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467章 规划
    平壤城,战俘营。

    大部分被俘的朝鲜士兵都加入了治安军,可有少部分高级军官还一直被扣押。朝鲜都元帅姜弘立被炮决,可其副元帅金景瑞还活着。

    镇江都司毛文龙也被活捉,周青峰把他甄别出来之后倒是惊奇几分,立马将他送往金州写回忆录。可毛文龙麾下的登州通判王一宁,镇江中军陈良策等一票军官却还被关着呢。

    这么些军官一直养着太浪费粮食。周青峰拿下平壤后就把他们给放了出来——朝鲜此地不比中原,对待官绅可以优待点。他下令将在山东抓获的官绅统统海运到朝鲜安置。至于这些在战场上被俘的么,要么拿路费回家,要么留下来做官。

    像金景瑞这类朝鲜人,回家能干吗?还是抱周大爷的大腿吧。而王一宁,陈良策等汉人么,拿了银子难道靠两条腿走路回去么?也只能留下来当官了。

    周青峰无意在朝鲜浪费太多时间。他依靠旅顺和登州方向不断运载来的物资,以近卫队老兵为骨干,大规模训练一批水平不高的治安军。其人数很快就从数千增加到数万,这些治安军的作战能力大致相当于‘革命军’的民兵,主要用于镇压地方。

    山东方向运来的被俘官绅及其家属也数以万计。这些人原本是要被处决的,现在废物利用般被强迫的纳入‘革命军’在朝鲜的统治体系。周青峰将他们编制成朝鲜各地的地方官,以治安军作为武力依靠,统治平壤周边,并且向整个朝鲜扩张。

    “难道我等这就从贼了?”王一宁在被放出战俘营时,恍如隔世。陌生的平壤街头叫人很是茫然。他本是辽东生员,‘革命军’来袭之时他逃往山东。毛文龙借道山东前往镇江时招揽了他,他才被任命为登州通判,给毛文龙负责后勤。

    这兜兜转转的,还是没能逃出周大爷的手掌心啊!

    周青峰决定在朝鲜建立一个傀儡政府,原本的副元帅金景瑞抱着大腿就成了傀儡政府的内政部长,陈良策则成了治安部长。王一宁更神奇,直接成了朝鲜总督——周大爷手下没人可用,对朝鲜人信不过,对山东来的那批官绅更信不过,干脆用镇江被俘的这批人。

    大批山东官绅被填充进了傀儡政府内部,快速构建了一个粗陋却勉强能运行的体系。地方官带上少则一个连,多则一个营的治安军去上任。王一宁就负责协调他们之间的关系,最重要的就是分配来自旅顺以及登州海运来的粮食,农具等等物资。

    周青峰表示自己顶多在平壤呆一个月,一个月后他肯定会前往汉城覆灭朝鲜的李氏王朝。所以留给王一宁控制平壤,掌控权柄的时间也就一个月。

    得知自己竟然成了朝鲜总督的时候,王一宁还觉着周青峰是在开玩笑。可当他被一群傀儡政府官员围住的时候,权力感自然而生。

    卧槽……,我原本就是个普通的生员,跟着毛文龙也是个没啥油水的通判,跑到朝鲜朝鲜竟然成了这一国之总督。这人生之奇,也是可以载入史册了——王一宁自己都懵逼。

    朝鲜总督接受‘革命军’行政部的直接领导,王一宁的首要任务就提升朝鲜农耕效率和水平。一年内好歹让他们自己能养活自己,不要成为‘革命军’的负担——朝鲜跟大明其实有同样的问题,农民生产果实被基层官吏窃取,现在就是要把那些朝鲜官绅铲除了。

    “‘革命军’的中华银行会贷款五千万银元给你们,贷款期限十年,年息一分。这笔钱逐年发放,三分之一用银元交付,剩下的在‘革命军’内部以实物提供。只要你们好好干,这笔钱很容易就可以还清的。”

    “山东来的那些官绅都是有能力的,杀了他们太可惜,放了他们又叫人不放心。你要把他们用好,让他们去对付朝鲜本地的官绅。他们对于种地开矿之类的事情也都是有经验的。不过别让他们尾大不掉,必要的时候杀掉那些不听话的。”

    “行政部会派人来指导你们的工作,安全部则也会派人来盯着你们是否有不轨行为。你们民主政府目前的首要工作就是搞土地改革,恢复生产。顺带多开矿,平壤的木材,煤炭和铜矿都是我们所需要的。保证农业的同时,要大力发展矿业。”

    以上都是周青峰在任命王一宁时亲口交代的,他打算用借贷的方式把朝鲜这边发展起来。今后朝鲜的农业尽量自给自足,此外就是发展木材加工和矿业,以及成为中原地区的商品倾销市场。天长日久了,再废督设省,将其重新归化为中华版图。

    “朝鲜之地,民风恶俗,当广开学校,多多教化。让他们学汉话,写汉字。这一点应该不难,难的是把文化切实推行到民间去。此外朝鲜有些民俗太过龌龊,比如女子的露乳装。这就跟汉人女子的裹小脚一样,必须被废除。”

    周青峰给王一宁反复交代,可这家伙接受命令时却在愣神。直到他冷哼一声后,对方才恍然的问了句:“大帅,你真给我五千万银元?这是差不多三千多万两银子吧?”

    三千多万两啊,大明朝累死都凑不出这笔钱来。

    这‘革命军’还是反贼吗?这比正统还正统啊!

    对于王一宁的惊讶,周青峰微微皱眉。他不得不再次重复道:“不是给你,是贷款给朝鲜民主政府。我们会指导你如何使用这笔钱。当然了,很多人会觉着‘钱到我手上,自然就是我的’。这种人一般会被我砍掉脑袋。”

    王一宁这才被吓的惊悚,回想起眼前这位可是凶名昭著的杀神。自从其起兵以来,多少人被他送往西天,那真是数都数不清。“是是是,大帅教训的是。”

    王一宁退下后,新任的傀儡政府内政部长金景瑞也前来接受任务。这位就乖多了,见面直接给周青峰磕头。周青峰也不拒绝其行礼,甚至不开口让他起来,只直接问道:“金部长可想好要如何履行自己的职责?”

    “我当为大帅马首是瞻。”金景瑞头也不抬,想都不想的说道。朝鲜的读书人都是要学汉语的,这年头不管是朝鲜还是日本,会汉语本身就代表一种身份。

    只是这人的乖觉却并不让周青峰欢喜,他只淡淡说道:“你若只想当个应声虫,还不如回汉城去。我这人指出大方向后就喜欢给手下放权,不喜欢手下全是些什么事情都要问来问去的呆瓜。”

    金景瑞还真摸不透这位天朝来的反贼头子究竟是个什么脾气,实际上这年头就没多少人能摸透周青峰的脾气。前者犹豫了一会方才又说了句:“我当尽力辅佐王总督,让朝鲜之民都为大帅效力。”

    这话说的也不甚明了。

    “你当给朝鲜百姓做个榜样,让他们知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周青峰冷笑说道:“要多多学习,多多了解我‘革命军’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组织。我们发行了很多介绍自己的报纸和书籍,你们应当想方设法的去收集。你们若是不心向革命,革命就会向你们而来。”

    最后这句,周青峰说的语气加重。金景瑞在瞬间秒懂,他再次磕头立誓道:“我等朝鲜之民亦是赤子之心,千百年来具效忠中原正统。如今我等定当心向革命,做大帅之忠臣。”

    “希望你说到做到。”周青峰挥挥手,让这位金部长下去了。他在平壤的一个月,便是不断的整合来自各方的人员和势力,重新构成一个新的半自治政府,并且让这个统治机构能正常运作起来。

    荣登总督宝座的王一宁很快收到了来自旅顺的第一笔贷款,那是几个木箱装着的一百万银元。随同银元而来的是‘革命军’空降而来的财政部长——傀儡政府的财权和军权被牢牢把控在‘革命军’的手里。财政部的人一来,就给新政府的一票官员发月薪。

    同时还有大量实物贷款靠船运而至,王一宁就开始铆足了劲在平壤搞建设。他必须熟知手下那些被迫前来朝鲜的山东官绅,招募足够多的朝鲜民工改造城市以容纳更多的人口,修建道路,港口和码头以方便物资的运输和流通。

    至于改造农田,兴修水利,乃至在大同江边盖起工厂搞木材加工。这一切都是‘革命军’内部已经非常熟练的‘三板斧’。

    如今辽南的造船厂开始大规模的生产五百吨级船只,大量开矿对木料的需求也同步上升。随着山东之地归于‘革命军’治下,一个更加巨大的木材市场也被打开——中原之地人口繁衍越来越多,不管是燃料需求还是建筑需求,木材都越来越匮乏。

    现在可没有什么‘速生林’,现代的人是很难想象古代的人竟然会缺木材。实际上很多城市因为人口众多,连烧火的杂木都非常缺,更不要提建房子的木料了——皇帝老儿盖房子,大梁都要到深山老林里去找。‘卖炭翁’也是为满足此类需求而出现的。

    朝鲜的人口不少,却终究没有中原那么多。这里山岭连绵不绝,最先向‘革命军’供应的就是大量木材。开往平壤的运输船往往装载各种生活用品和机械设备,运走的就是粗加工的木材了。

    王一宁上任第一个月,就被‘革命军’高效的建设和运输能力惊呆。实际上整个平壤的朝鲜人都在惊讶于城边大同江岸兴起的成片码头和厂房,以及那些冒着黑烟突突突而来的蒸汽船。

    这些船只每天至少来一艘。它们运来粮食,运来布匹,运来一切见过和没见过的工具和车辆。同时它们还运走一根又一根从山岭中砍伐下来的木材。用木材换取钱粮,这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的流畅自然。

    直到有天江面上出现了几艘龟甲船为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