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肖红25
    将王中泽和他几个朋友聚餐的照片保存下来,姜蝉眯了眯眼,她从这几个人的面相上没有看出什么异样来。

    最好还是能够实地再看一看,因为这个照片还是个把月之前拍摄的,一个月的时间会产生很大的变化,因果线也会因此而发生改变。

    这天晚上,刚刚从法医手里拿过李欣父母和李欣的DNA比对结果,张岩的手机就响了。看到是肖红发过来的信息,张岩的眉头就微微一皱。

    这位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这是又有什么线索了?

    点开来一看是一张合照,在看到女生容貌的时候,张岩的瞳孔收缩了下。这位肖老板的动作倒是快地很,他们这里才确定了死者身份,她连嫌疑人照片都送来了。

    “小刘,你给李欣父母录个口供,我出去接个人。”

    “好嘞,张队!您二位跟我来。”

    肖红站在市局门口,随手拍了一张照片,她今天一天跑了好几个地方,就是为了见一见王中泽照片上的几个男人。

    “肖老板,你这么能干,案子破了一定要颁发一个荣誉市民的证书给你。”张岩也不知道看了多久,这才出声。

    肖红伸了个懒腰:“别提了,我今天一天都要累死了,这打车费你是不是该给我报销?”

    张岩挑眉:“当然可以,进去详细说吧。”

    在上次的座位上坐下,张岩给肖红倒了杯茶:“这个男人是谁?”

    他也不问肖红是怎么知道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做事方法,他只要知道结果就好。

    肖红抱着杯子:“他叫郑伟峰,三十七岁,他是某国企采购科的科长,是不是顶好的职位?他和李欣是一年多前认识的,后来李欣就当了他的小三。”

    张岩站起身:“我要详细查一查这个郑伟峰,你稍等下。”

    肖红无所谓:“你尽管查。”

    她已经知道结果了,她在来市局的时候已经去郑伟峰的小区转悠过了,当然她进不去是姜蝉进去看的。

    包括郑伟峰家里,她全都仔细看了一遍。这个郑伟峰着实很狡猾,除了他和他妻子住的那套房以外,他本人还在外置办了一套小公寓。

    公寓里基本都是他从李欣那里拿回来的东西,姜蝉的重点放在那个大冰箱上。那么大的双开门冰箱……

    会客室里只剩下肖红一个人,肖红也不急躁,她今天跑了一天了,还不让她休息一会儿?

    “你说郑伟峰是怎么想的?他为什么会将李欣的头颅放到王中泽家里?”

    姜蝉:“王中泽的公司想要搭上国企的路子,郑伟峰想要在他家里寄存一个保险箱,这也不是什么难事,也不占地方,能够借此和郑伟峰加深联系,傻子才会拒绝。”

    肖红:“这要是知道保险箱里放的是别人的头颅,那得是一辈子的心理阴影吧?”

    姜蝉:“可不是?男人哪,管不住自己就不要结婚,结婚了又贪图新鲜感,又不负责任,最后伤害的是两个家庭。”

    肖红:“可惜了他的小女儿,才三岁,就要有这么一个父亲。”

    姜蝉:“许多人在做事之前是不会考虑到别人的,他们不会考虑他们的行为会给别人带来多大的伤害。”

    肖红:“李欣也不是什么好人,一个甘愿做别人小三,还想着逼宫上位的女人,有这个结局……”

    姜蝉:“这不是郑伟峰杀人的理由,李欣就算再坏,郑伟峰也没有剥夺别人生命的权力,这是两码事。”

    肖红叹了口气:“我知道是我情绪化了,我就是心里堵得慌。你说她有手有脚的,为什么不能自己立起来,偏偏想着要去靠男人?还去破坏别人的家庭?”

    姜蝉:“在经历过纸醉金迷灯红酒绿以后,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回归本心的,我们没有办法去要求别人,只能够做好自己。”

    “因为得到的太过容易,所以你让她再静下心来吃苦奋斗,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接受的。”

    张岩那里的动作很快,不到两个小时,郑伟峰就被传唤到了市局。他倒是想抵赖,可是警员们也不是吃素的。

    大家在他的那套公寓里还有卫生间里检测到了血迹反应,还在卫生间的下水道里发现了李欣的DNA,还找到了一系列作案工具,电锯、绳子等等。

    面对这些证据,郑伟峰的心理防线彻底被突破,他很快就将所有事情全都交代了。

    肖红站在审讯室外面,看着张岩在里面问询,尽管郑伟峰说了种种理由,她一点都不同情他。她去同情郑伟峰,谁去同情李欣的父母?

    审讯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十点左右,据郑伟峰交代,他和李欣是在某会所认识的。李欣在会所很受欢迎,她长相漂亮,又会说话,没多久就和郑伟峰在一起了。

    在和郑伟峰在一起之后,李欣就辞去了会所的工作,住在怡景园内。

    人都是得陇望蜀的,郑伟峰有钱,长得又不错,年纪又不算大,李欣自然要牢牢地抓住他。这不在撇去一开始的小意温柔后,李欣的野心就逐渐暴露出来。

    她要求郑伟峰离婚,并且和她在一起。要说郑伟峰对李欣有多爱,那纯粹是自欺欺人,他贪图的无非是李欣给他带来的新鲜感。

    真的让他离婚,他肯定做不到,因为他老丈人很有权势,他如果离婚了,他在W市几乎是寸步难行。再加上他又不是没有孩子,他家庭美满,为什么要抛妻弃子的和李欣结婚?

    所以就这么一直拖着拖着,李欣也不是吃素的,她威胁郑伟峰,如果他不在一个月之内离婚,她就闹到郑伟峰的单位,要么她就直接去找郑伟峰的老丈人摊牌。

    郑伟峰在那个时候就动了杀心,他不能让李欣毁了他的事业和家庭,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很清楚,李欣的父母几乎哭晕在警局。

    姜蝉叹了口气:“可惜了。”

    肖红感叹:“谁说不是可惜了?可惜了李欣的父母,也可惜郑伟峰的妻子,她还要带着两个孩子呢。”
为您推荐