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32章 一日游遍诸世大好河山
    四极浮土当中竟蕴含有部分至高生物的骨灰?这一猜测让人惊悚。

    片刻后,三人的脸色才恢复正常。

    九道一摩挲时光炉,盯着当中的灰烬,一位道祖就这么死了?相当的不可思议,亦有些瘆人。

    所谓不灭属性,现在不用路尽级生灵出手,也有了破解之法。

    “这是专门用来火化大人物的炉子?”古青脸色有些发白。

    九道一不在乎,他一直很乐观,看向楚风笑呵呵,道:“手艺不错,你这火化师,也算是登堂入室了。”

    现在他心情大好,毕竟大胜了。

    楚风道:“放心,您也算是大人物,等以后万一坐化了,担心埋土里被人挖出来,发生不好的事情,可以提前找我,我这手艺,足以帮您排忧解难。”

    九道一的脸色当即就黑了,他才不想当那种大人物。

    三人刚回归阳间,引发山崩海啸般的欢呼声。

    不是所有人都能如仙王般借助秘宝,看到域外模糊的大战。

    更多人的一直在恐惧,焦躁,担心,唯恐这就是最后的寂静时光,很怕诸天末日刹那到来。

    许多进化者激动的飞上高天,各族生灵密密麻麻,到处都是,呼啸着,吵嚷着,欢呼着,欢迎三大强者回归。

    各族进化者无不激动,更有许多人热泪盈眶。

    谁都知道,这一世可能会出大问题,无论现在多么灿烂,进化文明多么辉煌,都有突然终结的可能。

    诡异厄土太可怕,不祥的力量从古到今一直存在,始终都没有灭亡。

    而诸天各界,却覆灭了一次又一次,每一个纪元都会走向终点。

    进化者内心深处常年笼罩阴霾,藏着无边的恐惧。

    尤其是今天发生一系列事端后,那种压抑更是被无限放大了。

    夏州,中央天宫中,各方大界各族重要人物齐聚一堂,谈论今日之大事。

    至于楚风的婚礼,自然是照常举行,没有终止的道理。

    可是,这个时候,人们看向楚风时,目光却不一样了,这主……刚才可是去杀了个道祖啊,太彪悍了,让人难以置信!

    许多名门世家的人望向周族时,都露出羡慕之色,周家选的女婿太强了,生猛的一塌糊涂,将来未必不可成为真正的天帝。

    若是大世不灭,若是熬过此次纪元大劫,光想一想楚魔日后的璀璨,以及周家可期的辉煌,就让人激动与嫉妒。

    夫妻拜天地,可惜,楚风父母不在,让他略有伤感,只是拜了周家的人,一切从简。

    “咦,我的力量还未消退?”楚风感觉惊奇,这次坚持如此之久,他还有道祖级战力呢。

    然后,楚风就不淡定了,立刻去找九道一,道:“前辈,赶紧炼器,我来助你!”

    道祖级的神通法力在身,若是现在不用更待何时?绝不能坐等它自然消退,那是一种不可原谅的浪费!

    楚风自己不会炼制那些秘宝,但是这里有各族的老妖怪,他可以助阵。

    古青闻言,第一时间让人去天庭宝库中找材料。

    “炼大道替死符,炼万界挪移符,炼不灭护命符,炼……”楚风握拳道。

    大道、万界、不灭……涉及到这种层次的东西,最次都是仙王级的了,还有道祖级的符。

    九道一听到后,脸色当即就绿了,道:“你使唤傻小子呢?道祖级的道符,纵然是我等也很难炼制。”

    “没事儿,我帮您,需要法力,需要什么和我说,量大管饱!”楚风很莽地说道。

    他是因为在害怕,不是为自己,而是忧虑眼前的人,那一张张熟悉而鲜活的面孔未来还能剩下多少?

    他亲自与道祖交手,深知那个级数的生灵多么恐怖,翻手一巴掌,就足以打崩一个大世界!

    他自己无惧,甚至,哪怕战死也不亏了。

    可是身边的人相对诡异生物来说,实在有些脆弱,他怕以后发生什么,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虽然他还年轻,可是,他却已经初步触摸到了九道一、狗皇等人沧桑的心境。

    经历了一世又一世,曾经的友人,昔日的师长与亲故,都不在了,全都烟消云散,剩下他们自己孤独的活着,实在凄凉。

    “我只想在未来,在大劫过后,还能看到几张熟悉的面孔,不多求啊。”楚风轻声叹息。

    他很想保住所有人,但是,他知道,如果真是最强大劫,如诡异道祖所言那般,厄土最深处的无敌存在复苏,那么……已经不可想象未来会成什么样子。

    这意味着,这一纪将不同以往!

    或许史上最大的劫难,要在不久的将来全面爆发!

    九道一有点沉默了,他怎能不伤感,楚风的话语还有叹息,触动了他内心最深处的东西,他怀念曾经的那个时代,他的亲情、恋人、生死与共并肩作战的人,都死去了,葬在了那个时代。

    狗皇喝了一坛又一坛酒,老眼朦胧,竟然不开口说话了。

    “炼!”九道一拍桌子。

    就看楚风现在能提供多么强大的法力了,若是足够,他便多炼制几枚道祖级的瑰宝道符。

    这一天,中央天宫火光滔天,为了加快速度,楚风将大空之火与古宙之焰都召唤了出来,用以炼制无上道符。

    “道纹已勾画完毕,烙印也打进去了,以法力熬炼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只需要慢慢温养了。”

    九道一开口,一枚不灭护命道符炼制的差不多了。

    这种级数的宝物,不可能一日炼成,最多也就是初步成功,接下来还需要时间去细心温养。

    不过,最初需要的海量法力灌注与祭炼,是最难的问题,但在楚风与古青的相助下解决了。

    这个级数的道符,一枚而已,将来就可以庇护成群成片的人。

    “一枚肯定不够,再来一打!”楚风说道。

    九道一差点撂挑子,你真当大白菜啊,有的话,给我也来两打!

    最终,灯火通明,大道火光冲霄,他们接连炼制了数枚,总算是结束了。

    强如九道一都有点虚脱了,古青也脸色煞白。

    至于楚风,体内那种力量终于是渐消退,让他宛若从云端缓缓坠落,身体顿时感觉相当的虚。

    “寂寞空虚冷,什么时候我能进化到那个层次,常驻无敌境?”楚风不甘心。

    这时,狗皇与腐尸勾肩搭背,摇摇晃晃的凑了过来,两人都满身酒气。

    “小子,我看好你。”狗皇大着舌头说道,歪着脖子,浑浊的老眼中竟泛出惊人的光彩。

    “为何?”楚风不解,同时有些警惕的看着它。

    “因为,你这张面孔着实有些古怪,虽然与他们不完全一样,但真的像啊,而且你们都是从一个地方出来的,这是什么道理?!”狗皇将大爪子搭在他的双肩上,左看右看,盯着他的脸。

    事实上,每当提及这件事,楚风也心中没底,有点犯嘀咕,是巧合,还是有什么可怕的隐情?!

    狗皇道:“以后,你立大旗,新帝万一要崩了,你上,我看好你!”

    古青:“……”

    他就站在不远处呢,很想说,狗叔,我就在你旁边呢!

    狗皇像是才发现他,回头瞥了他一眼,道:“小古啊,你要是哪天觉得心中恐惧,产生末日到来的紧迫感,千万别犹豫,立刻禅让,退位下来,我觉得这小子命硬,你和他多亲近下。”

    它指向楚风,竟说他命硬。

    “不用怀疑,长着这副面孔满世界跑,还能活着,肯定命硬!”这就是狗皇的理由。

    楚风无语,这狗还是个“颜控”啊?!

    “它说的有道理。”腐尸竟也点头,告诉古青,如果托付后事的话可以找楚风。

    古青又被打击了一次,这腐烂的道爷怎么与狗皇一样,说话忒不中听,什么叫托付后事,他活的好好的呢。

    腐尸补充,道:“他在今日竟屠了道祖,想都不用想,身上肯定有古怪,这种人必然命硬,有什么事情需要交代就提前嘱托给他。”

    “他值得依托。”九道一也开口了,认为未来有事儿找楚风靠谱。

    楚风怀疑,几个老妖怪这是要挖他的底细?

    古青神色郑重起来,狗皇一个人也就罢了,现在活的最久的老妖怪都这样开口了,他顿时感觉心头沉重。

    他深知,像九道一这种自己进化成道祖的老怪物,本能直觉极其敏锐,其话语还是可信的。

    古青深吸了一口气,道:“小友,我这里有一枚‘命种’,是昔日三天帝中的一位看在我父生前的面子上,为我炼制的,请你帮我保存好。”

    楚风发呆,真要托付他了?!

    命种是什么?

    “你身上竟有这东西?”狗皇惊讶,道:“纵然未来诸世沉沦,陷入永恒的黑暗,你有命种遗世,或许也还有一线生机。”

    在场的人顿时明白这东西的重要性了,相当于自身的生命之种,可寄托于未来,期待再次生根发芽!

    楚风觉得这东西太烫手,有点不敢接,怕保不住,若是耽误了古青以后的生路,那就是罪过了。

    “帮他收着吧,你比他命硬!”九道一直接了当。

    古青无言苦笑,看来没人看好他啊,都觉得他将来会崩?!

    “希望将来能够给我惊喜,本皇看好你!“狗皇拍着楚风的肩头。

    楚风有些毛骨悚然,总觉得被这狗看好,将无比危险。

    “你什么意思,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狗皇直觉敏锐,立时感受到了他的异样目光。

    “你要知道,被我看好的人真不多,但却都是各自时代最惊艳、最强大的生灵,比如帝钟的主人,此外还有叶天帝,都是本皇看好的人。为此,吾更是亲自曾陪伴他们漫长岁月。”狗皇吐着酒气说道。

    楚风顿时惊悚了,因为,狗皇说的这两人,一个伏尸帝钟上,一个消失不见踪影,太惊悚了。

    他果断而直接地开口道:“前辈,你千万不要看好我,望你嘴下留情,还请……自重!”

    ……

    事实上,中央天宫中,其他区域的仙王也都心情沉重,虽然楚风、九道一等人大胜归来,可是以后呢?

    未来莫测,根本看不清前路,总让人觉得无比压抑。

    因为,诡异厄土深处,迷雾重重,神秘莫测,相传有人间根本不可敌的伟力,一旦出世,谁可抵挡?!

    诸天这边,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明确的至高生灵回归,曾经的人还好吗?

    有些人内心是惶恐的,绝望的,因为,几个纪元下来后,不祥的力量越来越凶猛,根本无法力敌。

    从古至今,诸天这边,几乎没胜过几次。

    一个又一个纪元都被终结了,这次能例外吗?

    打道祖只是暂胜一小局,天知道究竟诡异厄土有多少位道祖级生物。

    而且,后面还有路尽级生物!

    再加上,这次的大劫可能史上最强,不祥领域中的无敌存在正在复苏,即将全面汹涌与大爆发,根本挡不住!

    ……

    狗皇喝的醉醺醺,拉着楚风说个没完没了,道:“小子,因为我看好你,所以,你便算是半个天选之人了。不管如何,你先给我放几桶血吧,我保留着。”

    什么意思?楚风警惕地看着它。

    “你是我看中的人,本皇必为你护道,所以呢,你也提前孝敬下我!”

    看楚风不上路,还是不明白,它进一步解释,道:“万一哪天你成天帝了,几桶血会与你真身交感,共鸣,一样会发生帝血蜕变,到时候啊,我泡澡的,兑酒喝的,贩卖与人交换的,就都有了。”

    楚风闻言,顿时神色不善,真想打狗啊!

    “行了,春宵苦短,你一个毛头小子,火力最壮的年龄段,在新婚大喜的日子里不去洞房,和我们几个糟老头子腻歪在一块作甚?去吧!”狗皇将他推走。

    楚风:“……”

    谁愿与你腻歪在一块,不对,这什么破词啊,楚风都想殴打它了。

    那狗东西脑回路清奇,与常人完全不一样!

    ……

    这是一次特别的婚礼,道祖来袭,隔着大千世界送人头,成全了楚风的名望,但也让人看到了血与乱即将开篇。

    末世,或许就在眼前,就在明天,大劫真的来了!

    洞房花烛夜,窗外宁静,皎洁月光洒落,红尘人间,瑞霞飘漾,此夜美不胜收。

    窗棂上,一对新人映现身影,温馨,安宁。

    楚风与周曦结为道侣。

    ****

    第二天,醉酒的大黑牛吵嚷着,哪个王八蛋把他灌醉了,竟把他扔进柴房,还没去闹洞房呢。

    欧阳蛤蟆也鼓噪,质问谁把他塞进特大号的酒坛子里了,没领到周家老仙王的红包,也没领到“楚道祖”的道符,更没找到通向闹洞房的路,实在让他遗憾。

    “错亿!”昔日的老驴,如今的吕伯虎也起哄,在人群中叫着。

    东大虎、老古、弥天等人也都不是善茬儿,全都在鼓噪。

    总体来说,还是黄牛文静,不哭不闹不吵不叫,做了一回安静的美麒麟。

    对此,楚风简单而直接,拎其大黑牛与欧阳蛤蟆,将他们封在一个房间里,然后告诉老驴、东大虎他们,去闹吧,回头来领楚终极的道符。

    ……

    此后几天,楚风与周曦回了一趟周家,又在天庭小住了几日,便踏上了专属于两人的旅程。

    多年来聚少离多,如今终于在一起,两人自青春年少时在小阴间时相遇,一晃已经过去十几年。

    现在,无论是楚风还是周曦,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经历了很多。

    当然,有些东西永远不会变,曾生死与共的情谊,随岁月沉淀而愈显珍贵,在这个乱世将开启的年代,能够与中意的人走在一起共渡,更加值得珍惜。

    阳间许多名山大川都留下了跟他们的足迹,两人一路观览山河美景,看枫林、雪谷、大漠狂沙,共游天下。

    这段时期,无比的安谧,宁静,只有他们两人,整片红尘都在身后,诸世喧嚣都被隔绝在外。

    楚风稳重了不少,但心态却是放松的,不去想其他,不去揣摩诡异厄土中的无敌存在什么时候出世。

    他眼中只有周曦,只有这大好河山,他要带着新婚妻子多走一走,多看一看,记住这无边美景,如诗如画的山川图卷。

    多少年过去,他们都不会忘记,锦绣河山,烙印心间。

    又是一个落日的时刻,晚霞染红天边。

    周曦坐在一个沙丘上,望着无边的大漠,她美丽的脸颊在落日余晖中显得红扑扑,而身体的边缘部分在晚霞中宛若镶上了一层淡金光彩,整个人美丽的朦胧而近乎虚幻。

    她很开心,这么多天以来,只有她与楚风两人在一起,没有了外界的喧嚣,也无大战将起的窒息感,安宁的旅程,一路所见都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出尘净土。

    可是她知道,不能再这样走下去了,该回去了,她不想耽搁楚风太长的时间,希望他能进异域提升实力,从而保证……他将来可以活下去。

    她喃喃着,要楚风好好的活着,未来无论如何都不能冲动,一定要保住自身。

    “说什么呢?!”楚风与她一起坐在沙丘上,揽住她的肩头,道:“你虽然在笑,但却让我感觉到无尽的伤感,我不会让那些不好的事情发生,无论如何,我都会保护好你!”

    “不要让我成为你的牵挂,不要让我成为你的累赘,你要好好的活着,哪怕诸天倾覆,万世沉沦,你也要活下来。”

    “你要相信,只有你活下来,才一切都有可能,纵然大千世界崩塌,万物凋敝,黑暗淹没诸天,可有朝一日,如果你足够强,还是能够改变这一切的,我在过去的时光,晚霞染红的大漠中,安静的等你!”

    “我是说如果,我真的消失了,你还可以游历时光长河,来此与我相见,就在这个时间节点!”

    周曦喃喃着,轻声细语,将头靠在楚风的肩上,一再的要求他必须保护好他自己,要活着。

    楚风莫名心中发酸,怎能如此?他绝不会允许那些事情发生,不让意外降临。

    如果诸世不存,所有人都不在了,他想念一个人,难道只能沿着时光河流追溯,来到那个特殊的时间节点才能见到那个人吗?

    不,这绝不可接受,太悲了!

    “你活着,才可以看到这锦绣山川,无边丽景,如画山河,你若去了,我便也不在了。”

    周曦轻语,与他无话不谈,提及过去,谈到未来,她只想无论发什么,楚风都能活到未来。

    楚风拥住她,不愿听那些伤感,只想把握现在,珍惜拥有,不让遗憾发生,这是他心中的信念。

    可是,周曦却怕他因放不下过去,舍不得这一世,而到将来发生一些事情后,最终执念入骨,不顾惜自身。

    她再次细语劝慰:“纵然这一世我们都败了,将来一定也还有希望,还有会更强的新生代,等到那一天!”

    “我会等下去,但我也要把握现在,如果未来不可控,真的天地沉陷,未来也是我再次回来,扫灭他们!我不会将所有希望寄托于后来者,不将麻烦留给他们!”

    ……

    清晨,一缕晨曦划破天际,驱散黑暗,灿烂霞光普照大地,整片世界都仿佛得到了净化,朝气蓬勃。

    “我们该回去了。”周曦说道。

    “不急,我想在诸世留下我们的脚印。”楚风看向远方。

    “时间不足了。”周曦还想说什么,因为,她真的想楚风在不宽裕的时间中变得足够强,可以自保。

    “异域一天,就可抵外界数年,甚至是数十年。也就是说,我陪你走三千年,回到那异域,一年便补回来了。”楚风说道。

    他想与周曦一起在各地多走一走,多看一看,不想有一天当天崩地陷时,他还没看遍这大好河山。

    “不,所需时间太长,我们挥霍不起!”周曦摇头。

    “那就一日游遍诸世大好河山!”楚风坚定地牵着她的手上路,他所说的一日,是指异域的一天,也就是现世的数年,甚至十年。

    因为,他真的不想放手,愿时光驻留这一刻。

    虽然他内心坚定,想要守护好前的人,保住身边那些熟悉的面孔,可是,未来谁又能说得清,谁能确保?

    他怕遗憾,他怕万古后的独自独自凄凉。

    这一刻,他想到了那位,似乎体会到了那个人的心绪。

    霎时间,楚风激灵灵打了个冷颤,现世不可见那个人,他是否活在过中,在与亲朋友相聚,不愿分开,不舍离别。

    若是这样的话,太可怕,也太悲伤了。

    楚风用力摇了摇头,他不相信这个场景,因为,按照常理推论,以那个人的强大意志来说,不会如此。

    离开沙丘前,周曦回首,最后看了一眼昨日晚霞染红的那处地带。

    楚风用力抓住她的手,道:“无论如何,都不会发生那种事,我们怎么会只能在历史交错的时光节点重逢呢,我们要活到未来,始终真实的相聚在一起。”

    然后,他告诉周曦,不灭护命符等都初步炼制好了,以后可保许多人活着离开危局!

    楚风道:“尤其是那只狗,它私下与我说,纵然天地崩塌,它也还有手段,,可帮我保住身边的人,虽然它平日不靠谱,但关键时刻还是可以相信的!”

    他觉得,那只狗有古怪,或许三天帝给它留下了什么也说不定。

    给他这种感觉的人,还有九道一与腐尸。

    这一日开始,楚风带着周曦行走在各方大世界中。

    他们走进冰河宇宙,亿万里疆土,大多时间都在飘雪,白茫茫一片,称得上真正的苦寒之地,可是这里的生灵性格却也相当的坚韧,不屈不挠,一方水土造就一方强族。

    他们也到过长青界,万物繁盛,仙山成片,灵气荡漾,处处繁花似锦,神圣古树密集,景色瑰美,让人流连忘返。

    楚风身上有炼制初成的万界挪移符,是真正的道祖符,大多数时间都被放在石罐与轮回土中温养,但现阶段也足以带着他与周曦横渡诸天了。

    道祖符可以反复使用,并非消耗品。

    随后,他们又进入堕落仙王族所在的大世界,感受到丝丝缕缕黑暗力量的侵蚀。

    同时,楚风也在此界翻阅了妖妖托人在他大婚之日送来的贺礼——纸张泛黄的神秘帝经。

    他感悟颇深,虽然是不同的进化路,但是却让他大开眼界,得到了莫大的好处。

    伴着红颜,在旅途中参考经文,悟无敌法,这是一种别样的体验,让他收获颇丰。

    他们倒也不担心安全,楚风有底气,有理由相信,无论是那个女鬼,还是罐子都暂时不会离他而去。

    但是,这并未让他坚信一鬼一罐会陪他到永远,人终究是还是还要靠自身,他未来的路已经可见,他会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楚风带这周曦行走在诸世间,三十三重天上留下过他们的身影,坤蒙宇宙的彩虹古桥上曾令他们驻足,飘渺星界的悬空天府也留下了两人相依的背影……

    他们一路走,一路驻足,每一个富有传说、让人心怡的净土与胜地,都伴着他们的足迹与笑颜。

    随后,楚风更是带着周曦进入大阴间。

    “真冷啊!”周曦打了个寒颤。

    其实,到了她这个境界,早已能够承受这种严寒与阴冷,不过是体感稍差而已。

    楚风为她披上以四劫雀族神羽炼制成的彩衣,顿时让她暖洋洋。

    在这个阴气刺骨,大多数山河都幽冷的世界中,藏着太多的古怪,如古老时代残留下来的葬地,偶尔还能挖出亿万年前的莫名生灵。

    同时,在这个世界中,也有各种传说,比如至阳之地。

    在阴冷的世界中,竟也有阳气滚滚的极端之地,与这片大世界格格不入。

    不过,如果从阳间与大阴间某种隐约对应的角度来看,到也能解释的通了,万物负阴而抱阳。

    楚风按照九道一早先的指点,按图索骥,找到了至阳之地。

    在那葬地中,藏着一片深渊,竟蕴含着冲霄的热浪,光束可熔炼万物,宛若毁灭根源。

    最终,楚风在这里成功提炼到阳属性的祖物质,至此不倚仗罐子与女鬼的话,他自身将妙术又提升了一大截。

    五行属性、阴阳物质、以及空物质,都找到了,可称之为八宝妙术了。

    至于时物质,还有魂物质,他也有大致目标,相信可以凑齐。

    下一站,楚风带周曦去了小阴间,当年他们就是在那里初遇,神一样的少女记忆深刻,至今都难忘那些往事。

    楚风携周曦回到地球,没有惊动更多人,只是私下见了一些故人,如看下姜洛神与夏千语回归后是否适应现在的生活。

    他也寻觅了昆仑大妖的后裔等。

    随后,楚风与周曦去看望陆通,短暂的相聚,让老头子笑的合不拢嘴,笑到后来眼泪都落了下来。

    “我没有想到,能等到你带着媳妇回来的一天,这多半是最后一次回来了吧?”老头子擦去浑浊的老泪。

    “可能吧,短期我应该回不来了。”楚风说道,他与周曦一起扶着老头子坐下,说了很多的话。

    临别前,他将一株稀有的仙药留给了老头子,希冀他活的长久,安康常乐。

    最后,楚风又回到故居,曾经居住过的小镇。

    他轻声呼唤,父亲,母亲,你们在哪里?

    “当初,你们一直念叨让我早些成家,现在,我带着你们的儿媳回来了。”

    楚风心情低落,想见到父母,却再也找不到。

    周曦握紧他的手,一起与他祈祷,愿两位老人平安,还能相见。

    “走了!”楚风转身,该回归了!

    周曦用力点头,她也希望楚风早日蜕变,越变越强,将来保住自身。

    “这红尘人间,诸世山河,亲友故人,都在我心中!”楚风轻语,不会忘记了,他最后一次回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