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64】思来想去
    姜雅并没有为难林轩的意思,不过这个为难,指的是刻意为难,在一个家庭中身兼老妈、婆婆、岳母三重身份,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为难。

    好在姜雅很快把话题揭了过去,问起一些比赛、俱乐部运营、电竞行业未来之类的事情,尤其是明年的亚运会,对于姜雅而言,自家儿子打游戏能打到亚运会去,而且还是正式比赛项目,算金牌的那种,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

    其实这事不久前电话中,小妮子就炫耀一样讲过,不过林轩自然不介意再讲一遍,不过参赛名额明年才能确定下来,现在说他肯定能入选,还为时过早。

    姜浅予没有睡多大会,林轩正在跟后妈介绍一些自己道听途说的一些消息,她穿着白色的丝质睡衣,睡眼惺忪地走了过来,林轩听到动静,转头看着她问了声:“睡醒了?”

    小妮子也不知道是没睡醒还是没看到老妈在,懒懒地应了一声,走到沙发前,挨着林轩坐了下来,随后身子一歪,就躺在了他的怀里,一双雪白玉臂很熟练地勾住了他的脖子。

    林轩搂着不是,推开更不是,只好在后妈的注视下尴尬地保持着不拒绝不反抗的姿势,无奈道:“没睡醒回去继续睡,等下着凉了。”

    姜浅予拖着尾音“嗯”了一声,脑袋依旧埋在他胸前,林轩偷偷瞄了眼后妈,姜雅似有深意地瞥了他一眼,而后起身,回房间去了。

    “咔”地一声轻响,房门隔断了后妈的背影,林轩松了一口气,低头见小妮子伏在自己怀中,眸子紧闭,像是又睡着了,他用手轻轻捏住她的鼻子,过了三四秒钟,小妮子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晃了晃脑袋,让鼻子从他手中挣脱开,然后重新又趴在他怀里睡起来。

    林轩有些无奈,把手伸到她胸前,斗争经验已经颇为丰富的小妮子迅速地按住了他的手,林轩伏在她耳边低声道:“妈看着呢。”

    一秒。

    两秒。

    姜浅予毫无预兆地推开林轩坐了起来,左右四顾,明眸湛湛,煞是有神,哪有半点睡意迷糊的样子,只是看了一圈没有发现爸妈的身影,这才眨了眨眼睛,转头看向林轩,压低声音问:“哪呢?”

    林轩伸手指了指,“刚回去。”

    “讨厌。”

    小妮子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转瞬间又恢复了一脸睡意朦胧的模样,重新往他怀里一趴,闭上了眼睛。

    “我是说真的。”

    “不要打扰我睡觉。”

    林轩有些无语,“你刚刚过来的时候没看到老妈坐在旁边吗?就算没看到人,我们在说话你也没听到?”

    小妮子仰起脸来,狐疑地打量着他,似乎没发现有玩笑或者说谎的迹象,这才眨了眨眼睛,“真的?”

    林轩举起一只手,“我敢用你回北美前能睡几次来发誓!”

    姜浅予羞恼地伸手在他腰间狠狠地掐了一下,重新坐起来,有些气恼地嗔道:“那你干嘛不提醒我?”

    “你走过来就趴我怀里了,我总不能把你推开吧?”

    林轩环腰将她揽入怀中,在她脸颊上亲了亲,“没事,看到就看到了,又不是什么大事,而且妈不是也没说什么嘛。”

    “都怪你,我还怎么见人呀?”

    小妮子咕哝两声,发现他又有点不老实,把他的手拨开,嗔道:“不许乱来,不然我真没法见人了,就拉着你一块同归于尽。”

    林轩无奈道:“那你别趴我身上。”

    “我困,再睡会儿。”

    两人难得相聚一段时间,马上她要开学,又得分开,所以这次虽然只是去打比赛,小别三天而已,依旧觉得很是想念,不过她要睡觉,林轩也就老老实实地抱着她。

    静谧安详的午后,只隐约能够听到空调气流吹动的声响,林轩抚着姜浅予的长发,盯着她精致柔美的侧颜看了一阵子,终于还是没忍住,很费劲地低下头,在她脸颊亲了亲。

    小妮子毫无所觉。

    林轩又亲了一下,她才忽然睁开眼,扭过头来,一眨不眨,凶巴巴地盯着他,林轩撇撇嘴,道:“好吧,你继续睡。”

    “不睡了!”

    姜浅予气鼓鼓地坐起来,林轩依旧握着她的手没放,她也不挣脱,目光柔柔的,亮亮的盯着他,林轩与她对视了一阵,正要凑过去亲她时,她忽然伏进他怀里,闷闷地道:“我又做梦了。”

    林轩怔了一下,“梦到什么了?”

    小妮子在他怀中仰起脸来,嘴角忽地绽开甜甜的笑容,“梦见我们结婚,好多人都过来祝贺,连许清如都来了。”

    林轩叹息道:“你不要用这种方式来给她刷存在感好不好?”

    姜浅予哼了一声,“你少自恋啦,我们俩结婚至少得是四年后的事情了,你以为人家那时候还喜欢着你啊?”

    林轩点头道:“有道理。”

    她盯着林轩看了一阵,眸光晶亮,有些害羞似地,嗓音娇柔低婉,轻轻的,缓缓的,像是要荡入人的心底里,“你想什么时候娶我呀?”

    林轩笑道:“现在。”

    “现在哪行呀,人家不给发结婚证的。”

    她似是认真地想了想,续道:“不过我们现在好像跟结婚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有道理,钱在你手里抓着,人在你床上躺着,跟结婚还能有什么区别?”

    “对了,我们到底买哪一套房子啊?”

    “你不是喜欢西溪那边那个吗?就那个呗。”

    “我走了你会不会想我呀?”

    “已经开始想了。”

    “骗人,我还没走呢,你想什么呀?”

    “一想到你要走……”

    林轩紧紧拥着她,没有说下去,小妮子也伸手环抱着他,好一会儿,忽然道:“呆呆你看什么?不许看。”

    林轩有些好笑地松开她,转过身,就见呆呆趴在沙发靠背上,正盯着两人,小妮子朝她招了招手,呆呆立即很天真地凑了过来,轻轻喵一声。

    姜浅予用一根手指点着它的脑袋,很无聊地教训道:“你年纪还小,不许看这些知不知道,更不许学……”

    林轩提醒道:“它不是做过绝育了吗?”

    “好像是……所以你就更不许看了,知不知道?”

    呆呆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小主人的手指,小妮子没好气地在它脑袋上敲了一下,起身道:“我去洗脸。”

    “很干净,不用洗,实在不行我可以学呆呆,帮你舔干净。”

    “恶心!”

    “对了,你晚上跟我一块去吗?”

    “不去,我陪爸妈,你自己去吧。”

    “那算了,爸妈好容易来一趟,我也陪他们吧。”

    “哎呀你去你的就好了,爸妈又不会因为你不在少吃一碗饭,集体活动嘛,又不是什么大事,没必要缺席,爸妈这里有我呢,保证哄他们开开心心的。”

    因为接下来都要进行封闭集训,所以这次所谓的庆贺,其实更多的只是一场聚会而已,地点在一家烤肉店。

    林轩过去的时候,SKY还没有人到,鱼龙战队这边也只有夕颜、艾黎、赵江和王迎风几人,彼此都比较熟悉,自然没有什么生疏尴尬,在一桌上坐下来,艾黎就奇怪地道:“你家浅浅呢?”

    “陪我爸妈呢。”

    以往有此类活动,小妮子在的时候都会跟来的,是以艾黎才会问,林轩简单解释了一下,闲聊几句,鱼龙战队其他人和SKY这边也都陆续到了,只是没有见江映雪。

    林轩向肖璇问了一下,得知江映雪回家了,也就没再追问,两家在役队员大多不怎么喝酒,也没有人深劝,想喝就跟着意思一下,不想喝就自选饮料,大多都在聊天说笑,氛围一如既往轻松。

    林轩与穆挽离并不在同一桌,是听到隔壁桌泡泡、刘汉东几个家伙喊声,才注意到他们这边居然在拼酒。

    十多个队员加两边教练组中,酒量最好的该属任帆、赵江、薛云琪和艾黎这几个,不过他们四个反倒不怎么主动喝,泡泡酒量差,却很喜欢喝酒,用他的说法是“练酒量”,其次是张恒,刘汉东最近也有点这样的趋势,两个家伙酒量都一般,却常常去找任帆、赵江等几个酒量好的去拼酒,屡战屡败。

    让林轩有些意外的是,往常几乎滴酒不沾的穆挽离今晚也在开怀畅饮,联想起回程时发现他的情绪似乎不大好,多少有些疑惑。

    陈慕雨在半途中过来,刚坐下喝了两杯,拿手机看了下消息,就起身要回家,泡泡正过来敬酒,借着酒劲,非问他干嘛去,陈慕雨有些无奈,只好解释说小溪跟小润闹别扭,把苏洛雨也给气着了,要他回家收拾局面。

    他与苏洛雨少年相恋,结婚后这些年来事业风生水起,夫妻俩始终恩爱如初,一群人听了好笑之余,也不免有些羡慕。

    陈慕雨回敬了一杯酒,赶紧回家去了,林轩他们到晚上十点多才散,爸妈都在,林轩肯定要睡在基地的,回去后再跑回来有些不值当,于是给小妮子打了个电话,说直接去基地,就不过去了。

    他挂了电话,坐在后排的刘汉东和穆挽离两个人已经睡得东倒西歪,张三开着车,笑着感慨道:“整天看你们恩恩爱爱的,唉……单身狗怎么活?”

    林轩笑道:“三哥这个年纪,也该考虑成家了,到时候肯定还是先喝你的喜酒。”

    他已经知道张三初恋女友在当年大地震中丧生的事情,虽然不知道具体详情,但张三年过三十仍孤身一人,显然与此有着直接关系,张三没有主动提过,他也不好劝,这会儿玩笑的语气,多少也有些劝解的意思。

    张三听了,笑了笑没接话,林轩从后视镜里看了眼睡得跟猪似的刘汉东和穆挽离,问道:“对了,阿离最近怎么回事?”

    张三叹了口气,道:“前天晚上,他爸打了个电话,说有个什么亲戚在做什么,觉得挺好的,想让阿离跟着去。”

    林轩奇道:“就阿离现在的收入,做什么能比他打职业挣得还多?”

    “打职业挣得多,能打几年啊?再说了,在许多老一辈人的眼里,打游戏终究不是正途,再说句不太好听的话,阿离他爸……想法跟眼光终究有些局限性,在他看来,到工地搬砖说不定都比打游戏脚踏实地,更让人安心。”

    林轩摇了摇头,“好容易打进世界赛,阿离不是还想着让他爸妈来现场看比赛吗?看样子没戏了?”

    “这就不清楚了,不过能来看看肯定更好,没有什么比亲眼看到更直观的。”

    穆挽离的爸妈多半连儿子比赛都没有关注过,唯一的关注点就是每个月挣多少钱,只不过林轩原本以为凭穆挽离现在的收入,怎么都能让他爸妈改观的,没想到居然想让他改行,这样想的话,哪怕门票俱乐部出,让他们请假跑几千里路来现场看比赛,多半也不怎么现实。

    这么一想,顿时觉得自己能有这样的爸妈实在该庆幸,打职业支持,泡妹妹也同意,做人要知足,更要惜福啊。

    他这样想着,给林义打了个微信电话,结果响了两声,居然被挂掉了,于是又给姜雅打,想了一阵子,接电话的却是姜浅予。

    “妈在干嘛呢?”

    “跟呆呆玩呢。”

    “爸呢?”

    “斗地主啊。”

    还能听到旁边林义的话语:“林轩吗?他刚给我打了,我在打牌就挂了。”

    小妮子笑嘻嘻地道:“怎么啦?”

    “没事,原来想感谢一下爸妈对我的养育之恩的,发现我想多了。”

    “放心吧,我会帮你转达的。”

    林轩跟小妮子聊了几句,挂了电话,跟张三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回到基地,好容易把刘汉东和穆挽离都给丢床上去,洗漱后,就接到了陈慕雨的电话,开门见山地讲有个事情考虑很久,觉得还是告诉他比较好一点。

    “小雪要退役。”

    “不论是站在SKY的立场上,还是单纯出于惜才,我都不希望她退役,但碍于洛雨跟仪姐的关系,我反而没办法劝,不论是劝小雪还是劝仪姐。所以思来想去,只好寄希望于你了。”

    “当然,这事没有办法强求,但不管怎样,总归还是要跟你说一声的。”

    “她为什么要退役?”

    陈慕雨沉吟良久,才回答道:“你多少能猜出一些她的身份,她能来打职业已经不易,虽然她空闲时间也在学习,但终究比赛训练的时间还是占了大多数,所以……”

    “她妈妈要她专心读书吗?”

    “差不多。”

    挂掉电话后,林轩思来想去,考虑了很久,又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姜浅予,寄希望每逢大事有静气的小妮子能够给自己拿个主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