了一眼纪锴的背影,只差一点……刚才明明那么好的画面!叹了口气接起来,叶氤像是撒娇的声音在那头响起:“未都?你最近怎么都没有联系我?”

    黎未都:“……”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下一句。纪锴正拾起一片银杏在细细瞧,转头只见他一脸的为难。挑了挑眉,走了几步过来。

    “叶氤,我们……不是分手了么?”

    “分手了也可以联系的呀。”

    “……”黎未都这下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分手后,一般都不会联系了的。”

    两句回话而已,纪锴已经听明白了个七七八八,抬了抬下巴示意“黎总你要挺住,千万不要被糖衣炮弹攻陷”。结果也不知道黎未都怎么理解的,直接切下了免提。

    就听叶氤软软的声音幽怨着:“分手了就不能继续对我好了么?未都,你所谓的‘喜欢’,也就不过如此而已么?”

    卧槽——世上竟有这样厚颜无耻之人,锴哥听了想砍人。

    却还没来得及手把手教黎总怎么回怼小妖精,“嘟——”一声,对方突然就给挂了。

    纪锴喃喃:“这磨人的小妖精……是在想什么呢?”

    等等,难道是、这叶氤难道是后悔了?

    这是在放下面子,试着回勾黎未都呢?

    所以,终于体会到被朱凌丢一边,又没有金主捧、没有好男人宠爱做饭接送之后日子的孤苦艰难了?作到尽头,想回头了?

    哈,哈哈哈!又是天道好循环……

    你、你干嘛笑得那么开心?黎未都脸一红。

    “黎总你为什么不笑啊?大仇得报啊!不开心吗?”

    “……”

    按照纪锴的理解,世间上报复的基本法,好像也就只有两种。

    一是直接手撕对方,毙前路、撤资源,整得小妖精在娱乐圈凄凄惨惨混不下去。不过黎未都这人念旧情,应该是做不出来那种事的。

    幸好还有第二条,精神碾压复仇法。

    那就是土豪总裁自己继续帅着、继续有钱。等小妖精离开他不久之后,突然发现青黄不接,之前的生活水平也赶不上了、无条件爱着他的那个人也不伺候了,落差感飙升,开始贱兮兮要回头了。

    “黎总,我跟你说,你呀,赶快的、赶快去找个好对象!”

    “然后在小妖精面前疯狂对那个人好好好。让小妖精知道,失去你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损失,而且他永远、永远也不可能把你要回去了!”

    “以后啊,他就只能眼巴巴看着你对别人好,咬着被角悔不当初,哈哈,该!”

    真的是,想想就爽。

    黎未都几乎没在听他在说什么,满脑子想的都是……你别笑了好不好!

    那种带了点匪气的笑,实在是……灿烂啊。

    感觉比阳光还暖,明亮得这儿明明落叶满地的,都不再像是秋天了。

    ……

    同一时间,一座小洋楼二楼阁楼,飞满的尘星被阳光照映得金黄。

    一大堆打包的行李还没来得及拆卸,一个混血感十足、五官立体、发梢微卷的青年正坐在窗台拿着抢来的手机,伸着破牛仔裤包裹的长腿大大翻了个白眼。

    叶氤一脸蒙圈:“潜潜,你怎么给我挂了呀?”

    沈潜:“小叶子,你是不是傻?!”

    叶氤:“可是,是你让我给黎未都打电话的啊。”

    “我是让你打没错!但刚刚说好的,咱这通电话的中心思想是什么来着?”

    “是、是让黎未都他……继续当我演艺事业的金主啊!你说我不该分手,不能把大鱼轻易放走,就算在分手之后也得吊着他。我刚才不是完全就照你说的……”

    沈潜:你照我说的都做了啥了啊喂?

    老娘是要你说点甜言蜜语,勾起回忆!或者假装示弱,哄他继续关心你、对你念念不忘,卧槽你他妈也是真的能耐,硬生生给老娘憋出来一句“分手了就不能继续对我好了么”?!

    搞得跟谁该对你好的一样啊!你是不是之前被他宠得生活不能自理、头脑也退化了啊!

    真的,那个姓黎的要是还傻傻的没反应过来、还在脑子不好喜欢你也就罢了,万一清醒过来了,听到这句话还不哔了狗了?!

    “你待会儿再给他重打!老娘一句一句教你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